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神的品格

把本章加入书签

三十八

    萨迦在闻乐眼中一直是温和的, 他最常见的神态就是略微垂着头(因为闻乐比他矮), 唇边挂着一个浅淡的笑容, 浓密的睫毛下闪烁着星光双眸若隐若现——

    还是一样的动作,一样的神态,一样的表情。但萨迦的笑容弧度比平常要高了不少,眼中渗出的轻微凉意却如出鞘的刀剑一样钉在博西安的脸上, 明显地让人无法忽视

    他生气了。

    闻乐几乎是下意识地一脚把博西安踢到了一边,往一旁的空地站了站, 扭头继续眺望风景,假装无事发生。

    被踹到一旁、瘫坐在了地上的博西安愣了愣,雪白的长袍铺在他身下, 金发有些凌乱, 映衬着他雪一样的肤色和睁大的翠绿色瞳孔, 显得整个人尤为无辜。

    光明圣子回头, 看见了款款而来、警戒全开的萨迦,苦笑着站了起来,拍了拍长袍上不存在的尘土。抬头间,他与萨迦的视线一触即分。

    就是这么短暂的对视,光明圣子和海神祭司脑海中都不约而同地涌现出一个想法:这人真讨人厌。

    "冕下,这是哪位?"萨迦微笑着问闻乐,"看起来您和他是认识的。只是我想不出什么理由,让您的这位朋友非要绕过我们的守卫、偷偷摸摸地来这里找您——"萨迦加重了"朋友"这两个字的读音,听在博西安耳中却另有一番意思。博西安把它当作了宣战的信号,凭借着在教廷中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长达十年的经验, 也露出了一个礼貌而貌似真诚的笑容。

    "我是来参观海国建都的。却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塞西——抱歉,请原谅我作为一个凡人的好奇心。"他将视线转向闻乐,"不过就得知海神的真实身份这件事而言,我的喜悦远比您能想象到的还要真挚。"

    ""闻乐对圣子装模作样的变脸叹为观止,真的是谎话张口就来——这人都不会觉得违心的吗?

    萨迦的笑脸凝滞了一瞬间,沉默,紧接着脸上的笑容倏然淡了下来。闻乐心中那股风雨欲来的感觉更加强烈了。只见相貌绮丽的海神祭司瞥了闻乐一眼,眼神里缱绻带着寒漠、凄清和惆怅,像是个结着愁怨的姑娘——呸,怎么念起诗来了。

    闻乐狠狠摇了摇头,把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东西甩出去,硬着头皮应付萨迦的眼神,有些无奈地说:"他叫博西安。我和他今天刚刚认识。"

    萨迦的眼神更微妙了。

    才认识一天就让他喊你"塞西"这个名字吗?

    "博西安,光明圣子。不知道阁下为什么会出现在海国。"萨迦不动声色地插进博西安和闻乐中间,"光明教廷从未向海神殿透露出任何来访的意思。"

    "教皇并不知晓此事。"博西安文质彬彬地说,"我拜访海国是为了和海神商讨一些重要的事务。"他顿了顿,笑了出来,"我此行最大的惊喜,就是海神冕下本人。"

    "您的宽容、善良、强大、睿智,远观超过在下的预料。"博西安理了理自己指尖的手套,将手握拳,贴在了胸口上,"是您让我重新认识了何谓‘在世的神明’。"

    不热衷于攥取信仰、也不期望控制人民的神明多么难得啊。

    萨迦看他吹的厉害,心里的担忧却顿时卸下了几分。海神并不喜欢这种花团锦簇的阿谀奉承。于是他扭头,用眼神询问闻乐:您真的今天才跟他认识吗?

    闻乐抽了抽嘴角,给了一个肯定的眼神。随即疑惑地向博西安,双手环胸,说:"继续。"

    博西安:"什么?"

    闻乐:"继续吹。"好久没听这么清新不做作的彩虹屁了。

    博西安笑得有些勉强:"我可以从圣都为您请来最负盛名的游吟诗人,您想让他写几首赞美诗歌就让他写几首——您是否能考虑考虑我的提议呢?"

    "我说了,你没有实证。"闻乐摇头,"即使有,你也是在异想天开。"

    "光明神沉睡在深渊里?他如果不是自愿的,那连光明神都反抗不了的事情,你拿什么去反抗?如果光明神是自愿的,那人家现在八成正跟黑暗神相安无事地过日子呢——你瞎凑什么热闹?"

