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妇科发现主治医生是

把本章加入书签

17.2025年(有红包)

    吉喆到了米霏的住的地方, 每天连门都不出,如果不是曾小柔和米霏给她带饭,她恐怕连吃饭都不记得了。

    米霏看着低头快速翻书的妹妹, 突然想起了五年前,自己告诉她靳博彦在雨中等了她一天时的状态, 那段时间她每天不吃不喝不睡觉,就睁眼躺在床上发呆。虽然现在吉喆看着比以前好了很多,但米霏依然心里害怕。

    她不敢问吉喆到底发生什么了, 明明前几天她还在隐晦地问她, 如果她和靳博彦心里都有对方该怎么办, 但现在吉喆连话都不想说, 米霏知道她全都埋在心里了。

    米霏的戏份快要杀青时, 她跟吉喆说过一次, 要不搬去她的家住,但吉喆好似没听清, 嘴里说好,但一点动作都没有, 依然埋头做事,米霏没办法, 等自己杀青后,把曾小柔就留在酒店照顾吉喆后去了机场。

    这天星期六, 张静姝和吉承泽坐在桌前吃午饭, 自从曾静打过电话来, 两人大吵一架后, 就没再跟对方说一句话。

    叩叩叩。

    家里的防盗门被人敲响后,张静姝起身去开门,但门外的人却让她很意外。

    “霏霏,你怎么来了?”

    米霏仰着笑启唇,“小姨好。”

    张静姝打开门让米霏进来,米霏进来后就看到起身往这边走的吉承泽,说道:“叔叔也在啊,那正好,我们一起来聊聊喆喆的事情吧。”

    “喆喆怎么了?”张静姝一听聊吉喆就坐不住了。

    米霏将挎包放在一边,然后坐在沙发上,摇头,“不好,我现在让人看着她在。”

    张静姝往后退了一步,嘴唇颤抖着问,“她...到底怎么了?”

    米霏抬头看向两夫妻,讽刺一笑,“她怎么样,作为她父母的你们不是最清楚吗?”

    张静姝的眼泪瞬间下来了,是他们一步步把女儿推出去的,她不敢回家,不想回家,甚至还说不谈恋爱不结婚,这都是他们逼的!

    三个小时后,米霏拎着包出门,吉家爆发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大战。

    张静姝将吉承泽面前的保温杯直接摔在地上,大声说道:“如果你还觉得面子更重要,也行,我们离婚,我什么都不要,不要钱不要房子更不要你公司的股份,我只要喆喆,你就当行行好放她一条生路,行吗?”

    吼完,张静姝就去了吉喆的房间,把门锁死了。

    而坐在沙发上多年没再碰过香烟的吉承泽从抽屉里抽出一根烟,慢慢吸了起来。

    米霏从吉家出来就直奔机场,她内心深深叹了一口气,直到今天她才明白,为什么那么恋家恋着爸爸妈妈的喆喆出国四年,回来的次数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到后面两年,甚至一次都不回家,强行让她跟靳博彦分开,喆喆的心只怕早就千仓百孔了吧,而作为姐姐的她,还能为她做点什么呢?

    吉喆写完最后一个英文字母,抬头转动脖子的时候问沙发上玩手机的曾小柔,“小柔姐,我姐呢?”

    曾小柔头也不抬,“出差了,晚上回来吧。”

    吉喆点头,米霏并不像别的艺人那样,走一步路的距离都需要助理在身边伺候,她一个人出门的时候并不少。

    “她的戏份什么时候拍完?”

    曾小柔哭笑不得,“昨天才吃的杀青宴,还给你带了醉虾,你怎么就忘了?”

