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和他的男秘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 45 章

    男生说了一个数字, 陈帜礼咋舌,“好贵啊。”

    “嫌贵你可以问我啊, 我经常来看病,现在学的不错。”

    陈帜礼觉得这人心真大,得是人格分裂才能前来心理咨询到如此淡定吧, “厉害了, 那你给我说说,感情和事业哪个重要?”

    “你这样问的话那就是事业重要,不然不就奋不顾身选爱情了?”

    陈帜礼点头,“好的,可是如果注定是一段无疾而终的感情呢, 深情得不到回馈, 深爱不一定有结果。”

    “哦, 基佬爱上死直男?刚才进去的那个男的是你的心病?”男生的眼睛望向会诊室的门口。

    陈帜礼:“靠, 兄弟, 你不会是双全的实习医师吧?”

    连苦恼对象一眼就能抓到!

    侦探。

    爱情侦探。

    “那倒没有,我学体育的, 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男生眨眼,面露精光,“怎么样, 是不是有初级咨询师的范儿了?”

    陈帜礼:“我觉得很行。”

    “你要真嫌麻烦又不想和医师见面, 可以选择网上匿名咨询, 视频、语音、文字都可以, 那样还能便宜一点呢。”男生又说。

    反正陈帜礼可耻的心动了。

    季双满和季旭的谈话,持续了大概四十分钟,季双满发现自己竟然没帮上什么忙。

    季旭每提出一个疑惑就能很快的自己给自己解答,并且在他他预约时间的等待过程中,他的困惑也一直在变化。

    走到今天,由于昨天晚上的变故,季旭由想来咨询性向的问题,到最后变成自己到底行不行,最后变成了……对于他喜欢的直男,是否要出手。

    但无论是否出手,最终结果是否让人满意,季旭说,他都会以尊重对方的意愿为前提,因此季双满并不觉得季旭的做法有多过分。

    “就像你所说的,其实你身为老板占据了所有的主动权,你不希望伤害他,但他会因为你的这份喜欢感到沉重,或者是他已经察觉到你的心思了但也没逃离,那你有没有想过开诚布公的讲一讲呢,大家都是成年人,听到你的这些描述,我也知道你这位下属是有自己的想法和原则的人,他为了攒房子而留在你身边工作,却不要你送的房子,也不离开你,你不觉得他想要的东西是你没发现的东西吗?”

    季旭少有的困惑了,“你是说……”

    “我是说他并没有讨厌你,无论他是否是个直男,所以,不必因此愧疚。”

    也不知道到底是哪句话点醒了季旭,他突然不让季双满再说了,并且对人家表示非常感谢。

    季双满的倾诉欲还没来得及表达,季旭已经满足了,说自己找到答案了,到底是哪种答案呢?

    季旭没有告诉季双满。

    可把季双满给好奇死了。

    季双满就问季旭要不要后续接着预约,还有……这人还有某些隐形疾病呢。

    可季旭摇了摇头,说暂时不用了

    但扛不住季双满觉得好奇,“大佬,我很想知道……那你这是放弃了,还是鼓起勇气了?”

    “就像你说的,无论他是不是直男,但他没有讨厌我,当初一意孤行要招聘直男是我的错,但喜欢一个人没有错,只要他不讨厌我,我就可以一直对他好,如果他觉得困惑,我就可以开诚布公的和他讲,我会争取给他他最想要的满意的结果。”

    季旭最开始要来,不过是想问问季双满自己到底是不是个gay,但现在看来这些问题完全没有任何必要。

    如果当初不招聘陈帜礼,季旭到现在都不会对自己的性向有任何疑问,因为他觉得自己不会喜欢任何人。

    所以说缘分到了就是到了。

    是他就是他。

    喜欢一个人从来都不会是错的。

    就算错,那也错在得到一个人的方式。

    季旭觉得身为成年人,学会尊重对方就可以。

    休息区的那男生带着陈帜礼正在玩游戏,两个人刚开了一局,季旭就出来了。

    陈帜礼惊讶了一下,看向那男生说,“你不是说还得20分钟吗?靠,刚开一把……”

    那男的看了季旭一眼,碎碎念说:“出来这么快,不是无药可救,就是茅塞顿开。”

    陈帜礼没听懂:“啊?我这是晋级赛,我现在怎么办?”

