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4章 撩544下

    因为丁幼禾要去市中心的大超市添置家用, 所以搭了元染的便车进城。他开车就像为人, 不快,不莽撞,该停则停, 绝不会同旁人抢道。

    丁幼禾想起小时候, 丁止戈说过的话,“一个人的成败,完全可以从他开车的气度看出来。不过是几秒红绿灯或是松一下油门的事都要同人一争高下, 这种人气量小, 会败给自己的脾气, 成不了大事。”

    若是丁止戈还在,大概会很赞赏元染这种人吧?该计较的,分毫不让。不必计较的,丝毫不往心里去。

    “在看什么?”元染手把着方向盘,笑了下, “舍不得我?”

    丁幼禾嘁了一声, “玩儿得开心,我到了。”

    说着,人已经解开安全带,他车一停, 她就跳了下来。

    “结束给我电话,我来接你。”元染说。

    丁幼禾潇洒挥手, “我自己回去, 你跟他们好好玩。”

    只可惜, 等丁幼禾逛了一圈超市,买了一堆抽纸家用去结账的时候,才发现,包里居然躺着两只手机——她临出门的时候顺手把元染的也捎上了,结果忘了给他。

    元染从很久以前开始就没有使用手机的习惯,即便如今,工作生活离不开手机,他也没什么依赖症,所以常常错过电话,甚至把手机落在家里或别的地方。

    丁幼禾握着他的手机,长长地叹了口气。

    哎,这么大人了,怎么还跟个孩子似的。

    回想了一下,电话里许暮说聚会的地方叫什么来着?紫……紫薇阁。

    丁幼禾拎着大塑料袋,在路边拦了辆出租车,“去紫薇阁。”

    对方闻言,从后视镜里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

    丁幼禾没往心里去,到了地方见前台是个端庄的妹子,就大大方方地问对方,“你好,我找一个客人,叫元染。”

    对方诧异地打量她,翻了一下电脑记录,“没有这个人。”

    丁幼禾想了想,又说:“许暮,应该是许暮定的。”

    “……带这位小姐去许哥的包间。”

    许哥,哎哟,没想到老三在外面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呢!丁幼禾心里想着,跟在西装笔挺的工作人员后沿着狭长干净的走廊往里走。

    包间的隔音效果很好,若不是路上偶然有包房开门,里面轰天的音乐流淌出来,她都没意识到这里是会所而不是普通餐厅。

    “新来的?”

    迎面一个年轻男人经过,目光流连在丁幼禾脸上,颇感兴趣地问。

    丁幼禾没搭腔,把手里的袋子拎得更紧了些,生出些不妙的预感。

    服务生忙替她解释,“她是许哥的客人。”

    对方一听来了精神,“许哥找来的啊?来来,跟我走就行了。你去忙你的。”

    “那就拜托了。”

    丁幼禾想拦住服务生,可他压根看都没看她一眼,低着头就原路返回了。

    那人低头,想看她的脸,“叫啥名儿啊?之前怎么没见过你?”

    丁幼禾闻到对方身上的酒气,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许暮在哪?”

    “哟,直呼其名,小妞胆儿够肥的啊。”那人大笑,“走,就前头。”

    走廊里空无一人,丁幼禾心生警觉想离开,就在这时候走廊尽头的包间门被人打开了,一个人探头出来喊道,“让你挑几瓶酒,你干嘛呢?让染爷等着啊?”

    丁幼禾愣了下,就被旁边那人推着肩膀往前走。

    “不用买了,许哥叫的马子带酒来了!”

    不等丁幼禾解释,人就已经被推到了包房门口。

    那大概是丁幼禾有生之年见过的最大的ktv包间,光是四人座沙发就错落的放了七、八个,更别提吧台和零星散座了。

    房间里约莫有二三十号人,男男女女,开着彩色的镭射灯,一直无规律的旋转着,在每个人脸上投下不同的光影,看得人头晕。

    丁幼禾站在门口,甚至有好几秒都没能从人群里找到元染。

    “许哥!这妞正点!”领丁幼禾进来的男人扯着嗓子喊。

    “我,我找的?”角落里传来口齿不清的男声。

    丁幼禾顺着目光看过去,这才发现被两个波|霸围在中间的许暮,他显然已经喝高了,两眼惺忪,盯着门口看了好几秒,愣是没认出丁幼禾来,反倒是一头雾水地问左右,“——我有叫人吗?”

    身旁的年轻女孩上下打量了丁幼禾几眼,感觉到了威胁,都没说话。

    “哎,你不是说找许哥吗?”

    丁幼禾总算适应了屋里的光,从一堆莺莺燕燕、男男女女中间找到了独自坐在四人沙发里的元染。

    他慵懒地靠在沙发里,正隔着光影看向她。

    就在这间隙里,有个身材高挑的女人踩着七八分的高跟鞋走近丁幼禾,弯腰看向她手中的塑料袋,“这种酒啊,好土。”

    都是超市开价的啤酒,从前在家里吃火锅的时候,元染最喜欢喝的那种,度数低,但爽口,最解辣。

    那女人伸手就从袋口掏了两罐啤酒,笑着走向独坐的元染,一手递给他,“染爷,这酒你喝么?不喝的话,让她重买吧。”

    元染没接,甚至连看都没看对方一眼,目光静静地落在丁幼禾脸上。

    “这酒不行,”其他人嚷着,“换个人去买酒,这小美人留下。”

