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白富美老师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1979章心无波澜

    得÷康→♂得÷康→<a href="http://" target="_blank"></a>

    “你是叫我闯入白家?”我皱眉看着魂天追问道。

    “怎么?萧主事怕了?”

    “不是怕,只是觉得有些困难吧?”

    “困难是肯定的,你的目的就是困难的,过程又怎么可能会是简单呢?只不过想要在南辰王都将白家彻底解救出来,这是必不可少的事情,萧主事在这件事情上你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魂天平静的说着,丝毫没有改口的意思。

    “好,就算我做到了,之后呢?”

    “之后?之后你跟白翳说明你的来意就行了,白起如今将事情闹得那么多,白家之人会知道你想要做什么,说不定你还能在白家知道一些,自己以前不知道的事情呢。”

    “和我还有关系?”

    “白家与你有关系,但是现在的白家还有没人知晓我就不确定了。话我只能说那么多了,这还是看在了你拿出了黑色圆球的分上,我也不是凡事都能随性而为的,萧门主还请见谅。”

    我冷哼一声不在理会魂天带着洛水月转身离开,到了一处静谧的地方,我看向水月问道:“白起的伤势具体怎么样?七天时间够么?”

    洛水月摇了摇头:“虽然是抢救解除了危险,但是白起的状况比想象的还要差得多,如果就这样下去,不再继续接受更好的药物治疗,毫无疑问七天时间是不够恢复到巅峰的的。”

    我从怀中拿出一瓶丹药丢给洛水月:“这是当初在远古一族哪里弄得一瓶圣品丹药,你给他送过去吧。”

    洛水月点了点头很快离开了,她知道现在我不方便和白起直接见面,现在见面只会加深我们两个之间的冲突,她必须要做这个中间人。

    我等待了一阵,很快洛水月就回来了:“总算是强行让他收下了,看得出来白起真的很在意那个女子。”

    “我能够理解,也能够明白他现在的心境,但是我还是做不到任由他去送死。”

    洛水月也是叹一口气道:“这是陷阱,白起也清楚,他只是不能原谅自己没有保护好那个女子而已。愧疚之心太重了。”

    我看向水月,想着如果角色互换,被抓的是水月,我也会那样嘛?答案是肯定的,不过我相信真的是那个时候,一定也会有人拦住我的,哪怕要跟我决裂,也必然会拦住我。

    “七天之后白起伤势能够复原,但是直接闯入南辰王都救人的可能性还是太小了,我今晚想要去白家。”

    “你真的相信那个魂天说的话?”洛水月朝着我问道。

    洛水月今天是第一次看到魂天,会说出这样的话让我有些意外,我追问道:“你对他有什么看法么?”

    洛水月点了点头:“我感觉这个人不正常。”

    “不正常?”我有些奇怪,因为洛水月用词不是古怪,而是不正常,这就耐人寻味了:“什么地方不正常。”

    “不怀好意是可以肯定的,毕竟他是影魔殿的人,能够和萧胤辰勾搭在一起,这些人的目的所图绝对不小。但是对于魂天,我觉得不仅仅是影魔殿那么简单。他的很多举动不只是奇怪,甚至可以说是矛盾来形容了。”

    “你继续。”我看着洛水月平静的说着。

    洛水月点头道:”魂天和我们合作,看似互惠互利,但其实他如果和南辰王都合作,显然可以争取到更多的东西,但是他没有,他明明在给我们挖陷阱,但是却告诉我们解决陷阱的办法,这其中原因我实在是想不明白。”

    我点了点头在这点上我和洛水月的看法很是一致,魂天做事太过拐弯抹角了,我不是没有见过这种人,上一个在我面前如此拐弯抹角的人是萧玄溟,他当初是为了我的萧家血脉,所以才一边坑害,一边培养我,那么魂天呢?

    以他对太虚真龙气运的了解,难道也是冲着我太虚真龙气运来的?夺舍?

    不,夺舍是绝对不可能的,就像魂天自己说的那样,太虚真龙气运,是由多重因素一起聚集在一起才能形成的,我若都不是我了,这股气运一定会消散掉。

    这世间能够对太虚真龙气运有着绝对威胁的只有万劫不复字体,但是那个身体早就在炎黄世界就被我彻底破坏,按理说如今灵肉一体的我应该没有任何破绽才对,他不该不明白才是啊。

    我眉头紧锁但是这个问题始终没有得到一个解答,魂天的行事看似正常,但是一件件的违和感堆积在一起,总让我感觉到不安。

    “罢了,现在不是思考这些的时候,我们只有七天的时间了。”我开口打断了洛水月的思考,虽然很在意魂天的事情,但是他在预谋蚀月之日总不可能是他能控制的,如果他都能做到这样控制天象了,我找也就不是他的对手了,这七天时间我必须要部署好一个妥当的解放白家的办法才行。

    “我也去,你潜入,我接应,白家现在不好闯。”洛水月很是严肃的说着。

    我点了点头没有拒绝,毕竟白起都已经让南辰王都亲自出手了,如今白家的守卫肯定比以前不知道强大了多少倍,潜入白家的难度和潜入南辰王都远远不是一个级别的。

    我本身也有神烙所以很方便的离开了这分殿,看着我的举动魂天嘴角一翘:“动作倒是挺快,祝你好运了。”

    “萧枫去干什么么?”魂天的话语刚落下,白起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魂天的身边。

    “还能去干吗?去个南辰魔尊通风报信?”

    锵!

    黑色长剑拔出直接对准魂天,白起冷漠道:“我不喜欢说笑,更不喜欢被别人说笑。”

    魂天看着自己交出去的黑色长剑毫不在意的微微一笑道:“放心,为你铺路而已,你这个兄弟,为你可是尽心尽力,明明内心一点情感波动都已经没有了。”

    “你说什么?”

    “哦?他没告诉你么?除了对洛水月之外,眼下的他对别人都不会产生任何情感波动了,他做这些事情,只是他靠着自己心意,觉得自己该这么做而已你。再说白一点,就像是一个机械,一个傀儡一样。”

    白起眉头紧锁看着魂天思考着魂天这些话的意思,陷入了沉思。

    另一边我和洛水月朝着白家附近去了,距离白家的宅院还有五公里的时候,周边巡查的人明显就多了好几倍,我们不得不隐藏了自己的气息,在暗中前进。

    在靠近最后一公里的时候,我们明智的停下了自己的步伐,我看着前方道:“南辰魔尊倒是也狠心啊,这个地方竟然安排了三个执事蹲守。”

    “看来这白家对南辰王都本身也是极为重要啊。”洛水月肯定到,南辰王都这个举动绝对不是对白起一个人做得出来的,他们显然不是单纯的想要处理掉白起,他们更重要的是守住白家的秘密。

    “看来我们之前想的隐匿气息潜入进去有些困难了。”我平静的说着看向了洛水月。

    洛水月看了看四周道:“你东边,我西边,我负责吸引那些人的注意,你乘机潜入进去。”

    我眉头一皱有些不愿意道:“还是我来做诱饵吧,我方便逃脱一些。”

    “白家的事情我几乎一无所知,而且魂天不是也说了,白家可能和你还有关系,还是你去比较合适。”洛水月知道我是在担心他,但还是不愿意松口看到我还想要说什么再次补充道:“放心,这一群家伙还不足以留住我,别太小看了你的女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