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成了我三岁儿子[穿书]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 135 章

    吃过早餐后,室外的阳光正好。

    唐酥拿过了小孩子用的防晒霜, 对着排排站的三个小家伙说道:“ 真好哦, 妈妈给宝宝们涂香香, 这样就不怕太阳晒了。”

    “ 妈妈, 年糕自己涂。” 小年糕以前给自己涂擦过, 他会涂抹。

    “ 好。” 唐酥挤了一些在他的手掌心上,让他自己来。

    “ 麻麻, 布丁,布丁要自己涂。” 小布丁转过头看了哥哥一眼, 他也要自己动手。

    “ 布丁也要自己擦吗?” 唐酥捉过他软绵绵的小肉手。

    小布丁板着小脸蛋,认真地点了点小脑袋,“ 嗯,嗯, 布丁自己擦擦。”

    旁边的小酥饼歪着小脑袋, 看着两个哥哥的举动, 她小嘴巴一张,正想开口,却被唐酥打断了,“ 小酥饼宝贝儿,妈妈给你涂香香, 好不好?”

    小酥饼一向都是又软又乖巧,听到妈妈的话,她眨了眨水亮莹润的大眼睛,软糯糯道:“ 好。”

    唐酥将防晒霜轻点在女儿的脸上, 看着她乖乖不动,葡萄大眼睛愣愣地看着自己,唐酥心都快要化掉了,“ 可以了,妈妈已经给宝贝涂好了。”

    “ 酥饼漂亮。” 听到妈妈的话,小酥饼大眼睛弯了弯,小嘴巴抿着笑,指着自己夸赞。

    “ 对,我们家小酥饼最最漂亮了。”

    “ 麻麻,布丁好,布丁擦好。” 旁边,小布丁开口了。

    唐酥转过身子去看,只见小家伙白乎乎的小脸蛋上,好些防晒霜都没有涂均匀,活脱脱一只小花猫。她笑了出声,走过去小儿子那,动作轻柔地将他脸蛋上的乳霜推开。

    “ 布丁真帅!” 唐酥也夸了小儿子。

    小布丁原本严肃板着的小脸蛋立刻维持不住了,小嘴巴一咧,露出了粉粉的小牙床,“ 布丁帅,格格也帅。” 说完,小家伙还对着小年糕伸出了大拇指,小模样可拥护哥哥了。

    小年糕挺直了自己的小身板,老气横秋地拍了拍小布丁的肩膀,“ 弟弟乖。”

    这时,严景扬将三个小家伙的小背包拿了出来,“ 可以了,我们出发吧。” 他走到女儿那边,弯下腰,单手抱起了小酥饼,另一只手牵过了唐酥的手,然后低头对着两个儿子说道:“ 你们俩跟上来。”

    小年糕:“”

    小布丁:“”

    怀里是小宝贝,手上牵着大宝贝,在严景扬的眼里,小年糕和小布丁是随意放养的草!

    今天是周自然的儿子一岁生日,自从周自然从周老爷子手上接过公司后,这两年来周家的风头太盛,所以,儿子的生日会只是邀请一些亲戚好友,生意合作伙伴等在周家庆祝。

    镜子前,周自然正在打着领带,董欢欢走了过来,动作自然地帮他整理。

    周自然低头看她,“ 儿子呢?”

    “ 他在老爷子那里,看老爷子下棋。” 董欢欢嘴角含着淡淡的笑意。

    “ 待会客人来了,不需要你去招待。”

    董欢欢的手一顿,嘴角的笑意浅了几分,“ 嗯,我知道的。” 他不需要她出面应酬,她还嫌弃麻烦呢。

    周自然目光落在董欢欢的脸上,看着她微微变了脸色,他一把抓住项颈前的手,紧紧盯着她,“ 不让你应酬,是因为你前几天才病好,医生说了你要休养,待会你只需要跟在我身边就好。” 也不知道是不是第一次向董欢欢解释的原因,他的神色有几分不自然。

    “ 嗯,我知道了。” 董欢欢依然回了这么一句。

    周自然直勾勾地看着她,“ 知道是什么意思?” 这女人,还有什么不满意吗?

