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霸总的前女友

把本章加入书签

17.肚子疼

    第17章

    想着莫小姐那奇怪的性格,以及她和自己之间那不可调节的矛盾,司优已经做好了‘三顾茅庐’的准备。

    谁知她只打了一通电话,就成功约到莫云佳,这个成功率让她不敢相信。

    于是,她又加了块翡翠进包里以示诚意,秦霍想陪她一起去,却被她义正言辞的拒绝了。

    “我们两个女人说悄悄话,你个大男人跟上去做什么?好好在家歇着吧,我跟她吃完饭就回来。”

    “……”

    如果他的脸皮再厚一点,兴许就会追上去了,也会省去后来的很多麻烦。

    去的路上,司优就在想什么游说莫云佳接盘,以秦霍的家世、长相和能力,别说是给他当秦太太养儿子,就算是给他当情人,也有大把的女人冲过来排队。

    以莫家的水平,也不是不可能把女儿嫁过来接盘,最重要的是:莫云佳暗恋了秦霍许多年。

    莫云佳到的时候,她已经喝完一杯白开水了,见到对方推门进来,急忙站了起来。

    “不好意思,路上堵车了,让你等急了吧。”

    “没有,我也才刚到。”

    说着,司优取了个干净的杯子,给她倒了杯水,莫云佳放下背包,受宠若惊的接过去。

    “谢谢。”

    趁她喝水的时候,司优支着脑袋打量这个呼吸还有些急促的女人,看得出来她是一路跑过来的。

    “我还以为你不会答应和我见面,毕竟咱们的关系有点尴尬。”

    话音刚落,捧着杯子的女人笑了笑,给人一种很温暖的感觉。

    “其实,我是不想的,不过理智时常败给冲动,我已经习惯了。”

    要不是立场不对,听完这话的司优想拉着她出门结拜去,这个女人真的很善良。

    “我今天约你出来,是想跟你说点事。”

    “你说吧。”

    对上莫云佳那双透彻的眸子,司优抿着唇犹豫了一下,还是下定决心开口。

    “你喜欢秦霍对吗?你喜欢他很多年,对不对?”

    “……”没想到她会一开口就问这么尴尬的问题,莫云佳脸上的笑容逐渐褪色,白着一张小脸说。

    “我不会去做第三者,不会破坏你们的关系的。”

    “你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知道你不会做这种事,你是个善良的人,至少比我善良。”

    “我是想请你帮我一个忙,帮我好好照顾他。实不相瞒,我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爱他,当初跟他在一起是天时地利加人和,时间久了那时的感情也就淡了。”

    “最近一段时间,我仔细的思考了我们俩的关系,越发觉得愧疚。因为我已经不爱他了……”

    她把玩着眼前的茶杯,像一个说书人一样,对莫云佳讲述自己新编的故事,比之前对秦霍说的那些话少了几分戾气、多了几分悔恨。

    “如果不是这个孩子 ,我可能已经和他分手了,现在每天只要看见他,我就会陷入一种难以自拔的愧疚中去,我恨当初那个轻狂又贪慕虚荣的自己,我恨那个欺骗他感情的司优。”

    “莫小姐,我想请你帮个忙,帮我好好照顾他,只有你才能治愈他心里的那道伤……”

    她的声音很平静,偏偏平静之中又藏着一丝不难察觉的自责,说着说着自己都信了,还挤出了几滴泪,更重要的是还把旁边的莫云佳说哭了。

    “……”

    看着低声抽泣的莫云佳,她手忙脚乱的把纸递过去,紧张的说,“你、你别哭啊,我知道我错了,你……”

    造孽啊,怎么讲着讲着还把人给气哭了。

    过了好一会,莫云佳才调整好心态,眼睛红的像只兔子。

    “既然你觉得对不起他,就该在以后的日子好好补偿他啊。”

    “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他现在也是恨着我的,你觉得我们这样继续纠缠下去,未来真的可能有好结果吗?”

