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白富美老师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1924章麒麟之争

    得÷康→♂得÷康→<a href="http://" target="_blank"></a>

    瞑曦王都在三大王都之中绝对算得上是低调的一群人,也不能说他们没有什么动静,只是相比于魔羽王都和南辰王都而言瞑曦王都的动作明显就要低调的多。

    这群人绝大多数时候都在自己王都的管辖区域范围内活动,历来也没有传出过什么和别的王都、世家发生冲突的事情,魔羽王都有铜铃大会,南辰王都也有那死斗竞技在各处展开,唯独瞑曦王都什么都没有,这直接让不人怀疑他们到底配不配作为三大王都之一。

    只不过这么多年,能够让南辰王都和魔羽王都都承认和自己齐名的王都始终只剩下瞑曦王都一个,这件事情上始终没有被任何人动摇过。

    这个螟蛉是什么意思?

    我还没明白瞑曦王都的这个命令主动朝着我示好的目的,不过眼下的情况显然多一个朋友要比多一个敌人好得多,哪怕是天魔族,哪怕只能作为暂时的队友,也足够了。

    留下了玉简之后螟蛉带着人很快离开了我身边没有过多的纠缠,显然也不想要别人觉得我们有什么。

    我本想要把这个玉简交给白起,但是白起拒绝了我道:“你自己拿着吧,你先行一步比我重要,我本就是来作为帮手的,如果我拖累我不如不来。”

    白起都这么说了,我也没有矫情,收起了玉简跟在瞑曦王都的人身后,最后一个进入了已经解封的禁制之中。

    一股空间风暴从四周袭来,早有经验的我用传奇之躯硬抗住迅速的前进,这穹日魔帝的布下的禁制不出我所料果然还是有着空间屏障存在着,不过这空间屏障显然要比蛮荒王都那边的三十七分殿前设立的空间屏障要厉害的多,那个地方的可没有出现空间风暴这种东西。

    破开之后找到一个出口,我一下冲了出去,落地看向四周是在洞穴之中,和外面的死气不同,这个地方灵气充裕是我说看到的所有地方比起来,只有起源之地能够和他比较的那种浓郁。

    “不愧是魔帝的沉睡之地,在天魔界这大源枯竭之地的竟然丝毫没有收到影响。”

    我抬头看着头顶类似钟乳石一样的东西感叹着,形成这种东西可不仅仅是时间岁月积淀就可以做到的,必须要在灵气充裕的特殊之地才能形成这样的东西。

    我感叹之余我怀中一阵躁动,我立刻将缩小放在了我怀中的两头幼生麒麟放了出来,他们腾云而起很快飘到了山洞顶部对着那些钟乳石一样的东西啃咬了起来,我摇了摇头,这些东西倒是好牙口。

    不过我也知道自己还是委屈他们了,幼生的麒麟想要快速的长大,必须要吸收大量的灵气,我也尝试过使用自己炼制最后有灵气的东西喂养,几乎没有丝毫的作用,还不如跟在我身边单纯吸收我散发出来的太虚真龙气息来的更有用。

    这些家伙除了天然所成之外根本什么都不吃,可是那样的天材地宝我到哪里找去,更别说是在这贫瘠的天魔界。

    好不容易来到这个地方看起来倒是能够让这两个小家伙饱餐一顿了。

    我神念让他们不能离我太远,两个小家伙虽然还不会回话,但是简单的回应还是明白的答应之后立刻撒开了在这里吃着钟乳石,而我则是继续看着这里面的情况。

    这洞窟错综复杂,神念释放倒是没有收到太多的影响,但是几乎没两步都是一个岔路口,完全就是蜂巢的形势存在着,想要先探清情况在移动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除了边走边看之外似乎别无他法。

    此地为穹日魔帝当年和炎黄大帝战斗之后沉睡之地,至于原因有说是击败了炎黄大帝之后重伤需要休养,也有说是为了保住自己的帝境之力不被天地夺走所以将自己封闭了起来,但具体真相如何谁也不得而知。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个地方有着穹日大帝拥有的几乎一起,魔帝的功法,魔帝的法器,魔帝的收藏,甚至是魔帝本身,你都可以在这个地方找到。

    也正是如此,罪山王当初才会相信我的话,认为我真的是想要找到这个地方,然后寻求魔帝帮助的,毕竟作为魔帝炎黄世界实在是太大的诱惑了,我先前还不明白其中缘由,但是从文茵大帝哪里知道了些许炎黄世界的辛秘之后已然知晓了不少。

    只是这慢慢多的岔路,那一条才是正确的呢?我像是一头无头苍蝇一样在此地胡乱的转着,越是转动越是发现这地方似乎将整个山脉都囊括在了其中,若是就这样漫无目的走只怕再有一个月也不一定能够发现什么东西。

    就在我苦恼于此的时候,两头幼生麒麟突然传来神念,很是频繁似乎再是求救一样,我一下将神念朝着他们所在的位置释放了出去,果然感觉到了生人的气息。

    一行三人的队伍,并非我之前注意到的那四队人,我这也松了一口气,本想要隐藏气息就这么从这些人眼皮子底下离开,但是突然一人发生了什么道:“叔父,你看那个是什么?竟然在吞噬此地地诞。”

    我眉头瞬间一皱瞬间明白了过来,坏了,这些家伙发现那两头幼生麒麟了。

    我之前虽然没有刻意隐藏,但是进入天魔界之后,我一直让太虚真龙气运保持着和环境最为相似的气息,那个距离他们自然是不足以发现我的,但我没想到这些家伙竟然注意到了这两头幼生的麒麟。

    “哦?这是麒麟?”一个中年人顺着目光看过去,看到念头幼生麒麟之后立刻双眼放光了起来。

    “麒麟?那是什么?”最先发现的年轻人不明白的问道。

    “子文你这就不知道了吧,这是炎黄世界传过来的一种圣兽,不仅仅是在我们天魔族,就在是炎黄世界那边也是极为珍惜的存在,一头成年的麒麟最弱也有传奇五转的实力,他们每一个更是都有着突破到帝境的潜力。”

    “这么厉害?那不是和有着魔帝血脉一样吗?”

    “自然,麒麟血脉本身虽然不如我族魔帝血脉,你也是不多得的了。这两头还是幼生麒麟,我们取他们的精血,吸收之后自身的血脉也会得到很大的提升。”

    “你们谁敢?”我冷漠的话语想起来,入魔之状下杀意已经不直觉的浮现了起来。

    这两头麒麟虽然没有和我建立契约关系,但毕竟是我从还是蛋形态的时候就看着的,破壳而出的瞬间更是帮我吸收了无尽的杀意,我对他们本就有一种自己的孩子的感觉,听到有人要抽出自己孩子精血吸收,谁也不可能做到平静如此,还在一边想着如何悄然离开。

    “罪山王主事萧枫?”向前外面的事情众人早就知道了我的身份看到了直接认了出来,看着我这个样子中年男子显然有所会意错了道:“此圣兽本就是我们想看到的,阁下这么出来抢夺未免有些强硬了吧?”

    “抢夺?他们本就是我带过来的,到底谁抢谁夺?你最好事先弄清楚,现在滚,我可以饶你们不死,如果还想纠缠。休怪我无情。”我强行按捺着性子说道,毕竟已经确定了影魔殿和羽家都是不可化解的敌人,如果可以我不想要再给自己增加麻烦,但是退步绝无可能。

    “你说是你的就是你的?他们分明是无主……”

    砰!

    年轻男子话还没说完一股剑气直接将他打飞了出去,镇魔古剑已经飘在了我身后,再忍不住的我我冷漠的看着众人:“不滚?就是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