    说着,人就上前来要揽丁幼禾的肩。

    “过来。”一直未开口的元染忽然低沉地说。

    那人手举了一半,愣是没敢落下。

    丁幼禾站在包间门口,一动不动。

    尚有几分清醒的众人都看向她,这小妞行啊,连染爷的话都敢不听。

    她杵在原地,看着元染起身,大步走向自己。

    他脱了出门时的外套,只穿了件纯白衬衣,袖口挽起,胸口的扣子也解开了,有种介于禁欲与慵懒之间的诱惑,同样的,满身酒气。

    丁幼禾就那么盯着他,直到被他拉起手,牵着走进去。

    元染将她按坐下,自己则坐在她旁边,手握着她的,没松。

    这一幕落在众人眼里,一个个面面相觑,不由感慨难怪许哥深得染爷欢心——随便找个女人都能正合染爷的意。这紫薇阁多少漂亮姑娘啊,愣是没一个入爷的眼,这一个不晓得哪里找来的小姑娘,虽然素面朝天,却别有味道,一下就被相中了。

    好手段,得学着点。

    众人心思各异,很快就重新嗨起来,觥筹交错,唱k的唱k,划拳的划拳,一时间喧闹至极。

    唯独,丁幼禾和元染这里,连半句对话也无。

    其实,丁幼禾来之前也想过,都是一群社会上玩儿的人,聚会总不可能是找个茶社弄壶龙井谈诗论道吧?只是心理建设归建设,真正当面看见了,心里的冲击就是另一回事了。

    虽然她进来的时候元染身边就没人,但她进门之前呢?从她袋子里拿酒给他的那个女孩,在此之前是不是就陪着他喝酒的呢?

    不能想,越想越不是滋味。

    “不是你叫我来的吗。”元染忽然开口。

    丁幼禾侧头,他面无表情地看着屏幕上滚动的歌词,声音很低,只有她能听见。

    是啊,是她让他来的。

    真是,自作孽qaq

    “不是说相信我,”元染转过脸,看向她,长眼里倒映着明灭的光,“为什么还来突击检查?”

    丁幼禾一愣,心里刺痛,就要从他掌心里抽出手。

    元染不松,她就牛脾气上头,硬是去掰他的手。

    怕把她弄疼,元染只好放开她。

    丁幼禾一下站起身,从外套口袋里掏出他的手机,一言不发地扔在沙发上。一双杏眼含着怒气,从他微醺的眉眼间扫过,然后抿着嘴,拎起脚边的购物袋大步流星往外走。

    元染的目光从手机上扫过,懊恼顿时涌上心头,连忙抬手去拉她。

    “放开。”丁幼禾低呵。

    “对不起。是我误会,幼幼你别生气好不好?”元染在她耳边低语。

    丁幼禾气势汹汹地瞪着他,“我不在这里当灯泡,你跟他们好好玩。突击检查这种事我不会干,我又不是你老婆,查什么查。”

    元染一听,索性双臂箍住她。

    原本散落在包间各处嗨的众人,被这边的动静惊动,都看了过来,顿时傻了眼——什么鬼?染爷主动抱着许哥找来的那个妞?而且,仿佛在陪着笑脸?

    丁幼禾察觉到众人视线,脸上一热,压低声音说:“他们在看,你不要面子了?”

    “不要,”元染借着三分酒意耍赖,“我只要你。”

    不好意思在众人面前拉拉扯扯,丁幼禾只得不情不愿地被他拉着坐回去,板着一张小脸,活像她才是这场子里的大姐头,旁边的男人不过是找来寻开心的小白脸。

    众人暗叹着活久见,一边观察这位大小姐。

    美是真的美,眉毛鼻子眼没一处不是精雕细琢,比起出来玩的女孩们多了三分傲气和爽利,脂粉不施,却更显得一双杏眼又圆又亮,薄怒的时候像极了港片里曾盛极一时的女明星。

    原来染爷喜欢的是这种带劲的女孩,难怪对这些百依百顺的漂亮姑娘看都不看一眼。

    丁幼禾心里憋着火,又不好发,索性从自己带来的购物袋里摸出一罐子酒,刚要去扯易拉罐环,就被元染接走了,拉开,又递给她,附赠一句,“喝慢一点。”

    她眉一挑,权当耳旁风,一仰脖干掉三分之一。

    凉意过喉,才降了些火气,余光察觉身边人的目光,她从袋子里又摸了一罐,随手抛给他。

    元染接了,扯开,同样仰头猛灌。

    众人再度大跌眼镜——一直以为染爷喝得闷闷不乐,是因为酒不够高档,没想到原来爷最爱的是超市的开架货,记下了qaq

    见元染开了酒,众人忙过来碰杯。

    丁幼禾冷眼旁观,他每喝一口,她就灌几口,等场子里的人断断续续都来了一遭,她已经觉得头晕眼花,肚子发胀。

    于是猛地站起身,往外走。

    元染拉住她,“去哪?”

    “厕所。”

    “我陪你去。”

    “不要。”丁幼禾半真半假地说,“我不在,你不是刚好自在?”

    元染察觉到她的醉意,牵起她的手,握紧,“走吧,我们回家。”

    丁幼禾问:“不喝了?”

    元染没说话,看向已经醉得倒在一边的许暮。

    他身边的人赶忙推醒许暮,“染爷要走了,许哥。”

    许暮睡得迷迷瞪瞪,挠着一头红毛,“啊,走哪?”

    元染说:“你们玩,我送幼幼回家。”

    许暮脑子一片混沌,“幼,幼?”

    元染没再多话,牵着丁幼禾快步离开了。

    众人目瞪口呆,“这小妞什么来头啊,染爷怎么当小祖宗似的?”

    许暮用力地甩甩头,总算从乱七八糟的脑袋瓜子里找出些许关键词来,“啊,不是当小祖宗……就真是染爷的祖宗啊,放心坎上一供好多年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