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藏不住

把本章加入书签
    苏星星被顶着的时候, 只觉得那感觉难以形容。虽然平日里她知道叶叙是一个男生,但从未有哪一刻, 她能这么深刻认识到叶叙与她的不同。

    苏星星在意识到的那刻,瞬间全身僵硬。

    而她上方的叶叙,整个人也是僵着撑在苏星星身上。若不是身体的触碰,他都未意识到自己现在的状态, 他低头看了看苏星星, 喉结上下滑动,他猛然翻身,从苏星星身上下来,顺势扯过被子遮住自己的下半身。

    刚刚姿势还亲密的两人, 现在在床上一左一右,隔着一段距离。

    气氛十分尴尬, 没人说话。苏星星撑着从床上坐了起来,眼睛不敢往叶叙那头看去。刚刚那一下给她带来了极大的冲击,叶叙晚上睡觉并没有穿衣服,此刻裸着上半身, 还是少年的年纪,身材却不输模特, 胸肌腹肌清清楚楚, 满满的荷尔蒙。

    这些都没有苏星星刚刚被顶到来的震撼。

    她轻咳了一声, 努力绷住脸色, 道:“我给你送早餐了, 你, 你记得吃,我先走啦。”

    接着,她不顾叶叙的反应,猛地从床上下来,光着脚就朝外面跑去。

    苏星星一口气跑出叶叙的房间,又离开了叶家。外面吹来一阵风,苏星星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只觉得一片火热的温度。

    果然这种时候,是没有兄弟情谊的。

    她现在只觉得自己尴尬得要埋进地里了,也不知道以后要怎么面对。但是她要这么扭捏,岂不是接下来要与叶叙尴尬好久。

    不过现在是周末,她还可以装死。

    周末两天没看到叶叙的日子,苏星星还能把早上的事情抛到脑后,但是周一早上猛然见到叶叙,脸默默地红了。

    叶叙难得也沉默了,看了一眼苏星星,见她握着手,脑袋低垂着,看着有点小可怜。他心里软了,觉得就是个小姑娘,他跟小姑娘计较些什么呢!

    于是他轻咳一声:“上车吧。”

    “哎,好,好。”苏星星匆忙应了一声,然后坐到自行车的后座上。

    一路无话,苏星星进了学校,叶叙看了一会儿她的背影,转身去了飞扬补课机构。

    这样无声的互动大概持续了几天,两人都挺别捏的,慢慢试着交流几句,不过都很克制地不提那天早上的事情,聊天范围都局限在学习方面。

    叶叙自己都觉得很神奇,有一天他竟然会跟苏星星一起聊学习了!

    他最近的学习压力很大,每天从早学到晚,虽然累,但是进度也是很快的,叶叙现在高一的知识都快复习完了,不管说到哪个科目,都跟苏星星蛮有共鸣的。

    两人就这样不尴不尬地相处着,转眼便到了十二月底,叶叙的生日也来临了。

    那天早上格外地冷,苏星星出门的时候,在校服外面穿了一件白色羽绒服,围了一条围巾,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就露出了一双眼睛。

    叶叙看到她的时候低笑了一声,苏星星走进就听见他嘀咕了一句:“应该载得动吧!”

    苏星星刚好听到了,忍不住瞪她:“说什么呢!”

    叶叙抱胸笑了一下,一脚跨上自行车,“快上来吧,大胖球。”

    苏星星伸出自己带着手套的手,握拳垂了她一下。与苏星星相比,叶叙穿得要少多了,他不用穿校服,外面一件黑色的校服,里面就一件米色针织衫,套着一件格子衬衫,羽绒服敞开着,整个人看着挺拔清瘦。

    苏星星坐在后座的时候想,他好像真的瘦得不少。

    他最近真的有认真读书,听说每天都没有什么休息时间,以前什么都不带,现在每天都带了不少书,也不知道晚上都几点睡的。

    人看着清减了不少。

    离开的时候,苏星星问他:“你什么时候庆祝生日?”

    叶叙正停车,闻言挑眉:“哟,还记得我生日。”

    苏星星手插兜里,嘟囔了一句:“每天在我耳边念叨十几遍,能不记得嘛。”

    “那我的礼物呢?”叶叙伸手讨要。

    苏星星拍了一下他的手掌:“哪有人主动要礼物的。”

    叶叙的手重新放回兜里,不在意地笑笑:“不会又是贺卡吧?”

    当然不是了!苏星星心里可得意了,今年的礼物她自己都非常满意呢,提前一个月就开始准备了,她也参与到了手链的设计中,绝对用了心的。但是她还要给叶叙惊喜,于是眉毛一扬,故作生气地说道:“怎么?瞧不起贺卡啊?”