    “ 字面上的意思啊。” 董欢欢勾了勾唇,明媚又勾人,即便她生过孩子,不光样子,还是身材,依然没有什么变化。

    她松开了帮周自然整理领带的手,“ 好了,我去看看儿子。”

    看着董欢欢离开的身影,周自然不悦地抿了抿唇,却又无可奈何。前几年,他跟董欢欢确实只是床-伴的关系,因为老爷子生病,想要看到他结婚,所以,他索性娶了董欢欢。

    几年下来,他也习惯了董欢欢这个妻子的存在,又或者说,喜欢上了董欢欢而不自知。

    但是,结婚前他多次提醒董欢欢,他们两人只是互取所需的关系,警告她不要有自作多情的想法,甚至在结婚前一天,还与她签订了婚前协议。周自然自认自己一向自尊心强,哪里想过自己竟然有一天,会被自己打了脸,喜欢上了董欢欢。

    他拉不下面子,所以一直没有在董欢欢面前显露过痕迹。

    直到有一次,他看见董欢欢从一个男人的车上走下来,他嫉妒得眼睛都红了,加上他一向嘴贱,冲动之下,对着董欢欢说了不少过分的话,以至于两人冷战起来。

    周自然着急着地想哄回她,没有料想到,她怀孕了。

    明明看着那样精明的一个女人,竟然会误以为他不要这个孩子,她想要把孩子打 掉,简直没差点将他气疯。

    她就不会动脑子想想,如果他真的不想要孩子,讨厌她的话,他怎么可能会允许她怀孕?

    现在孩子都一岁了,他一直都表现得这么明显,董欢欢这个女人怎么就一直无动于衷?不行,今晚他就直接将话说清楚,总比现在做无用功好

    周家是建在半山的豪宅,不光面积大,就连环境也很好,幽静怡人,也难怪周老爷子这两年基本都呆在家里休养,没有露脸了。

    十点多的时候,宾客友人陆陆续续来到了周家。

    严景扬左手抱着小酥饼,右手抱着小布丁,旁边的唐酥牵着小年糕,这样的高颜值组合出现在周家的时候,一下子就引起众人的注目了。

    “ 啧啧啧,阿景,还是你最厉害,儿子,女儿都有了。”

    郑杰斌早已经来到周家,看见严景扬的一家五口从外面走进来,他最先走上前来,“ 哎呦,小酥饼长成小美女了,让叔叔抱抱好不好?” 他们这群人里,也就严景扬有女儿,可没把他们羡慕坏。

    小酥饼是一个乖宝宝,她看着陌生的郑杰斌,虽然不情愿,但担心叔叔会伤心,所以,她乖乖地对着郑杰斌伸出了两只白嫩嫩的小手,软糯糯道:“ 树树,抱。”

    “ 嘿!真乖!”

    郑杰斌伸手将就她从严景扬怀里抱过来,对上严景扬不情愿的神色,他装作看不到般,“ 小酥饼怎么这么乖,这么可爱啊,叔叔都想要将你抱回家了。” 怀里的小团子软得不可思议,郑杰斌小心地抱着她,唯恐自己动作太粗鲁伤到了她。

    “ 不,巴巴,酥饼要巴巴。” 小酥饼听到叔叔要将她抱回家,她急起来了,黑润莹莹的大眼睛露出了不情愿。

    “ 别怕,叔叔逗你玩的”

    严景扬看见女儿害怕,他赶紧上前将女儿抱回来。

    “ 阿景,你家的小公主真是太可爱了,我还真是想把她带回家。” 郑杰斌一向对小孩子没有多大的欢喜,就连儿子,也不例外。他拉过旁边还不到他腰际高的儿子,笑道:“ 要不,我用我儿子跟你换?”

    “ 都想别想!”

    想抢他家的小宝贝?如果不是他双手都抱着孩子,还真想给他来一拳。

    这时,周自然出来了,他身边跟着的是抱着孩子的董欢欢。

    “ 小寿星来了。”

    郑杰斌将一把钥匙递过去,“ 来,干爹给你的礼物。” 这是他们公司旗下最近推出的新楼盘,每套都近千万的,送给周自然的儿子小柠檬,手笔可真不小。

    周自然顺手将钥匙接了过去,“ 谢了。”

    他转过头,看向严景扬,“ 阿景,你可算出现了。” 自从严景扬有了女儿后,他们再想约他出来聚一聚,简直比登天还难,每次打电话给他,这个家伙说什么女儿离不得他,直接就推拒了。

    啧,很显然,他就是在显摆炫耀自己有女儿。

    “ 你还是别说他,这家伙现在是有女儿万事足。” 郑杰斌调侃道。

    “ 对,你们是没有办法体现到我有女儿的满足和喜悦。” 严景扬眉目间带着隐隐的得意,这群只有儿子的男人,懂什么?

