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女配我不当了[快穿]

把本章加入书签

18.豪门弃妇[18]

    葛静乔追着跑出来时,就看到崔霓孤零零地走在马路边上,昏黄的路灯光把她的身影拉得很长,乍看之下还有一丝孤独寂寞的意味。

    不对……

    确切来说,崔霓旁边还走着一个身高腿长的男人,以及他们前方还停着一辆纯黑的路虎车。

    只是葛静乔自动将崔霓之外的人物屏蔽了——她压根没想到会有男人过来接崔霓离开。

    “小蔓!你等一下!”葛静乔喊道,并加快速度、三步并作两步跑上前。

    听到声音后,崔霓稍微一顿,却并不意外,面无表情地转身看过去——

    着急地跑了一段路,葛静乔还有些喘,她双眸晶亮,秀气的眉心皱起,苍白的脸色使她平白无故多了一分病态的美感。

    面对比她高了半个脑袋且气焰嚣张的崔霓,这样的葛静乔更加显得柔弱、更加楚楚动人,让很多男人看了都恨不得把她搂进怀里好好安慰一番。

    可惜盛炀并不是那些男人之一。

    他在崔霓不远处停下脚步,定格在葛静乔身上的冰凉目光似乎隐隐散发着寒气。

    这个女人,实在很碍眼。

    “小蔓,刚才爸妈说的都是气话,你别当真,都这么多年了,你还不清楚爸妈的脾性吗?其实他们心里很在乎你。”

    崔霓挑了挑眉,戏谑道:“然后呢?”

    “……”葛静乔费了好大的劲儿才逼迫自己拉下脸来来找崔霓和解,见对方不为所动,她顿时感觉一股强烈的屈辱感直冲脑门。

    这一刻,她活像是被人扇了几十个巴掌,身上每一根神经都泛着疼。

    “我知道你还在为宣文的事怪我,可是我从来没有想过从你手里抢走文柏。”葛静乔抬手竖起三根手指,郑重其事地说,“我向你发誓,自从我回来后,我从未主动找过文柏,就连那次宣奶奶的寿宴,也是文柏死乞白赖求我去的……”

    说到这里,葛静乔委屈得眼泪直往下掉。

    这一幕简直看得崔霓叹为观止。

    在之前经历的世界里,她都是被控制着自发做出那些恶毒的事情,每个世界的女主角只需要扮演好被陷害的无辜角色,就能引来一堆人的疼惜。

    现在她不按照剧本走了,居然会逼得看似纯良无害的女主主动出击。

    这说一套做一套的恶心嘴脸,看得崔霓很倒胃口。

    崔霓讥讽地笑了笑:“你把他拿走吧,我不要了。”

    闻言,葛静乔捂脸哭泣的动作一顿,她茫然地抬眸看着崔霓:“你说什么?”

    “所谓君子成人之美,既然你这么喜欢那只破鞋,那我不妨送给你好了,正好我早就看烦了宣文柏那张油腻的脸,也就你还拿他当个宝。”

    葛静乔愣住了。

    她的脑袋还有点转不过弯。

    她只是想缓解她和“葛蔓”的姐妹关系而已,哪怕这段时间她需要和宣文柏保持距离,她也认了,反正宣文柏整颗心都放在她这里,迟早是她的男人。

    可是“葛蔓”这番突如其来的话打得她措手不及。

    她不想他们在这个节骨眼上离婚,她只想“葛蔓”去网上帮忙澄清一下而已,为什么事态忽然发展到这个地步了?

    葛静乔难得慌了:“不是……小蔓,你不用这么做,我相信文柏对你还是有感情……”

    “我说我不要了。”崔霓挥手打断她结巴的话,“那只破鞋送给你。”

    “……”

    葛静乔怔怔望着崔霓,她第一次如此清晰的感受到这个妹妹的变化。

    变得让她惧怕。

    她慌忙拉住崔霓的手臂,还欲说些什么,余光中突然瞧见一个高大的身影徐徐走来。

    葛静乔下意识转头,只见昏沉的光线中缓慢映照出一张熟悉的面孔。

    竟然是盛炀!

    这大晚上的,他怎么会在这里?!

    这个时候,葛静乔依然没将崔霓和其他人联系起来,刚才是觉得崔霓没本事特意喊来个男人接她,现在则是觉得这个男人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是盛炀。

    盛炀是什么人?

