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富贵骨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95章 9第九十五章

    魏满莹、沈峰和其他强有力的对手在争抢星耀投资的股份, 实际双方都有着更大的胃口,那就是晨星资本。

    还是那句老话‘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晨星资本现如今被国贸工程套住,现金流断层导致无法顾及星耀投资。

    晨星资本看似为弃卒, 可它目前还有国贸工程这项也叫人眼馋不已的投资。而星耀作为晨星的分公司,他们就想通过获取星耀股份,进而进入晨星内部, 可谓贪心不足蛇吞象的典型代表。

    当然如果将身份调换过来, 厉琰只会比他们更贪心, 不过他比那群人聪明。

    魏满莹等人的计划确实可行,前提是星耀投资必须是晨星资本的分公司。

    但实际上星耀投资不是晨星的分公司,而是子公司。

    两者的区别在于子公司有独立的主体资格、独立的名称, 换句话说, 星耀投资和晨星资本是互有交集但并不是相互包含的关系。

    星耀投资,相当于是一个新公司, 跟晨星资本脱离。

    晨星资本已经过于臃肿, 需要砍掉一些负债严重、不良资产过多的产业,所以厉琰在两年前就开始盘算着砍掉那些产业。

    星耀投资由此而生, 起先是作为分公司,国贸工程计划启动后, 厉琰就命令钟特助抓紧时间对星耀投资进行清产核资和资产评估,提供协议、证明以及其他相关资料到工商部门登记, 星耀投资就在旁人来不及察觉的时候, 悄悄的由分公司独立成为子公司。

    随后, 国贸工程调取四十亿流动现金,造成资金链断流的假象,再成功把累赘的产业过渡到子公司去。

    现在,星耀已经成为商界内许多人眼中的香饽饽,谁也不会想到那才是晨星真正要扔出去的垃圾。

    不是没人发现星耀已成为子公司,但他们误以为这是晨星金蝉脱壳的法子,更坐实了晨星资本资金链断层的真相。

    有人发现第一层真相,于是投入到抢夺星耀股份的斗争中去。有些人没发现,但也想通过星耀再把晨星的股份抢夺过去。

    所以星耀投资现如今的股市直线攀升,连带旗下产业的股市价值也在升高。股民狂欢,股东狂喜,没人意识到这漂亮数据之下是多么虚假的支撑。

    钟特助在晨星资本大楼高层会议室里注视着星耀投资飙升的股市,再联想到之后摧枯拉朽般迅速崩塌的画面,实在过于恐怖,不由吞了吞口水。

    要是他,花大把钱以为买来金蛋,结果只是表层镀金,镀的还是最廉价的沙金,跳楼都有可能。

    最可怕的是,老板似乎从两年前就开始算计了。

    晨星资本本来就不需要开设分公司,但是老板力排众议执意开设分公司,两年间陆续将一些负债严重的产业挪到分公司名下,原来就是为了此刻做准备。

    果然,国贸工程只是颗棋子。

    钟特助从显示屏的股盘上挪开目光,看向好不容易出现的老板,想了想还是决定问道:“星耀投资的股价现在已经上涨到20个点,我们私底下买进的,现在要放出去吗?”

    是的,他们就是这样不要脸。

    明明已经狠狠地坑了别人一把,他们还要私底下参与竞争,手头上购买了星耀至少25的股份。趁着现在股价飙升了20个点再出手,中间又多捞一笔钱。

    说实在话,这行为已经不能用‘黑心’、‘不要脸’等轻描淡写的词汇来形容了。

    对此,钟特助真不觉得自己过分。

    他们本来就是做投资这行的,购入看好的企业股份,在股价上涨的时候卖出去,这就是他们的工作啊。

    现在就是在做本职工作,只不过对象换成自家子公司罢了。

    厉琰:“涨到25个点的时候,全都抛售出去。”

    钟特助:“没问题。”

    所谓上行下效,他们即使再黑,也黑不过老板。

    厉琰点了点头,单手撑着下巴盯着显示屏看了半晌,起身朝门口走去:“没问题的话,你们就等着收线。不是重大问题的情况下,不联系。”

    钟特助:“……”

    老板又要消失了吗?

