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就是反派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35章 再凶我就亲你

    陶靖衣一愣, 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问的大概是他送给苏夕颜的那根定情簪子。

    苏夕颜在药师谷照顾了他大半年, 虚情假意了大半年, 终骗到一颗少年心。原本她是想套他的凤凰血玉做定情信物, 只是,凤凰血玉本来就是假的, 他身无长物, 只有一根亲手雕出来的桃木簪子。

    那根桃木簪子本来就是他为苏夕颜雕的。

    段飞白将那根簪子送给苏夕颜当做定情信物,苏夕颜脸上是欢喜的神色, 心里却极其鄙视。段飞白走后, 她就将那根簪子随手扔了。这会儿段飞白问起这根簪子, 陶靖衣哪里能拿得出来这根簪子。

    “簪子、簪子……”陶靖衣心中一阵慌乱,脑海中一瞬间转了上百个念头。

    不管段飞白是有意问起这根簪子, 还只是心血来潮, 只要她答错一句,都有一定几率解锁男主的黑化模式。

    都这么多年了,就算她记得苏夕颜把簪子丢在哪里,也不可能找回来了。

    反正不管怎么答, 都是错,不如不说。

    但是不说话的话, 又绕不开这个话题。陶靖衣心念电转, 脑海中灵光一闪,双手负在身后,上前几步, 踮起脚尖,飞快地在段飞白的唇上印下一吻。

    她整套动作完成起来,丝毫不拖沓,从亲他到放开他,整个过程不超过三秒时间。

    段飞白一下子懵了,竟没有反应过来。

    而陶靖衣亲完了他,为了防止被暴揍,快速的后退着,与他拉开一定的距离,并且偷偷的用眼神瞄他,如果见状不对,她就跑。

    段飞白的个子太高,她从起跳到接触目标物,完成时间虽短,一套动作做下来,却是出了一身汗。

    尤其是她将嘴唇贴在他的唇上那一瞬间,她的心口像是被人猛地丢进了一百只小鹿。

    砰砰砰,这一百只小鹿在她的心口处乱撞,撞得她整个人都晕了。

    而她的脸颊,像是经过了一场高热,透着滚烫的温度。如果没有月色遮掩的话,段飞白一定会发现,她的脸颊红得像是熟透的苹果。

    段飞白眼神复杂地朝她望过来。

    陶靖衣的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意,交握的双手不安的扭动着,出卖了她紧张的心情。

    她脸上挂着盈盈笑容,声音轻柔地像是春天里拂过窗棂的微风:“下次告诉你,飞白哥哥。”

    说完这句话,她将双手背在身后,一蹦一跳,犹如一只轻盈的黄鹂鸟,哼着歌离开了。

    直到回到自己的房间,将屋门锁上后,陶靖衣才深深的舒了一口浊气。

    吓死她了!

