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是良民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089章 捉母鸡,做家访

    “尼玛币的,你不是说帮我捉鸡么?怎么可以……”杨荣华小洋楼下,院子一侧的鸡舍下,那些躲在鸡舍里的鸡发出“咕咕咕咕……”的声音。

    而李凤仙的腿架在鸡舍上,田良双手把玩着鸡窝里暖呼呼的蛋,整个木制的鸡舍摇晃着,都快要散架了,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与那些鸡发出的“咕咕”声相得益彰。

    “嘿嘿,谁叫你家的老母鸡这么听话,下的蛋又大又圆,看着都想吃了……”

    这一阵摇晃,差点没把鸡舍给整坍塌,吓得那些公鸡母鸡扑棱着翅膀,“咕咕咕”地乱叫,乱蹿。

    到了最后,也不知是水渍声发出的“咕咕咕”声,还是鸡叫声。

    田良从鸡窝抓起了鸡蛋,用力一捏,蛋碎,蛋清、蛋黄滴落在李凤仙白花花的身上,他像是饥饿的狼狗嗅到了美味的猎物,张嘴啃了上去……

    “你要死了……艹尼玛币的……赶紧给老娘捉大母鸡……”

    田良嘿嘿咧嘴笑着,“臭娘们,老子这不是在给你捉大母鸡么……”

    过了一刻钟左右,摇晃的鸡舍戛然而止,地上碎裂的几个蛋壳,以及一些滴落在地上的蛋清、蛋黄……

    田良抹了一嘴,嘴上残留的鸡蛋清、蛋黄,提起裤子,“啊呸、呸呸……”一边淬道,“捉个鸡毛,啜了一嘴的鸡毛……”

    李凤仙甩了甩手上,扯起衣服,擦着身上的蛋清、蛋黄,也是嘴里骂道:“田良,你个天杀的,你他妈是不是有特殊癖好啊?弄了老娘一身的鸡蛋,还有你那脏水……”

    “嘿嘿,弟妹啊,话别说得那么难听,啥脏水啊,那可是精华,营养着呢,和着鸡蛋,给你皮肤做保养!”

    田良拍了拍身上的鸡毛,斜眼盯着李凤仙,尼玛,这老娘们还真是够骚的,难怪向国元这么忘不了,连自己的老婆何秀珍都冷落了。

    “你还没说,你来我家干什么来的?”李凤仙整理了一下衣服,也顾不得身上沾满的鸡蛋清、蛋黄黏糊糊的,穿着衣服,紧裹着身子,看向田良。

    田良看了看鸡舍里的老母鸡,回味了一下刚才的战斗,“嘿嘿,我不是来帮你捉老母鸡的嘛,还能干啥!”

    “放屁,你te:'mu:'d-i,是趁机吃老娘的豆腐,占老娘的便宜。”

    捉了老母鸡,田良一天的阴霾一扫而空,“你家那口也不在家啊,我本来是找他的,不过,下次,你要再捉老母鸡,记得叫我,随叫随到。”

    “滚犊子,谁特么要你来帮忙,姓田的,你给老娘听好了,今天的事,就到此结束了,你最好嘴巴给老娘严实一点,你要是敢出去乱说,老娘保证闹到学校去,让你下不来台。”

    田良哭丧着脸,te:'mu:'d-i,刚才不是这样的,这骚蹄子变脸还很快的,不过,今天这一趟总算没白来,他也不和李凤仙计较,打了个哈哈,“往后的事嘛,谁说得准呢,弟妹,哥走了。”

    李凤仙看着田良走出院子,看了一眼凌乱的鸡舍,以及地上那一滩蛋清、蛋黄,不知为何,心里竟然有一丝甜甜的欣慰。

    虽然以前和向国元躲在猪圈里也干过不少这事吧,但今天和田良在鸡舍里,捏碎鸡蛋,滴落在身上,然后他的嘴……她一想起,心里还是一阵痒痒的。

    田良吹着口哨,出了杨荣华的家,刚转过一道土坎,迎面碰上杨荣华,看着肥胖的杨荣华,一个怀胎十月的大啤酒肚,典型的地中海发型。

    te:'mu:'d-i,这男人一看就知道心有余而力不足了,难怪喂不饱李凤仙那老娘们,看样子,以后得多来杨荣华家,说不定有免费的“午餐”吃,还是鸡蛋加白豆腐!

    “咦?田主任,你这是上哪儿来了?”杨荣华一见到田良,反倒是热情地迎上前去,笑呵呵地问候。

    田良心里对李凤仙念念不忘呢,随口胡诌道:“杨老弟,你很悠闲呐,这不,我刚好来你家做家访呢!”

    “家访?你是说,耀宗在学校不听话,又打架闹事了?”杨荣华对杨耀宗在学校的表现,还是清楚的,况且,以前也有因为杨耀宗打架闹事,有石窠村中心小学的老师来他家做家访的。

    所以,杨荣华对于“家访”一词,并不陌生。

    田良心里发虚,尼玛,这胡诌八扯理由,看上去真是巧合,今天杨耀宗那小子不是刚好和张小蛮打架么?这来杨荣华家里做家访,合理啊!

    “呃,小孩子嘛,爱闹腾,也是正常的,我作为学校的教导主任,也是严抓教学质量,耀宗呢,在学校是顽皮了点,我这次来,也是为了孩子的事。”田良一见“家访”这个理由充分,于是,干脆就摆出一副为人师表、正儿八经地模样,和杨荣华摆谱了。

    杨荣华有钱,对孩子教育,也是一窍不通,但是他作为大老粗一个,倒是想给杨耀宗好一点的教育,多读点书,所以,他对老师还是蛮尊敬的,一听田良是为了他儿子杨耀宗而来,马上热情相邀,“呀呀,原来是为了犬子啊,田主任,那快随我进屋,无论如何,今天,你也得留在家里吃饭再走,一会让你弟妹啊,搞一只鸡,炖一锅鸡汤,咱兄弟俩,好好喝一杯。”

    田良也就顺水推舟,“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和杨荣华有说有笑,径直走回了小洋楼。

    刚走到小洋楼院子外,躲在鸡舍里回味无穷地李凤仙一听见说话声,魂都快吓没了,赶紧钻出鸡舍,朝着卫生间里跑去。

    她倒不是惧怕杨荣华,但是,毕竟这种背着老公t0u're:n的事,并不是那么光彩。

    杨荣华一进屋,便朝着屋子里嚷嚷,“凤仙、凤仙啊,家里来客人了,耀宗学校的教导处田主任,来做家访了,你赶紧地,去抓一只鸡来杀了。”

    李凤仙躲在卫生间里,脑袋“嗡嗡”作响,这老se:'la:ng来做家访?艹尼玛币的,你就是那样对待老娘做家访的吗?一边洗着澡,用香皂往身上擦了几遍,才将那些蛋黄、蛋清擦洗干净,一边回应着,“好嘞,我刚才进鸡舍捉鸡,弄得一身脏脏的,我先洗个澡,你烧着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