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白富美老师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1866章罪山王都

    得÷康→♂得÷康→<a href="http://" target="_blank"></a>

    因为早就猜到了古烈的背后有着罪山城的人,所以我并没有太惊讶。

    眼下也必要装的太惊讶,如果连这点都一点都没察觉,倒显得我过分愚蠢了,我看着罪域微笑道:“这么说这个任务还是阁下带来的。”

    罪域点了点头到:“没错,只是我也没想到两位突然的到来,古烈让两位贵宾来执行这个危险任务,我已经严肃的说过他了。然后立刻带着他赶往此处,还好没出什么意外,否则我可太对补气两位了。”

    我看着罪域呵呵一笑,却也不拆穿他的谎言,我可不相信没有他的示意,古烈一个人敢做出这样的决定,不过我也不打算怪罪这个家伙,毕竟谁都没有说实话。

    “那头异兽实力不弱,而且看起来是炎黄世界的血脉,你们不应该不知道它的存在吧?作为这一片的管辖者?”吕姬则没有我那么好的脾气,虽然知道对方是试探她也不会说穿,但她的性格可不可能就这么算了。

    “抱歉,是我们的失职,那头异兽出现本就是没有准确的规律,我们只是察觉到最近这里有异动,所以也是想要来探查一番的,察觉到了之后立刻赶过来想要拦住而为,也是真的没想到两位竟然深入到了这一步。作为赔罪,我愿意带二位前往罪山王都,引荐给罪山王,到时候两位想要补偿,可以尽管开口,我们罪山王都,欢迎从炎黄而来的二位。”罪域轻轻鞠躬对着我们赔罪道。

    我知道这个家伙是选择了相信我们了,不过这份信任到底有几成我还不好把握,我将目光看向吕姬,吕姬立刻心领神会道:“罢了,本也没有出什么乱子,不过下次若还有这样的事情,我希望你们能给我们准确的情报。罪山王都不欢迎我们,我想诺大的一个天魔世界,还是有地方容得下我吕姬的。”

    “自然,自然。”罪域赔笑着回应,然后看了看四周道:“吕小姐继续呆在着也不是什么办法,我们还是先回罪山王都去吧?”

    吕姬眨了眨眼睛没有拒绝,不过刚走一步突然又停了下来:“还有一件事情,以后有什么事情你直接跟他就好了,你还不配和我说话。”

    言罢,吕姬直接展开帝境威压对着罪域施展,吕姬与罪域的实力其实相差并不大,但是有着魔帝威压对于罪域这个天魔族而言压迫力实在是太大了,罪域差点没有站稳直接跪在了地上,勉强稳定着身形点了点头,吕姬这才收起了威压。

    看着这一幕的我只能在一边苦笑着,吕姬还真是会省事啊,这摆明了嫌麻烦把问题都丢给了我,不过这样也好,我来掌握节奏很多事情都会方便许多。

    我最后看了一眼这个地方,然后跟随着众人一同离开,古烈并没有跟我们前往罪山城,在炎谷之外便与我们分别,离开之时在我身边小声的问道:“箫先生,之前有所怠慢,你可千万别放在心上,在下也是身不由己。”

    我摆了摆手道:“放心,我不介意,日后我们还会见面的,到时候自然会有麻烦道古部族长的地方。”

    “不麻烦,不麻烦,到时候箫先生尽管开口就是,若有能用到在下的地方,在下自然尽力相助。”古烈谄媚的笑着开口道,听到我这么说古烈这心里也是送了一口气,心里安心了不少,自然对我态度更好了。

    而看着他这个模样,我只是淡淡的冷笑,到时候只怕不管你觉不觉得麻烦,都没有拒绝的权利了。

    告别了古烈我们朝着罪山城的方向去了,吕姬一骑绝尘在最前方,经过了之前的事情罪域自然不敢僭越,老实的呆在后面看着看起来和善不少的我问道:“吕尊一直都是那样……盛势凌人么?”