    她不断地拍着自己的胸脯,平复着胸腔里节奏早已乱拍的心跳。

    还好她机智,居然想出了这种方式来转移话题。说真的,亲到段飞白的那一刻,她真担心自己被他一剑捅死。不过还好,她在亲他之前就观察过了,他没有带剑。

    就算他恼怒,顶多也只能暴揍她一顿。

    陶靖衣觉着,自己与男主虚与委蛇了这么久,在一定程度上来说,也称得上皮糙肉厚。

    挨一顿男主的胖揍,不是什么大问题。

    况且,以她的动作,男主未必能反应过来。

    想起段飞白呆愣在红枫树下的模样,陶靖衣有些洋洋自得。

    但得意了那么一会儿,她又想起来,这会儿男主是不追究了,等他一觉睡醒,明白是怎么回事,没准会拎着剑上门捅她。

    陶靖衣坐在桌边,双手捧着下巴,满脸愁容。

    段飞白送给苏夕颜的那根簪子她是见过的,在梦里那回。

    是用桃木雕出来的,原书里也曾提及过,在药师谷那半年的时间里,段飞白虽对苏夕颜冷脸相对,却暗中为她雕了这根簪子。

    少年的心总是温柔又细腻的。

    那时,他四肢俱废,深夜里,避着他人,自己转动着轮椅,在山里找最好的桃木,又练习了无数遍,才雕出最满意的一根发簪。

    段飞白双手捧给苏夕颜的定情簪子,却被她当垃圾一样丢掉。

    苏夕颜不知道,她丢掉的,还有段飞白那满腔的柔情。

    所以,这根簪子很重要。

    如果处理得不好,陶靖衣可能就没命等到接下来的剧情了。

    她拿起一张纸和一支笔,努力回想着记忆里那根簪子的模样,并且在纸上画了下来。

    到底不是专业的画手,记忆又有些模糊,画了半天,终究是不如意。

    陶靖衣烦躁地将画纸揉成一团,丢在地上。地面上,还有无数个这样的纸团。

    就这样,画了约莫大半夜的时间,总算将那根簪子的模样还原出来。

    虽说不是一模一样,也有七八分相似吧。段飞白将簪子送出去十年,没准他自己也不记得是什么样子了。

    陶靖衣打了个呵欠,搁下笔,拿出镇纸,将画压住了,自己伸了个懒腰,走到床上躺下。

    忙活了大半夜,也着实困了。

    她抱着绵软的被子,翻了个身,便陷入了香甜的梦乡。

    在她睡下没多久之后,一道人影从半开的窗户中翻了进来。他推动窗户的时候,窗门发出“吱呀”一声,在这寂静的夜里,显得有些突兀刺耳,却半点没引起陶靖衣的注意。

    段飞白站在床前,静静盯着陶靖衣。以前的她,向来是很警觉的,别说这么大的动静,便是屋外刮过一阵风,她也会疑神疑鬼。

    而此刻的她,非但没有惊醒,睡得还极其不老实,在床上滚来滚去,最后在床角找了个舒适的位置。

    被她抱在怀里的被子早已皱巴巴的,揉成了一团。

    段飞白看了半天,伸手去拽她的被子,陶靖衣似有所感,立即用双腿缠住被子,并且拿手去拍他。

    段飞白触电一般地后退了一步,收回目光,过了一会儿,他转过身,朝着桌子走去。

    脚尖踢到了什么,段飞白垂眸,地面一堆纸团引起他的注意,他弯下身将纸团捡起来打开。

    皱巴巴的纸上画着一幅画,线条歪歪扭扭的,跟蚯蚓爬过似的,根本看不出来是个什么东西。

    他将纸再次揉成一团,扔在地上。

    一堆乱七八糟的纸团尽头,是一张桌子,他的目光落在桌子上的那幅画上。

    画纸展开着,用镇纸压住。这幅画进步了许多,至少看得出来,是一根簪子。

    簪子有些眼熟,段飞白盯了半晌,确定,这应该是他送给苏夕颜的那根簪子。

    他还记得,为了雕这根簪子,他被刀划得满手是伤。

    从前以为,送出去的是他的一颗真心,一切想起来才醒悟,苏夕颜根本不稀罕他的一片情深。

    才知道,这根簪子到底有多可笑。

    怀疑陶靖衣的身份后,他暗中查探了不少,但每一项证据都证明,她是苏夕颜,既没有易容,也不是他人伪装。

    段飞白陷入了深深的迷惑中,不明白,为什么明明是同一个人,品性却相差如此之大。

    他试探地问出簪子之事。

    看她的反应,也是知道簪子的存在的,并且知道,簪子已经不见了。

    这就说明,她的确是苏夕颜,因为只有苏夕颜知道那根簪子的存在。看到这幅画之后,他更确定,她知道簪子的存在。

    段飞白的思绪更乱了,如果她是苏夕颜,为什么她的性情会发生这么大的变化?如果她不是苏夕颜,她怎会和苏夕颜一模一样,还拥有她的部分记忆?

    之所以说是部分记忆,是因为据他观察,她竟然不知道红枫山庄的布局,尽管她很聪明的借着钟灵毓秀两姐妹,找到自己的房间,但段飞白可以确定,她对红枫山庄的布局不熟悉。

    苏夕颜是在红枫山庄长大的,若说连自己的房间在哪里都不知道,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甚至,段飞白怀疑,这一切都是苏夕颜的阴谋。她洞悉了他和鬼公子之间的联系,察觉到他对红枫山庄的企图,所以装疯卖傻,故意做出那么多可疑的行为,露出无数个破绽。

    她想迷惑他,在他方寸大乱时,杀了他。

    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一定会将她千刀万剁,以泄心头之恨。

    段飞白揉着眉心,眼神阴郁可怕,不管她是谁,藏了多少秘密,他一定要刨出她真正的身份。

    陶靖衣心里还记挂着簪子的事情,一大早就醒了,连早饭都顾不上吃,便拉着钟灵和毓秀,揣着昨晚画出来的那幅画,离开了红枫山庄。

    经过包子铺的时候,她随手买了两个包子,狼吞虎咽地吃完,直奔首饰铺子。

    “小姐,请问要买点什么吗?”店里的掌柜的见她一身华贵的衣饰,定是出身不凡,立即眉开眼笑地出来招呼。

    “这个能照着做一个吗?”陶靖衣拿出画展开,“桃木的,就照着图案上雕。”

    “这……”掌柜眼神诡异,还想推销自己店铺里的货物,“小姐,您看,这是本店最新到的货,都是京都里流行的,比您手中的这个要好看百倍。”

    “这些都不要,就要这个。”陶靖衣将画往桌子上一拍,满脸霸气,“价格你随便开,我只要一模一样的。”

    掌柜的一听价格随便开,笑得脸上褶子都挤在了一起。陶靖衣与他敲定了一些细节,便留下一锭银子当定金。

    搞定了簪子的事,也算放下一块心头大石,只是老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按照原书发展,很快就到苏夕颜领盒饭的剧情了。

    想到原书里苏夕颜被段飞白凌迟的剧情,陶靖衣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她得想个办法摆脱段飞白,既叫他消了心中怨恨,又能彻底摆脱他的办法。

    她想过逃跑,但是跑了几次,彻底叫她认识到一个问题,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为男主创造的,无论她往哪里跑,男主似乎都有办法找到她。

    不如叫男主以为她“死”了,一劳永逸。

    陶靖衣托着下巴,皱着眉头,嘴里小声咕哝着,完全没有注意到钟灵和毓秀两姐妹已经悄无声息地倒在了地上。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街上的人跑的跑,躲的躲。

    一道冷冰冰的视线落在她身上。

    她下意识地抬起头来,瞳孔缩了缩,不远处的屋顶上,立着一道颀长的身影。

    黑衣,鬼面具,傀儡线。

    “段飞白。”陶靖衣低声念叨着,后退了一步。

    不,准确来说,应该是鬼公子。鬼公子和段飞白虽说都是一个人,却是不一样的,鬼公子是段飞白的黑暗面。段飞白或许还有仁慈之心,鬼公子是完全没有的。

    比起段飞白,陶靖衣更怕鬼公子。

    只是叫他盯一眼,她便浑身汗毛倒立,不由自主地浑身哆嗦起来。

    陶靖衣也顾不上躺在地上的两姐妹,转身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