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神的品格

把本章加入书签

三十九

    一顿饭吃得无比尴尬, 但闻乐能感觉得到, 晏菀看见自己恢复正常之后明显松了一口气。而陆衡的眼神则微妙地在女儿和大儿子之间打转, 调侃着开口说:"数学题做出来了?"

    "做出来了,还挺难的。"闻乐故作轻松地回答道。

    "当然难了。"陆衡笑着说,"你哥在书房顺手拿的那本,是你爸我读数学系的时候用的教材。"

    陆淮:""

    闻乐不可思议地望向陆淮:坑妹呢吧哥?!

    陆淮轻轻咳嗽了一声, 凑到她耳边说:"当时太着急了,随便拿的。"

    "南枝做出来了?那我们家可真是出了个小天才。"陆衡眨了眨眼, "比你哥哥们厉害。"

    ""陆淮从小品学兼优,是别人家的孩子。面对陆衡蹩脚的激将选择了不搭理他,依旧吃着自己的饭。而晏菀则在桌下狠狠地拧了陆衡一把。陆衡无辜地回望过去, 晏菀的眼神明明白白告诉她, 再敢为难她的青春期女儿, 晏菀就敢反过来找他麻烦。

    陆衡一如既往地选择了投降。

    而闻乐也安静如鸡地吃自己的饭, 生怕陆衡不按套路出牌非要她当场给他解一道数学题出来。

    陆北楼去同学家吃饭了,所以这顿饭没有见到他的身影。闻乐则代替陆北楼被箍在了陆衡身边,陪他一起看时政新闻,还要被迫和他一起讨论问题。

    令陆衡惊喜的是,闻乐对金融和市场方面的信息很敏感,而且数学大概真的很好,一些繁复的计算几乎张口就来;但是她在政治方面的素养令陆衡相当担忧。每次涉及两国争端,陆衡问闻乐其中一国该采取什么措施,闻乐直接回答:"打一架。"

    陆衡:""

    面对邪教恐怖分子四处流窜搞事情,闻乐:"打服为止。"

    镜头拍摄到了大型犯罪团伙窝点, 但由于当地社会背景和地形复杂,很难彻底清扫。

    闻乐:"炸了拉倒。"

    陆衡:""暴君吗这是?!

    陆衡艰难地说:"南枝,其实世界上很多事情,都没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闻乐一向是武斗派的,文斗由萨迦承包。所以她毫不在意地反问道:"那问这个问题还有什么意义?一个国家决策的设定、计划、执行,方方面面都不可能取决于一个人的意志。我只需要将我的意志摊开在讨论桌上就可以。"

    陆衡微愣之后觉得很有趣,揉了揉闻乐的头,笑了出来:"有意思啊。"

    他年龄渐长但依旧风度翩翩的脸上流露出一丝兴味,说:"下次再想听数学题,直接来找爸爸吧,你哥他还有点嫩,不一定招架得住。"

    ""闻乐挑了挑眉,陆衡已经送开了她,吻了吻她的额头——这个习惯八成是从自己的异国母亲那里继承来的,有时候陆北楼和陆淮都会有些不好意思,但闻乐却适应良好。

    "爸爸去陪妈妈出去散步,你先留在家里吧。"

    闻乐觉得很不对劲。

    她知道这家人聪明,但没想到聪明到这种地步。陆淮一向神秘,他知道些什么闻乐不觉得奇怪。但是连陆衡都这么快察觉到了不对,甚至还承诺适当帮她遮掩

    她可真是有一群不得了的亲人啊。

    陆淮晚饭后就回了公司,闻乐翻出他送给自己的手机,打开一看,通讯录第一位就是他。

    闻乐点开通讯录,把手机号码记下来,拨了个电话过去。陆淮接通电话,似乎在开车。

    "怎么了,南枝?"

    陆淮清冷的声音在夜风吹拂的背景音下显得有些模糊,却莫名多出几分温柔。

    "你在开车吗?那我一会儿再跟你打。"闻乐看了看窗外昏沉的天色,说。

    "不用了。我一会儿有个跨国会议要开,对面时差,只能在晚上讨论。"

    闻乐:"行吧。"她酝酿了没多久,就直接开口说,"哥,你是怎么发现那个人不是我的?"

    就因为小八一顿饭吃虾不剥壳嘛?说得难听一些,正常人的第一反应肯定是闻乐生病了,要拉着她去看医生。但是陆淮硬生生把人给拉进房间,监督她做数学题目,果然小八消停了很多。

    那头陆淮轻轻吸了一口气,似乎又轻轻呼了出来。

    "那是因为——"

    砰!

    陆淮剩下的话没说出口,就淹没在了陡然尖锐起来的强烈撞击声和呼啸的风声里。

    "?"闻乐喂了一声,对面却没有应答。她试探性地问了一声:"大哥?"

    没有回答。

    电话忽然安静却干脆地被挂断了。

    又拨了几次,语音提示对方已经关机。

    ""闻乐皱起眉,看了看手机上显示的通话时间,越看眉头皱地越厉害。她的指尖划过通讯录上的其他名字,想了想还是先找陆衡。

    陆衡的电话很快被接通,闻乐大致把事情说了一遍,陆衡颇为意外,但还是不忘记柔声安慰她:"别怕,南枝。不会有事的——你先呆在家里,不要出门,北楼一会儿就回来了,你们一起在家里等消息。"说着就挂了电话。

    闻乐对着电话沉思了一会儿,再次给暂时寄宿在海神殿的小八发了信号。

    "这次不准再吃虾了!回去要吃多少都随便你,但是不能再暴露了,明白吗?"

