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白富美老师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1665章纯阳铜像

    得÷康→♂得÷康→<a href="http://" target="_blank"></a>

    剑势如虹,此刻愤怒将我的力量,提升到了极点,这一剑没有什么技巧,不算什么招数,只是我单纯的将我的此刻的愤怒以剑气的放心完全的发泄出来罢了。

    巨沙飞舞,我的目光死死的盯在那个方向,我能够感觉到那个气息还存在着,他绝对没有在我这一剑之下直接消亡,只不过眼下已经不知道躲藏到了何处去。

    “萧胤辰?是你么!给我滚出来!”

    我四处张望这个邪恶的气息,这个神出鬼没的身形,我所能够想到的人只有一个。

    “呵,真是让我意外啊,你竟然能够感觉到我的气息。”

    被我直接拆穿的身份,萧胤辰终于不再藏藏匿匿的直接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残魂?”我看着萧胤辰轻声道。

    “怎么?不满意?我现在可是远在西北,特意放了一丝残念在此处可是为了你啊。”

    “闭嘴!”

    我又是一剑落下,朝着萧胤辰的残魂斩了下去,什么为了我?他不过是想要看到我无能为力的样子罢了!

    残魂被一剑斩落,萧胤辰面对我这一击根本不闪不避,硬生生的接下了这一招,虽然这样对萧胤辰的消耗是极大的,但是萧胤辰似乎根本不在乎这一点。

    残魂在被我击散之后再次缓缓的聚集在了一起:“这个气息,你竟然真的将天道之力和天魔之力融合在一起了,可惜,可惜。”

    “可惜什么?”

    “你体内太虚真龙之力可就不能转到我的手里了。”

    “你早就知道了我体内的是太虚真龙之力,不是普通的真龙血脉?”我很是诧异的说道。

    “当然,你的事情,你觉得我有什么不知道么?你以为我真的要夭折你,你还能成长到这样么?只不过是,不在意罢了。”

    “你到底想要说什么!?”我情绪激动的说道。

    “说什么?我不喜欢说,我要说的,你今天不都看到了么?从宁江的一个小人物一点点爬到这个位置上,你觉得你能保护得了什么了么?你什么都保护不了。”

    轰!

    七星戮仙剑一剑扫出巨大的剑气,再一次将残魂击散,萧胤辰的话语已经动摇了我的心,我不能让他在影响我的武道境界了。

    而这一次萧胤辰似乎也没有继续想要为此残魂的意思,任由残魂缓缓飘散,最后的声音在我耳畔响起:“你既还不死心,我便再告诉你一个消息,周青,还没死。”

    “你说什么?!他现在在哪?萧胤辰!萧胤辰你给我出来!”我大吼道,但是萧胤辰的残魂还是在空气之中完全的消散在没有留下任何的踪影。

    混蛋!一剑斩在地上,地面瞬间出现了无数的裂纹。

    周青还活着,也就是说全真教此刻还没有完全被灭门,但是此刻他在哪呢?我紧张的四处张望,周青的性格我是了解的,虽然很多时候沉默寡言,更多时候都是在思考,但是他也是有着他的坚持的。

    对方既然杀到了全真教来,周青是不可能离开这里的,他宁愿战死在全真,也决然不可能为了活下来而逃跑,那么此刻会在哪呢?

    我疯了一样在全真教再次仔细搜寻了下来,但是全真教一片狼藉之下我除了尸体之外没有找到任何生还的迹象。

    “萧枫?你也没找到么?”

    我无力的点了点头。

    凌云咬了咬嘴唇开口道:“也许,他们已经……”

    “不!不可能!”我激动的说道,眼中遍布着血色怒视着凌云。

    “萧枫,你,你先冷静一下。”凌霄看着我的模样有些后怕退后了一步。

    我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自己的心情,才开口道:“抱歉,我知道我失态了。不过刚才我看到萧胤辰了。”

    “什么?!”凌云无比激动的开口道,对于这个伤到了剑老的人,凌云此刻也是完全充满了仇恨。

    “只是一道残魂,来看我笑话的,不过他告诉了我周青还活着!凌云大哥,你知道周青大哥是什么样的人,此刻全真教遇难,他不可能离开此处的!既然还活着,肯定还在这里!”

    凌云思考了许久,然后想到了什么立刻动身道:“萧枫,你跟我来。”

    此刻的我也是完全迷茫了,凌云一说他有了想法,我立刻跟你上去。

    凌云带我来到了真武大殿的所在,此地的尸体不算多,我有些好奇看向凌云问道:“你带我来这个地方做什么。”

    凌云四处张望似乎在寻找什么,一边斟酌着一边说道:“师尊曾经跟我说到过,在全真教纯阳大殿有着秘密。”

    “这个地方有什么秘密?”

    纯阳大殿我路过了数次,但是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凌云却偏偏说这个地方有特别之处让我陷入了迷茫。

    我将整个大殿看了一圈,然后最后的目光留在了纯阳帝君的铜像之上,凌云看到我没有了动静,奇怪的上来问道:“萧枫,你发现什么了么?”

    我没有说话走到纯阳帝君的铜像之前微微鞠躬:“多有冒犯。”

    言罢突然一掌朝着纯阳帝君铜像打了上去!

    轰!

    巨大的碰撞在铜像之上扩散,但是铜像却岿然不动的立在原地,身上身子没有出现一个巴掌印。

    这一刻我和凌云都发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我刚才已经是全力一击了,如果是普通的铜像,此刻不可能一点反应都没有,可是眼前的铜像却完全没有任何不对的地方,这就是最为不正常的反应。

    这一次我没有用力,缓缓的走到铜像身边,然后将太虚之力渡入其中,果然有奇妙的反应在铜像之上发生了。

    整个铜像开始缓缓震动,然后纯阳帝君的腰身之上,一个缺口展露了出来,我和凌云都是一喜,然后直接冲了进去。

    疾驰在纯阳帝君像内的通道中,凌云诧异的看向我问道:“你是怎么发现这个地方的?”

    “我看到全真教其他大殿的铜像倒下的倒下,受损的受损,几乎没有一个是完好的,唯独纯阳帝君像不一样,它好像没有受到任何的冲击和影响一样,所以让我产生了怀疑。”

    我的解释让凌云一点就通,只是我还是有着些许不安,总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轰!

    突然一道天雷在我们靠近的时候,朝着我和凌云正面打了过来,我动作极快,太虚镇魔碑一下施展,挡住了这一击,看清来人之后立刻惊喜的开口道:“周青大哥!是我!”

    “三弟?!”周青也是一愣完全没有想到来的人竟然是我,他身后一众全真教弟子也是松了一口气,显然这里不到数百里就是全真教剩下的最后火苗了。

    “你们没事吧?”我看到周青还活着心里悬着的大石头放下了大半。

    周青摇了摇头道:“没事,外面现在怎么样了?师尊为了掩护我们,带着师叔伯们挡在了外面,我们已经在这里呆了三个时辰了。”

    我听着周青的话一愣吞了一口口水道:“你是说,道虚道长还有全真教的前辈他们,全都在外面御敌?”

    周青听着我的话瞬间感觉到了不妙开口道:“你们没看到么?不是师尊带路,你们是怎么找到这个地方的?又是怎么进来的?”

    我一下有些失神,然后脑海之中瞬间想到了什么,一下转过身突然无数的气劲朝着我迎面而来。

    “太虚轮回!”

    我瞬间展开领域之力将这里所有的人都包裹在了其中,几个身影也不在多长缓缓走出来:“萧枫是吧?还真是要多谢你了,若不是你,我们还真不知道怎么进到这个地方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