我真不是良民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110章 你蛋定吗?

    石窠村,张大蛮桑苗地。

    他一边吹着口哨,一边背着背篓,弯着腰,灵巧地采摘着翠绿的桑叶,望着这一片随风摇曳的桑苗地,仿佛看到了堆积起来金灿灿的毛爷爷。

    自从他第一批蚕茧卖了2.25万之后,几乎是一炮走红,在石窠村几乎是一夜之间爆炸式传开。

    什么石窠村第一软蛋迈向万元户?什么类似于**丝实现华丽逆袭之类的言辞,如潮水般涌出在石窠村的每一个角落。

    这山旮旯里,本就不大,这样的爆炸式新闻传开,也用不了多少时间。

    张大蛮心里鄙夷地俯瞰这些蝼蚁般的村民,真是井底之蛙,鼠目寸光,区区2.25万,算得了什么。

    他向着更广阔的天地伸出了触角,不过,这区区2.25万,反倒是成了他的第一桶金,虽然这第一桶金很少,但在这个时代,却是能做很多事情了。

    “大蛮!”

    秦琳带着蔡依依,走在乡间小路上,径直走到了张大蛮的桑苗地,站在土地边缘,挥了挥手。

    张大蛮忙碌的身影,转过身,顺着秦琳叫喊的方向看去,远远地,看见站在秦琳身旁的衣着时髦的蔡依依,也是眼前一亮。

    卧槽!

    这是山旮旯里蹦出了一只金凤凰么?哪里冒出来这么一个能够和秦琳媲美的大美女?

    以前张大蛮花五毛钱看小说的时候,总有喷子喷,那些网络小说作者,写无脑男主,见到美女两腿都软了,走不动了。

    尼玛,还真别说,不经意间,看到蔡依依这么迷人的美人,除非不是男人,或者是不正常的男人,否则,血液不往下半身流淌,那才奇了怪了。

    男人是视觉动物,见到美女,两腿发软,第三条腿膨胀充血变硬,这叫本能反应,或者叫原始**,乃人之常情。

    若是没有这些荷尔蒙分泌,刺激原始**的冲动,何来人类的繁衍?种族的延续?

    所以,看到美女,尤其是对比如此明显的大美女,能保持蛋定么?

    答案是:不能!

    这第一眼,仿佛就确认了眼神。

    与秦琳相比,蔡依依应当叫大家闺秀,而秦琳叫小家碧玉,论姿色,不相上下,各有千秋。

    “琳琳!”

    张大蛮早已经屁颠屁颠地从桑苗地疾步走了出来,擦了一把额头的汗珠,从他的衣着打扮,典型的淳朴农民,虽然脸上不输七分帅气,颜值倒也算过得去,就算活在十几二十年后,看脸的颜值时代,他这张脸也算中上,在这个还不是看脸的时代,他的颜值就更引人注目了。

    只不过,在他眉宇间,多了一副刁民的嘴脸,流露出几许痞里痞气的狡猾。

    其实,狡猾并不见得是贬义词,用在男人身上,有时反而是男人的一种独特的魅力。

    所谓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这种狡猾是岁月的沉淀,才具备的特质。

    要说男人是视觉动物,有时女人更是视觉动物,视觉上的冲击,让女人更加感性。

    而女人往往皆是因为感性,才更性感。

    太理智的女人,搬出来像国家宪法一样,一板一眼,并不很讨喜。

    好比在《红楼梦》里的林黛玉,总是病恹恹的样子,相反更是让贾宝玉喜欢。

    “秦老师,你说的,一户养蚕的,就是他?”蔡依依率先问道,打量了几眼张大蛮,疑惑地问。

    秦琳点了点头,“是啊,大蛮,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来自香港的大歌星蔡依依小姐。”

    张大蛮一双眼紧紧盯着蔡依依看了又看,尼玛,这都市丽人还真是不一样,傲人的珠穆朗玛,呼之欲出啊,胸大,屁股翘,这火辣辣的身材,上下得体的穿衣搭配,难怪是明星,真是让人有飚鼻血的冲动。

    “你好,蔡小姐,我是张大蛮!”他礼貌地打了一声招呼,嘴角泛起了笑容。

    蔡依依暗自舒了一口气,指着那一片绿油油的桑苗地,“听秦老师说,你是这个村里,唯一一户种桑养蚕的,是吗?”

    “是的!”张大蛮果断地答道,“怎么了?莫非蔡小姐对种桑养蚕感兴趣?”

    张大蛮心里开始了自己的算盘,听秦琳说,这是一位香港来的大歌星,那应该不缺钱吧!

    尽管是九十年代,在香江边上,歌坛日新月异,涌现了不少的歌后歌神的,这位蔡依依……怎么看着像某位蔡姓女歌星呢?但仔细看又不是!

    不对,这位女歌星蔡依依不远万里,从香港那个地方,来到石窠村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绝对不是冲着他的桑苗地来的,那是为什么来的?

    她去找了秦琳……嘶~难道是他之前写了那份求助信,起作用了?

    “呵呵呵,对种桑养蚕倒是没有多大兴趣,我这次来,主要是为了石窠村中心小学建教学楼而来。”蔡依依表明了自己此行目的。

    张大蛮心里有些失落,要是她对自己的种桑养蚕感兴趣,那该有多好!

    像她这样级别的,虽然不敢说说随便上亿身家,几百几千万身家,还是有的,如果她肯拿出九牛一毛,投资在他的种桑养蚕项目上,那可是一笔大投资啦!

    “蔡小姐由于在报纸上看到了一封学校求助信,所以,她来了咱们村,决定捐助资金,建一栋教学楼。”秦琳补充说道。

    她的言下之意,很明显,说话的时候,紧紧盯着张大蛮,看他的神情变化,以判断这封求助信,是不是他写的。

    可是,在石窠村,除了张大蛮有这些奇思异想,其他人是不会有的。

    这是秦琳与张大蛮深入交往之后,对张大蛮的更贴切的评价,张大蛮的思维模式与一般人不太一样。

    越是这样与众不同,越是能够走出不一样的人生。

    那些个随波逐流、墨守成规的人,是很难成就大事业的。因为那些条条框框将其限制了思维。

    张大蛮心想,果然是那封求助信的效果,看来,下一届秦琳继任石窠村中心小学校长是稳了。

    “大蛮,你知道这件事吧?”秦琳试探地问了一句。

    张大蛮笑而不语,诡秘一笑,“这……我哪知道呢,学校的事,我一个种地的,怎么会知道嘛!”

    秦琳心照不宣,乐呵呵一笑,也不与他争辩。

    “那个,大蛮,咳咳,我很好奇,你是怎么想到,要与众不同,种桑养蚕的?”蔡依依寻思着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