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家花旦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35章

    石冉不由有些愣愣的盯着徐思娣看着,看她这打扮,不像是去兼职来着。

    徐思娣用力握着手中的那支钢笔盒,指骨有些发白,过了好半晌,她朝着石冉缓缓走近,有些为难的开口道:“冉冉,可不可以麻烦你一件事儿?”

    “什么事儿?”石冉回过神来,立马将呆愣的目光收了回去,随即,甜笑着看着她。

    徐思娣道:“我今晚要加班,可能不能陪陆然过生日了,我一会儿得赶去打工的地方,可是陆然一会儿可能会来找我,你可不可以替我将这支钢笔送给他。”

    说着,只缓缓将手中的钢笔盒递到了石冉跟前,顿了顿,又道:“这是在图书馆订的晚餐优惠套餐,我可能也去不了了,已经付过款了,不要浪费了,要不…你…你跟陆然一起去吃吧。”

    说着,又从包里掏出那一张优惠套餐的票,一并递到了石冉跟前。

    徐思娣说这番话微微有些迟疑,只觉得这件事的做法不妥,可是,餐位订好了,两个人的位置,铺张浪费是她骨子里不认可的做法,这是她唯一能够想得到的两全其美的办法。

    石冉听了只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徐思娣,不知道是兴奋,激动,还是胆怯,还是…还是其他什么,她只愣愣的看着徐思娣道:“思思,你…你的意思是,是让我…让我陪大神过生日?”顿了顿,又张了张嘴,有些难以相信道:“这个好的机会,你可准备了大半个月,你舍得让给我?”

    说完,只难掩饰兴奋道:“能够陪大神过生日,我自然是欣喜不已,开学那天他救了陆远一命,我原本就想请他吃饭感谢的,可是…可是…”

    石冉又有些纠结道:“我跟大神又不熟,一起吃饭该多尴尬啊。”

    顿了顿,想了许久,又忽而道:“听说大神今天是二十岁整岁,十年才一次的整岁生日,要是放在古代,是及冠之年,是很重要的日子,思思,你怎么能够缺席,要不这样,我替你拖住大神片刻,反正图书馆二十四小时营业,要是尴尬,我就到一旁去看书就是了,你呢,你下了班就快点赶过来,赶在大神生日结束前过来跟他一起聚聚,你看怎么样?”

    石冉费了老半天心神,总算是想出来了这么一个三全其美的法子。

    徐思娣见石冉一心一意为她打算,只微微有些感动的看着石冉道:“好,谢谢你,冉冉。”

    第34章 034

    徐思娣匆匆赶到会所时, 厉先生还没有来,骆经理亲自在院子里候着, 做着接待的准备工作,徐思娣换好衣服后进去跟骆经理替换, 骆经理看到她的到来明显有些意外,道:“你今天不是请假了吗?”

    原来那通电话并不是骆经理安排人通知她的。

    想来是婉婉担心, 私下给她去的电话。

    徐思娣只缓缓道:“听说厉先生今晚要来,我便赶来了。”

    骆经理挑眉,看了徐思娣一眼,只点了点头,道:“嗯, 那里头交给你, 我去迎接厉先生。”

    骆经理跟徐思娣简单交接了一番,就去了外头亲自恭候厉先生的大驾了,徐思娣稳了稳心神, 开始准备屋子里的迎客事宜, 她先是将窗子推开透了透气,又前往书房将案桌上的一个珐琅彩香炉小心翼翼的抱出来, 往里点了安神香,缕缕熏香打从香炉里飘出来,整个屋子里透着股子沁人心脾的韵味。

    徐思娣做好一系列准备工作就来到院子里候着, 只希望厉先生赶紧来,只希望最好能够像上回那样,匆匆来, 匆匆走,她好赶回去给陆然过生日,却不想,徐思娣在院子里一等就是一个多小时,眼看着到七八点了,徐思娣将脖子都撑酸了,还没见半个人影。

    刘婉心更是里里外外探视了好几趟,最后一趟跑来时,整个人气喘吁吁地,只冲着徐思娣有气无力的抱怨道:“这个厉先生怎么还不来?该不会不来了罢?”又拉了拉徐思娣的手,一脸歉意道:“早知道,我不应该巴巴将你喊来的?白白耽搁了你的事情。”

    徐思娣冲刘婉心淡淡的扬了扬嘴角,想了想,道:“厉先生以往都来得这样晚么?”