    “ 你这模样真欠揍!唐酥,他在家里也是这样的女儿奴相的吗?” 周自然受不了了。

    唐酥笑了笑,自从女儿出生后,严景扬还真的无时无刻嘴上都提着女儿,炫耀着女儿。

    这时,怀里的小酥饼睁着水润黑亮的大眼睛,看看这里,又看看那里,一脸好奇地看着不远处摆放了很多点心的餐桌,最后,她转回小身板,乖乖软软地趴在严景扬的肩膀上,“ 巴巴,吃。”

    严景扬抱紧她,语气温柔至极,“ 宝宝想要去吃点心吗?”

    “ 想!” 小酥饼软糯糯地点了点头。

    “ 布丁也想。” 另一边的小布丁哪怕板着小脸蛋,也受不了各种精致甜点的诱惑,说完,小家伙还吸了吸口水。

    “ 让孩子们自己去玩吧,他们陪着我们大人聊天多没意思。” 郑杰斌拍了拍身边一直安静沉默的儿子,“ 去,带妹妹弟弟们吃蛋糕。”

    郑岩眉目精致,长得只有一两分像郑杰斌,显然他更像妈妈。听到郑杰斌的话,他没有哼声,直径往用餐区那边走去了。

    郑杰斌沉了沉眸色,然后说道:“ 阿景,还是你们家的孩子可爱。”

    前面的郑岩抿着小嘴巴,双手握成了小拳头,继续走着。

    严景扬将小布丁和小酥饼放落在地面,“ 宝宝,待会注意安全,爸爸就在客厅这边,吃完了就回来找爸爸,好吗?”

    小酥饼和小布丁点了点小脑袋。

    “ 你是哥哥,要看好弟弟妹妹,别让其他人碰倒他们了。” 严景扬转过头,对着小年糕交待。

    “ 年糕会看好弟弟妹妹!” 小年糕挺着小胸膛,责任感满满的。

    “ 嗯,去吧。”

    &nbs p;用餐区那边,餐桌不会很高,小布丁踮着小脚丫就能够着,而且旁边的工作人员看见了,也会帮忙拿一下。

    “ 酥饼,给你。” 小布丁拿了一块粉红色,上面带着草莓的小蛋糕,递给了旁边咬着手指,大眼睛眨呀眨呀的小酥饼。

    小酥饼一下子就笑起来了,她双手接过小蛋糕,眉眼弯弯的,显然是很喜欢。她拿起小蛋糕咬了一口,香甜香甜的,她很喜欢吃。

    小酥饼一边走,一边低头咬着小蛋糕,不小心,她撞上了一个人,手里的蛋糕直接被抖落地面,手心里只剩下蛋糕上的那颗小草莓。

    小嘴巴一扁,小酥饼抬起黑润莹莹的大眼睛,委屈地看着面前撞到的人,是刚才站在陌生叔叔旁边的小哥哥。

    郑岩一张精致的小脸冷冷的,眼睛里是小孩子不该有的冷漠。

    他看着面前穿着一身漂亮裙子,白白嫩嫩,精致的小女孩,下意识地皱了皱小眉毛。刚才他可是看见这个小女孩有多受大人疼爱的,就连他那个成日不管事的父亲,也恨不得将这个小女孩捧在手上。

    要知道,他的父亲对他这个儿子,可从来没有这样的笑脸。

    郑岩抿着嘴,有点不知所措,如果小女孩哭起来了,受罪的肯定是他!

    就在郑岩以为小酥饼会委屈得放声大哭,他也做好准备受骂的时候,小酥饼抽了抽小鼻子,然后伸出小手,将手里仅剩下的一颗红彤彤的草莓递给了他,“ 格格,吃莓莓”

    郑岩愣愣地看着她。

    “ 格格,吃。”

    小酥饼还是有点委屈啦,但是她是好孩子,知道撞了人,要道歉,她把自己最喜欢的草莓分给他!