    男生还没来得及说话,季旭朝陈帜礼摆摆手说,“你接着玩,打完这把我们再走。”

    然后季旭就到休息区拿了本杂志,开始坐在那里看。

    正在打游戏的男生瞪大了眼睛看看陈帜礼,又看看季旭,用口型对陈帜礼说,“你俩真的没在谈恋爱吗?”

    “w0'ka-i,你开什么国际玩笑啊?”陈帜礼惊恐的瞪大眼睛。

    陈帜礼可不能让季旭有所怀疑……他还记得昨天晚上的事情。

    现在想起来脸上都在发烧。

    昨天晚上求着季旭想来一次的自己……真想一棍子打死。

    陈帜礼是不会承认他还记得的,他是个钢铁直男,迫于老板的**威才屈服,就是这样。

    男生摇摇头,“你老板都发话了,那哥带你这把,稳赢。”

    结果这是一盘逆风局,两个人打了足足半个多小时,结束之后就要中午十二点了。

    休息区的季旭脸上毫无愠色,甚至写满了“还想再来一把吗?我可以接着等你”的表情。

    但那男生要去找季双满吃饭,游戏一结束就拍了拍陈帜礼的肩膀说了句“加油”,就往会诊室里去了。

    陈帜礼跟着季旭出门,小声说,“我……我不知道你出来那么早,其实我可以不玩……”

    季旭:“那是什么游戏,好像很好玩,改天可以教教我。”

    “……”靠,季旭被这家心理咨询室的医生给改造了。

    刚才的男生一进去就上前搂着季双满的肩膀说,“刚才那男的来问什么呢?”

    “我说你能不能别整天打听我病人的情况?这都是私密,**,尊重一下我作为心理咨询师的职业好吗?”季双满皱眉。

    “我不是说想等毕了业来你这儿打杂嘛,你给我讲讲这些经典案例,我以后好帮你。”

    “我这里这不收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体育生。”

    “哎呀,我都在自学了,你放心吧,等我毕业的时候我肯定考个二级证给你看看。”

    季双满:“你回家给你妈看吧。”

    “你看你这人,还当心理咨询师呢,你需要给自己开导一下,是吧,你有病你不承认。”

    季双满就纳闷了,“我他妈有什么病啊?我就不承认,自恋算病吗?”

    结果那男生拍了一下他的屁股。

    “自恋不算,但季医生晚上屁股会痒,我得帮你治病。”

    “操……你他妈的给我滚出去!滚!”季双满红着脸把人赶出去了。

    季旭那边开车带着陈帜礼路过咨询室门口,就看到那男生被季双满拳打脚踢的往外撵。

    那男生一看竟然是季旭在开车,挑眉道,“你俩到底谁是老板?”

    陈帜礼没来得及回答,男生的声音越来越小,季旭的车已经驶入主道了。

    陈帜礼越发的尴尬,小声说了句,“我今天下午就去学车,你别急。”

    没想到季旭说:“别学了。”

    “啊?”

    “我不放心你的开车技术,以后由我来开吧。”

    陈帜礼:……靠。

    季旭这次打算把他辞退了吗?车都不用学。

    “你、你别对我灰心啊,熟能生巧啊,你放心吧,我学会的前三个月不会载你的,等我成为一个熟练的老司机。”

    季旭:“我载你不行吗?”

    看着陈帜礼错愕的脸,半天都不知道回什么,季旭心想是不是撩的太过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季旭还给陈帜礼夹。

    陈帜礼诚惶诚恐的吃掉,又给季旭夹菜,“老板,你先吃。”

    两个人你给我夹,我给你夹,很快,一顿温馨的饭吃完了。

    周六一下午还有周天一天,季旭都给陈帜礼放假了,让他去搬家,搬到自己送的那栋公寓里。

    在陈帜礼忙活的时候,季旭就在不停的思考人生。

    他可以给陈帜礼所有优越的生活,让他下辈子衣食无忧,甚至包括陈帜礼的父母,也可以包括陈帜礼的亲戚。

    但就是没办法给陈帜礼自己父母的祝福,季旭只是单方面牵制自家父母对于他不结婚的怒气,已经很艰难了。

    但这份艰难绝对不会落到陈帜礼的肩膀上。

    所以就算能追上陈帜礼,季旭也要考虑一下,自己不想传宗接代了,难道陈帜礼也不想吗?

