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府遗珠

把本章加入书签

35.谈心

    35.谈心

    赵嬷嬷见林宁儿回来了, 阴阳怪气的说道:“哎呦, 四姑娘这是去哪里了,怎么这身打扮啊?莫不是真的去会情郎了?”

    侍郎府一共有四个姑娘, 落春院住的全都是庶女, 分别是大姑娘,三姑娘和四姑娘。大姑娘已经出嫁, 如今只剩下三姑娘和四姑娘了。

    侍郎府的庶女们向来不得宠,所以在这里院子里伺候的下人们便不怎么上心。而这不得宠中, 要分个高下的话,那么林宁儿就是排在最后的那个了。

    是以, 赵嬷嬷这样一个婆子也敢讽刺她。

    要是以往,听到赵嬷嬷如此说,林宁儿定然哭出来了。只是, 出嫁后的那几年后宅生活,早已经改变了一个人的性子。而且,林宁儿知道自己的亲爹另有其人, 那人还是大宁朝皇上唯一的一位弟弟, 心境也变得不同了。

    因此, 林宁儿并没有理会赵嬷嬷的讥讽。如若三姐姐不说她去会情郎了, 她就推说自己去散散步了也行, 顶多被母亲训斥几句。可三姐姐已经说她去会情郎了,她再说自己去散步了, 反而会坐实了三姐姐的话。不管最后能否抓住那个所谓的“情郎”, 总归, 她的名声是毁了。

    暗自算了算离开的时间,看着一脸丧的辛嬷嬷,林宁儿冷静的问道:“我出去这件事情有几个人看到了?”

    辛嬷嬷心情很糟糕,她觉得今日她又要受到责罚了,听了林宁儿的话,微微抬起头来,思考了一下,说道:“三姑娘,钗环,还有赵嬷嬷。”

    “院子里的其他人呢?”

    “在后罩房,刚刚似乎已经有人起身了,但还没出来。”

    听了这话,林宁儿微微一笑,立马换了说辞:“嬷嬷,我何时出去过,三姐姐这不是冤枉人么?”

    说完,便要进去。

    赵嬷嬷愣了一下,连忙拦住了林宁儿:“四姑娘,你这是什么意思?”

    林宁儿冲着赵嬷嬷眨了眨眼,微抬下巴,用漂亮的眼睛盯着赵嬷嬷看,反问:“嬷嬷这是何意?我今日好端端的在屋内睡着,你和三姐姐却冤枉我出门会情郎了。莫不是觉得我好欺负吧?”

    说完,便绕过赵嬷嬷,快速的往房间走去。

    赵嬷嬷刚要上前阻拦,却被辛嬷嬷拦住了。

    要说刚刚不明白,这会儿辛嬷嬷也反应过来了。是啊,只要四姑娘回来了,一切都好说。反正只有三姑娘、钗环和赵嬷嬷看到小姐出去了,她们只要咬紧牙关不认就是了。

    总归三姑娘平日里也喜欢欺负他们家姑娘。

    只是在心底,辛嬷嬷也着实感觉到了诧异。尤其是她们家姑娘对着赵嬷嬷说的那几句话,真真是厉害,跟从前完全不是一个样子。

    她们家这个姑娘,她是从小看到大的,向来是个柔顺而又软弱的性子,胆小怕事。今日怎么像是突然变了个人似的,厉害得紧。

    辛嬷嬷好吃懒做,待在林宁儿的身边,每天划水过日子,心宽得很,身子微胖。而赵嬷嬷却是个清瘦的,挣脱了许久也没能挣脱开。

    “四姑娘,你出来,你出来!”赵嬷嬷只能大声的吼道。

    林宁儿却是理都不理她,迅速的换下来衣裳,躺床上去了。

    过了约摸一刻钟左右,外面来了一群人。府中住在后罩房的那些下人们,也纷纷起来了。

    辛嬷嬷见状,忙大声嚷嚷:“赵嬷嬷,你这是做什么,四姑娘好端端的在屋里睡着觉,你想闯进去做什么?”

