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约会都被逮!

把本章加入书签

20.【十九】

    【晋江首发, 作者:南绫】

    她擦拭嘴唇的动作格外刺眼,因为太过用力,擦了没几下唇色就变得通红, 可她依然没停下。

    就只是吻在唇上,就让她这么受不了了?

    他眸色暗沉的看了她片刻, 突然伸手将人抓来,扣着她后脑,再次含住她的嘴唇。

    宁澄风被吓懵了, 什么意思!一次不够?又来!?

    她恼了, 想也不想就准备去咬男人的唇, 然而在她张嘴的瞬间, 他的手捏住她的双颊, 随后, 有湿滑温热的东西伸入她口中。

    这是……什么?!

    他的舌头探进她嘴里,开始毫不留情的扫荡, 铁了心要让她每一处都布满他的气息。

    这样相缠的触感太过刺激,可怜宁澄风才刚刚被打击一次, 又被迫接受升级版,真的要被吓晕过去了。

    他吻了很长时间。

    她口中的每一个角落都被他扫过, 他却似乎觉得仍不够,开始卷着她的舌尖使劲朝自己口中拖去。

    她被吸得生疼, 想推推不开他, 想咬脸颊又被捏住, 想哭又觉得太没用, 竟只能生生站在那里被他吻。

    这一切真像一个光怪陆离的梦。

    她多希望自己能晕过去,然后醒来发现这一切都没有发生。

    #######

    可是,那不是梦。

    宁澄风用毛巾擦干脸上的水珠,毛巾蹭到了嘴唇,她痛的嘶了一下,抬头去看浴镜里的自己。

    眼睛发红,嘴唇肿到破皮。

    她这个样子,别说去见白嘉,连杨柚她都没敢去找。

    任谁都知道她是被莫世偣拉走的,她这副模样出现,不就等于告诉全部人,她被莫世偣吻了吗!

    换做任何一个男人对她做了这种事她都能找人哭诉,可偏偏是莫世偣,她再生气再恼怒也知道这件事一旦说出口被人知道,就是真的无法挽回了。

    她冲镜子里的人骂了几句,恼恨自己倒了现在居然还冀望生活能回到原点。

    她刚刚甚至都已经拨通了宁一浩的手机,可话到嘴边却说不出口。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连她自己的都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她要怎么和宁一浩说。她知道自己说的话宁一浩一定会信,可这之后呢?

    以宁一浩的性子,搞不好会把莫世偣打死,偏偏莫世偣又是他最好的兄弟,宁一浩该有多伤心……

    她原本想自己离开,可她身上只有一个手机,度假村建在半山,连车都打不到,让酒店叫车,一定会惊动白嘉。

    想来想去,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最后她在莫世偣别墅的房间里待了一下午。

    她反锁了门,时不时用冷水敷一敷被吻肿的嘴唇。

    白嘉发了微信过来,和他联系用的新手机被莫世偣拿去了,他联系不到她,杨柚看不过眼,借了自己的手机给他用。

    宁澄风重新加了白嘉的号,想到自己做了这么多事最后还是被发现,真心觉得自己傻透了!

    白嘉发语音问她有没有事,杨柚也问她情况如何,要不要她过来。

    他们都以为她在被训,担心她。她忍下情绪,给两人分别回了信息,只说暂时不回去,让他们别太担心。

    整个下午,莫世偣来敲过几次门,每一次她都用东西砸门来回应他。

    到了傍晚时,他直接用钥匙开了房门,手里的托盘上放了一碗牛肉面,旁边还有切好的水果和一杯水。

    房间里没有开灯,外面的雨早已停了,天仍有些阴,这是一个没有落日余晖的傍晚。

    他身上的白衬衣已经换成日常穿的黑色T恤和休闲裤,高大清瘦的身影沉默不语的走到她面前,将托盘搁在旁边的原木茶几上,然后开了旁边的落地灯。

    宁澄风蜷腿坐在软塌上,一眼都不看他。

    他的视线在她面上停留片刻,出去一趟返回,手里多了个小巧的医用包。他取出一支软膏,单腿跪在塌前,挤了点软膏在指尖,朝她唇角抹去。

    宁澄风毫不犹豫拍掉他的手。

    被拍开的手僵了片刻,再度挤了软膏凑过来,她再次拍开。男人的视线投来,清冷如水,“别闹,给你上药。”

    “现在是我在闹吗?!谁要你假惺惺!”压在心底的恼怒和委屈在见到他如常冷静的神态时终是忍不住爆发,“你怎么能在做了那些之后还一脸若无其事!”