    之前还是吕小姐,眼下已经变成了吕尊可见罪域眼下态度的改变,如果说之前只是单纯的礼貌,现在就是对吕姬实力的认可了,毕竟那时魔帝威压,在整个天魔界如今也是少有人能够接触到的力量,起码罪域着百来年的生命之中就从没遇见过。

    我瞥了罪域一眼轻声道:“盛气凌人可不是什么好词,我劝你下次说话最好注意一点。”

    罪域一听立刻有些紧张,小心的朝着吕姬那边看了一眼,然后小声道:“抱歉,抱歉,是我的不好,多谢箫兄提醒。”

    我眼珠子一转倒是想到了该怎么说:“你也知道,吕尊和我不一样,她是血脉纯正的天魔族,在炎黄世界自然是人人喊打的存在,所以吕尊有一段不太好的过去。”

    “什么?!”罪域不敢相信的开口道,瞥了一眼吕姬然后看向我道:“吕尊的实力在炎黄世界竟然是被欺压的存在?”

    我冷漠的瞥了他一眼道:“你以为我们是从什么地方过来的?你以为炎黄世界和着天魔界一样贫瘠?”

    “可是……炎黄不是文明倒退数万年了吗?不是在不久之前才入万界银河么?”

    “你听过一句话么,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不入炎黄之不过当时没有帝境强者而已,现在也已经有了,你觉得会比现在差?我也不长他人志气,灭我们的威风,你看我实力如何?”

    罪域上下打量了我一下:“传奇四转的实力,还有九黎圣火傍身,看你的年纪也不大,也算是一流天赋吧?”

    “一流?罪兄你是在太看得起我了,就我这实力,不过是中等偏下而已,在被吕尊收入麾下之前,我也不过是华夏那边一个叫做雁门宗派的外门弟子而已。”

    “中等偏下?”罪域依然是不敢相信的看着我,之前我和火麒麟交手的场景,他也看到了,虽然见到的不多,但是就光凭之前展现出来的实力,罪域就不敢有必胜过我的把我,而他已经是一座王都之中最为顶级的战斗力了,整个天魔界眼下也不过数十王都啊,我的话已经完全刷新了他对炎黄世界的认知。

    “还好有这吕尊带着我脱离了那个地方,有一说一吕尊的实力如今还是排的上号的,只不过到底还是树大招风,叫上吕尊性格比较孤僻也没有独霸一方,基本上是无路口走之下才来到这地方,否则谁愿意来这穷山僻壤的?”过分的托大也就不真实了,所以我也没有说的太过火,然而……

    “萧峰?!”吕姬一下回过头有些忍不住了,我们说的东西,她自然是全都听在了耳朵里,本不想搭理我,可看着我越说越过分实在是有些忍不住了。

    我一下闭上嘴不再说话,一遍罪域也是低下了头假装与自己无关,不过罪域的内心也更加肯定了我之前所说的话,若不是我说的都对,吕姬被戳中了痛处怎么会有这样的表现呢?

    感觉到罪域的反馈,我心里也是松了一口气,绝对不能让天魔界知道炎黄现在的情况,虽然不知道能拖住多久,但多一天是一天了,而且眼下我也找到了一条最为明确的生路。

    那就是炎黄大帝,虽然按照圣兽铭说的,炎黄大帝生死未卜,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炎黄大帝一定还活着,虽然毫无根据,但我的内心就是这样肯定的。

    如果他愿意在这个时候帮助炎黄世界,哪怕是在现在这个节骨眼上,挡住天魔界也未尝不是一件可能的事情。

    只是哪怕炎黄大帝还活着,消失了三千年的人,我该到那里去找这个人的踪迹。

    而这死后荒地之中,一片庞大的建筑群出现在我的面前,吕姬停下脚步,罪域立刻对着我开口道:“这就是罪山王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