    叶叙闻言有点头疼,最后无奈道:“行吧,贺卡也行,等几十年后我就晒出来,看看苏星星同学,这些年文笔是否有进步。”

    苏星星哼了一声。叶叙笑了笑,没再多说。他看了下时间,快要上课,于是没再多说:“行吧,你去上课,我晚上来接你,你记得请假。”

    苏星星慢慢朝学校走去的时候才反应过来,忍不住嘟囔:“谁要给你写几十年的贺卡,想得美?”

    末了想起叶叙口中的几十年,又忍不住想笑。

    真好,好兄弟,一生一起走!

    白天的时候苏星星都挺淡定的,虽然她加的不少群里有很多人都热火朝天地讨论晚上如何给叶叙过生日。群里的人,尤其孙浩,今日的活跃度格外地高,每个课间都在群里分享又有多少人过来给叶叙送礼物了。

    据说课桌上都摆不下了。

    不过寿星一直都没有出现,忙着学习呢。

    苏星星一直到下午才去办公室跟杨洛请假。她刚走到杨洛的办公桌前,就见杨洛抬头看了她一眼,了然道:“晚自习请假的?”

    苏星星惊讶道:“老师,你怎么知道的?”

    “叶叙生日吧。”杨洛笑了一下,“人都不在学校了,还有这么多人挂念他。”

    苏星星在杨洛的解释下才知道,今天晚上请假的人格外地多,高一这边还好,高二高三有不少同学大批请假。刚开始说去过生日,老师都准假了,后面请假的人太多,老师不批准,于是各种请假借口都出来了。

    五花八门的请假原因看得老师叹为观止。

    “晚上别喝酒,别太晚回去。”杨洛交代了一下,爽快地给了假,“我们班要是多来几个这样的,我可就没有这么爽快了!”

    班上缺这么多人,万一被巡视的年级主任看到,他也不好交代。

    苏星星接过请假条,笑眯眯地跟杨洛道谢。

    下午放了学,苏星星在校门口等叶叙。今晚叶叙生日,在市中心包了一家酒店,除了四中的学生,还有他不少其他的朋友,即使不用想,也能知道晚上有多热闹。

    苏星星在群里看到,孙浩他们已经提前先过去。他们四人还特别热心地把别人送给叶叙的礼物带过去了,装了满满一车,抱出学校的都特别壮观。

    苏星星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有点想笑,每年生日叶叙都能收到很多礼物,不过他都不太感兴趣,最后都在他家地下室堆了灰。

    不过她的贺卡都在他的书房里好好放着,在书柜最显眼的地方,苏星星每次去他家都能欣赏到。

    叶叙远远地朝苏星星走过来。他走路的时候有些漫不经心,手插着兜,脸上没什么表情,加上身高的缘故,看着十分有压迫性。

    他很快走到苏星星面前,“冷吗?”

    苏星星摇摇头,他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也是,都裹成球了,再冷就天理难容了。”

    苏星星翻了一个白眼,不过没有回呛。今天他是寿星,她不给他添堵。

    他们两个人拦了一辆车,朝酒店赶去。

    车上,苏星星给他描述了一下今天礼物堆在他课桌的壮观景象,他靠在后座,神色淡淡地哦了一声。苏星星白了他一眼:“请珍惜大家送礼物给你的心意好不好!”

    叶叙靠得舒舒服服的,一副贵少爷的气派:“你的礼物呢?”他又补充道,“贺卡也行,我不嫌弃。”

    “晚点给你。”

    叶叙啧了一声:“还搞这么神秘。”

    车子在酒店门口停下,苏星星和叶叙一起下车后,自然地朝酒店里面走去。等他们到了酒店餐厅,发现里面热热闹闹的,来了不少人。

    叶叙推门进去的时候,两边突然喷出礼花彩带,洋洋洒洒地从半空中洒下。里面的人都热烈欢呼起来,苏星星走在叶叙旁边,猝不及防之下也被洒了满头的礼花。

    她哭笑不得,满脸无奈,但见大家兴致高,没说什么,只是一边进去一边摘下头发的亮闪礼花。

    叶叙今天心情不错,笑着跟迎来的朋友说话。苏星星除了最开始打个招呼,后面就在旁边致力于弄掉头上的礼花,最后用手机照了照,确定都弄干净后才松了一口气。

    哪里想到下一秒,叶叙面色不变地跟旁边人说话,一边自然地把苏星星头发后面的彩带摘下来。

    动作自然,旁边的人愣了一下,又觉得理所当然。

    寿星一来,酒席自然开桌。明明也没有郑重邀请人过来,但等大家坐下,苏星星才发现整个餐厅都坐满了。

    苏星星跟叶叙坐一个桌子,同桌的人都是从小认识的伙伴,热热闹闹说了一会儿话后,叶叙起身,拿了一瓶酒一个杯子,准备去各个桌联系感情。

    今天大家都是为他而来,他也不能太忽略。

    不过他还把苏星星叫上了。顺手把手里的酒瓶塞给她:“帮我拿着。”

    苏星星有点茫然:“我也去吗?”

