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魅狷狂女总裁[快穿]

把本章加入书签

27.娱乐圈陈圈紫安(12)

    在遇见陈紫安前, 林卿卿从未想过,生命原来还有这样的色彩。

    林卿卿的心,只为一个男人悸动过, 那就是夜寒殇。可如今这样近距离地看到了陈紫安, 她忽然觉得, 一扇崭新的大门在自己的面前徐徐打开了。

    情不自禁地,林卿卿就忘记了原本来剧组的目的——夜寒殇正在生她的气, 不愿意见她这个未婚妻。她希望身为夜寒殇前女友的姐姐林莉莉能帮一下忙,给夜寒殇传话。

    林卿卿初入娱乐圈不久,还不了解夜寒殇与陈紫安似乎有过一段流言蜚语的过去;在林卿卿的眼里,姐姐林莉莉就是夜寒殇的白月光,是那个能让夜寒殇高唱“十年之后, 我们是朋友,还可以问候”的女人。

    “陈,陈总好。”林卿卿微红了脸,乖乖地站了起来,嗫嚅说, “先前我身体不好,没法拍摄Verne香水的广告, 是陈总帮了大忙,我非常感谢。”

    “举手之劳。”陈迪说,“我也只是帮一下霍鸣, 你不必谢我。”

    林卿卿的面庞愈发红了。

    看着妹妹的面色娇羞, 林莉莉心里有一丝警觉。她那绝美到窒息的面孔上露出一分精致笑意, 抬头对陈迪说:“陈总,今天剧组准备了西瓜,我给您切片西瓜吃吧。”

    林卿卿闻言,立刻道:“姐姐,我来帮忙吧!我在家里就经常帮你切水果。”

    林莉莉有些不悦:“你插什么手?”

    林卿卿诚恳道:“既然姐姐可以切西瓜,那妹妹自然也可以。”

    林莉莉居高临下,尽显影后女神风范:“给陈总切水果?我说,亲爱的妹妹,你想要讨好陈总,也得做的不那么明显吧?就凭你的身份,也配和陈总说话?”

    林卿卿轻咬嘴唇,道:“我不过是想要做好事、说好话、存好心罢了。”

    在一旁的霍鸣下巴都要惊掉了——这,这两姐妹什么情况?!他真的好害怕下一秒林莉莉就抽了林卿卿一个耳光,并且怒斥“打你就打你,难道还要挑时间吗?!”……

    林莉莉顾忌自己的身份,没有真的和林卿卿计较什么。纵使心底暗恨不已,她也只是扭过头去,生怕流露出点端倪,被小报拍到了,又要说什么“Lily姐怒脸对亲妹,豪门女儿反目成仇”,惹人心烦。

    陈迪看到林卿卿,终于响起了被抛之脑后的主线任务。她很友好地对林卿卿说:“林二小姐,有空的话,能和我聊聊吗?我有些问题想问你。”

    林卿卿红着脸点头:“好。……您,您可…可以现在就问!”

    陈迪思索了下,说:“先前我听你的经纪人说,你进医院了?是夜寒殇动的手?”

    林卿卿诧异地抬起头:“陈总,你怎么知道的……”

    陈迪戴上墨镜:“有什么我不知道的呢?”

    林卿卿有些羞赧,还有些烦恼:“我和夜寒殇,也没什么……”只是订婚,还没结婚,那就不是夫妻。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如果你真的这样想,也好。”陈迪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林卿卿,“我只和你说一句,林二小姐,打女人的男人,是废物,早点丢掉比较好。”

    林卿卿无比诧异。

    她没有想过,陈紫安会这么贴心地和她说话。有一瞬,她的心底涌起了莫名的喜悦——啊,总是情不自禁的忧伤,于是慢慢学会了掩藏;因为不想被人再刺伤,所以渐渐学会了伪装;红颜泪醉天下,为一人回眸倾国又倾城……

    看着林卿卿陷入沉思,陈迪抽身离去,回到了霍鸣身旁。霍鸣正在苦读台本,陈迪一听,他正在念什么“有没有身材好到爆炸的漂亮姐姐给我做个脸部马杀鸡”这样的台词。

    不得不说,还真是符合本人的性格呢。

    结束探班之后,陈迪离开了剧组。先前拍摄的Verne香水广告也恰好上线了,一时间,网络上好评如潮。许多粉丝都被勾起了旧日陈紫安尚在活动时的美好回忆,纷纷挖出陈年美图狂舔不止。

    Verne香水的讨论度,一跃在微博名列前茅。点开话题一瞧,许多女孩都在向往着成为她那样的尤物——

    @刘姥姥入大观园:我安女王就是女王本王惹!牵狗来[嘻嘻]

    @刘姥姥邂逅宝玉:神啊,这是什么魔鬼身材比例,什么天使气质,我根本不配做人!

