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的宠爱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59章 番外5

    黎棠孤身一人来到T市, 她大学刚毕业,上学期间一边工作一边上学,挣钱给母亲补贴。

    她做过服务员, 学过针线活,也做过技师。

    一天收入50块钱, 10块留给自己吃饭,剩下的钱全给母亲。

    这一天,病弱膏肓的母亲抓住她的手, 告诉她:“你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哥哥, 找到他, 问他要一笔钱。”

    二十岁的黎棠眨着漂亮的眼睛,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就像电视剧里的剧情, 突然蹦出个哥哥出来。

    “你亲生父亲是T市陆氏财阀集团的董事长, 找到他的儿子,直接要钱。”

    她问:“为什么要钱。”

    “你想一个人拖着我这个身子吗?你放心他们不会不给的,这钱本就是你应该得的, 他们欠我们的。”

    “妈, 哥哥叫什么名字?”

    “陆鹤然。”

    就这样她攥着口袋里的五百块钱来到了繁华喧嚣的T市, 按着母亲说的地方, 挤地铁坐公交才找到来到陆鹤然所在的城市。

    她一直吃包子果腹, 出来时带的钱也不多, 母亲的药费交了一笔, 已经空空如也。

    加上这些天一直吃包子, 没有什么体力干活。

    她开始找工作,T市人杰地灵,远远地就能看见悬挂于空的高塔闪烁的光景。

    黎棠找了份秘书的工作。

    每天上下班挤地铁,回到家潦草的做饭吃,给在远方的母亲打了一通电话,竟然没有人接听。

    她又给邻居拨过去,说是去医院拿药了,没带手机身边,让她不要担心。

    黎棠开始在工作上遭人排挤,介于她是外地人,而且话又少,枯燥无味,由于长得又漂亮,男同志的眼睛都要挂她身上了。

    没过几天。

    公司出现了危机,貌似这次的合同没有签成,对方是个大财阀贵公子,性冷傲的男人,半路翻车。

    老板跟经理没办法,决定运用美人计,争取签约成功。

    暗自观察了半周,只好从秘书里挑出对口的人去伺候对方才行。

    不出意外,黎棠很荣幸被选上了。

    当她接到上头的指令时,整个人都是懵的,坐在位上眨巴着眼睛。

    经理交代她,每天照顾好合作方老板是她首要之事,上司高兴了,给她涨工资,上司生气了,扣到两眼发黑。

    离开前,经理再三指着她叮嘱:“记住,不准说是我们这家公司的员工,明白?”

    她完全不明白,问:“为什么不能说?”

    “用你的猪蹄子想想,如果被发现是我们亲自送人头,你觉得我这个经理还需要在这儿站着吗?”

    黎棠咬住唇,讷讷点了点头,“知道了。”

    经理很满意她的变现,竖起兰花指笑道:“OK,现在就去工作吧。”

    “现在?”

    “对,现在就去老板的公寓迎接他。”

    她寻思了半天,问:“对了,那个老板叫什么?”

    “陆鹤然,记住了没?”

    陆鹤然?!黎棠捂住嘴,惊讶的眨了眨眼,随即微微点头。

    得到指示,她第二天就开始在陆鹤然的公寓蹲点,伞状太阳帽加上墨镜,一身黑衣守在外面。

    九点钟过去。

    公寓的门开了,走出来一个俊秀的男人,轮廓硬朗,勾眉薄唇,目光冷清抬眼看天。

    男人站在外面撑着腰,一只手掏出手机不知道跟谁打电话,黎棠打量他一眼,跟记忆中的完全相反,她还以为自己的哥哥长得都是那种身胖体宽型的,没想到是这么个贵公子,气质斐然。

    黎棠想到经理交代的事情,无论用尽想什么下三流的办法,都要得到他的注意。

    实在想不到用什么方法才会得到陆鹤然的微微一瞥。

    这人给她的感觉太过冷硬。

    不一会儿,陆鹤然穿着白色衬衫,掏出车钥匙解了锁,打开车门,长腿伸了进去。

    他系上安全带,发动引擎。

    黎棠站在拐角处,冥思苦想着怎么上前跟他搭话,而且该如何表明自己的身份才好呢。

    然而不容她想,那辆车突然开出来了,一瞬间脑袋一片空白,她什么也没多想,蓦地跑出来挡在路中间,“等等!请等等!”

    陆鹤然看见眼前的女人不知从哪里蹦出来的,赶紧狂打方向盘,急踩刹车,车身最后还是擦到她了。

    “妈的,哪来的碰瓷的。”他停下车,咒骂一声,赶紧下车去看。

    黎棠被撞到在地,胳膊处,腿上淤青一片。

    她疼得皱紧眉毛。

    刚想尝试怎么站起来,男人绕到她身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嗤笑一声:“碰瓷碰的爽吗?”

    黎棠:……

    “你是什么人,怎么在这里?”