    吉喆想起昨晚好像真吃过醉虾,但她真不记得“杀青宴”这几个字了,她不好意思地说道:“都怪我这些天太忙了,我真的不大记得了。”

    说到这里,吉喆又反应过来,“姐姐杀青了,这间房是不是也要退了啊,小柔姐,你等等啊,我这就去收拾衣服。”

    “嗳嗳嗳,喆喆,算了,现在都晚上七点了,明天再收拾吧,反正米霏多出了一天的钱。”

    吉喆一听是这样,也松了一口气,“那就好,正好我的工作都做完了,顺便搬回家了。”

    这些天她忙着赶进度,其实也是有原因的,她在国外的导师给她打电话,说是之前做的项目出了一点问题,希望她回去帮忙,还说做完项目能帮她申请免费读博,吉喆有些犹豫,但不管读不读博,她都要回去把项目的问题解决掉。

    晚上米霏回来也没提去她家的事,听说她有回国外的打算,米霏叹了一口气,能让吉喆失望到如今地步,想来靳博彦那边该是有指向明显的动作了。

    “行,你去吧,你想做什么就做。”

    她就一个妹妹,自己一脚踏进泥潭里就算了,是她自愿的,但喆喆不一样,她该有一个疼她爱她宠她的男人。

    吉喆搂着姐姐的脖子,撒娇,“姐姐真好。”

    晚上,两人躺在床上说了很多话,但吉喆只字未提靳博彦。

    本来说好上午退房就回去的,最后因为吉喆一觉睡到中午12点才醒而搁浅。

    吉喆醒来时就看到米霏穿戴整齐坐在床头,“姐,几点了,我好饿。”

    米霏正在玩游戏,闻言看了她一眼,“都12点了,不饿才怪。”

    “啊,这么晚了吗?”吉喆伸了个懒腰,晚上睡得太舒服了,她还是不想起。

    “起来吧,小柔姐买午饭去了,你起来吃点。”

    吉喆赖着不想动,又躺了一会儿才起来去卫生间换衣服,但没等她进去几分钟,米霏就听到吉喆在大叫。

    “姐,你看看这是不是你的裤子啊,怎么这么大啊?”

    米霏扔下手机就往卫生间走,还没到门口就见吉喆提着牛仔裤走到了卫生间门口,米霏往多出来的裤子腰带位置看了一眼。

    “你上卫生间那个秤上去。”

    吉喆几步走过去上了秤,“这秤有问题吧,我上个月称明明有100斤的,现在怎么才90斤?”

    米霏抱着手臂笑道:“你好好照照镜子,你脸上哪还有一点肉。”

    这段时间吉喆废寝忘食,每天工作至少15小时,不瘦才怪。

    吉喆认真看着镜子里的人,因为昨晚睡得比较好,此时脸色白里透着红润,气色看着极好。但这完全掩盖不了瘦了一圈的事实。

    “哎,高中的时候想瘦瘦不了,现在觉得刚刚好的时候却一下就瘦了。”吉喆摸着脸感叹。

    米霏看着她没说话,心里,高中的你无忧无虑,每天除了学习就是回家吃好吃的,没什么值得心伤的事,不胖才怪。

    吉喆中午吃过饭,被米霏送回锦绣江南后就给戴仁打了电话,不到十分钟,戴城就敲开了她家的门。

    戴城进来随意转了一圈,吉喆家里收拾得很干净,窗帘是粉蓝色,沙发是粉白色,上面一堆玩偶,看着很少女,没有一点男人住过的痕迹,他笑道:“你这房间什么都好,就是有一点不好。”

    “哪里不好了?”

    “没有男主人啊!”

    吉喆笑着瞥了他一眼,“不会啊,也许它下一个主人就是三口之家了。”吉喆已经打算卖掉这个房子,如果以后在T市上班,她就搬到米霏附近去陪她,如果继续去国外读博,她就更没有留下房子的必要了。

    戴城收了脸上的笑,“你不准备以后待在这里了吗?”

    吉喆:“我订了明天去国外的机票,可能读博。”

    戴城深深叹了口气,什么都没说。

    下午,戴城帮她把文稿和参考书拿到戴仁的办公室时,戴仁特别惊讶,“你这么快就做完了?”

    之前那个校对花了快一个月才做四分之一,吉喆就两周时间就把剩下的全做完了。

    戴仁打量吉喆整整瘦了大圈的身体,满脸不认同:“其实还有两周的,你完全没必要这么拼命,你这样我心里特别内疚。”

    吉喆笑着摇头,“其实我早点完成是因为明天要飞国外一趟,是我自己的原因,您别自责。”

    戴仁一听吉喆要去国外,连忙招呼戴城去叫靳博彦和肖超,说他今天请大家吃个饭,算是给大家道谢,也算是给吉喆践行。

    戴城看了吉喆一眼,有点不想打电话,但戴仁催得急,他只好不情不愿打了电话。

    半个小时后,肖超和靳博彦到了酒店包房时,吉喆和戴仁父子俩已经坐在里面聊天了,吉喆坐在两人中间,看着心情还不错,只是...