    @刘姥姥桃园结义:女王滴小奶狗,我嗑了我嗑了!

    @刘姥姥三分贾府:霍鸣适合当干儿子喔,一看就是被捧在手心上宠的小男人~

    @刘姥姥封为皇后:以前还觉得霍鸣配不上安姐,现在竟然还觉得蛮带感[笑]

    @刘姥姥发现电磁:我西皮锁了,拍广告就是百年好合,我亲眼看到了!我是酒杯!

    广告里的霍鸣,根本没几句台词,从头到尾都被陈迪牵着走。或是她勾勾手,霍鸣便情不自禁地转头发呆;或者是她拉一下霍鸣的领带,霍鸣便乖乖跟着走;或者是她一笑,霍鸣直接脱了衬衫大show肌肉仿佛下一刻就是激烈战斗画面——

    从某种角度上说,是霍鸣本色出演呢。

    高麦克导演对这一支广告也很满意,直言下次还想和陈迪合作。不过陈迪婉言拒绝了,说自己工作太忙,还要分心照顾小男友,应该不会再参与拍摄。高麦克很失望,但也没有强求。

    而在世界的另一个角落,却有人无比落寞地坐着。

    在林卿卿与夜寒殇的新房里,林卿卿抱着膝盖,孤独地坐在沙发上。她看了看钟,已经晚上11点了,夜寒殇还没有回来的迹象。她知道,今天夜寒殇也该在外留宿。

    这栋房子是夜寒殇的,自从两人订婚,他们便在林卿卿母亲孙爱萍的要求下同居了。但夜寒殇不喜欢林卿卿,也不常回来。

    林卿卿缩在沙发上,环视着豪华的客厅,眼前浮现出陈紫安的身影。

    ——陈总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呢?她说打女人的男人都是废物,岂不是说,打了她一巴掌的夜寒殇,就是个废物……?

    就在此时,门开了,夜寒殇跌跌撞撞地走了进来,醉意熏天。

    “寒殇,你回来了。”林卿卿站起来迎接他,“你饿不饿?我下面给你吃。”

    “走开。”夜寒殇面若寒霜,将她推远了些,“我不是警告过你了吗?别碰我。”

    “……好。”林卿卿退远了些。

    此时此刻,她竟觉得陈紫安的那句话,说的真好。

    夜寒殇坐在餐桌前,拿出了手机。经纪人王佳人不停地发消息过来,苦口婆心地劝他:寒殇,不要和陈家作对了。不就是演几个儿童剧吗?这对扩宽戏路也是件好事啊……我觉得《小猪配齐钥匙》这部电影蛮好的,《铁柱爱情史》也很挑战演技……

    夜寒殇越看越恼怒,觉得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攻击。

    林卿卿倒了一杯水来,夜寒殇却愤怒地将水杯推到地上,吼道:“滚开。不要逼我说第二次。”水杯破碎的声音,吓得林卿卿一缩。

    夜寒殇站起来,清俊的脸上一片醉意,旋即,他冲出了家门。到了车库后,他叫司机立刻开车去陈紫安家。

    自从他和陈紫安互相怼上,业界就有人一直在看热闹。但陈家到底是陈家,僵持了这么些时间,他也有些力不从心了,连经纪人王佳人都开始劝他接陈紫安派下来的剧本。

    儿童剧,搞笑剧——这些剧,根本就是在毁灭他!

    司机把车开的很快,半个小时后,夜寒殇就到了陈紫安的别墅门口。他下车,醉醺醺的,将栅栏拍的很响:“陈紫安!你出来!”

    不等保安来拖他,陈迪就和助理凯丽一起走出来了。隔着栅栏,穿着睡袍的陈迪问:“夜先生,很晚了,你有什么事吗?”

    夜寒殇冷冷地说:“陈紫安,你想毁了我,没那么容易。”

    陈迪很好笑,将睡袍的领口紧了紧,说:“那就走着看咯。你不是很傲气吗?不是一直不肯接受我的安排吗?你们公司的老板已经快撑不下去了,等股份都到了我手里,你再说这句话吧。”

    凯丽接口笑道:“就算你是影帝,就算你是陈总旧情人,可陈家想要折腾你,那你就得被折腾。毕竟,陈家有钱有势。”

    醉意上涌,夜寒殇愈发恼怒:“陈紫安,有钱了不起啊!”

    助理凯丽很开心地笑了:“Sorry,有钱是真的可以为所欲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