    “走吧。”叶叙率先转身。

    苏星星抱着一个酒瓶跟上去:“你多吃点菜垫垫肚子吧。”

    “刚刚吃了一些。”他低声说道。

    “你明天还有课,这儿有多桌……”苏星星有些担心。叶叙安慰她:“没事,就几桌喝酒,等到学生那边,就是饮料。”

    叶叙来了不少成年的朋友,不喝酒是说不过去的,至于学生这边,明天大家都有课,不可能给他们喝酒的。

    他们最先去的是那桌离他们很近,坐的都是一个圈子的人,各个非富即贵,也就是叶叙过生日才能把他们凑齐。

    那些有钱子弟最闹腾,起哄着让叶叙喝了好几杯酒,叶叙也没摆架子,那些人喝多少,他也喝多少。

    苏星星在后面,看着他喝酒跟喝水一样。

    没想到她不出声,那群人还喊上她了,苏星星也跟他们认识,听他们起哄说:“星星,喝一杯?”的时候,她下意识看了看叶叙。

    叶叙没看她,把玩着手机的酒杯,笑了一下:“她就算了,小丫头片子,喝一口就醉了。我陪你们喝!”

    “哟,叶少心疼了!”

    “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也没见叶少疼疼我们!”

    “恶不恶心啊你们!”叶叙笑骂了一句,又跟他们喝了一杯,转战下一桌。

    走过去的路上,苏星星在他旁边低声说道:“其实我酒量不错的。”

    “别闹。”叶叙说道,“你明天还有课,还想清醒回去,就别说话。”

    苏星星嘟囔了一句:“不想玩喝酒,就别喊我给你拿酒啊……”

    可不就是这样的道理,他们每到一桌,就会有人笑着让苏星星也喝一杯,每次叶叙都不厌其烦地解释苏星星不能喝酒。

    若是不让她跟着,哪会有这么多事儿。

    真搞不懂他。

    然而苏星星不知道的是,旁边桌上的人都在私下讨论他们的关系,有人见孙浩跟叶叙关心最铁,忍不住跑这桌打探消息。

    “叶叙和星星什么关系啊,敬个酒还要形影不离地跟着呀?这是在一起吧?”

    “没有的事儿!”孙浩直接摆手,“他们就是关系好。”

    “关系好?”问的人可不相信,一副你别蒙我的表情,“星星跟在他身后就跟他媳妇一样。”

    孙浩眯眼打量了一下,别说还真是啊!

    于是他忍不住注意了一下。

    叶叙晚上的时候没少使唤苏星星,就说敬酒,硬是拉着苏星星陪他走了一圈,在他每个朋友面前都露了面。本来不是所有人都认识苏星星的,这下都有机会好好打量人了。

    不过叶叙也不是光使唤人,还没忘护着人。

    最后大家都玩嗨了,不少男生劝着女生喝酒,哪怕只是小小的抿一口也行。在场的女生再无奈也都抿了一口,但是叶叙愣是护着苏星星没让她喝一口。

    有人紧追不舍要让苏星星喝,叶叙端着个酒杯,一脸似笑非笑:“今儿我生日,兄弟不给我点面子?”他喝得眼角都红了,又配上这样痞气的笑容,看着邪气得要死。

    最后也没人强迫苏星星喝酒。

    吃完饭,大家又去了楼上玩闹。楼上KTV,影厅,桌球室,电玩应有尽有。大家上了楼,各自散开去玩,不过也有些人,吃了饭跟叶叙打过招呼也就离开了。

    叶叙今晚心情很高,脱了外套,穿着衬衫跟别人打桌球,大概喝了酒,也不掩饰身上的气息,笑着的模样格外迷人,不少女生都借着看桌球的目的偷偷打量着他。

    苏星星倒没有跟在叶叙的旁边,孙浩他们在唱歌,她也跟过去,没唱,就是单纯坐着。晚上跟着叶叙到处走,这会儿她也累了。

    也不知道叶叙哪里来的精力。

    身边是各种鬼哭狼嚎的歌声,苏星星听着听着竟然觉得困了,没过多久,叶叙进了包厢,把苏星星喊了出去。

    苏星星走了出去时打了一个哈欠,挤出了几滴眼泪,倒是显得眼睛格外干净清润,又吸住了周围的光芒,一眼看去,像是看到了星辰大海。

    大概过了几秒,苏星星发现叶叙在看着她发呆。她以为他喝醉了,忍不住伸手在他眼前挥了挥。

    叶叙回了神,手掩饰性地在太阳穴处按了按:“走吧,我们回家。”

    苏星星有些迟疑:“……那这里?”