    晚上,林荫儿刚刚入睡,便听到了院子里的动静。及至钗环过来说自家那个胆小的四妹妹带着丫鬟出门去了,还有些不信。等到她起来去林宁儿房里看了看,才相信了。

    顿时就兴奋起来,要把此事报给嫡母。只要这件事情坐实了,别管四妹妹长得有多漂亮,她的亲事定然就会排在后面了。

    然而,嫡母却并没有立时相信她的话,而是让身边的程嬷嬷跟过来看看。

    看着院子里嘈嘈杂杂的样子,林荫儿蹙了蹙眉,瞪了一眼辛嬷嬷:“嬷嬷这是在做什么,莫不是眼见着把四妹妹放出去了,事情败落了,故意搞这些事情来开脱自己的罪行吧?”

    辛嬷嬷听到这句话,立马把赵嬷嬷放开了。转头看向来势汹汹的一群人,丝毫不惧,脸上甚至带起了一丝笑意。小眼微眯,脸上的肉颤了颤。

    “三姑娘这是说的哪里话,四姑娘好生在屋里睡着,这老婆子非要闯进去打扰四姑娘休息,所以老奴才拉住她的。”

    见辛嬷嬷黑白颠倒,林荫儿冷笑出声:“四妹妹在房里?你莫不是在说笑吧?刚刚我亲眼见着她出去了,这会儿怎么可能还在房里。”

    说完,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程嬷嬷,客气的道:“嬷嬷,你莫要被辛嬷嬷给骗了。”

    程嬷嬷觑了一眼一脸奉承的辛嬷嬷,嘴角微勾:“三姑娘放心,这个老东西是个什么性子老奴清楚得很,断然不会信了她的话。”

    林荫儿放心的点了点头,转头看向了辛嬷嬷:“既然母亲身边的人都过来了,辛嬷嬷,我看你还是如实招来吧,这么晚了,四妹妹究竟去了哪里?”

    辛嬷嬷一脸不明白林荫儿话里意思的模样,无辜赖皮的道:“三姑娘,老奴刚刚不是说了么,四姑娘好端端的在房里睡着呢,何曾出去过?”

    赵嬷嬷着急的不得了,这会儿终于插上话了:“三姑娘,不好了,刚刚四姑娘从外面回来了!”

    “你说什么?”林荫儿震惊的问道。

    话音刚落,只听身后的房门打开了,一个长相俏丽,微微打着哈欠,慵懒的声音说道:“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怎么这么吵?”

    林荫儿顿时转过身去,一脸震惊的看着披着外衣,站在门口的林宁儿。

    “不可能,这不可能,你刚刚明明出去了!”林荫儿语无伦次的道,想到赵嬷嬷的话,立马道,“不对,你这是从外面回来了?”

    林宁儿一脸茫然的看着林荫儿,如往常一般,呆呆的看着林荫儿:“啊?三姐姐这是什么意思,我何时出去过?”

    程嬷嬷看着眼前的情形,有些不耐烦的看向了林荫儿:“三姑娘,这是怎么回事,你刚刚不是说四姑娘出去了么?”

    林荫儿心里咯噔一下,看向了程嬷嬷:“嬷嬷,我刚刚去四妹妹房间看过,她分明已经出去了。你问问钗环,问问赵嬷嬷,她们都可以作证!”

    钗环和赵嬷嬷立马说自己看到了。

    然而,程嬷嬷却还是有些质疑,毕竟,这两个人都是三姑娘身边的人。这也是林夫人没过来的原因,以她对四姑娘的了解,料她断然做不出来半夜出府的事情,这事儿多半有隐情。所以,她才派了程嬷嬷先过来一探究竟。

    “四姑娘,你今晚真的没有出门吗?”程嬷嬷看着林宁儿认真的问道。

    林宁儿先是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林荫儿,随后摇了摇头:“没……没有,我刚刚醒过来,不明白三姐姐到底是何意。”

    “你!”林荫儿红着脸指着林宁儿,“四妹妹,姐姐不知,你何时学会撒谎了?我刚刚来的时候你和这个丫鬟明明不在屋内,这会儿却又不承认了?”