    偌大的盛家只有他一个继承人。

    也就是说,即使盛炀什么事情都不做,整天只知道游手好闲地吃喝玩乐,整个盛家仍是他的囊中之物。

    更何况盛炀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年纪轻轻就接手了盛氏集团,并在四年内将集团发展到以前的两倍规模,就算是高傲惯了的宣文柏,在盛炀面前也得低下尊贵的头颅。

    面对这样一个位高权重的优秀男人,葛静乔不可能不动心。

    只是以前她连盛炀的一处衣角都摸不着,自然不敢有所想法,现在活生生的盛炀就站在她面前,毫无温度的目光笔直地看向这边。

    葛静乔来不及多想盛炀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她转了转眼珠子,仅是两秒钟,便有一个小计划从她脑海里一闪而过。

    “小蔓,你听我说……”葛静乔急道。

    崔霓不耐,直接甩开了葛静乔抓住她的手。

    结果她只是没用力地轻轻甩了一下,葛静乔却犹如遭受重击一般,整个人直挺挺地往后栽,摔到地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听着都疼。

    葛静乔咬紧牙关,脸色惨白地捂着一条腿,挣扎了几下都没能站起来。

    葛静乔表演得十分到位,她在余光中紧密注意着盛炀的动态,眼瞧着那个男人越走越近,她内心的喜悦几乎要膨胀出来。

    来了。

    她在心里告诉自己。

    哪知道刚说完,盛炀的步子就停下了。

    让葛静乔傻眼的是,盛炀竟然脱下身上的外套搭在“葛蔓”肩膀上,又低头对“葛蔓”耳语几句,随后在她震惊的注视下,那两个人转身上了那辆路虎车。

    葛静乔:“……”

    葛静乔:“!!!”

    不是……

    她那个便宜妹妹什么时候攀上盛炀这根高枝了?!

    葛静乔想起刚才崔霓说把宣文柏让给她的画面,霎时恍然,一时间凝聚在眼中的嫉妒几乎化为一根根尖针,狠狠扎在她的神经上。

    凭什么!

    凭什么她那便宜妹妹可以拥有盛炀这种男人,而她只能吃“葛蔓”留下的残羹剩饭!

    葛静乔直勾勾盯着路虎车离开的方向,眼神仿佛淬了毒一般,她的手指在粗粝的水泥地上抠出一条骇人的血痕,她恍若未觉。

    *

    崔霓说到做到。

    不出两天,她就找到搬家公司,一群人浩浩荡荡去了葛家,把原主留在葛家的私人物品搬了个空。

    其实崔霓倒不在乎那些小物件,不过是想借着这件事彻底跟葛家划清界限而已。

    这下,葛父葛母也彻底明白崔霓是铁了心要跟他们断绝关系,原本还能自欺欺人地认为二女儿在闹脾气的他们终于按捺不住,发疯似的把搬家公司的员工赶了出去,并要求见崔霓。

    无奈之下,搬家公司的员工只得给崔霓打电话。

    彼时崔霓坐在一家咖啡厅二楼靠近落地窗的位置,灿黄的阳光透过干净的玻璃洒进来,将崔霓笼罩在一层朦胧的光辉中。

    崔霓手持小银勺,轻轻搅拌着面前的黑咖啡,她冷淡回道:“如果他们还拦着,那就算了吧。”

    对面的人问:“不搬了吗?”

    “搬,当然要搬。”崔霓说,“哪怕你们车上没有任何东西,也要让他们知道我从葛家搬了出来。”

    那人疑惑:“他们是……?”

    “狗仔。”

    那人明了,于是挂断电话继续忙活起来。

    崔霓关掉手机,还未抬头就听得对面响起一道娇声娇气的女声:“大家都以为宣太太性情温和好说话,没想到狠起来的时候也这么六亲不认。”

    “过奖。”崔霓扯了扯嘴角,面无表情看向坐在她对面的漂亮女人。

    宋馨。

    在这个世界中是个比原主还要炮灰的角色,若不是她主动把电话打到崔霓这里来,崔霓差点记不起来身边还有这么个人物。

    宋馨本想挖苦崔霓一顿,见崔霓面不改色接了她的话,霎时表情变得一言难尽起来,活像是吞了只苍蝇。

    这个“葛蔓”貌似跟传闻中不太一样……

    很快宋馨便压下心头的疑虑,挑起眉,意味深长道:“你知道我为什么找你吗?”

    她卖足了关子,可惜崔霓不接招,似是不耐地啧了一声。

    “有话就说。”崔霓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随后竖起两根手指,“我只给你两分钟时间。”

    宋馨:“……”

    宋馨怒了:“你什么意思啊?当了个宣太太就了不起吗?你也不看看宣文柏在不在乎你,你算哪根葱!”

    崔霓不说话,拿起手机就要起身离开。

    “诶诶诶!”宋馨又急了,立马示弱道,“你别走啊,我知道有个对付葛静乔的法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