    刘婉心摇头道:“一般都来得早些,通常过来吃晚饭,大多数是一个人,厉先生这人喜静,他平日里应该比较忙,来这边大多是为了休息的,有时候也跟朋友一块来,不过他那些朋友多,特闹腾,来得倒不多。”

    说到这里,压低了声音,冲徐思娣调侃道:“主要是他们女伴们换得勤,厉先生不喜欢陌生人进来。”

    顿了顿,想了想,又四下瞧了一眼,压低了声音冲徐思娣道:“厉先生偶尔也带女伴过来,不过从来没有在这里过过夜。”

    徐思娣愣了一下,好半晌这才反应过来女伴的意思,是女伴,不是女朋友?徐思娣微微诧异,不知为何,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一张脸,那张人间富贵花的脸。

    正愣神间,只见刘婉心忽然飞快的拉了她一把,忽而整个人瞬间抬头挺胸收腹,站得规规矩矩,徐思娣顺着往院子门口看去,果然,厉先生来了。

    远远地只见骆经理手中提着一个红色的灯笼,走在前面引路,后面的厉先生身着一身黑色西服,他一身西装革履,左边的口袋里别着方巾,脖颈处还系着领带,头发打理得一丝不苟,完全一副严谨的商务人士装扮,看那样子就知道是刚忙完了工作过来的。

    两人边走边在低声交谈着。

    竟然是一个人,没有那些狐朋狗友,徐思娣心里微微紧了紧。

    经过徐思娣身边时,徐思娣跟刘婉心纷纷朝着对方恭恭敬敬的招呼道:“厉先生。”

    厉徵霆抬眼淡淡的看了徐思娣一眼,直接进了屋子。

    骆经理在门外停了下来,冲徐思娣微微鼓励及叮嘱道:“好好伺候着,厉先生吃过晚饭了,喝了点酒,一会儿给厉先生煮些解救茶,有事随时叫婉婉,她就守在院子外。”

    骆经理叮嘱完,她手中的对讲机响了,会所其它客人发生了误会,她赶去处理了。

    徐思娣暗自打了打气,缓缓走了进去。

    一进屋,只见厅子里没人,徐思娣绕过屏风,便远远地瞧见厉先生歪在次厅的软榻上假寐着,他随手将外套脱了搭在一旁,连领带也解了,将领口处的衬衣扣子随手解开了两颗,神色有些慵懒疲倦,微微闭着眼,枕在软枕上,不知道睡着了没。

    微弱的烛光打在对方的脸上,衬托得他的脸部轮廓更加坚硬锋利,纵使他的神色懒散,可闭上了那双似笑非笑的桃花眼,他浑身上下只剩下一片冷岑,纵使离得远远地,纵使闭着眼好似睡着了,可身上散发着的与生俱来的高贵与冷窒,丝毫不敢令人轻易靠近。

    徐思娣缓缓呼出一口气,没有率先靠近,而是轻手轻脚的绕过对方,到里头的耳房中端了一杯解酒的绿豆蒲公英解酒茶出来,这是徐思娣私底下配的,以前徐启良喜欢酗酒,每天酗酒后就醉得人事不省,一醒来头疼欲裂就开始砸东西打人,每次喝了这样的醒酒茶头部的疼痛就会慢慢缓和,在厉先生来之前,她将什么都备好了,酒,茶,煮茶的用具,解酒的茶,一应俱全。

    徐思娣端着茶缓缓来到软榻跟前,她没敢惊动对方,只见茶搁在软榻上的几子上,不多时,微微弓着身子,将厉先生的外套跟领带轻手轻脚的取了,搭在屏风旁的木施上,顿了顿,又从柜子里取了一块薄薄的毯子来,微微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的搭在对方的身上,边伺候着,边细细观察着对方的反应,生怕有任何不妥之处。

    做完了这一切后,只见对方双眼紧闭,睡得安稳,徐思娣总算是缓缓松了一口气,做完这一切,只觉得背部都隐隐冒汗了,正欲退出去熬些粥备着,以防一会儿厉先生睡醒后肚子饿了,可是转身前,见厉先生双腿交叠着伸到了软榻外,脚上的皮鞋透亮。

    徐思娣犹豫了片刻,要不要过去给他脱了,纠结了好半晌,只缓缓半蹲在对方脚边,刚伸手缓缓触碰上去,对方脚一抬,徐思娣立马扭头朝着身后的人瞧去,只见厉先生瞬间惊醒了,此刻,正伸着指尖轻轻地揉着太阳处的穴位,边揉边微微抬眼,朝着脚边处的徐思娣看着。

    徐思娣立马颤颤巍巍道:“对不起,厉先生,将…将您给吵醒了。”

    徐思娣半蹲在地上,用力的低着头,不敢与之对视,也不敢起来。

    厉徵霆目光在自己身上的毯子处掠了掠,又缓缓下移,移动到了徐思娣身上,从他那个角度看过去,只看得到对方裸、露在旗袍外的那一截晶莹剔透、细腻白嫩得宛如上好的羊脂玉般的脖颈。

    厉徵霆目光顿了顿,片刻后,缓缓移开,只缓缓开口道:“过来给我揉揉。”

    他慵懒的声音在安静的屋子里响起,漫不经心中却带着一丝不可违背的意味。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有点儿短,晚上多更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