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白富美老师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1938章最后期限

    得÷康→♂得÷康→<a href="http://" target="_blank"></a>

    对于魂天的话我心里还是很奇怪的,因为这和我之前的判断明显出现了偏差,在我看来这个地方要么是和我没有关系,要么就是魂天根本不想要我知道介入的地方。

    但是就现在从魂天的语气来看,似乎这两者都不是。

    这份好奇让我紧跟在了魂天的身后,来到宫殿前最后阶梯大概还有十几步距离的时候,魂天突然停了下来,然后对着空无一人的王座单膝跪地恭敬的鞠躬。

    魂天瞥了我一眼:“你也应该这样做的。”

    “凭什么?”我明显不屑的开口道。

    魂天微微一笑不予置评,也不强求什么起身之后继续朝着王座靠了过去,我跟在身后随着魂天一点点的走上最后的阶梯,才发现在王座之后是一副精致的壁画。

    上面的内容我很熟悉,是当年穹日魔帝和炎黄大帝战斗的场景,只不过明显不同的地方是,此处壁画的主角是炎黄大帝。

    这个壁画,正是穹日魔帝被炎黄大帝打的毫无还手之力的场景。

    我惊疑的看向魂天,影魔殿还和炎黄大帝有关系么?

    那场大战结束之后,穹日魔帝沉睡在这里已经是肯定的事情,但是炎黄大帝呢?

    黑色圆球爆发出来的力量是可怕的,但是我还是可以清楚的感觉到炎黄大帝是没有死的,虽然不知道炎黄大帝那个时候境界到底是什么程度,但明显高过了穹日魔帝一个境界的炎黄大帝,不可能因为黑色圆球那一击就被击败。

    那是穹日大帝最后的保命手段,虽然击退,但绝对不能够杀死炎黄大帝。

    “你们信奉炎黄大帝?”我看向魂天诧异的问道。

    魂天微微一笑:“不是信奉,不过确实有所关联,该知道的时候你自然会知道。”

    魂天伸出手紫黑色的神烙亮起,一股气息直接灌入到了墙面之中,我还没有明白这是在做什么的时候,突然无尽的负面能量从墙壁之中释放了出来。

    这不是单纯的悲伤绝望那种普通的负面能量,这股前面上释放出来的是和天道之力完全相反的负面能量,和我体内如今已经逆转入魔的天道之力如出一辙。

    我一瞬间立刻屏蔽我的气孔,不想要这些气息进入自己的身体,但是这气息强大力量的穿透力还是直接深入了进来,我体内的力量明显又增强了几分,但是我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我很清楚这样的强大对我而言绝对不是一件好事情,这股力量只会让我入魔的这些灵气变得更加难以控制起来。

    一边的白起显然也受到了这股力量的影响,如今也有神烙的他,体内杀戮之力明显也是被逆转了过来的,他虽和我做了同样的动作,但是明显收效甚微,这不免让我有些担心,但此刻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因为我们三人之中明显受益最大的人还是魂天。

    这庞大的气息虽然疯狂的朝着外面涌去,但是直接面对了这股气息的我们三人显然是收到影响最大,而其中魂天毫不抗拒的任由这股力量进入自己体内,获得的东西明显是比我们都要多的。

    身体漂浮在半空之中,墙壁之中用处的气息留在此处的那些,几乎大半都进入了魂天的体内。

    我清晰的感觉到魂天的实力还在不断的提升着,这个家伙此刻的气息明显已经达到了传奇七转的地步,加上他之前展露出来的那些手段,我很是怀疑就算入魔处于那个只有杀戮意识的癫狂之境况,自己也许都不是这个家伙的对手。

    这个过程持续了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就结束了,墙壁上用处的气息开始变小,魂天的身形也缓缓的飘了下来。

    我此刻虽然还不知道这气息到底是什么,但是总觉得魂天打开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整个天魔界的格局可能都会因为这一次的事情发生剧烈的改变。

    而就在这个时候,墙壁之上突然一股不寻常的气息冒了出来。

    这股气息极为微弱,特别是在刚才涌出那样大量的气息情况下,变得几乎微不可查的起来,但偏偏我却敏感的察觉到了这股特别的气息,它不疾不徐的落在我的胸口,因为我屏蔽的气息所以悬浮在我的面前没有任何动作。

    我胸口神烙发出特别的光芒,和这股气息相互交错的闪烁着,我看着白光下意识的打开了自己屏蔽的气孔,将这股白色的气息吸收到了我的体内。

    这个举动不是我主动控制做出来的,虽然感觉到了这白色气息的不寻常,但我并不知道这气息的本质是什么本不敢轻举妄动,但我的手脚下意识的做出这个举动将白色光点吸入了我的体内。

    白色光点在我体内流转了一圈之后到了我的丹田之中,在丹田中央位置上归于平静缓慢的下沉最后落入了我的灵气之海中没有了任何的踪影,就算是我可以去寻找也找不到这股白色气息的所在。

    我有些失神看向已经没有了任何异样的壁画,几乎是下意识的开口道:“潘多拉的魔盒么?”

    “你说什么?”已经恢复了意识的魂天一下看向我皱眉问道。

    “没什么,结束了吧?我们可以去找穹日魔帝沉睡的地方了么?”我对着魂天直言问道。

    魂天微微一笑:“自然,你带路吧。”

    我拿出红色结晶,按照他指引的方向加速赶往,而心里还完全在思考刚才发生的一切。

    魂天引出来的这股力量实在是太奇怪了,而且虽然有一小部分进入到了我们三人的体中,但绝大多数都流露到了外面的世界,这股气息对天魔界难道还有什么影响?还有那最后的白色气息,沉我丹田之中后便没有了动作又是怎么回事?

    我心里感觉到有些乱,对于影魔殿的存在越发的变得摸不着头脑了起来,原本以为只是天魔界的一个强大的组织,但是接二连三的和炎黄世界的大帝牵扯在一起,还有这古怪的神烙,一切的一切都在告诉我这个影魔殿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

    “想什么呢?萧主事,你现在还有闲工夫顾忌其他事情,看来很游刃有余嘛。”看出了心中明显在思考着什么的我,魂天直接开口说道。

    “要你管,我有没有闲工夫你那么在意干什么?”

    魂天哑然一笑道:“我倒不是在意,主要是你的时间是真的所剩不多了。”

    魂天的话让我一下想到了什么,然后看了一眼被我用冰晶封存起来的洛水月的身体,此刻洛水月的身上的冰晶虽然还存在着,但是她的身体明显在迅速的老化着,整个人身上的器官也在迅速的衰竭,身体恶化的速度比起之前快乐一倍有余。

    “这是怎么回事?”我一下转过头对着魂天问道。

    魂天微微一笑道:“你带来的那个女子,身体之所以会这样就是因为无法本能的适应这天魔界的环境,而这个地方的环境比起外面可是更加恶劣了无数倍,你的须弥芥子本就是依附空间存在,而不是单纯开辟出来的,自然直接被影响到了其中。”

    “你怎么知道?”我皱眉看向魂天。

    “我当然知道,别忘了,当初我可是直接从蛮荒魔尊的须弥芥子之中拿出了这半片玉珏的,你们这种普通的须弥芥子,我自然是一眼就看出来了,你对空间没有什么特别的研究,我可不一样。萧主事,你剩下的时间可不多了。”

    我眉头一皱虽然不太想要信任魂天,但是对于洛水月的事情上我实在是不敢冒险:“还有多少时间?”

    “三个时辰,三个时辰之后你若是拿到神元草,就是大帝在此也救不回你身边的女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