    明明大家都在长京市,但老 板总要把自己当成隐士那样藏起来。非重大决策,一律不管,完全把自己当甩手掌柜了。

    好在是投资,大部分时候很清闲,只需要在市场大变动时出手就可以了。要不然,晨星资本早就倒闭了。

    魏满莹这段时间经常出现在市一中和骆白他们居住的小区附近,有时候会上前来搭讪,目标很明显。

    骆白觉得奇怪,原著里的魏美人不是一心向男主吗?箭头一直很粗、很明显,如果换个男主,早就把她推倒收入后宫了。

    而且没记错的话,魏满莹的事业全在京都,原著中男主也是在几年后到京都发展才遇到她。现在她却出现在长京市,颇为高调的收购星耀。

    不过原著里也没有星耀和国贸工程这段,所以前传发生点改变应该也算正常。只是魏满莹现在心悦厉琰,算不算给原著男主戴绿帽了?

    骆白带着笑容从魏满莹身边走过去,突然就被喊住——“站住。”

    她没指名道姓,骆白本来不想理睬,但鉴于对方频繁的出现已经造成了不小的困扰。于是骆白驻足,转身,笑容收敛起来:“魏……魏小姐是吧?”

    魏满莹蹙眉,似乎没料到温和的少年一收起笑容能变得那么冷漠。她张开红唇:“我知道你是厉琰的朋友,你们同班同桌,一起在校外合租。”

    不止,他们还同睡,偶尔接个吻。

    骆白面无表情的想着,然后对着魏满莹说:“所以?”

    魏满莹:“我三番四次来找他,你也应该看到了。我想跟他单独聊聊,但是他一直避着我,我想请你帮忙。”

    骆白有些惊讶的看着她,倒不是恼怒生气。而是她将自己的来意表达得很清楚,没有试图掩藏。

    如果换个身份角度,骆白或许会佩服魏满莹敢于追求所爱。毕竟在这个时代,以及尚且不够开放的环境里,身为女人拥有自己的事业,还有与野心相匹配的能力,并且敢于表白,她就值得被人敬佩。

    可恰恰是身份角度的不合理,致使魏满莹的一切行为变得自私,根本称不上一句勇敢。

    厉琰未成年,还是个正要备战高考的学生,魏满莹则是个成年人。她是个成年人,不会不知道未成年的心性和心智有多薄弱、不成熟。

    她也不会不知道,在当下封闭、保守的环境里,被一个成熟、富有而美丽的女人追求会给一个学生带来多大的困扰。

    她不会不知道,作为一个高三生,还有半个月就要面临高考,此时此刻但凡有点意外出现都会影响到他的一生。

    即便她真的不知道,也只能说明她根本没有考虑到这些。她仅仅是考虑到自己为一个少年而心动,于是迫不及待想要少年也了解她的心意,为她而动心。

    说到底,就是自私。

    自私得不愿为别人考虑几分,甚至不肯多等待一些时日,至少等到厉琰高考完毕再来找他。

    骆白当然知道厉琰心性成熟,以上可能性不会成立。

    可是,魏满莹不知道啊。

    骆白:“请我帮忙?帮你约他出来?”他盯着魏满莹看了几秒,说道:“据我所知,你跟厉琰只在两年前见过一面,好像连话也没说过。”

    魏满莹有些讨厌骆白过于直白的眼睛,她好像在里面看到了洞察一切的嘲笑。她抬起下巴,笑了声:“你没必要知道太多,那些事情都是我跟厉琰的事情。你帮我约他出来,我跟他单独聊。”

    骆白耸耸肩,心里陡然生出股不悦来。

    魏满莹的语气仿佛厉琰已经是她私有的,仿佛他们之间有着自己插不进去的私密。可是明明厉宝宝是他的才对!

    骆白:“抱歉,我没义务,也不善良,并不想帮忙。”

    魏满莹被噎了一下,连忙喊住他:“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

    骆白回头,颇为疑惑:“高三狗?”

