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甜的吻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30章 锁骨

    夏晗晗却摇头说:“不问。”

    她和沈夜白虽好,但并不想打探他的隐私。这是对他的尊重。当然,如果沈夜白愿意说,她也愿意倾听。

    沈夜白笑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如果我是第一天认识你,一定会觉得你冷漠。”

    “可我不冷漠啊,反倒是你,那时候冷冰冰的,一点都没人气。”夏晗晗一本正经地说。

    “那人是星探。上周末就缠上我了,要我和他演电影去。”沈夜白说。

    夏晗晗想,哦,原来还真是星探。

    “那很好啊,我原来还担心你打架,如果去拍电影,每天都很累的话,就没心思打架了。”

    “我只保护你一个人。”

    “那就是你最近都没打架喽,想要什么奖赏?”夏晗晗走到沈夜白面前,和他面对面,歪着头说。

    她的眼睛很大,也很亮。一眨一眨的,沈夜白的心也跟着一跳一跳的。

    沈夜白没要奖赏,他想要的,夏晗晗给不了,或者说她想给,但又不能马上给。

    何必那么着急呢?沈夜白的人生中,从来没感觉到“着急”,因为他什么都不在乎,自然也就无从体验着急的情感。遇到夏晗晗之后,他只在乎夏晗晗一个,时时把夏晗晗放在眼中心上,也无从着急。

    此时,他却很想快快长大,甚至有点着急了。在他以前的观念里,成年人的世界是腐朽而堕落的,现在却觉得,哪里有夏晗晗在,哪里就有明媚的春光.

    星探名叫许无忧,人如其名,没什么忧愁,在浮华的娱乐圈里,倒确实是一股清流。

    他没忧愁的原因倒不是他是多豁达的人,实在是他亲爹是顶顶有名的大导演,他从小跟老爸浸淫在娱乐圈,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时不时的还有美人投怀送抱,日子过得滋润极了。

    许无忧上周出门遛狗——棕色泰迪,恰好溜到海盛新苑门口,碰到马小春。

    马小春最近为情所困,情绪很是低落。他和许无忧结缘于狗。几个月前许无忧的泰迪“毛毛”走丢,正好被马小春捡到。马小春对人热情,待狗也善良,把狗带回保安室,好吃好喝地供着依。

    等许无忧到的时候,马小春已经和毛毛熟得不得了,毛毛几乎要认马小春为主,忘了他这个主人。

    许无忧和马小春聊了几句,竟意外相投。

    今日相见,却见马小春满脸愁容,眉毛皱得都能打结了。

    “怎么了,哥们?”许无忧一向没忧愁,见到别人有忧愁,便要出言安慰。

    毛毛见到马小春,疯狂往他腿上扑,马小春低头逗弄毛毛,说:“失恋了。”

    “哎呦,这可是大事,哥们,要不跟我说说?”许无忧异常乐于助人。

    马小春异常委屈地说:“我喜欢的女人,她、她有孩子!”

    “啊?出轨啊?”

    “不是。”马小春摇头,“是前夫。”

    许无忧被马小春的表情弄得哈哈大笑:“我说哥们,你怎么这么看不开,人家都离婚了,你还歧视人家啊。”

    马小春当即要反驳,话到嘴边却找不出词。他心里不觉得自己歧视肖丽萍,他喜欢肖丽萍,喜欢她的活力和善良,愿意娶她、爱她、呵护她。

    可他自己连女朋友都没处过,突然间不但要有了另一半,还要有孩子,这让他有点接受不了。

    许无忧的话给了他当头棒喝,这几天的烦闷纠结都没了。他喜欢肖丽萍,不歧视肖丽萍,她善良、勇敢、坚强,值得被爱。

    “谢谢你兄弟,改天请你喝酒。”马小春说完,拔腿就跑,毛毛“汪汪”直叫,奈何链子长度有限,它不能追随马小春而去。

    许无忧这次来遛狗,本是期望遇到沈夜白——他第一次见到沈夜白就是在海盛新苑楼下。少年人的个子很高,已经有了青年的线条,那时有春风吹过。许无忧一下子就看呆了,这正是他爸准备拍的《春风过》中的主角陈帆啊。

    《春风过》已经开机,男主人选却迟迟没定下来。许无忧的父亲许自正打定主意要用新人出演,他觉得新人身上那种“干净”的气质,是娱乐圈很多小鲜肉缺少的。

    许无忧作为许自正的儿子,自然也帮着他爸找合适的人选。他看到沈夜白,觉得他就是陈帆的最佳人选。

    干净的少年气。像一段月光,一抹冰雪。

    他不知道,这是遇到夏晗晗之后的沈夜白。遇到夏晗晗之后,沈夜白的确改变了许多。他虽然依旧高冷,但生人勿近的气场已经减少很多。

    他以为凭借自己三寸不烂之舌,说服这少年出演很容易。毕竟在这个娱乐时代里,当明星可比当一名高中生神气多了。

    谁知那少年竟然郎心似铁,凭许无忧怎么说,就俩字:不演。

    许无忧因为整天没忧愁,所以看人的时候还带了几分天真与真诚。他看出了沈夜白似乎并不讨厌演戏,但有种无名的枷锁,把他困住了。

    他不能演。

    今天虽然没遇倒沈夜白,但见着马小春,还让他想通感情关节,也算意外之喜了.