    郑岩小嘴巴抿紧,精致的脸蛋上冷冷的,他看着递到面前,沾满了甜腻腻奶油,变了模样的草莓,眼里是满满的嫌弃。

    他从来就不喜欢吃甜食。

    小酥饼眨着黑圆圆的大眼睛,疑惑地看着他,“ 格格,吃”

    郑岩觉得自己讨厌这种被所有人都宠爱的小屁孩。他的小眉毛死死皱着,精致的小脸愈发冷酷。最后,他不情不愿地走上前,拿过来小酥饼递给他的草莓。

    原本他是想要将这样粘手的烂草莓摔落在地面的,但下一秒他对上了小女孩清澈透亮的大眼睛,无意识般,他将草莓放进了嘴里。

    酸酸甜甜的草莓汁在舌尖上蔓延开来。

    郑岩不喜欢吃甜,却不妨碍他觉得这个草莓好吃。

    小酥饼看见哥哥接过了自己的草莓,她漂亮的大眼睛笑弯了起来,露出白白的小牙齿。

    “ 酥饼,你怎么跑过来这边了,哥哥找不到你。” 小年糕匆匆忙忙跑了过来,担心妹妹跑丢了。

    “ 格格。”

    小酥饼咬着自己的小小的手指头,上面还有一些奶油,甜甜的。

    小年糕看见妹妹的手上没有拿着蛋糕,以为她吃完了,“ 那边有好多小蛋糕,走,哥哥给你拿。”

    “ 吃蛋糕。” 小酥饼乖乖巧巧地点了点头,大眼睛水汪汪的,让人看得心都快要融化了。

    “ 走”

    郑岩低头看着自己的手,上面还有草莓上沾到的奶油,他眨了眨漆黑的眼睛,精致的小脸依然很冷,但眼里却没有了嫌弃的神色

    开宴席的时候,不少宾客发现了周自然对待董欢欢并不像外界说的那样冷漠,不重视。这不,董欢欢抱着孩子离开的时候,他的眼睛还是紧紧跟随她的身影。

    “ 回神了!周自然,你至于这样粘人吗?” 郑杰斌笑着调侃他。

    说不羡慕是不可能。

    周自然这小子终究也像阿景那样,找到了自己喜欢的人,实在是不容易。毕竟,像他们这样出身豪门的人,一向感情冷淡,利益至上,至于什么情啊,爱啊,拥有才是稀罕的事。

    他低头看了看身旁的儿子,只见他小小的腰身挺得直直的,脸色酷酷的,一脸生人勿进的模样,一点也不讨人喜欢,完全跟旁边严景扬的儿子和女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他嘲讽地嗤了一声。

    都怪他自己不小心,让有心计的女人钻了空子,对方怀孕了。

    后来那个女人还带着孩子闹上了郑家,不仅老爷子知道了后,震怒不已,就连原本他跟姜家的联姻也解除掉了。孩子被老爷子接回了郑家,至于那个女人,拿着一笔钱,早已经不知道跑去国外哪里。

    他倒是不在乎联姻的事情,不过莫名多了一个儿子,还是被算计得来的,怎么样想他都觉得不爽。

    那边,唐酥看了周自然一眼,她想到了远在国外的乔婉婉。也不知道乔婉婉现在又飞到哪个国家了,不过上一次,她发信息说前男友江南之追了过去,她说自己错过了一次,不想再错过第二次。

    是啊,有时候,幸福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就看自己会不会把握。

    唐酥感慨了一下,她勾了勾唇,低头 问自己的幸福来源,“ 小宝贝要吃什么,妈妈给你夹。”

    小酥饼拒绝了爸爸的抱抱,她学着哥哥的样子,要自己吃。听到妈妈的话,她看了看旁边刚才吃了她草莓的小哥哥,又看了看他的小碗,里面只有白饭。

    小手指一伸,小酥饼指着那边菜,说道:“ 鱼鱼。”

    “ 小宝贝要吃鱼吗?妈妈给你夹。” 唐酥用勺子舀了一大块,白白的鱼肉,淋上了鲜甜的酱汁,鲜嫩肥美,一点鱼刺都没有。她放在了小酥饼的小瓷碗里,“ 宝贝慢点吃。”

