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白富美老师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1644章复苏的法老

    得÷康→♂得÷康→<a href="http://" target="_blank"></a>

    一个身穿长袍手持权杖的枯槁男子出现在我们的面前,虽然身体未曾完全腐烂,但是和真正的人比起来,显然还是极为异常的,加上此刻男子身上散发的浓烈尸臭味,让人有一种几欲呕吐的感觉。

    “是我。”我站出来开口道目光直直的锁定在了对方身上。

    “不是古埃国人?你身上没有被天魔族气息影响的味道。”

    “没错,我是华夏人。炎黄的子孙。”

    “炎黄大地?万物始源之地么?难怪你身上有天道之力的气息,还能布置出如此巧妙的阵法。但是你知道困住法老的代价是什么么?”

    “代价?别在装蒜了,我连帝境神念都见识过,区区一个传奇境留下来的神念而已,我还不放在眼里。”我冷漠的说着,丝毫没有被这个家伙的声势吓到。

    “哈哈哈!你以为我在这里的只是神识?你以为我为什么如此大费周折让自己埋葬在这个地方么,就是在等着有一天有人能够将我从这里释放出来!然后重生,再临……啊!你在做什么!”

    法老的话语还没说完一道黑白相间的雷电落了下来,直接打在了法老的身上,胡夫法老痛苦的吼道,激动的看着我!

    “我不管你有什么目的,什么打算,被我阴阳之阵限制做了,你什么都做不了。”我冷漠的开口道,对于这个阵法有着决定的心性,这可是五柳先生从阴阳之卷中提取精华花费了不知道多少时间才设计出来的阵法,巧妙之处与天道之力的霸道完全契合,就是真正的传奇境在此处也妄想突破。

    “这就是天道之卷的力量么?难怪当初天魔族要将那些东西放在古埃国,而不是炎黄大地上,实在是太可怕了。炎黄的子孙,你说吧,唤醒我想要干什么。”弄明白了境况的胡夫法老冷静的开口道,丝毫没有自己被困住的恐慌。

    我轻声说道:“天魔族留在这里的到底是什么东西,还有这个气息该如何解除?”

    胡夫法老看了一眼一边的赢洛,注意到了赢洛的状态,然后大笑了起来:“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

    “你笑什么!”我皱眉激动的开口道。

    “炎黄人,先告诉你一个坏消息吧,中了这个气息无药可解。”

    “不可能!”我不愿意相信的说道。

    “不必如此激动,还有好消息呢。”胡夫法老平淡的说着:“这个气息并不会致命,他只会一点点的侵蚀你朋友的身体,改变他们的血脉。”

    听着胡夫法老的话,我一下想到了古埃国人开口道:“就是变得和古埃国一样?!”

    胡夫法老笑着说道:“没错,我古埃国便是第一个了解到这个气息的人,不过问题也不算大,这个血脉之力只是能够提升他们的力量,你朋友本就是神王境不会被影响太多。只要不被强大的气息引诱的话,是不会有什么其他的作用。”

    我听着胡夫法老的话一下感觉到有些不安问道:“你说的这个强大气息指的是什么?”

    “天魔气,或者鸿蒙之气。这种只有传奇境,才能接触道的气息,不过天地之间这些气息早就消失不见,所以不会对其有什么很大影响的。”

    我的脑袋一阵发懵然后继续问道:“如果有呢?”

    胡夫法老也是愣了一下看着我的样子,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该不会,该不会如今外界鸿蒙气运已经重现出现了吧?!”

    “与你无干!回答我的问题!”我继续追问道。

    可虽然没有回答,但是我的这个表现,胡夫法老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他冷笑一下看着我回答道:“如果有的话吗,这些力量会被血脉之力相互吸引,然后不断的将他的气息转化成天魔族的气息,当然人也是一样的。因为体内气息转化成血脉,亏空了起来,会周而复始形成一个循环,直到最终,彻底天魔化。”

    天魔化,我再一次听到这个词一下愣住了,王晨哪个时候的样子出现在我的面前,那个家伙哪里还算是人类,他的气息和模样已经和羽长生那些天魔族几乎没有任何差别。

    “不可能!一定有办法的,这种事情一定有办法的!”我不相信的说道,然后看向胡夫法老:“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你呢?传奇境的你,凭什么没有天魔化?你体内早就有了这种东西吧?”

    “不愧是炎黄人,脑子运转的很快嘛,化解是不可能的,但是利用却是可以的,这也是我们古埃国人生存之法,准确说是我们法老的生存之法。我们法老有一种功法,有着将这股力量转化成为普通力量的能力。因为是你不同,所以上限不同,古埃国人因为这个气息很容易失去心性,按照他们的常理来说就是失心疯。我们法老一族则有这样的力量让普通人化解掉,只不过你的朋友本就是神王境界,我就算全力出手也帮不了他。除非……他也修炼这个功法。念在你们将我放出来的分上,我可以交给你的朋友,只不过这个阵法……”

    胡夫法老的目光一下看向了四周,我无法判断他说道是否完全是真的,但是他说赢洛会彻底天魔化的事情,我却认为一点也假不了。

    毕竟这股气息确实有着如此大的威力,最重要的事情,如果事情真的是这样,那么古帕斯女王要我来毁掉金字塔的理由就说得通了。

    滥用了天魔族力量的他们毫无疑问此刻阵面临着天魔化普及的问题,只怕他们现在正在极力的镇压这件事情,以防止这件事情传播开来。

    “绝对不能放他出来!”但就在我思考要不要放出这个家伙的时候,一边的赢洛突然坚决的开口,我意外的看了过去。

    “三哥,这个家伙就是为了出来所以才说的那些话,无论是不是真的,将他放出来危险系数太大了。古埃国的人不可能不知道他们这些法老的存在,但是都没有放出来,我们若是擅自行动,后果不堪设想!”

    赢洛的话一下点醒了我,的确这些法老按理说都是寿元将近才被封印了起来,他们渴望自己的子民在日后找到延续他们生命的方法,所以才陷入了沉睡,而现在这个胡夫法老显然没有想要继续待在这里的意思,他想要出来,活着离开这里。

    我目光看向胡夫法老开口道:“你到底做的什么打算?”

    胡夫法老看了我一眼道:“当然是重生了,炎黄人,我只不过想要在活一次罢了。既然鸿蒙气运已经重新出现,我可以继续提升自己的实力,和寿命,谁愿意待在冷冰冰的棺材板里。”

    “你在撒谎!”我一下开口道。

    胡夫法老眉头一皱看着我道:“你凭什么这么说。”

    “如果仅仅是如此,古埃国人早就释放出了你们,让你们成为古埃国的战斗力,而且最重要的一点,你身上天魔族的气息暴露了你,和你说的不一样,你已经天魔化了吧。”

    “哈哈哈哈!没想到,这都被你发现了,不过可惜,太迟了,你的这个阵法,我已经摸透了。沉睡的子民啊,苏醒吧,为你们的王奉献出一切。”

    胡夫法老的话语落下,地面上爬出了无数骸骨士兵,朝着我们聚集了过来,然后自己这是对着我所不下的阵法发起了攻击,此刻的胡夫法老在没有任何伪装和掩饰,彻底释放力量的他身后出现了一对黑色的双翼,这个双翼我曾经在王晨身上看到,真是天魔化之后的天魔双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