    博西安怔住了,眼见着表情有些碎裂。

    他完全没想到,光明神和黑暗神在传说里打的死去活来,临了却能和睦相处这种设定。"

    "古籍中记载,光明神和黑暗神同胞而生。一个所行之处俱是光明,一个所行之处皆为黑暗。可是纯粹的光明和黑暗都令人厌恶,因此光明神创世,黑暗神却给予了万物休养生息的黑夜。只是现在的人大多都选择性地忘记这回事。"闻乐说,"你觉得,关系这样好的两个神明,会为了大陆上的一群人类争吵吗?"

    对于光明和黑暗神明来说,人族只是蝼蚁。你会因为蝼蚁更青睐你的朋友而和朋友断绝关系、甚至打成一团吗?

    博西安露出一个若有所思的表情。

    "我会去求证的。"博西安回答,"无论如何,深渊已经成为整个大陆的心腹大患。能获取更多关于深渊的信息,也是一件有益无害的事。"

    博西安最终还是没有和闻乐解释自己疯狂想法的由来——就凭深渊来者的眼睛来判断,也实在太过草率了。

    但闻乐还是出于好奇,问了他一句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对方只透露出会把苏瑞带回圣都。

    "我相信它会是一个很好的突破口。"博西安说完这句话,潇洒告辞了。这次连闻乐的发丝都没能碰到,被萨迦喊人送回了圣都。

    闻乐忙完了事情之后终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整整一天过去了。

    和闻乐容貌完全相同的少女走进了房间,和闻乐面对面站着,如同在照镜子——但闻乐面前的少女脸色却充满了疲惫。

    看见闻乐回来,少女几乎喜极而泣:"吾神!你终于回来了!"

    少女白皙的皮肤渐渐渗出深蓝色的水滴,整个人形渐渐融化,哗啦变成了一只蓝色的八爪鱼,小八。

    ——这就是闻乐敢离开家整整一天的原因了。她委托了海国最好的伪装者小八以闻家为活动范围,在海神庆典期间扮演"闻乐"。

    以小八的技巧来说,扮演一个"有些水土不服,想要学习不想出门"的自闭少女应该没有多大难度,却没想到小八一副终于逃出生天的模样,伏在她肩头痛诉:

    "吾神,您的那个哥哥太可怕了!他不仅不让我看漫画,还逼着我做数学题——"

    闻乐扶额:"数学题?是大哥么?"

    "没错,就是他。"小八无精打采地说,"他在我身边徘徊了一整天,搞得我根本没办法分神应付其他人。"说着,它支支吾吾地说,"吾神,您下回还需要我来办事的时候,可不可以先把您那个大哥弄出家门啊?真是要了鱼命了——"

    闻乐哭笑不得地点了点它的额头,给了它一点神力做奖励,打开界门把它放回了海国,只是心里不免有些好奇。

    她早就觉得大哥陆淮不同凡响,却没想到对方能轻而易举地识破小八的伪装,还为避免小八被家人识破,全程监视它——

    她随意理了理自己的头发,觉得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了,随即打开衣橱的门,把蛋蛋捞了出来。

    蛋蛋似乎在睡觉。而且一天不见,它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大了一圈。

    闻乐:

    东方龙族的龙蛋到底发育到多大破壳啊?总不能一出壳就是成年体态吧,她的房间养不下的。

    但闻乐还是好心地把蛋蛋放在了浴缸里,给它放了些水,让它好好发育。

    希望孵出来的不是一只丑龙——对龙族繁育饲养丝毫不精通的闻乐固执地如此希望着。

    俗话说,母不嫌儿丑——那当然是骗人的。丑也是亲生的了啊,还能咋滴。谁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越美丽越好……

    闻乐抚摸着龙蛋晶莹的表壳,突然轻轻"咦"了一声。

    蛋壳里隐约闪烁出一团轮廓,却和东方龙传统的形象不大像。

    这是要直接发育成人形了?!

    晚饭时间,闻乐心不在焉地飘上了餐桌,却发现自己面前的盘子里放满了龙虾和螃蟹。

    闻乐:?

    "怎么了?"晏菀轻声问她,自闻乐见到她起她就没有对着自己疾言厉色过,"不合胃口吗?明明你中午还说想吃这些的。"

    午饭餐桌上有几只虾,"闻乐"喜欢到连饭都不肯吃一口,甚至不剥壳就吞了下去,还说想吃龙虾和螃蟹,秦姨于是下午就出去采购回来煮了。

    闻乐:""

    这不靠谱的小八——难怪陆淮要把它拘在房间里做题!哪有正常人一顿饭会只吃一盘虾的?!

    陆淮此时投来一个心累的眼神。兄妹俩四目相对,明明什么都没说,却达成了一种诡异的和谐。

    闻乐掰起盘子里的龙虾,小口小口地吃掉,觉得自己还是太天真了。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满课,从八点到晚上九点真的是挤出来的时间更新了。

    所以今天没有双更了,明天中午十二点、晚上八点半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