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神的品格

把本章加入书签
    闻乐的速度实在太快, 陆北楼又喝得有些迷迷糊糊, 只觉得眼前一道影子一闪而过,街上就又空空荡荡的了。

    ""难道自己看错了?

    陆北楼眯着眼,酒醒了一半, 剩下的半瓶啤酒也不打算接着喝了,送给了路边一个流浪汉大爷。

    无论自己是不是看错了,回家一趟不就什么都清楚了?

    陆北楼打了个出租车往回赶, 刚敲开门就看见了围着围裙的秦姨。

    "秦姨, 南枝在家里吗?"陆北楼踏进家门,四处张望了一下。秦姨帮他拿了拖鞋, 和煦地说:"南枝小姐在二楼,一直呆在自己房间里呢。陆先生和夫人出去散步了,平时这个点也该回来了,但是他们似乎临时有事, 打了电话叫我过来陪着小姐——"

    陆北楼匆匆忙忙地往楼上走去,他要亲眼看见闻乐才能彻底打消疑虑。他走到闻乐的房门前敲了敲门,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后, 房门马上开了,一个完整的"闻乐"出现在他面前。

    "啊,回来啦?"‘闻乐’捧着一只螃蟹钳, 一边咬着蟹壳, 一边用另一只手给陆北楼打了个招呼,手上的缺了个钳子的螃蟹张牙舞爪,看起来颇为滑稽。

    ""陆北楼眨了眨眼睛, 满脸疑惑,"南枝,你怎么这么晚还在吃螃蟹啊?饭点该过了吧?"

    "饿嘛,当夜宵不行吗?"她停下了进食的动作,快速嘬了嘬指尖,歪着头想了想之后,把手里的螃蟹利落地藏到了身后。

    陆北楼:"你吃吧,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啊。我就是有点惊讶,你以前基本上不吃夜宵的。别说这个了!我差点忘了——我刚才在街上跟你看见了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啊!这世界上怎么有长得这么像的人?她还滑和我一样的滑板"

    小八手里的螃蟹无声地滑落在了地上。她的眼睛微微眯起,瞳孔闪过一丝几乎难以察觉的幽蓝色。

    "也许,是你看错了呢?"小八温和地笑着,眼神中隐含着盼望,以及那层柔软的盼望之下潜伏着的冰冷和威胁——

    说"是"。否则

    我不会让你随便破坏吾神的计划。

    ""陆北楼轻轻咽了口唾沫,脊背上竖起一层汗毛。他几乎已经能确定了,他面前这个绝对不是南枝!他刚才看见那个才是真正的南枝!

    南枝从来没有给过他这么甜美的笑容,还有这种想把他生吞活剥的恐怖眼神啊!

    第六感疯狂炸响的陆北楼求生欲发作,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回答:"啊,我应该是喝醉了,我以前从来没喝过这么多酒脑子都不清楚了哈哈哈我看见的肯定不是你南枝你先好好休息吧——"

    "啪啦"一声,陆北楼逃也似的离开了闻乐的房间。

    站在原地的小八无声的站在原地,后来大大的松了口气,感觉都快脱水了。她蹲下,丢开手里准备好的墨水弹,用满是螃蟹味道的双手捂住脸,无力地哼哼道:"啊啊啊,差点又被发现了吃吃吃,你就知道吃,吃什么螃蟹啊!要是被海神冕下知道了我看你怎么办!"

    骂完自己后,小八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决定接下来慎重开门,免得在应付别人的途中再露馅儿。她想好了,就说自己已经睡觉了,谁来都不搭理。

    可惜锅里还没到她盘子里的那只螃蟹大概是得浪费,或者进别人的肚子里了QAQ

    小八突然有种想把陆北楼叫回来、用墨水弹糊他满脸的冲动

    陆北楼踉踉跄跄地从楼梯上走下来,脸色跟见了鬼似的。等他迈下最后一阶台阶,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心有余悸地摸了摸鼻尖上的冷汗。然后他想起什么似的,荒忙摸出口袋里的手机给陆衡打电话:

    "不好了爸——有两个南枝!假的那个还住进我们家里来了!"

    陆衡:""嘶,他们家傻小子什么时候这么机灵了?

    但他出于某种原因,还是只能轻轻地咳嗽了一声:"怎么一惊一乍的?说什么胡话,这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爸,真的,她——"陆北楼卡壳了,他想说出什么能证明那是个"假妹妹"的切实证据,却发现他什么证据都拿不出来。

    "我说吧,你就是想多了。"陆爸爸安慰道,"乖,别闹。你哥哥可能出车祸了了,他和南枝通话的时候突然挂了电话,后来电话就没接通过——南枝现在正难受着,表现地和平时不大一样也很正常啊。"

    陆北楼:"?!大哥怎么样了?"

