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女配逆袭的99种路线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豪门少妇在女德班5

    因为夏老师的离开, 班主任陈桂香实在是头疼, 连带着看见班里的学员也讨厌起来, 尤其是徐明丽。陈桂香连课都不让孩子上了, 直接给打发厕所去了,照旧不许用工具,要用手拿抹布擦。

    徐明丽不干, 杵在里面低头不作声, 陈桂香当即打了电话,给人家长告状,于是, 徐明丽被父亲在电话里一通大骂,还被威胁要延期结业,不得不拿起抹布蹲地上擦起来。

    她脸皮薄、自尊心强, 就忍不住边擦边掉眼泪,陈桂香还不放过她, 一声声逼问, “你说,是不是男尊女卑!你是不是脏?!”

    这还不算, 陈桂香还让学员们都过来围观。所谓兔死狐悲,学员们或许一开始还有幸灾乐祸的,可是到了后来, 都不忍直视了,低下头去,她们看出来了, 班主任这是杀鸡给猴看,震慑所有人的,谁都没跑。

    徐明丽被大家围观,更加羞愧,为了早点结束羞辱,只好哽咽着承认,“是,我脏,我没有女德,不守规矩,辜负了老师和家长,我的灵魂需要清洗,不然就跟厕所一样脏了……”

    这时,一个管教过来说道,“陈老师,关主任找你。”

    陈桂香这才放过徐明丽,匆匆离去了。

    班主任一走,大家也散了,去上书法课了。张晓美过来抱住呆呆地蹲在地上的徐明丽,后者突然崩溃,放声大哭。张晓美的家境和她差不多,两个人住一起,抱团取暖,此刻看见朋友伤痛,她也悲从中来,一起抱头痛哭。

    而这一切,都被躲在隔间里的方云用手机拍了下来。

    另一边,关诗雯在办公室里,听着陈桂香的汇报,越听越生气,“那个夏老师是这么说的?她真不来了?”

    “是啊,破口大骂,说咱们这是封建残余,还说这破学校再也不稀罕了……”陈桂香生怕校长和教导主任责怪她气走了一位代课老师,就添油加醋胡说了起来。

    关诗雯见过夏老师,本来就对那位比自己气质更高雅,出身更好的女人心存嫉妒,现在更生气了。

    “亏得学生们还最喜欢她,这就是她的师德?”关诗雯不屑地说着,“一言不合,就撂挑子啊!代课费不用结了,她要敢要,我就到教育部门举报她!去报社曝光她!还书香门第呢!”

    陈桂香成功地挑起了关诗雯对夏老师的怒气,心里得意,赶紧恭维关诗雯,“就是,学生们喜欢她的课,是因为她管得松,学生们在课上不受拘束,并不是她水平多高。要说真正懂女德,研究传统文化有造诣,还是您关主任,您是专家啊!”

    虽然这马匹拍得痕迹明显,不过关诗雯还是很受用,只是嘴上还要客气一番,“瞧你说的,我也只是个传统文化的研究者,不要动不动专家专家的。不过 ,这茶道课还是得上,回头我再找个老师过来。你要注意留心学生的动向,不能让她们不守规矩。不然我们学校这女德班的牌子可就砸了!”

    “那是,那是,不过这以后老师们上课,是不是该管得严一些,别跟放羊似的。”

    陈桂香这话关诗雯可不认同,“我们这是学校,不是监狱,惩罚措施是要有,人也得管理好,可是也不能太严格了,一张一弛,文武之道。你盯紧点儿,不要出乱子,至于上课时候,老师想松就松点儿吧。”

    “哦,还是关主任高明!”

    ……

    有了上午的事情,关诗雯对女德课的重视程度又提高了一个段位,她特意在上午最后一节女德课时候,把学生们都敲打了一番,把她总结的那些男尊女卑的理论又强调了一番。

    等说得大家都蔫头耷脑的时候,关诗雯开始让大家轮流发表感言,关于学习女德课的心得,逼得大家自我剖析,深刻反省。副班长刘颖首先发言,“大家也知道,我刚失去一个孩子。接受了女德课教育后,我发现是自己的失德导致了孩子的离开。现在每天的学习,就如同净化心灵,关老师的课对我来说,简直就是福音一般。聆听老师的教诲,每天都觉得自己得到了净化……”

    关诗雯微笑点头,鼓励说,“不错,学习效果很好。我呢,现在是全国范围内为数不多的女德研究专家,目前正在申请市里的研究课题,我会让学习好的同学呢,参与到我的课题中。另外,以后我到外面去演讲,也会带上优秀学员去现身说法。”

    刘颖激动得热泪盈眶,坐下以后还心潮澎湃。而她前排坐的班长吴双面无表情,心里却在唾弃,“谁稀罕这种丢人现眼的机会!”