    “ 好,酥饼听话。”

    小酥饼乖乖巧巧的点了点头。然后,她又看向了旁边的郑岩,随即软软的小手握着小勺子将鱼肉勺起了一半,然后,她动作笨拙地将鱼肉放在了郑岩的碗里,软糯糯地道:“ 格格,吃。”

    郑岩精致的小脸愣了愣,他看向了小酥饼,声音稚嫩却又酷酷的,“ 我不喜欢吃鱼。”

    他的话刚落,旁边郑杰斌立刻拍了一下他的脑袋,“ 妹妹分给你吃,你还不乐意?你哪里来的少爷脾气?”

    郑岩抿着唇,不再哼声,漆黑的眼睛里没有任何的神色。

    “ 小酥饼,哥哥不听话,你自己吃,别管哥哥。” 郑杰斌温柔地轻哄着小酥饼。

    小酥饼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定定地看着郑岩,哥哥被打了,痛痛。她想要跟哥哥说话,但是哥哥看起来不喜欢小酥饼

    离开周家的时候,小酥饼和小布丁已经累得睡着了。严景扬一手抱着一个,将两个将孩子放在了车尾座上面,还分别盖上了一件小外套。

    “ 你坐远一点,妈妈照顾弟弟妹妹,免得你压着他们。” 严景扬对着小年糕说道。

    “ 才不会,年糕可疼他们了。” 小年糕挺直了小身板,嫩声答道。

    “ 对,年糕是一个好哥哥。”

    唐酥笑着摸了摸儿子的脑袋,小年糕这个哥哥比她想象中当得更要好

    结婚纪念日这天,严景扬带着唐酥,还有三个孩子一起飞去国外度假了。

    小酥饼穿着一条小小可爱的游泳裙子,跟在只穿着小游泳裤,露着白白小肚子的小年糕后面,撒开脚地在沙滩上奔跑,“ 格格,格格”

    “ 布丁,怎么不跟哥哥妹妹去玩?” 唐酥对旁边,捧着橙汁大口喝着的小儿子问道。

    小布丁板着小脸蛋,小眉毛皱着,有点嫌弃地看着地面的沙子,“ 脏,布丁脚脚会脏。”

    唐酥看着小儿子一脸嫌弃的神色,哭笑不得,她还差点忘记了小儿子有洁癖,这一点也像极了严景扬。

    她的儿子啊,怎么才两岁就活成了老干-部一般,好无趣啊。唐酥忍不住捏了捏小布丁白乎乎的小脸蛋,“ 小老头。”

    这时,严景扬拿着一块水上滑板走了过来,他上身没有穿,下面一条黑色的泳裤,好身材尽显无遗,不少游客纷纷都将视线投向了他。

    唐酥发现,这个男人结婚了这么多年,还是一如既往地受女人的欢迎。

    “ 想不想看我划水?” 严景扬走到唐酥的面前,站姿帅气。

    “ 你还会玩这个?” 唐酥有点惊讶,眼睛却亮亮的。

    严景扬唇角忍不住勾起,“ 嗯。”

    “ 爸爸,布丁想看。”

    旁边的小布丁这会儿也顾不上小脚丫会不会脏的问题了,他跳落地面,跑到了严景扬的面前,崇拜仰慕地看着面前高大的爸爸,还一脸好奇地看着竖着长板。

    “ 行,爸爸玩给你看,走。” 严景扬摸了摸小布丁的头发,把他服帖柔顺的小刘海给弄乱,小家伙顶着一头的乱发,可爱爆了。

    “ 走,走,布丁跟爸爸走。” 说完,小布丁踢着小拖鞋,踩着沙,摇摇晃晃地跟在爸爸的身后。

    那边,小酥饼和小年糕看见了,也纷纷跑了过去。

    严景扬将水上滑板放落地面,他回过头,向唐酥招了招手,示意她过来。

    “ 妈妈,快过来看爸爸玩儿。”

    “ 妈妈,布丁等你。”

    “ 麻麻”

    三个小家伙跟着回头,纷纷转向了唐酥。

    唐酥站了起来,她看向了远处的严景扬和三个孩子,唇角翘起。

    她向他们跑了过去。

    阳光照落在沙滩上,映照出一串串大小不一的脚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