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进甜宠文里当兽医

把本章加入书签
    天没黑, 随着一阵“噼里啪啦”的炮仗声,杜家的年夜饭终于出锅。荤有猪鸡鱼牛,素的全是时兴小菜, 快摆满一整张桌子,可以算他们有史以来最丰盛的年了。

    老爷子先举杯, “动筷吧。”

    杜洪江跟他碰了下杯,父子俩先闷一口小酒,咋吧咋把嘴, “这酒味道可以。”

    “全子妈打的, 说是供销社外面那家, 礼拜六才有。”刘玉珍常帮她爸打酒, 又听刘玉秀讲过县里的事, 这次买年货就留了个心眼, 给公爹打两斤。

    老爷子满意的点点头,“你们辛苦了。”

    “爷爷奶奶也辛苦了, 以后我们会好好孝顺你们的。”淼淼带头,老三当主力, 五个孩子唧唧喳喳说起吉祥话来,跟不要钱似的, 把大人们逗得合不拢嘴。

    “小甜嘴,现在就想要压岁钱了?”

    “不是, 爷爷奶奶是真好, 爸爸妈妈也好, 咱们全家都好!”这样的好日子她一定会珍惜, 谁也别想伤害她的亲人。

    等杜淼淼捏完拳头表完决心,桌子上的菜早已去了一半,只见几个哥哥的筷子快到能有重影。

    妈妈和奶奶早已把最好的鸡腿肉和鸡翅膀给她留好了,她就慢慢的啃,啃到只剩光骨头,羊咩咩屁颠屁颠过来,“卡擦”嚼了。会啃骨头的羊,说出去也没人信。

    所有人吃到肚饱肥圆,老爷子的酒也喝得半醉了,几个孩子帮着把碗筷收拾好,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到最激动人心的时刻。

    “今年咱们收成不错,你们也听话,来,这是爷爷奶奶给的压岁钱。”黄树芬从怀里掏出一沓红红绿绿的纸币。

    五个孩子每人六毛,算非常不错的大红包了。

    “嗯哼,你们是大人,咱就不给了。”本来老爷子是说儿子儿媳都要给的,但一想到儿媳拿了钱补贴娘家,她就不乐意。

    不给,就不给。

    刘玉珍和杜洪江对视一眼,无奈的笑笑,反倒掏出三十块钱:“这是八月份借妈的,您收好。”

    黄树芬动动嘴角,想说她不急着用钱,又怕儿媳真的顺势把钱收回去……说来说去,就是怕她拿回去补贴刘家,那还不如自个儿揣着呢。“好,有借有还,再借不难嘛。”

    所有人:“……”

    不过,刘玉珍也知道她脾气,坏心是没,就是做事不大方,遂淡淡的笑笑,又掏出两张面额十块的大钞,两位老人一人一张,“爸妈,这么多年辛苦你们了。”

    老爷子连忙摆手,“一家人说什么辛苦,快别搞这么……万一外人知道。”

    老太太也被大钞闪花了眼,一反常态不止没收钱,还急道:“我又不是要图你们啥,到底哪来这么多钱?”一双浑浊的老眼犹如探照灯,在他们脸上转来转去。

    刘玉珍不知道该不该说实话,看向丈夫。

    杜洪江轻咳一声,“妈别问了,全子妈给你你就收下。”见她上眼皮一掀又要发作,赶紧抱住她胳膊:“好了好了,是上头说咱们队今年创收做得好,给的奖励。”

    老太太眼睛一亮,“真的?奖了多少?其他人有没有份?那些懒鬼不是我说,要不是你带着,现在肚子都还吃不饱呢!”

    杜洪江摇摇头,“总的就二十块,你别说出去,让别人知道了都找咱们家分钱怎么办?”借口漏洞百出,但对付老太太足够了。

    “把你妈当什么人了,放心,我这嘴就是锯都锯不开。”一想到公社只奖励了儿子一个人,说明他受重视啊,以后说不定会提到上头去,最好是去革委会,吃香!

    其他人:“……”

    刘玉珍不喜欢惯孩子,虽然有钱,却也只每人发六毛的压岁钱,大家都没意见。

    舍不得点煤油灯,回到自个儿屋,淼淼把一块二毛钱熟练的塞床里墙洞,加上平时奶奶给的,姑姑给的,一分一分攒,差不多一块五了。上辈子的经历告诉她,只有钱才是最可靠的,还必须是握自己手里的钱。

    一夜好眠。

    大年初一,她为了多“赚”点,天还没亮就起床开财门,等三哥听见响动,门缝里那一毛六分的巨款已经被她收入囊中。杜老三跳脚,又跑回去睡回笼觉了。

    辛苦了一整年,无论怎么忙累,大年初一这天会好好休息。人还睡着,又没有多余的炮仗“奢侈”,村里只有此起彼伏的鸡鸣声。淼淼去羊圈看了一眼,咩咩正卧干稻草上睡觉,一睁眼看见她,哒哒哒甩着尾巴跑过来。

    她把圈门打开,“嘬嘬”两声,咩咩跟着去烟苗地附近吃草。那里靠近河边,水草丰盛,顺便还能看着金疙瘩。

    打了春后,烟苗一下子窜到一指高。当时是遍地撒种,导致种子落得不太均匀,密的密,疏的疏,征询过技术员的意见,队里专门买了一批塑料袋,筛出营养土,把长得好的烟苗移栽到营养袋里,分开摆放,倒是长得更好更快了。

    杜淼淼看着它们就像在看软妹币,相信过不了多久就能移栽下地了。

    等咩咩吃饱,太阳也出来了。一人一羊开始慢悠悠往家走,刚到村口遇见一群孩子,天还凉,全都手插裤兜,看杜老大放炮仗呢。

    “淼淼又去放羊了,你新衣服呢?”牛明丽穿着自己最好的衣服和鞋子,还扎了两个羊角辫。

    “嗯,正要回去换。”

    “我跟你去吧?”