    "没找到他。"陆衡顿了顿,舒朗的嗓音也变得深沉了下来,"我们只找到了他的车。"

    那辆车已经破败不堪,成了一堆破铜烂铁。先是车头一侧狠狠凹陷,仿佛是撞上了什么比岩石还坚硬的东西,再是整部车身被人从中间割裂开一半,切面干净利落,远非人力所能及

    但是汽车的残骸边空空荡荡,除了汽车本身的碎片之外,什么特殊的东西都没有剩下。

    唯一的线索,大概就是垮塌的车门边一滩形状不明的血液——还不能确认是陆淮的,但陆衡蹲下来仔仔细细地观察了一番,却忍不住心头一跳。

    "总之,你和南枝就呆在家里,先别出门,明白了吗?"

    "明白了。"陆北楼点点头,挂了电话——他突然觉得有人站在他的身后。

    陆北楼猛地转身,就看到"南枝"皮笑肉不笑地站在他身后,依旧是诡异的眼神和温柔治愈的笑容:"电话打完了?"

    陆北楼:"秦、秦姨呢?"

    "秦姨回去了。她明天还要送儿子去补习班,所以我提前让她回家了。"

    小八快被气炸了。

    她好心放过这个人类,甚至还想通知他锅里剩下的那只螃蟹是他的了——却没想到这个人类转身就打小报告,想害她的任务失败?

    陆北楼:"南、南枝我不是"

    "别说了。"小八捂住他的嘴,陆北楼睁大了眼,眼睁睁看着小八玉色的胳膊泛起淡淡的蓝色。

    "你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不知道!"小八凶神恶煞地说,"否则我就喷你一脸墨水!一辈子洗不掉的那种,听明白了吗?!"

    原本瑟瑟发抖的陆北楼:""

    小八:"?"

    "噗",在小八越发怒火中烧的目光下,陆北楼终于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并不知道小八再次抖落了一次马甲的闻乐此刻正用神力推动着滑板、疾驰在路边。她低头看着手机,心形标志里的"相距XX米"数字正在一点一点减少,就知道自己走对方向了。

    但奇怪的是,她已经渐渐偏离了陆淮公司的位置。

    闻乐:"???"她戳开来仔细看了看说明,发现这个功能绑定的是GPS,即使手机关机了也能用。

    哦那陆淮是把手机带在身上了?

    她沉吟了一会儿,加大了神力输出的力度。滑板轮子在路面上咕噜噜地摩擦着,几乎要冒出火星来。

    ""被她无意间赶超的一辆出租车司机意外之下连喇叭也忘了按,就这么呆愣愣地看着闻乐超了自己的车。

    再揉揉眼,闻乐的身影却彻底不见了。

    见鬼了司机暗骂了一声,当即决定下班回家,抱着老婆安慰一下自己受惊的小心脏。

    某座废弃的小工厂里。

    陆淮躲在转角的阴影处,用外套捂住自己流血不止的胳膊,尽量调整着急促的呼吸。他的精神绷到了极点,注意四周的每一丝小小的声响,却只听到呜咽的风声。

    "天罗既兴。"他在心里默念道,随即指尖一丝金色的流光闪过,渐渐形成了几缕细不可见的金线。陆淮将金线随手撒出去,金线围绕着他在划分出了一块正方形的土地。

    这本来是用来束缚邪魔的法器,却被他用来画地为牢保护自己了。

    这么多年来,他从来没见过如此奇异的邪物。似人非人,水火不侵,身上的每个部位随时可以化为利刃,锋利无比——

    嗒。嗒。

    好在那个怪物行走时,陆淮还勉强能听见一些声音。"天罗"上的灵气四处游走,建筑起一个狭小却坚韧的空间。

    脚步声渐近。陆淮避无可避。

    月光下,一个纤长的身影迈步进来。他鼻梁上架着眼镜,双眼是浅浅的栗色,笑起来居然很干净。

    "原来你逃到这里来了"他笑着说,"再跟你说,不要白费力气了我不会杀了你的。我只是想要你的眼睛,毕竟——"

    "它比你全身的器官都要有价值。"男人说,"珍贵到令人妒忌。"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小天使们给我投出了霸王票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月下青梧 1枚

    感谢小天使们给我灌溉了营养液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26873701 36瓶、小馨馨 30瓶、CaptainA 20瓶、月亦微 20瓶、亚麻 10瓶、白若 5瓶、姝葵啊姝葵 5瓶、载酒行 3瓶、锦绣山河温暖人间 2瓶、一目十行 1瓶、小卷妈 1瓶、花燃山色里 1瓶、吢轹 1瓶、一生放蕩不羈愛自由 1瓶、35855798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