    “不管他们。我们先回去。”

    苏星星跟着叶叙走出酒店,外面的冷风一吹,苏星星下意识裹紧了衣服,好在叶叙喊了人来接,苏星星立马钻进车内,明明穿得跟球一样,这个时候动作滑溜得跟球一样。

    叶叙在外头看到一幕,无声笑了一下。

    司机开得很稳,车内温度高,又安静,苏星星只觉得昏昏欲睡。她闭上眼睛想休息一下,听到叶叙在旁边问:“苏星星,我的礼物呢?”

    苏星星这才发现自己忘了给礼物。

    她突然有点紧张。明明那么多年贺卡说送就送了,既不怂也不紧张,如今准备了一个还算值钱的东西,心里倒是有些忐忑。

    苏星星忍不住道:“你不许嫌弃。”

    叶叙一针见血:“贺卡我都没有嫌弃,还有比贺卡更糟糕的吗?”

    他本来是开玩笑,哪里想到苏星星竟然沉默了,于是他默默换了一个说法:“糟糕也没关系啊,能让我见识一下,也就超常发挥了礼物的价值。”

    好吧,苏星星不再纠结,她低头从包里掏出一个不大不小的盒子,刚拿出来,就听叶叙吹了一个口哨,挑眉打趣:“哟,看着挺棒的!”

    苏星星没说什么,直接把礼物盒丢给叶叙。

    她本以为叶叙会回家后才拆开的,但是以往苏星星送的是贺卡,叶叙还能压抑自己,此时得到一个还蛮漂亮的小盒子,叶叙好奇得不行,直接打开了,速度快得苏星星都来不及阻止。

    一串金曜石串起的手链出现在两人面前。

    这并不是简单只有金曜石串起的手链,它是经过苏星星和设计师共同讨论出来定制的一款,银链加以辅饰,款式简单大气,手链上的金曜石选的都是上好的品质,纯净的黑中透着点红,表面像是覆盖着一层金沙,若是能拿着手链在光下转动,能看到一片流动的光。

    但这都不是苏星星选择金曜石的原因。

    她见叶叙沉默地看着手链,忍不住解释:“这是男款手链,除了装饰以外还能祈福,能给人带来幸福,尤其事业学业上都会有一定的进步。如果你戴上的话,手链会让的成绩更上一层楼。”

    “当然,也不是要你迷信的意思,就算你不相信它的作用,它戴在手上也是很好看的,而且是私人订制的,世界上不会有第二条相似的手链。”

    叶叙还处在惊讶之中,他没想到苏星星竟然真用心给他准备礼物了,这让他都准备收贺卡的心突然有点复杂。他就连苏星星送的贺卡都喜欢,更不用说这个用心准备的礼物了。虽然说男生带手链似乎有点娘,但这款设计确实要简单大方,即使男生戴着也非常的好看,更何况这是苏星星送的……

    叶叙几乎没犹豫,把手链戴在手上,在这个过程中,他听到苏星星低声补充:“虽然不太贵,但是你不能嫌弃。”

    叶叙戴手链的手一顿,有些头疼地说道:“苏星星,这句话可以不用说的……”

    苏星星撇了撇嘴,主要是这手链和他那名贵的手表戴在一起,总觉得像是委屈了手表一样。

    苏星星本以为叶叙晚上的举动只是客气,但是没想到他似乎真的喜欢,第二天去上课,苏星星还看到他手上仍带着那串金曜石手链。

    她忍不住低头笑了一下,心情大好。

    之后到了学校,两人各自分开。大概是课间操的时候,苏星星收到孙浩的消息:“小苏姐,你是不是给叶哥送了一串黑色珠子的手链?”

    苏星星忍不住纠正他:“是金曜石,不是普通的珠子。”

    纠正完,她又忍不住疑惑:“你怎么知道?”

    孙浩噼里啪啦回了一大堆:“早上有人在学校对面遇见叶哥,打了个招呼,然后发现叶哥手上的手链了,就有人在群里吐槽男生戴手链好娘啊!没想到叶哥竟然回复了。”

    孙浩的消息到这里就断了,苏星星被勾起兴趣,刚想问叶叙回复了什么,就见孙浩发了好几张截图。

    前面的截图就是大家的讨论,最后一张里才有叶叙的回复。

    他施施然道:“娘个屁!”

    附上自己手腕的照片,手链与他的机械表相衬,阳刚的很,光看一只手,谁也不觉得这手娘。

    刚有人夸了一句,就见叶叙难得多回了一句。

    【叶叙】:啧,一群的单身狗!男生为什么不带手链?因为没有女生送啊[狗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