    黎棠犹豫了下,坚硬道:“我,我只是出来散步而已,谁知道被你给撞了。”

    “你是附近的住户?”

    “没,没错。”

    陆鹤然打量一眼这个女人,总感觉怪别扭的,哪有住户把自己裹得跟个偷窥狂,全副武装。

    他点头说:“刚才没能刹住车,碰了你,你想怎么办?”

    “赔钱。”她咬准两个字,遇到他就是来要钱的,刚开始还不知道怎么开口,现在直截了当找到理由。

    陆鹤然只差没把不要脸三个字给骂出来,随即口吻一转,说:“行,你说吧,赔多少?”

    赔多少?黎棠咬住唇,身上的伤还疼着,实在想不到该赔多少。

    “要不这样,我先送你去医院看看,再详谈如何?”他说话间保持着优雅的风度,隐忍得很好,不会轻易爆粗口。

    黎棠眨着黑亮的眼睛点头,“谢谢你。”

    她从地上爬起来,奈何腿好像骨折了,使不上劲儿。

    她迟疑了会儿,开口:“能麻烦你吗?”

    陆鹤然一眼意会儿过来,但觉这丫头挺有意思的,怎么看都挺机灵的,他微微颔首,说:“我来抱你吧,先去医院再说。”

    这他妈碰瓷碰到家,好家伙。

    黎棠抿出抹弧度,伸手搂住他的脖子,被他腾空抱起。

    她不重,抱在怀里像棉花一样软,目光锁住她嘴角的笑意,他撇开头,说:“以后到了医院,我会请警察跟你谈相关问题。”

    黎棠一头雾水,问:“谈什么?”

    “谈谈——你是谁派来的奸细。”

    “……”她赶紧摇了摇头,挣扎着:“我不是,我不是奸细,我真的是个路人。”

    “先去医院再说吧。”

    “不去,你快放我下来,不要碰到我。”

    “晚了。”

    “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求你放过我。”

    “……”

    许蘩握紧男人的手,瞥向他棱角分明的脸庞,扭开头望着手术台上的无影灯,眼睛疲惫的阖上。

    进入昏迷状态时,这个梦还在继续下去。

    那天听完黎棠的一段故事,夕阳西下,天空泼了斑斓的油画般,美得夺目。

    “原来你们是这样遇见的。”许蘩露出温婉的笑容。

    黎棠笑了,“是啊”

    那时候论是她怎么哀求,陆鹤然最后还是把她送去了警察局,也许正是那一段不美好的相遇,让他记住了她。

    晴空万里,清风和煦。

    她与黎棠谈笑自如,聊到很多事,二人坐在阳台的藤椅上,缓缓睁开眼睛,淡淡的望着远处的夕阳,红色的霞缕如烟硝,橙色的光线折向大地。

    她问:

    “妈,你后悔嫁给叔叔吗?”

    “后悔,有过吧,他可是我的哥哥啊。当时我连想死的心都有了,可有了时生,发现这个人间多一份不舍。可是他还是死了,为什么坏人活千年,好人不长命,他其实并没有那么坏,只是很多事情绊住了他,不得不让他狠下那颗心。”

    黎棠擦去脸上的泪,扭头问:“嫁给时生,你后悔吗?”

    许蘩来到茶几桌边到了杯白开水给她,自己端着一杯。

    她喝了口水,抿了抿湿润的唇,目光澄净,软声说:“我从没有后悔过。”

    “嗯?”

    “对于陆时生,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她盯着茶壶里飘着的嫩叶,幽幽垂睫,“所以,我要治好他的眼睛,用尽一切代价。”

    “这样会很辛苦。”

    她摇了摇头,柔声说:“不苦,苦的是他。我以为他无坚不摧,像一块坚硬的石头,刀枪不入,最后是我错了,他是个没有安全感,偏感情的人,半夜的时候,也会坐在床头为自己的脆弱落泪。这么多年来,他活在黑暗之中。他这一生什么都是错的,匆匆走来,尝到些许人间冷暖。”

    黎棠微微弯唇,喃了一声:“人间冷暖,谁都会面对,这世间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按着自己的心去做吧,想做就去做,无论结果是什么,不要留下遗憾才是最重要的。”

    “谢谢你,妈。”

    这时,大厅传来开门的声音,许蘩收拾好心情,走出去看见陆时生回来了,上前给他一个拥抱,“你回来啦。”

    “嗯,你在家做什么?”陆时生放下手上的盲杖,摩挲着她的手指,放在唇间亲吻。

    “在聊我们要不要生个女儿。”

    黎棠站在阳台透过玻璃,望着大厅亲密无间的二人,眼眶温热,露出欣慰的笑来。

    她转身,看向远处的霞缕,目光放空,记忆好像穿越了一个时空,想起了那个给她穿鞋的男人。

    这世间,最通俗易懂的,最无法自拔却又执迷不悟的——

    大概就是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