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白富美老师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1848章都是宿命

    得÷康→♂得÷康→<a href="http://" target="_blank"></a>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同样眼下的我虽然很需要实力,但是绝对不会要眼前这些本就不该属于,不该拥有的东西!

    炎黄如今虽然大劫当头,但我并不想要用着这些人的实力直接加强炎黄,他们是以死之人,这场战争,不该是属于他们的战争。

    “呵呵,真是奇怪的坚持呢,虽然不能尽数连接外面的状况,但我不觉得现在的炎黄界能够与对抗其他世界入侵的可能性,看你现在的模样,应该也是有所损伤吧?就算不算上你的损伤,真正的你实力有能达到什么样的程度呢?传奇五转,六转,最高不过七转吧,这样的你,凭什么对抗其他世界!?”

    沉默。

    的确玉清大帝说的话一点都没有错,甚至是高估了我的实力,但……

    “抱歉,我无法妥协。”

    “你来的此处,你觉得还由的了你么。”玉清脸色有些狰狞,他尝试着好好与我说,但是显然有些道理,不是简单的说就能说明白的。

    我轻笑道:“玉清大帝,我知道我可能不能对你们做什么,毕竟你们成百上千的聚在意,就是不想要后世有人能够对你们造成什么影响吧?但是,玉清大帝,我不觉得你是一个喜欢说废话的人。”

    “嗯?”老者看着我眉角抽动了些许。

    “既然现在都还有心思和我说着这些东西,我就能够想到,我的存在,对你们而言是必不可少的东西了。”既然如此,只要我不愿意,没有人能够强迫我。”我很是坚决的开口道。

    玉清摇了摇头不再言语,我不解的皱眉,有点紧张,难道我想错了。

    “我不是需要你做些什么,只不过需要你不做什么就足够了。”

    “炎黄世界所有的限制如今应该都完全打开了吧?”玉清大帝突然开口问道。

    我皱了皱眉头道:“是如此,那又如何?”

    “桃花源已经在逐渐的远离的炎黄了,我们的要求很简单,在我们得到了桃花源的那些载体之后,你带着我们回到炎黄之中,就足够了。”

    “你们妄想!”我坚决的说道。

    “嗯?就算你这么做,我们也一样会占据,这里的载体,这平白增加的战斗力,你真的不动心?”玉清大帝看着我显然认为我还是在嘴硬。

    “动心?动心什么?在我知道了你们这些家伙存在的本质之时,我就对你们没有在抱有任何希望,就算我阻止不了你们,也绝对不会让你们出现在炎黄之中的。”

    “愚蠢!”玉清大帝气愤的说道,没想到我竟然顽固到了这种地步!

    “愚蠢又如何?有时候蠢一点并非是一件坏事。”

    “你要知道……”

    玉清大帝一开口我直接打断了他的话:“我明白,如果我不连接两边,桃花源与炎黄世界的连续会断开,我也会迷失在我万界之中对吧?”

    “你竟然知道?”玉清有些意外对我知晓的东西不得不重新思考了起来。

    “当然,对于你们而言,那么看看重,我若是还不明白未免也太迟钝了一点。不过,那也仅仅是进入万界之中而已,又不是这辈子再也无法前往炎黄了,我只是需要花费些许时间在万界游荡而已,而你们这辈子不会再有重回万界的希望了。”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么?”玉清大帝面对我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坦然,已经有些捉摸不透我的脑袋之中在想什么了:“就算有一天你能够回去,那也许已经是过了千百年的时间了,到时候没准都已经是下一次的轮回了!”

    “我当然明白!但我还是不会改变我的选择。”我很认真的说着,依旧坚持着,绝对不能松口,只要漏出了一点的破绽,对方就会以大义的名义让夺舍变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我已经见过了洛水月变成那个模样,绝对不能在让同样的事情在发生一次了。

    “再说……”我突然开口让玉清投来了疑惑的目光,我抬头在四周巡视一圈:“你们这些曾经战败与天魔族的家伙,就算活过来又能怎么样?能失败第一次的你们,依旧逃不出第二次的失败!”

    轰!

    地面直接塌陷,我的这句话已经不是争论,已经升级到了对这些家伙的挑衅,感受着众多大帝施加在我身上的压迫力,我整个人伴随着地面一起陷入了下去,单膝跪地,巨大的压力随时可以将我直接压进地面之中。

    玉清看着我苦苦支撑的模样突然摆了摆手,这帝境威压才减弱了许多:“萧枫,不得不说你很有魄力,在这样的地方,竟然还能坚持着自己的信念,那不如我们各退一步好吧。”

    “什么意思?”我抬头看着玉清不解的问道。

    玉清大帝缓缓解释道:“你不是就是认为我们单纯的只是为了夺舍,不想要我们传承下去么,那不如获得传承的人,由你们来把关,一个两个,都可以,送到此处,是我们的意志吞噬他,还是他完全拥有我们的意志都听天由命。”

    “嗯?”我眉头紧锁还是有些不放心。

    “怎么?这都不敢么?我不否认你说的,我们想要夺舍,但是我相信现在的炎黄还是有这样充满自信的人吧?哪怕知道有着那么大的风险也还是愿意一试,并且能抗住我们的意志,彻底将传承转化成自己的力量的人。还是说这样的人,如今的炎黄已经一个都找不到?”

    “当然不是!”

    一个清脆的声音出现,洛水月的身形从天而降的出现在远方,我和玉清大帝同时转过头,都没想到洛水月竟然凭借自己的力量直接冲进来了。

    玉清在看了一眼洛水月之后,却一下就释然了:“雪神么?没想到有一天我还能讲道理,我以为你这辈子都不会来到此处呢。”

    洛水月的瞳孔突然变蓝,将身体的控制权,完全的交给了雪神,雪神看着玉清轻声道:“我和你们不一样,我只是带着这个小姑娘进来的罢了。你们作为,我到现在也依旧不同意。”

    雪神落在我身边,我感觉着洛水月身体,气息却明显不同的雪神有些诧异,如今两人的意识已经切换的越来越自如了。

    “你知道这些家伙的存在?”我对着雪神问道。

    雪神点了点头解释道:“当年他们的作为是炎黄所有大帝都知道的,加上设立这个计划的玉清本就是在当年德高望重的存在,这个计划说是一呼百应来形容毫不为过,只有少数的大帝能够拒绝他们,自己在别处自己设立传承。”

    “少数?那可是一小半,不过好像大多都被毁掉了吧?”玉清看着雪神讥讽一样的说着。

    玉清的话语雪神没有反驳,我便知道这件事情只怕是八九不离十了,的确帝境传承之中虽然肯定会设有重重机关,但是外界留下了那么多天魔族的传承,那些家伙毫无疑问是想要毁掉这些大帝传承的,看来在历史长河之中许多远古大帝的传承不是没有留下,而是被破坏了。

    “那又如何,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我们本就是不该存在的人了,就算被毁也是命运注定,这一切都是宿命!”

    “是么?那你为何现在还在这个女人的体内!”玉清一句话一下问道了症结上,雪神瞬间哑口无言。

    这时候我突然站了出来开口道:“因为我还想要让她看到曾经她没看到的光景,玉清,你刚才说的东西,我答应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