    他搁下软膏,取了纸巾将指尖擦尽,“那你想我怎么样?”

    她简直要被气笑了,对她做了那种事居然还能理直气壮的问她怎么样,“我要你走开,别出现在我面前!”

    他直视着她,“这不可能。”

    “那我走!”她是真的气炸了,她不明白那个宠着她疼爱她的莫世偣到底怎么了!

    结果她才走出几步,就被人从后面揽着腰身拖了回去。身体撞上男人宽阔的胸膛,他一手紧锢她腰身,一手圈住她肩膀,将她牢牢锁住。

    他在她耳边轻轻叹了口气,带着无尽的无奈,“好了,别哭了,你这个样子我怎么能让你一个人走。你午饭没吃,一下午连水都没喝,现在天都黑了,再不吃东西会饿坏的。”

    “饿死也轮不到你管!”她是真的太生气,挣脱不开,便捏着圈在她肩膀上的手臂,狠命咬了下去。

    她是下了死力气咬的,片刻功夫舌尖就尝到了血味,然而男人不躲不避,她要咬,他就由着她咬。

    咬到最后她自己没了力气,等到放开的时候,他手臂上一圈鲜红的齿印,血迹正一点点从伤口往外渗。

    他却像是感觉不到痛,手指轻轻掠过她唇角破皮的地方,柔声道,“这么用力,不痛吗?”

    这样柔声细语的关心,恍然间以前的莫世偣又回来了,她擦了擦眼睛,颤巍巍的问,“你还是我的莫叔叔吗?”

    片刻,他才开口:“小澄,我和你没有血缘关系。”

    “所以,这么多年,全部都是假的吗?我喊了你十年莫叔叔,可你说变就变!”

    她再次用力挣扎,这次他松了手,她转身看向他,想要从他脸上找到答案,“宁一浩让你照顾我,你可以给我定规矩,训斥我要求我惩罚我,或者干脆不理我……这些都可以,但——你知不知道那个是我的初吻……你——”

    “那个不是你的初吻。”

    “什么?”她怀疑是自己听错了。

    他却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他看着他,伸手想摸一摸她的头发,却被她惶然避开,他收回手,“你的朋友已经都离开了,你的东西我也拿了过来,吃了东西好好休息,明天一早我们回Z城。”

    “他们怎么会走?你又干了什么?!你别以为现在我还会听你的话!我要回S城,白嘉他——”

    两个字,成功让已经走至门口的男人又旋身回来。

    看到他眼底涌动的情绪,她吓得赶紧捂上了嘴巴,“你、你、你不许再对我做那种事了!你还敢带我回Z城,我会告诉宁一浩,你这是监守自盗!身为长辈,居然非礼你兄弟的女儿!变太心!不要脸!我要是再小几岁,你这根本就是诱女干!”

    他大概是被气笑了,冷冷的勾了勾唇角,说道:“要说诱,那也是你先诱的我。”

    “什么?!”

    “你自己做过什么你自己不知道吗?”

    “我什么时候诱过你?”

    “看来是真忘了。”他眼帘半落,在离开房间之前朝她丢话,“宁澄风,你想做什么都可以,你可以告诉一浩,心里不痛快可以打我或是咬我,想怎么发脾气都随便你。但是——”

    他顿了顿,狭长的桃花眼微微眯起,透出一点危险的光,“我不允许你再见那个人,也不想听你再提起他。再说一次,你想要谈恋爱,我可以满足你,不需要别人。”

    “谁要和你谈恋爱!”她对着关上的房门怒道。

    谁会变太心到和自己的叔叔谈恋爱,就算没有血缘关系,就算两个人只差了十岁,可在她心里他等于第二个宁一浩,有谁会想和自己的亲爸谈情说爱!?这不是乱人仑吗!

    还说是她先诱的他,她怎么可能去诱他!?

    然而后面那些话她没敢说出口,怕真惹急了他,他又回来对她做那些事。

    她现在孤立无援,不能冲动。

    他想带她回Z城?好,她就回Z城,有宁一浩在,她看他还敢对她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