    想的太远了,还不一定能追上人呢。

    周一上班的时候陈帜礼就来得特别早了,他的小公寓虽然地方是小了点,但一个人住绰绰有余,还能给季旭做个三明治带过来。

    中午休息的时候,甚至还能过去睡个午觉。

    季旭给他要的这个出租价格,基本上就是稳打稳赔。

    陈帜礼能察觉出来季旭对他态度的松动,甚至是明目张胆的讨好。

    他也早就猜出来季旭对自己有意思。

    从季旭对自己的好只在醉酒后才表现出来,慢慢到季旭清醒的时候也开始对他抛出橄榄枝……陈帜礼大概是被害妄想症严重了,只有一个想法,难道季旭这是钓鱼执法?

    他想看看自己到底是不是直男。

    陈帜礼也不用再担心晚上下班赶上高峰期,就连加班也加的开心了。

    然而今天第一天搬到新公寓,季旭没有给他加班表现的机会。

    原因是玻琳大刀阔斧的走进季旭的办公室,陈帜礼进去给两个人送咖啡,结果还没来得及说话,发现那两个人正在谈事情的时候突然都闭嘴了。

    好像故意在瞒着自己说些事情。

    陈帜礼迷茫的端着咖啡,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做。

    季旭朝他招手说,“放下吧,你可以回去了。”

    陈帜礼觉得纳闷,“啊,我又下班了?”

    “嗯,回去吧,今天没你的事儿了。”

    陈帜礼莫名其妙的走了,越发觉得自己被架空了,好像什么事情都不用做了。

    陈帜礼这边一走,玻琳又把刚才的消息调了出来。

    玻琳:“难道这报道说的都是真的?”

    季旭看着报道上的标题,【震惊,旭日娱乐总裁周末蜜会同性情人,夜宿家中老宅长达十小时,出柜是否已成定局?】

    具体内容就是:飓风娱乐近日拍到旭日总裁与一神秘同性情人相处过密,六月二号晚上两个人在XX私人会所约会吃饭后情人已醉,与季总一起进入家□□度**,十个小时后,三号早上九点钟两个人离开家,随后由季旭开车带两个人一起去吃早餐,两个小时后两个人又在一家餐厅互相喂饭……

    听起来像是两个残疾人在自力更生。

    季旭坦然道,“不是真的。”

    “我当然知道不是真的,这是被我发现拦住了,如果这报道被爆出去,旭日股价会跌多少计算过吗?包括勒阳这一批新签约的艺人,还有之前被同性传闻缠身过的艺人,最后都会和你搅和到一起,你不让别人搞基自己却带头搞,没这种道理。”

    季旭咳嗽一声,“嗯,我没搞。”

    “我知道,我就是想不通你没搞给人家小陈夹菜干什么?我看了报道,如果不是认识你们俩,我都不信你们是清白的。”

    季旭:“他是直男。”

    玻琳没反应过来,“当然了,不是……什么意思?他是你不是?”

    “不是……”季旭竟然不知道怎么解释了,“我们不是那种关系。”

    玻琳:“报道的事情可以解决,但是不能保证万无一失,他是你的秘书,你俩亲密是没问题的,你……虽然我一直觉得你不太直,但小陈人不错,你可别搞什么道德沦丧的事情,勒阳的组合马上就要出道,不能再出岔子。”

    季旭点头却回答的驴唇不对马嘴,“我会尊重他的意愿的。”

    玻琳被咖啡呛了一些,“嗯?谁的意愿?”

    季旭:“我觉得他不错,陈帜礼。”

    “哪方面不错?”

    “所有的。”

    玻琳不懂,“啥意思?”

    季旭:“我可能在追求他,虽然他还不知道。”

    玻琳:“认真的?禁止办公室恋情的条例才分布几天啊,你带头谈恋爱还想出柜,你……你……脸疼吗?”

    一秒记住读书中小说站m.dushuzhong.com无广告 无弹窗 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