    时间已经是四月份,距离高考不足百天。江淮学习越来越忙,好不容易这周天模拟考试,有半天休息时间——晚自习还要照常上。他本来打算和夏晗晗出去走走,天天在英语的折磨中,他都要疯了。

    谁知二人刚刚出门,夏晗晗就接到电话,神情很是紧张梓。

    “是吗?那他现在怎么样?需要我过去吗,我这就过去。”

    挂了电话,江淮问:“谁啊?”

    他觉得能让夏晗晗这么关心的,只有那个沈夜白了。

    江淮对沈夜白的印象实在不好,且他的传说又那么血雨腥风,但小半年接触下来,沈夜白虽然清冷了些,人似乎也算不得坏人。

    起码那次之后,江淮没看到沈夜白打架,或者和其他社会上的人混在一起。

    当然,江淮觉得,那也有可能是装的。毕竟他对夏晗晗那么好,迟钝如江淮都觉得他可能实是在追夏晗晗了。

    夏晗晗来不及向江淮解释,只说:“同学有事帮忙,我先去一趟。”

    “又是那个沈夜白吧。”

    “是。”

    江淮很不开心,他本来还抱着一丝希望,想会不会是普通同学,没想到还真是沈夜白。他说:“你和沈夜白关系很好啊。”

    天天一起上学,一起放学,形影不离。以前和我还有陆林风都没那么亲密过!

    夏晗晗本来是很急着要走的,听江淮这意思,好像有点不高兴,便笑道:“我和你关系也很好啊——我先过去,你自己逛逛。”

    “谁和你关系好……”江淮看着夏晗晗真走了,马上改口说:“你真走啊。——用不用我跟赫?”

    夏晗晗回头,对他笑笑:“不用。”.

    夏晗晗按照林天意的说的,在海盛天地的包厢里找到了他们。

    她进大厅的时候,前台小姐姐用一种惊讶的目光看着她,好像觉得她的打扮长相,不该来这种地方是的。

    海盛天地,是一家娱乐场所。

    夏晗晗的确和这环境不搭。

    包厢昏暗,开门的是林天意——他们班级数一数二的学霸。夏晗晗也是上次打架事件之后,才知道林天意原来竟然和沈夜白认识,而且还是可以称得上朋友的人。

    她以前以为林天意的眼里只有学习呢。

    林天意个子不高,几乎和夏晗晗齐平,他开了门,对着夏晗晗说:“没想到你真来了,不怕吗?”

    夏晗晗一笑:“有什么好怕的?”

    林天意侧身,让夏晗晗进去。只见包厢内还有两人,一人身材高大,窝在沙发里看起来很不舒服的样子,他旁边,在静静地坐着,静静地吸烟的,就是沈夜白了。

    夏晗晗走过去,只见沈夜白的左手食指和中指夹着烟,放在嘴边,手指和脸色分不出哪个更白。

    他很沉静地看着夏晗晗,眼神和往常没有多少分别,如果非要说有,那就是眸子更黑了。

    看了一会儿,他才反应过来似的,赶紧将手中的烟掐灭,侧过头问林天意:“你叫她来的滟?”

    林天意不答。

    “谁让你叫她来的?”

    夏晗晗从来没听到过沈夜白这么说话,那次月下救人,他轻飘飘几句就将光头赶跑,语气甚至称得上轻松。只是这次,不知为何,却带上了严厉的语气。

    林天意仍旧没说话。

    夏晗晗又走近了几步,问道:“你喝醉了?”

    她一进包厢便闻到了就得味道,想必他们喝酒了,但她没想到沈夜白会醉。在她的印象中,沈夜白是一个浪漫而又克制的人,他会在深夜爬她的窗,但不会强迫她做他不喜欢的事。

    这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

    沈夜白把头转了回来,没看夏晗晗:“喝了一点,没醉。”

    没有哪个喝多的人会说自己喝多,没有哪个醉了的人会承认自己喝醉。沈夜白也是如此。

    夏晗晗对林天意,还有那个身材高大的少年说:“你们先回去吧,我照顾他。”

    林天意既然叫来夏晗晗,便是相信夏晗晗在沈夜白这里的影响力,当即招呼那高大少年:“李雄,我们走。”

    李雄走到他后面,他又对夏晗晗说:“麻烦你了。”

    夏晗晗一笑,没接话。她不觉得麻烦,对沈夜白,她永远不会觉得麻烦。

    接到电话的那一刻,她以为沈夜白出事了。心里害怕得不行。

    没想到他没有打架斗殴,反而是喝酒,而且把自己喝醉了。

    夏晗晗竟然感觉到一丝可爱。

    可爱这个词和沈夜白的气质是不相容的,但夏晗晗此时,偏偏这么觉得。她将室内灯光调成柔和,走到沈夜白旁边坐下。

    沈夜白穿了一件黑色衬衣,此时领口已经解开三个扣子。黑色衣领张开着贴在白色肌肤上,露出两节锁骨。夏晗晗随意瞄了一眼,便收回视线。

    太性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