    “……”

    莫云佳被她问住了,她虽然傻,但她不会盲目乐观,仇恨和憎恶会像滚雪球似的越滚越大,将他们俩彻底吞噬。

    “你知道吗?从我见到你的第一眼起,我就知道你才是最适合他的人。说真的,如果没有这个孩子,你们应该已经订婚了。”

    “我也想过打掉这个孩子的,偏偏秦夫人特别想抱孙子,他们不许我这样做,以她的性格,将来也不会允许我见这个孩子。”

    “所以,我想求求你,求求你帮我照顾秦霍,帮我…守护这个孩子,让他平平安安的长大,可以吗?”

    看着彻底慌乱的莫云佳,她觉得自己挺坏的,可她也没有别的选择,老天没给她发挥善良的机会。

    “我不逼你现在就答应,你回家考虑一下,等你想好了再告诉我结果。如果你决定帮我照顾他,我会给你们创造机会,我相信你的温柔和善良足够温暖他那颗支离破碎的心。”

    小说里秦霍对莫云佳真香了,她相信现在也可以。男人嘛,都一样。

    “对了,这是他托我带给你的生日礼物,过两天就是你的生日了,他一直记着呢。”

    “这、这真是他给的?”

    “对啊,难不成你以为我拿得出这些东西?”

    进屋到现在,这是她说得第一句真话,偏偏这里面也掺了假。

    司优啊司优,你是什么时候变成自己最不喜欢的那一类人的呢。

    秦霍啊秦霍,算我求求你了,好好珍惜面前这个妹子吧。

    上菜后,她吃着饭,还在想办法勾起莫云佳的美好回忆,给她希望和信心。

    “你们俩说的通俗点就是青梅竹马,你们才是最合适的人……”

    一顿饭下来,莫云佳心里依稀快熄灭的火苗,不知怎么的就燎原了。

    司优心满意足的回到秦家,坐在自己的卧室畅想未来。

    “明天是签合同的日子,等到合同生效,我就拥有公司百分之五的股权,如果公司顺利上市,我就发了。”

    “至于秦家这边,生孩子之前和他们签个合同,将来也能省去不少的事。生完孩子,先不急着拍戏,想办法拉投资做综艺,最好能从台前转到幕后,再入股做生意……”

    一两个月前,她还在想着怎么退圈在家养老,现在她想和这个圈子磕下去,给自己和家人修筑一道铜墙铁壁。

    由于合同已经历过数次修改,所以签约一事进行的很顺利,事后几位元老聚餐,她请来秦霍这尊大佛镇场,成功堵住悠悠之口。

    大约是过了一个星期,莫云佳约她见面了,司优带着稳操胜券的心去赴会。

    “几天不见,你怎么又瘦了?别减了,你真的不胖。”

    回到家后一直寝食难安的莫云佳听到这话忍不住叹了口气,“我没有减肥,最近胃口不好,我想着跟你见一面,把话说开了,兴许就好了。”

    “你想通了吗?”

    “想通了,你说得对,机会是靠人争取过来的。按照你的说法,就算我不主动争取,也会有别的女人。”

    “这就对了!有些事,做了会后悔一阵子;如果不做,会后悔一辈子。”

    看着被自己洗脑的莫云佳,她露出了欣慰的笑脸。

    “不过我现在不知道该做什么?”

    “别担心,我会帮你。”

    仔细回忆书里的内容,秦霍是被莫云佳的真诚和温柔打动的,她继续当个恶毒女配,把这俩人保送至婚礼现场。

    有了她这句话,食不下咽的莫云佳也突然有了胃口,俩人凑在一起大吃大喝了一餐。

    不知道是不是乐极生悲的原理,高兴过头的司优到家不久,便觉得肚子隐隐作痛。

    起先她没多想只当是在外面受了凉,喝杯热水打算上床睡一觉,腹部熟悉的痛感让她怎么躺都不舒服,浑身冒虚汗,四肢发凉,指尖冰的吓人。

    司优掀开被子跑到浴室,发现裤子上已经沾了点点血迹,腹部的坠痛感越演越烈,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她身体中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