    正想着,关诗雯点了她的名字,“吴双,你是班长,可你最近的进步没有刘颖同学明显,你要进步啊。”

    吴双低眉敛目,贤淑地站好,用温婉的声音回答,“多谢老师教诲。我以前虽然受父母疼爱,但是却从来没有体谅过父母的辛苦,不接受父母安排的联姻。还企图跟哥哥竞争,想进入家族企业工作,弄得兄妹失和,父母难过,这是我的过错。来到女德班,学习了孝道,深知自己的过错。所以,我想等我回家后,一定要用在这里学到的厨艺,给父母亲自下厨做顿饭,报答父母的恩情。”

    吴双是本市最大的连锁超市经营者的女儿,她家里有两个哥哥,父母快四十岁生下她,惯得跟小公主一样。十八岁她盛大的che:n-g人礼连当地的媒体都报道过,她本人又漂亮,又多才多艺,班里不少人都听说过她。

    本来是众人羡慕的对象,但是十八岁后,父母要让她嫁给本市首富瞿家的公子,人家是地产商,资金实力雄厚,而且,吴家的有些超市还是租了瞿家的地盘。联姻对家里的生意是好事,只是,吴双不愿意。

    她已经为了父母选择了本地的大学,没能出过留学,也没有到其他地方上学的机会,再接受联姻,她觉得委屈了。

    瞿家那边,也有些波折,他家公子自由恋爱,喜欢个姑娘,也不接受联姻。就这样,这门婚事拖了四年。吴双大学毕业,想进入家族企业工作,却被两个哥哥拦下了。他们嘴上说着心疼妹妹,舍不得妹妹辛苦,妹妹就该当小公主,其实内里是怕吴双成了家业的竞争者。

    这时候,瞿家那边做通了儿子的工作,愿意联姻了,吴双的父母也觉得女儿马上要嫁人,不用工作了。吴双一瞬间觉得世界都变了,疼她的父母和哥哥都变了嘴脸,不顾她的感受,就在家里闹起来,连绝食都干出来了。可是,这换来的却是父母彻底死心了,不顾她挣扎,让人给送进了女德班。

    好在吴双不是真的想死,她人懂得应变,到了女德班,一看架势不对,就立刻表现出优等生的做派,好好学习,天天向上,门门功课都是第一,虽不至于像刘颖那样低三下四,但也是很懂得尊重老师。

    再加上她家世好,父母给的赞助费多,关诗雯就点了她做班长。但是,关诗雯不满意的是,她看出来吴双是不得已适应环境,表面上装得温良贤淑,心里不见得真的接受了女德。不过,日子还长,关诗雯有信心彻底改变这个要强的女孩子的心境。

    轮到方云,她也做个深刻反省的样子,“女德既然是流传了千年的东西,必然有它的道理。从传承传统文化的角度,我们年轻人也有责任把女德学好。”

    关诗雯点头,“嗯,不错。听说你茶道学的好,可是夏老师不教了,你说这可怎么办?”

    方云心里一紧,想着“该不会是暴露了吧?”

    她仔细想了一回,自己的行动应该没有破绽,也许是以往对茶道课的兴趣,让关诗雯怀疑自己跟夏老师走得近吧。

    她放松心情,回答道,“其实我对茶道一直有兴趣,但是没有机会学。我喜欢的是茶道,至于谁来教,都可以的。不过,夏老师就因为一点小脾气,就把我们扔下了,课也不上了,有些没想到。”

    她这么一说,关诗雯乐了,“你们啊,还是太年轻,看见个自命清高的所谓才女,就心里羡慕,其实,人呢,最重要的是品德。尤其是女人,女德才是人生最重要的事情,你们可不要学她。”

    大半节课就在自我批评中度过了,最后的时间,关诗雯查背诵,《女戒》第一篇,背不过的不许吃饭。

    方云记性好,早就把那一篇拗口的古文背会了,跟在班长吴双后面去吃饭了。她俩都吃饭快,不喜欢磨蹭,吃好了一送餐盘,方云就暗暗揪住吴双的袖子,“班长,吃多了怎么办?我们去院子里消消食吧。”

    吴双惊讶地回头看她,大概是觉得没什么交集的人怎么突然亲密起来。但是,在看到对方冲她眨眼睛的时候,就立刻心领神会,“是啊,今天也是饿了,吃得有点多,到楼下转一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