    魏满莹:“……”

    魏满莹深吸口气:“他是京城傅家的人,一位大人物的外孙,现在傅上将的外甥。他应该去京城,那里有一切助力,我知道,厉琰绝不会是个碌碌无为的普通人。但是,长京限制了他的未来。”

    她直勾勾盯着骆白 ,用非常肯定的语气说道:“他在长京市没有人脉,以后即便开创自己的事业也会很艰辛。可是如果他到京城,背后靠着傅家,他就能比别人少走许多弯路。他可以走到很多人这辈子都走不到的高峰——而你,骆白,准确来说,我要喊您一声骆总。”

    骆白安静地听着,很配合。

    魏满莹笑了下:“骆总是个天才,年少成名,弄出个现如今颇负盛名的西岭合作社。当年幸运地圈下了平尧源仓也让您在商圈里火了一把,不过在京城还是查无此人。”她以轻描淡写的语气来表达态度上的高傲,意图打击和贬低骆白:“京城那地儿水深,像你这样的人很多,只是没有你高调。毕竟真正有能力的人不会跑到大街上嚷嚷自己多厉害,不是么?”

    骆白温和的点头:“你说的对。”旋即,他补充道:“但是有能力的人和天才是不同的,有能力的人谦逊,而天才高傲。鄙人属于后一种,反正我高调的嘚瑟,别人也不能来打我啊。”

    魏满莹的脸皮抽抽,手掌也有些痒。她满以为能够打击到骆白,因为这个年纪的,既高傲得不可一世,心理上又极其脆弱敏感。

    只是没料到骆白的脸皮防御度如此之高,竟然附和她说的话,然后面不改色的自夸‘天才’。

    要不要脸啊?尬不尬啊你?知道自夸天才的都是些什么人吗?那都是留名青史的!

    魏满莹被骆白的不要脸给气笑了,直截了当说道:“行,你聪明、你天才,但你也很自私。你有没有想过,你的功成名就反衬出厉琰的无能,你的幸运和得意反衬出厉琰的失意和无为?如果你是他的朋友,就该知道什么样的选择最适合他。”

    看来,魏满莹确实不知道厉琰的能力。

    换句话说,她在不了解厉琰的情况下,依旧有那么大的执念,是因为脸吗?

    骆白暗自摇头叹息,蓝颜祸水。

    魏满莹语气放软:“所以,我只是让你帮忙,说服他答应见我一面。我来亲自跟他谈,这你也不肯帮忙吗?”

    骆白点头:“是的,不肯。”

    魏满莹气急:“你——”说那么多等于白费口舌?这人怎么那么讨厌?!

    骆白挥挥手:“再见。”向前走了几步,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忽然回头:“你喜欢厉琰,就是看上他那张脸?”

    魏满莹蹙眉:“他很好。”

    当年垂眸看过来时,自额角滚落下来的血珠,一路滚进她的心里。再次见面,他便长成了比自己想象中更为优秀的模样。

    魏满莹是个现实的女人,所以她毫不犹豫的抓住厉琰。纵然厉琰现在还是个学生,但他还有傅家这个靠山在,以后的成就必然不凡。

    既然是个完美的人,而她恰巧心动,那么及时抓住又有何问题?

    骆白:“这么说,你不喜欢他的脸?”

    魏满莹:“脸没那么重要。”

    骆白不满,悄声嘀咕:“眼睛瘸了?”

    骆白:“那你有没有想过,厉琰他有喜欢的人。”

    魏满莹:“谁?”

    骆白气定神闲:“你不认识的,而我认识的人,但我不告诉你。厉琰有喜欢的人,有主了,你要是还不放弃,就是第三者。”

    魏满莹狐疑地看着他,见骆白满脸笃定和坦然,想起之前查到的资料。骆白的两个姐姐曾经跟他们住在同一层楼,而厉琰似乎也常出现在骆家。

    那么,很有可能是骆白那两个姐姐的其中之一了?

    如果是骆银,魏满莹并不担心。反之,若是骆金,她就有了丝危机感。

    谁让骆金现在是大红大紫的明星,而且长得太漂亮了。不仅漂亮,还是高材生,跟厉琰年龄相近。那种类型的女生,对于青少年而言才是最具吸引力的吧。

    魏满莹冷笑两声:“我不会放弃,你可以将我找你的事情告诉厉琰。”

    骆白‘嘁’了一声,心里不由得升腾起一丝烦躁。

    魏满莹不妥协和势在必得的姿态令他感到厌恶,她对厉琰除了外在的皮相还了解什么?

    哦,不对,她连皮相都嫌弃。

    嗨呀!越想越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