    “好呀。”羊咩咩不用她招呼,自己熟门熟路回家,在院里晒会儿太阳就自觉的进圈里养毛。

    淼淼的新衣服是一套土黄色的的确良衣服,怕她长得快,放着做,衣袖和裤腿都有点长,得挽起来才行。可皮鞋是红色的,跟衣服不搭,她只能穿双小解放鞋。再自个儿梳头,扎两个高高翘翘的马尾,走起路来一甩一甩的,确实像小萝莉。

    牛明丽是属于“隔锅香”性格的孩子,反正不管淼淼怎么打扮,她都比自己漂亮,连扎马尾也比自己扎得好,羡慕不已。杜淼淼能怎么办?

    只能帮她也扎一个一模一样的咯。

    等两个小姑娘收拾好,几个哥哥早已等得不耐烦了。他们今天要上城里玩,大人也同意,赶车的是牛家一个堂爷爷,见了牛明丽兄妹俩就说不收他们的钱,大家一窝蜂爬上去,有多少挤多少。

    眼看着清新脱俗的林淼淼走到村口,杜淼淼赶紧催大伯赶紧走。

    “架——”一声,鞭子一扬,牛车“咕噜”出去,车上孩子又多,像有几万只鸭子在吵,老伯根本听不清身后的叫唤。杜淼淼看着林淼淼气急败坏跺脚的模样,忽然觉着今儿天气挺好,适宜出门。

    虽然市场经济不发达,但并不妨碍大家上街。街上的人比年前那次还多,依然是以卖糖和卖炮仗为主,偶尔开着两家国营饭店,生意火爆。太阳一出,气温高起来,大人孩子玩累了都想吃碗凉皮凉面啥的,一来可以凉凉的充饥,二来也能有个凉快地方坐。

    小四哥听着人家嗦凉皮的声音,不想走了。

    可怜牛明丽长这么大,还不知道凉皮是啥,一个劲问淼淼那是什么味,连她哥也满眼渴望。

    杜淼淼大手一挥,“走,咱们进去!”

    杜老大吓得一把拽住她:“想吃回家让奶奶做。”

    淼淼摸摸兜里的一块五毛钱,咬咬牙,反正钱可以再挣,快乐的童年却只有这一次。

    “叔叔,凉皮怎么卖的呀?”

    戴白帽子穿大褂的中年男人看了他们一眼,“小孩要票一毛五分,不要票两毛。”这几天过年图个热闹,平时还是得钱票俱全才能吃上。

    杜淼淼眼睛一亮,不要票就好,家里吃的都还不够,粮票可是很紧缺的。“那麻烦叔叔给我们抓七碗,不要票的。”毫不犹豫数出去一块四毛钱。

    牛家兄妹俩不好意思起来,狠狠的咽口口水,“淼淼,我……我们不吃,回家吃吧。”真的有我们的份吗?

    杜老二也不赞成,小丫头不知柴米贵,昨晚刚领的压岁钱今儿就大手大脚,明天没了还不得哭死。“算了淼淼,回去让妈妈擀面条,也能吃凉的。”

    杜淼淼却满不在乎,大手一挥,叫他们快进来,一群人霸占了一张大桌子,还招呼老板别放太多辣椒,可以多放几粒花生米和香菜。

    有生以来第一次下馆子的小伙伴们:不太好吧……可是隔壁桌吃得好香……应该很好吃吧?算了,大不了回去拼钱给她,吃者有份。

    杜淼淼也没想到,这年代的国营饭店技术这么好。厚薄均匀的凉皮又白又嫩,顶上泼了一层红油辣椒,香蒜水,伴着青翠欲滴的小葱和香菜,还有几粒白芝麻、细碎的花生面……光闻着就让人垂涎欲滴。

    一群孩子都没吃过,见她拿筷子把油辣子拌均匀,也有样学样,吸溜一口进去,又香又酸还带淡淡的甜味,“嗯,真好吃!”

    “对,好吃!”

    “回去让我妈做,下次你们来我家吃吧。”牛明涛挺不好意思的,见自己妹妹只顾着吃,没几下就去了一半,赶紧从自己碗里扒了一半给她。

    淼淼偷偷笑起来,有哥哥的明丽真好,一定不会再走上辈子的老路。

    四个哥哥没错过她眼里的羡慕,一人给她扒了一大筷,杜淼淼哭笑不得,他喵的沾过他们口水筷的凉皮,吃还是不吃……这是个问题。

    回去的路上,孩子们都要拼钱还她,淼淼一概拒绝,以后带你们吃香喝辣的机会还多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