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能再续一秒[快穿]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22.第一穿(二二)

    厨房里看着有些乱。准备清洗的蔬菜还泡在水池里,切了一半的食材也摊在砧板上,原本打算做饭的人显然走得很匆忙,连把这些东西稍微收拾一下,放到冰箱里去都来不及。

    当然,也有可能她知道就算放着不管,照样会有人帮自己善后,用不着操心就是了。

    季无咎叹了口气。

    都说一个人的生活空间当中,最能流露出他平日的状态,单眼前的这一幕,他也能知道许艾言家里平时都是什么状况。

    视线在灶台上大略一扫,季无咎就大概定好了待会儿要做的东西。

    他不清楚另一个人是不是本来也准备做这几道菜,但好歹他是把那些准备了的东西都用上了。

    把水池里的菜叶洗干净捞出来放在一边备用,季无咎的样子看起来很是专注。

    许艾言在边上看了一会儿,不知怎么的就有点想笑。

    这个人,就连处理起食材来的样子,都有一种谆谆教导似的从容不迫。

    “你真的很喜欢他。”或许是习惯了许艾言的的作风,在说起这些事的时候,系统的语气里已经听不出什么低沉的情绪了。

    “算是吧。”许艾言笑了笑,把剥好的蒜瓣扔进了一旁准备好的小碗里。

    他甚至觉得,如果自己在原本的世界中碰上这个人,他可能还会试着追上一追。

    不过,前提是,那时候他还单着。

    ……不,还是算了。

    手上的动作倏地一顿,许艾言微微垂下眼帘。

    总归结局都不会有任何差别。

    “你和你……前男友之间,也有那种‘差了点什么’的感觉吗?”

    “你的那个前男友,是个怎么样的人?”

    系统和季无咎的声音一起响了起来,许艾言偏了偏头,似是有些纠结该先回答哪一边。

    “是个挺可爱的人吧,”好一会儿,他才这么说道。

    “会为了熬一锅汤在厨房里耗上整整几个小时,会因为甜味好吃还是咸味好吃这种事,绕着人念叨一整天,会因为吃到不好吃的东西而哭唧唧地蹭过来求安慰,”可能是因为这会儿人在厨房的缘故,许艾言想起来的,都是些和吃有关系的事情,“明明是为了让我饮食更规律一点下的厨,还非得说是自己的兴趣爱好……”许艾言忍不住笑了起来,“还总以为自己的话很有说服力。”

    就跟个小孩儿似的。

    现在回想起来,许艾言都有点不明白,他们两个人到底是怎么走到一起去的。

    “你那挑食的习惯,也是他养起来的吧?”季无咎侧过头看了许艾言一眼,有点好笑地问道。

    “嗯,”许艾言转过头,盯着手上的动作不停的季无咎看了一阵,忽然开口说道,“你们两挺像的。”

    季无咎愣了一下,像是有点意外许艾言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这就是你喜欢和我呆在一起的原因?”将手里的东西倒入滚烫的油锅里,季无咎看着那一瞬间蒸腾而起的油烟,笑着问道。

    “……可能吧。”许艾言笑了一下。

    有些问题,就连他自己,也没有办法得到确切的答案。

    说不上来心里到底是什么滋味,有点失落……又有点庆幸?季无咎摇了摇头。

    哪怕再怎么告诫自己要和学生保持距离,这么一个具有致命吸引力的人在身边,他就是想做到无动于衷也不可能。

    很多时候,季无咎甚至没有办法,将许艾言当成一个还没成年的孩子。

    所以……他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对男人感兴趣的?

    完全没有料到自己当初对许艾言说的那些话,成了给自己挖的坑,季无咎一时之间都有点不知道该露出什么样的表情。

    ——尤其是发现在被许艾言隐晦地拒绝了之后,自己才意识到这一点的情况下。

    “对了,”将翻炒完毕的菜盛到事先准备好的盘子里,季无咎突然想起了自己过来的目的,“你之前说要和我说的事情,是什么?”

    “啊……那个啊,”许艾言看了一眼提示灯跳到了“保温”的电饭锅,有点漫不经心地开口,“就是找你请客的一个借口而已。”

    季无咎:……

    要不是刚才在楼下看到了事情的经过,他还真要信了。

    但既然许艾言不想说,他也没有必要非去追问。

    没来由的,季无咎就是相信,这个人有能力处理好和自己有关的所有事情,不需要旁人过多地插手。

    倘若真的需要帮忙,对方自然会主动求助。

    “好了,”把盘子里的东西稍微整理了下,算是装盘完毕,季无咎关了火,“可以准备吃饭了。”

    之后的事情倒是和平常没有多少差别,除了饭后需要洗碗这一点让许艾言颇有怨言之外,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一路送季无咎到了小区门口,许艾言回家之后躺在沙发上琢磨了一阵子,摸出手机给戚落生打了个电话。

    “喂?是我,”他翘起脚搁在沙发扶手上,仰着头看着天花板上的吊灯,“你之前的那个问题,我想过了。”

    “我喜欢男人,而你是男人,”将之前对方说过的话重复了一遍,许艾言扬起嘴角,柔和的嗓音有如轻抚过柳梢的微风,有种让人不自觉地沉醉的微痒,“所以……”他轻声笑了起来,“……我们交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