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白富美老师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1807章五行转逆

    得÷康→♂得÷康→<a href="http://" target="_blank"></a>

    我带着洛水月直接下降了一个宫位然后朝右边移动,直接冲入了震宫之内。

    落地的瞬间,四周的突然出现土墙朝着我们袭来,我脸上一喜知道自己猜对了!

    震宫属属木,这小空间之中的树木突然疯长,藤蔓扭在一起在空中形成了一个震字,直接将附近的土墙完全击碎。

    “枫,你这是怎么做到的?”洛水月看着我还是没有明白这是什么原理,如果说之前是的运气,那么这次是有了一定判断后作出的选择。

    “我再试一次看看。”我虽然这么说着,但也明白这将是我最后的机会,这一击没有选择对的话,若是宫位五行属性与攻击不同还好说,但若是宫位属性被克制完全击散的情况下,我现在的实力已经挡不住增幅到了这种程度的攻势。

    我这次自己回到了开始进来的原点坎宫之中,犹豫这次我移动的极快,在停顿了片刻之后周围才出现了天火,被水流凝聚起来的坎字完全击散!

    “果然没错!”我惊喜的开口道,如果说第一次能够使运气,第二次完全是凑巧,那么这一次不能用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来形容了,这阵法的规律十有八九我已经猜对了。

    我没有犹豫立刻朝着下一个宫位走过去,洛水月路上还是有些不明白的看着我:“枫?这是怎么回事?”

    “其实并不复杂,九宫都有其对应五行,宫位拥有五行便是此宫具有的防御性五行之力。而攻击性五行则是与我们所在上一宫的五行有关联。譬如我们之前是在震位,此宫属木,木生火,所以但我们达到坎的时候落下的攻击便是五行之中火行的攻击,完全的被化解!”

    听到我这么说洛水月一下这才明白了过来,可是明白归明白,在如此短的时间并且要亲身面对这些压力的情况下,找到这阵法玄机实在有些狼洛水月不敢相信。

    若是让她置身事外,花上好一段时间研究她也许也能看出些许端倪,但那时置身事外,无论是时间还是紧迫感都远和现在不能同日而语的,要知道要是一步走错,所在的宫位完全对降下的五行之力没有任何的抵抗的话,那就是彻底的万劫不复。

    对我而言这里面开始也带着些许猜的成分,还好老天爷还是眷顾我的,这五行生克在几次尝试让我经历了大部分的情况,而没有出现任何无关选项,譬如天火落下,我却在属土的中宫,我想要发现其中问题还真没那么容易。

    不过眼下在彻底的弄明白了一切之后,穿梭在九宫之间已经没有了威胁,这种并不算是复杂的精算,还是足够我在攻击的间隙之中彻底算清楚。

    “可是这阵法要如何才能彻底破开?”跟着我洛水月的确没有感觉到危险了,但还是有些不明白我们要如何逃出这个五行循环。

    “方法有很多,要看设立阵法的人用的是什么手段了,只是这个没有任何的线索,只能我们自己来尝试了。”我说带着洛水月开始尝试了起来。

    想要破开最简单的自然是次数,只要抗住了足够的次数之后,便会直接破解这阵法。然而在辗转了几十个宫位之后依旧没有什么变化,让我摒弃了这个念头。

    再复杂一些的将五行之击完全抗一边,这生克循环本就想通,我在做第一个尝试的时候,其实就已经就将五行之击全部挡住了一边,然而并没有什么变化。

    那么剩下的可能就是最糟糕的那个了。

    将九宫完全点亮!

    九宫对应五行,但却并非一一对应,譬如中宫五行属土,而坤宫同样五行属土,这就有了抉择的问题,或许是要要达成什么条件,亦或是要将九宫都完全点亮这些都有可能。

    我做了不知道多少次尝试,我体内的太虚之力都在这过程之中消耗了大半的时候,我终于将目标锁定在了最后一点上,九宫完全点凉的同,最终归于中宫!

    这已经是我能够想象出来,并且达成条件的极限了,

    由最后的兑宫转向中宫之后,一击寒流袭来,土行中共挡下了这一击,但一切还是没有发生任何的变化。

    哪里出现什么问题了么?

    我一瞬间有些茫然,不明白我到底什么地方不对劲。

    虽然不解但我的脚步还是没有停下,飞速的进入的离宫,体内的太虚之力迅速的消耗,我突然抓住了什么,一下开口道:“原来是这样么?这个九宫的走法并没有任何破解之法,他们设立本身的目的就是为了不断消耗我们的灵气和精力。”

    “可若是如此,为什么不直接用这攻击击破我们呢?这攻势不是本就很强大么?”

    “如果做不到呢?这攻击虽然不断强大,眼下完全到了我么不能承受的地步,但同样这也不应该是一个阵法本身拥有的力量,能够聚集到现在,是因为我们一切都在顺着设立的阵法去走,在五行相生的原理下,才到达了这一步。”

    “那我们该怎么办?”洛水月不明白的看着我已经彻底迷失了。

    我突然眼神一眯釜底抽薪道:“当然是反着来,五行虽然有相克之所,但同样也有物极必反的道理!”

    将之前的算法完全调转,就是他若是使用土行自己,我偏偏要走向五行属水的坎宫之中,看起来虽然坎宫会被击破,但是生克之间本就是相反的,若是能够在坎宫利用水行之力破解这一击,整个阵法的循环就破了不再会持续变强,更会因为反向的生克让阵法被直接削弱!

    可重点是在被克制的状态之下,要如何挡住这一击?

    单纯依靠阵法的力量是肯定不可能的人,我目标一下放在了最初进入的坎位之中。

    坎宫五行属水,我的五行之力自成混元,不会再生克之中有什么影响,而洛水月的雪神之力与水行最为契合,这是我们合力最有机会挡住一击的宫位。

    我将自己的念头告诉了洛水月,洛水月一下紧张了起来,她很明白我这个计划有多大的风险。

    现在阵法的已经到了不需要相克只要攻击不被化解,就几乎能彻底将我们湮灭的地步,更别说我们要逆转五行做这样的尝试,一旦失败我和洛水月都不可能在这样的攻击下活下去。

    “趁着我们还有气力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我对着洛水月提醒道,脚上的动作还是没有停下,这阵法就像是一个死亡滚轮,我们不朝着前进就会被直接卷入其中,而不断前进就会让滚轮越来越快,只有一个最危险的选择那就是在我们还没被这滚轮彻底榨干之前,反向用力将整个滚轮彻底停下来!

    洛水月已经明白了我的心思对我重重点头回应道,在踏入了五行属于火的离宫之后,明知道下一击将会是土行攻击,我还是朝着有着被土行克制坎位水宫直接冲了过去你。

    两面石墙从两边出现飞速的朝着我们挤压过来,已经不知道流窜了多少个宫位的我们,如今已经让眼下的攻击达到了压迫力就足够让我灵肉分离的地步,已经有传奇之躯的我当然明白这意味着,这一击若是完全命中,我的身体和灵魂都在这一瞬间彻底灰飞烟灭,这是我的灵魂在本能的让我舍弃身体来躲避这一击!

    但是事到如今,还有退路么?

    “水月!”

    我大吼一声与洛水月一同出手,水行之力全都聚集了汇聚了此处五行之力的坎字之上。

    五行之中土克水,但水到极致亦能滴水石穿,冻土凝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