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十代目他身娇体软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25.第二十五章

    “好了云雀,适可而止吧。”现场有其他家族的人在场,沢田再怎么说也是彭格列的准首领,在家里的话可以随意折腾,可是在外人面前总要给他留点面子。

    reborn出声阻止了云雀恭弥,说道:“阿纲今天还要招待客人,你可以改天再打。”

    “哦,客人?”云雀恭弥收回武器,看了眼reborn,对方的话他还是听的进去的,虽然已经恢复了成人形态,不过他还是习惯了叫他小婴儿,“这样也好,改天再没有其他人的情况下,我才能尽情的咬杀他。”

    “再见。”

    “云雀恭弥你等等。”铃木爱迪尔海德看他确实是想要离开的意思,急忙唤住。今天是为了肃清和风纪的事情才把人给叫了出来,怎么能让他就这么轻易的离开。

    云雀恭弥倒好,人家姑娘在身后叫他,他却理都不理的直接走人。

    “喂!”铃木爱迪尔海德追上去的脚步被reborn给拦住,她气急败坏的看向眼前这个人。

    铃木她不是个傻子,甚至可以说是精明的很。这个男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惹的主,身上沾染了血腥的气味,也不知道究竟杀了多少人才会练就这么一身的气质。

    “你是谁?”

    reborn扶了一下自己的帽檐,惊醒了正趴在帽子上睡觉的列恩。列恩顺着他的手爬上肩膀,向女生吐了吐舌头。

    “我是家庭教师,reborn。”

    “世界第一杀手reborn?!”说实话,铃木爱迪尔海德是有些惊讶的,这个名字在世界黑手党之间都非常的有名气,许多家族的首领都会上赶着巴结他。

    就在两年多以前,听说reborn接了彭格列的委托单子,一直到现在,再也没有接过其他的单子了。

    “chaosu~”reborn笑着打了个招呼,“为什么要缠着我们的云守呢,彭格列的十代目来亲自招待你,岂不是更好?”

    说罢,他向着还坐在地上的沢田纲吉伸出手:“起来蠢纲,别丢了彭格列的脸。”

    沢田纲吉嘟囔着拉着他的手站了起来:“还不是reborn你的错……。”

    “你说什么?”

    “没什么!”

    “他居然就是彭格列的十代首领?”铃木爱迪尔海德不可置信,在她的心里,彭格列可以在黑手党家族中站在顶点百年,那么他们历代的首领也绝不会是什么泛泛之辈。

    属于西蒙家族的基地里面现在还放有初代首领西蒙·科札特和giotto曾经的画像,也存有当初家族中一代代流传下来的家族事迹手册。

    西蒙家族和彭格列初代交好,之间不分彼此,里面描述当初两个家族之间所发生过的所有事情。giotto在她的印象中,和眼前这个男孩子外貌长的确实很像,这点不容置疑。

    可是单说气质,他就远远的落后了许多,可以说完全不像是一个里世界的人,更别提一个家族首领了。

    估计他就算是到警视厅自首,那些警.察看到他的外貌时,也会以为是在闹着玩儿的吧。

    这些年来西蒙家族渐渐退隐,不愿再插手里世界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也只有彭格列的事儿才会让他们上心,所以这一次九代首领发来邀请函之后,他们就从至门赶来了并盛町。

    “看起来不像是吗?”reborn说道,“我也觉得不像,这家伙现在还是太弱了。”

    “就算是这样也不要在外面乱说啊!”沢田纲吉不服气,“而且她究竟是谁啊。”

    “你好。”铃木爱迪尔海德主动伸出手,“我是西蒙家族的守护者,铃木。”

    “西蒙家族?”两手相握,沢田纲吉触电般的松开了手,疑惑的目光望向自家导师。

    对黑手党的世界还是不了解,关于彭格列的同盟家族,目前他也只知道迪诺的加百罗涅,和之前见过的那个叫做太宰治的港口黑手党了。

    “好好记清楚了蠢纲,西蒙家族可是彭格列世代交好的黑手党家族。”

    “诶?我怎么可能会知道这种事情啊!”

    “你现在知道了。”

    “reborn真的是太过分了!”

    “哦?”

    “那个……。”铃木爱迪尔海德开口打断他们之间那没有营养的对话,她突然觉得继续待在这里的话就有一种在做电灯泡的感觉,布灵布灵乱闪的那种。

    “既然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告辞了,继承仪式当天我们西蒙家族的首领自己守护者都会到齐的。”

    “嗯,我知道了。”

    “那么就下次见了。”

    和人告别之后,两个人继续回家的路程。

    “继承仪式是什么意思?”沢田纲吉问出了刚刚一直都很介意的问题。

    继承……希望不要是他想的那样。

    “这个问题暂时还不该你管,你需要做的就是拿到周五体育祭的第一。”

    “诶?学校要举办体育祭了吗?”

    “对。”经历过今天下午的突袭之后,根津校长把学校的几个老师集中在一起讨论了即将到来的体育祭要不要继续筹办。

    reborn倒是觉得无所谓,反正也不管他的什么事,之前和根津达成交易的时候就已经说过,他来这里只是教课,学校里发生的其他事情都与他无关。

    大多数老师都认为应该继续,根津校长也是这么觉得。

    “所以,身为彭格列的第十代首领,连一个体育祭冠军都拿不回来的话,就可以送你去三途川游泳了。”

    体育祭和彭格列有什么关系啊!不要什么事情都和黑手党扯上好吗?!

    沢田纲吉已经无力吐槽了。

    路上围观了一场打斗,在被打的边缘试探了一次,两个人总算是到家了。沢田纲吉拿出钥匙打开门,刚说完我回来了,就被正跑向他的人给惊住了。

    “等等……你别过来!”沢田纲吉惊恐的向后退去,没有注意到脚下的台阶而摔倒在地。

    他认命般的闭上了眼睛,只能感受到怀中多出来的重量,和头上被砸到的疼痛感。

    在沢田纲吉失去意识之前,他只想吼一句。

    为什么蓝波的十年火箭筒会在头发外面露着啊!

    “砰——”

    reborn和听到外面动静而从屋内出来的几个人,看着粉色烟雾下那个明显长高了的身影,面面相觑。

    “喂,挡在门口做什么啊你们这些垃圾!”

    “外面有什么好戏发生吗?嘻嘻嘻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