    “吉学妹,你这是吃了什么减肥药,效果这么好?”肖超自从越长越胖后,没少想各种减肥方法,但从来没有减肥成功过,反而因为暴饮暴食,有越来越胖的趋势。

    靳博彦也看了吉喆一眼,见她真的瘦得只剩皮包骨,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吉喆见两位学长过来,起身跟两位打过招呼后回答肖超,“我没吃药,大概是天太热了,自然就瘦了。”

    肖超没有多想,还在嘀咕天再热自己也没瘦半两,天气简直对他不公平!

    等菜都上了,戴仁起身举杯向在坐的几个学生表示感谢。

    “今天首先要感谢在坐的各位百忙之中帮我编写,校对,我敬你们一杯。”

    众人称老师客气。

    碰杯后,戴仁继续说道:“我一直认为读书是最好的自我增值的方法,所以我会一直支持你们继续深造,吉喆,你虽然不是我的学生,但我以你为荣。”

    吉喆微笑着跟戴仁碰了杯,说了句谢谢。

    肖超听了戴仁的话,问吉喆,“你还要继续读吗?准备在哪里读?”

    吉喆还没回话,戴仁就替她回答道:“当然是回常青藤啊!”

    肖超一愣,看了靳博彦一眼,问吉喆,“那你不是又要出国了?”

    吉喆点头,“嗯。”

    在这以后,那顿饭吃得很安静,只有戴仁偶尔招呼大家多吃菜,其他时间大家都埋头吃饭,好像都有心事。

    饭后戴城有心想送吉喆,但他爸一点都不懂风情,“肖超,靳博彦,你们顺路,吉喆就交给你们俩送了。”

    戴仁见两个男生都没意见,于是催着戴城回家。

    戴城有心想明天送吉喆,但被他爸一打岔,失了先机。

    “爸,你没看出我想追吉学姐吗?”

    戴仁哼了一声,“我怎么看不出来,我还看得出来,吉喆对你完全不来电!”

    戴城气得直瞪眼,“我怎么记着我高中还没毕业,您就给我看某个女生的照片,让我大学去追她啊?”

    戴仁不屑地看了他一眼,“事实证明,你技不如人啊!”

    戴城气得要死,他算是发现了,他怕是捡来的吧,靳博彦才是他亲生的!

    戴仁看着自家儿子气急败坏的背影摇摇头,心想,不是我没有帮你制造机会,但你完全没有把握好啊,怎么能怨他偏心!

    这边三人走在路上,肖超一直跟靳博彦使眼色,让他说点什么,但靳博彦却像没看到,低头走路,心事重重的样子。肖超没办法,为了打破三人之间的尴尬,决定身先士卒。

    “吉学妹,听说你明天就走了,是真的吗?”

    吉喆点头。

    “你不是才回来吗?怎么又要走?”

    吉喆不想多说,只是含糊道:“有点事要过去处理。”

    说完话,扭头看到路边一家卖特产的店,突然想起室友Jane喜欢吃酱板鸭的事,于是跟两位师兄说道:“师兄,我去买点东西,就不跟你们一起走了。”

    没等两人说什么,吉喆朝他们挥挥手,等两边没有车直接过马路进了土特产店。

    两个男生看着吉喆的背影半晌没说话,肖超转头看了靳博彦一眼,故意说道:“也不知道这一去又是几个四年,哎,也有可能一去不再回来吧!”

    肖超说完话就扭头看向靳博彦,见他还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这人怕真是木头吧,都到这份上了,居然还没有一点动作,简直不男人!可等他想趁机教育一下他时,靳博彦却越过他,直接向前走去,连招呼都不打,肖超看看他的背影又看看买东西的吉喆,气得想冲上去扇他的巴掌。

    吉喆买完东西出来就看到肖超在门口等她,“师兄怎么还没走?”