    林宁儿连忙躲到了吟绿的身后,弱弱的说道:“我没有,三姐姐,你别害我。”

    “我害你?!我为什么要害你,害你能有什么好处不成?你快告诉三姐,你刚刚到底去了哪里?”林荫儿诱导的问道。

    林宁儿却是渐渐红了眼眶,一句话也不多说。

    林荫儿见状,更加气闷。

    程嬷嬷想到夫人那边还要回话,见这边没什么事情了,便不欲多留。

    事情还未说清楚,林荫儿却不想程嬷嬷就这样离开。

    程嬷嬷道:“有什么话三姑娘明早请安的时候说给夫人听吧。这么晚了,夫人还等着老奴回话呢。”

    说完,看了一眼赵嬷嬷和辛嬷嬷:“你们两个人好生看着院子,万不能把家里的姑娘看丢了。”说这话时,看了一眼林宁儿的方向。

    等程嬷嬷走了,林荫儿狠狠地瞪了一眼林宁儿,威胁道:“四妹妹,好手段,我从前还只当你是个软的,竟然被你蒙骗了!你莫要得意,等明早母亲面前,我看你还能狡辩什么!”

    林宁儿眨巴着眼睛,一脸无辜的看着林荫儿:“三姐姐说什么呢,妹妹听不懂。”

    “你!哼!早晚有一天我会抓到那个跟你私会的男人,看你到时候还有什么借口!”说完,林荫儿狠狠的瞪了一眼林宁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看着林荫儿消失的背影,林宁儿收敛了脸上的笑意,示意吟绿把门关上了。

    重新洗漱了一番之后,林宁儿再次躺回了床上。本以为睡不着的,没想到沾枕头就入眠了。

    第二日,原本睡得很沉的林宁儿却在吟绿起身的那一刻醒了过来。坐起身来,看着周遭的环境,终是放心下来。眼睛里迸发出来欢愉的色彩,嘴角浮现出来一个浅浅的笑容。

    “我的好姑娘,您竟然还能笑出声来,一会儿去夫人房里还不知要怎么罚您呢。”吟绿见自家小姐轻松的模样,忍不住有些犯愁。她昨夜一直在想这件事情,睡得并不安稳。她原以为以自家小姐胆小的性子,定然也会辗转反侧,没成想,却是睡得很香。

    林宁儿看了一眼满眼担忧的吟绿,笑着道:“怕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咱们一口咬定昨夜没出去便是了。”

    看着林宁儿自信的模样,吟绿愣了愣。从昨晚她就觉得,他们家小姐,似乎和从前不太一样了。

    在东昌侯府的那几年早就改变了林宁儿的性子,她跟从前自是不一样了。如今重活一世,整个人也沉静了许多。况且,想到背后还有宁王那个大靠山,她还有什么可惧怕的呢?

    收拾妥当之后,林宁儿带着吟绿出了门。

    刚打开门,便看到林荫儿带着钗环走了过来。

    “哼!看你一会儿还怎么狡辩!”林荫儿冷笑一声说道。虽然昨晚程嬷嬷没有惩罚林宁儿,但整个侍郎府谁不知道,夫人最不喜林宁儿这个庶女。

    林宁儿笑了笑,并未理会林荫儿,垂着头,跟着她一起出了落春院。

    林宁儿看着这一张温润如玉的笑脸,心底止不住的冒出来喜悦的情绪。这少年如皎皎明月,又如朗朗清风,是她心中最最完美的存在。虽然他此时还是个籍籍无名的秀才,但再过两年,便会一鸣惊人,成为大宁朝最年轻的状元。

    随后,入翰林院,入六部,在朝堂上大放光彩。

    此时,这少年就站在她的身边。

    她的心脏开始不受控制的跳动起来,人也安静了不少。

    接下来,只听得见乔郁偶尔说上几句话,林宁儿隔上几句回答几个字。虽然没有说话,但林宁儿的视线一直都在站在一旁的这个少年身上。眼角的余光偷窥着少年的笑容,支起耳朵聆听少年好听的声音。

    这一刻,仿若相府美丽的湖光山色都失了颜色,周遭的一切也仿佛都不存在了一般。

    “宁儿,宁儿——”

    林宁儿正沉浸在跟乔景珩再次相遇的美好时光中,忽觉旁边的人扯了扯她的衣裳。抬眼看过去,却见吟绿似是提醒她。

    “姑娘,乔姑娘问您话呢。”

    林宁儿瞬间觉得尴尬万分,侧头看向了站在一旁的少年。只见那少年眼中承载着善解人意的笑意,正等着她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