    闻乐苦口婆心地对小八说。

    小八:"诶?不能吃虾?为什么,虾这么好吃,还有人会不喜欢吃虾吗吾神您要去哪里啊!我就在这里呆着就可以了吗?!"

    "帮我应付北楼!"闻乐挥了挥手,开始了她熟练的跳阳台环节,头也不回地走了。

    她只知道陆淮公司的地址,但不知道他会沿着那条路开车过去万幸的是,她的这部手机是陆淮给她办的,和陆淮的那部手机同款手机公司赠送了一个沙雕的双方定位服务——打开绑定模式,手机正上方就会出现一个爱心,上面写着"你们之间相距XX米",但是却不显示目标方向和具体位置。

    听说常用于情侣**。

    闻乐本来也不报希望的,但是她试过之后,发现真的可以试着找到陆淮关机前的最后位置。

    她原本想着要不要找一个代步工具,比如打个滴什么的隐蔽一些,但是在偷偷溜过车库的时候却看见了三辆并排的车。陆衡的,晏菀的,还有一辆家用的。再远一点的空地上摆着陆北楼的滑板和自行车。

    闻乐不会开车。所以她在后面的两者之间挑了一个

    名义上说是去同学家吃饭、实际上是和乐队成员聚会的陆北楼垂头丧气地从咖啡厅里走了出来。

    这个咖啡厅他们常来,有时候还会上台去免费表演节目,往往赢得满堂喝彩。

    陆北楼双眼放空,脑海里不断回响着刚才同伴们说的话:

    "不是我们不想和你一起,可是你知道的,你的唱功真的跟不上我们"

    "我们不打算走偶像派的。"其中一个伙伴小心翼翼地说,"但是那个经纪人说的对,北楼你太显眼了。如果将来粉丝都是冲着你来的那还有我们什么位置啊。"

    以往他们在校园里意气风发,大家赞扬最多的、最受人追捧的就是陆北楼,因为他有一张帅的不同凡响的脸。

    乐队的成员们忍不住最坏的方向去想:以后乐队出成绩了,人们提到陆北楼时会觉得他才华横溢,既长的好看又有实力;他不在,乐队只需要再找一个成员,但是资源是所有人均分的,不像现在,飞星传媒肯定倾向于陆北楼,甚至不惜拿他们当踏板来捧红他。

    于是陆北楼还没来得及告诉他们自己有个兼职开娱乐公司的小姑姑,就被同伴们直接而真实的话语刺激地少男心碎了一地。

    他仗着自己帅却乖的脸在路边的小卖铺里买了两瓶啤酒,借口是他爸爸让来买的。

    陆北楼找了一个小公园,打开一罐酒,咕咚咕咚喝了下去,瞬间喝下了小半杯,觉得过了这个夜晚,自己就正式成为一个男人了——

    一个懂得什么叫失意和忧愁的男人。

    呵,似乎还有点帅。

    让他最为迷茫的是,被朋友抛下这件事,远远比朋友们劝他主动拒绝飞星传媒的邀请更令他失望和痛苦。

    他发现他其实也不是很想当什么大明星。他什么都不缺,大明星对他来说真的没有什么吸引力。让他留恋的,是和同伴们一起向目标努力的奋斗过程——那个舞台他独自一人站着总是不知所措、索然无味。

    亏大哥还那么支持他。陆北楼想着,又狠狠喝了一大口啤酒。

    这里离市中心比较远,昏暗的灯光将他的身影长长地投放在了地上,黯淡地让陆北楼想落泪。

    他的眼泪刚酝酿好刷得一声,黑夜里一个人的身影略过。滑板轮子在地上摩擦的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了,令他下意识抬头去看。

    只见黑夜里,滑板的轮子闪烁着幽蓝的光芒,一下之后是两下,然后渐变成绿色。

    陆北楼:?这不是他自己设计好的颜色顺序吗?

    他握着啤酒罐,脑子有些糊涂,但还是下意识地睁大了眼,总算看清了从远处滑过来的身影——

    他的妹妹南枝,扎着马尾,戴着墨镜,把滑板踩出柯南的风范,似乎是没看见他,头也不回地在陆北楼面前一骑绝尘,几乎几秒就消失在了视线里。

    陆北楼:

    作者有话要说:推荐基友的文

    《我和天敌互撩日常》@楚青晏

    人类与血族一仗打了十年,以血族战败告终,人类花了两百余年重建社会体系。

    白丞月作为战败方遗孤,被迫隐姓埋名的狗在人类群体中生活,日常是:装怂,装怂,装怂。

    某天,她发现她最喜欢的畅销书作者傅微就狗在学校附近的奶茶店里码字,是个戴眼镜的高冷帅比。

    当她终于获得了傅微公寓的准入证时,她发现傅微的床头摆着一个连的勋章。

    白丞月:你以前是做什么的……?

    傅微推了推眼镜:猎人。

    "……猎什么?"

    "吸血鬼。"

    "……"

    几百岁了还要狗在社会底层装废柴,难得撩个汉子还撩到天敌是什么感觉?

    白丞月:谢邀= =

    戏多又能吃的血族小女王X努力想要变佛系却还是很容易低气压的帅比猎人。

    感谢小天使们给我灌溉了营养液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尭琤墨筠 10瓶、之子于归 5瓶、紫叶 5瓶、安琪不吃药 1瓶、楚苏 1瓶、糊涂糊涂糊涂 1瓶、听尘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