    肖超接过她手里的东西,说道:“我反正没事,送你回去吧。”

    吉喆不见靳博彦,但也没有开口问,两人随意聊了几句就到了锦绣江南门口,吉喆跟肖超说送到这里就行,但肖超不同意,说袋子太重了,送她到楼下,吉喆推脱不了,也就没再坚持,等两人到了楼下,肖超看着吉喆进了防盗门才转身回家。

    楼道里很黑,吉喆走进去伸手准备点开感应灯按钮时,却被人一手拉住手腕,一手捂住嘴强行拖到了楼梯间里。

    初初发现自己可能被劫持时,吉喆很害怕,挣扎中手中的袋子掉在了地上,但当她闻到对方身上熟悉的淡淡医院消毒水味道时,她没再折腾。

    “你又准备不告而别吗?”

    靳博彦放开吉喆,将她抵在楼梯间的墙上,声音里有显而易见的怒气。

    此时楼梯间很黑,两人离得很近,吉喆还是能看到靳博彦的眼睛,他的眼睛里有光,跟六年前一样迷人。

    “我...”

    吉喆想说什么,但一出声就被靳博彦堵住了嘴,他双手捧住她的脸吻得很急,毫无章法,他的牙齿用力地咬着吉喆的下唇,咬到几乎快要破了时放开,再用尽力气去吸吉喆嘴里的空气,等吉喆快要窒息的时候,他又放开她,转而轻轻地吻她的下唇,上唇,一路到鼻子,眼睛,最后停在额头上,极其的温柔。

    “我很想你,很想。”

    吉喆听着他沙哑的声音,眼泪滚落下来。

    “你能不能为我留一次?”

    “有什么事,我们不能一起面对吗?为什么不说?”

    “对不起。”吉喆低着头,不敢看他。

    靳博彦后退两步,讽刺地笑了一声,“你是我见过最心狠的女人。”

    ......

    靳博彦走后,吉喆失重般滑到地上,把头埋在自己的双膝一直没有动。

    “嗳,这个是什么,谁掉的吧?”

    “是垃圾吧,楼里有些人素质很差,经常随地乱扔垃圾。”

    “我看着不像,哎呀,好多酱板鸭,这是没人要吗?”

    “应该是没人要的,带回家吧!”

    吉喆蹲在地上,任别人将她的东西带走也不想出声,她认识靳博彦那么久,第一次听他用祈求的语气让她留下来,但她能说什么呢,她不能再次把她爸爸气得做手术,她更不能自私地把靳博彦带进不被家长祝福的恋爱里...她不能这么做,所以她只能做一个心狠的女人。

    二十六楼很高,但吉喆仿佛不知道累,一步一步往上走,她的脑子里混混沌沌的什么都没有,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往上爬,往上爬...好不容易到了家,体力耗尽的她一头栽倒床上,不省人事。

    第二天一早,米霏上来找吉喆时才发现她在发烧,急急忙忙弄醒她想把她送医院时,吉喆却不愿意去。

    “我喝点药就行了,不用去了。”

    米霏都快急死了,但吉喆不愿去,她只能妥协.

    “那先吃药,如果两个小时内你没有退烧,我们就去医院。”

    索性时间还早,两个小时我们还是等得起的。

    吉喆先吃了一点米霏熬的粥,又吃了药,迷迷糊糊又睡了过去。

    米霏从冰箱里拿出冰袋,用毛巾裹好,放在吉喆头上给她降温,又拿了湿毛巾给她擦手和脚,累得自己倒是出了一身汗。

    吉喆的身体一向不错,再加上米霏照顾得好,不到两小时就出了一身汗,成功退了烧,身体好点后,她就坚持要去机场。

    米霏有心想让她晚一天走,但吉喆说那边事急,米霏只能帮她准备行李,待吉喆上了飞机,米霏回到车里,分别打了两个电话。

    “你若是真心喜欢我妹妹,我可以帮你,但你如果只是玩玩或者不甘心,就离她远远的。”

    挂断电话后,她又拨通了另一个号码。

    “小姨,喆喆回国外了,说是再也不回来了,以后我替她给你们二老养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