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白富美老师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1190章结怨山田

    虚虚实实的十余张符咒带着的强大力量不断的将我击退,十余张符咒,我想要尽数防御本不是问题,但是要一边处理爆炸还要完美的将所有符咒击落对于我来说也是极为困难的事情。

    更别说一边还有恶鬼在不断对我进行着骚扰,恶鬼本身的实力并不能算得上是多强,但是先前的四道符咒似乎将我的圣人之躯破除了,虽然我的身体在九黎圣体术和星辰之力的双重洗礼下比一般的圣人之躯要强横许多,但是眼下受到的影响也是很大,若是被这个恶鬼咬到了对我而言也是极为不妙的状况。

    阴阳师的实力判定比一般的强者而言还是有些不同的,毕竟体系上的差别,让我不能对这个家伙做出准确的判断,但是就交手的这几个瞬间来看,对方起码也有着七窍神境的实力。

    这只是一个保守估计,如果是八窍,眼下因为心魔压制了我的实力,我未必是这个家伙的对手。

    “黄帝镇魔碑!”

    我用镇魔碑将我完全笼罩起来,选择防守说明了我已经进入了被动的状况,恶鬼一下一下冲击这我的镇魔碑,虽然攻击并不算猛烈,但是长期下去我的镇魔碑也迟早会被击溃。

    轰!

    而这名阴阳师显然没有那么好的耐心,让恶鬼一直不断的冲击我的镇魔碑,一道剧烈的冲击波朝着我迎面而来直接将镇魔碑击散,我不敢迟疑七星龙渊剑对着阴阳师直袭而去,这个机会是我眼下最好的攻击时机,如果这一下还不能得手的话,自己只怕要凶多吉少了。

    “狂妄之图!近身阴阳师,你怕是不明白我们的差距有多大!”

    阴阳师大吼道,然后身后突然一道漩涡出现,一群式神从漩涡之中冲了出来迎面朝着我撞了过来,我一剑扫荡实力弱小的式神被我七星龙渊剑直接扫成了两半。

    然而对于式神而言,他们是没有害怕两个字的,不懂的畏惧的他们继续张牙舞爪的朝着我冲了过来。

    “七杀逐日!”

    七星龙渊剑带着苍穹剑境我的身形如同幻影流光在式神之中穿梭而过,我最不怕的就是数量众多的围攻,无论是五帝拳还是七杀斩都对群战都有着很强的适应性。

    阴阳师似乎没有想到我面对如此多的式神竟然还如此游刃有余,一下退后了半步,而下一秒我的身形已经冲到了他的身边,一剑朝着阴阳师的脑袋砸了上去。

    “等等!你不能杀我,你若是杀了我的话,地下室里的那些人肯定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什么?”我眉头一皱一瞬间动作停了下来,但是阴阳师抓住了机会,眼中精光一闪一头恶鬼,迎面朝着我张口咬了过来。

    “去死吧!愚蠢的华夏人!”

    “天地雷音!叭!”

    雷音出现的瞬间,恶鬼痛苦的吼叫着身形在空中变得扭曲了起来,我直接略过了眼前的恶鬼,一剑直接扫荡将阴阳师的身体横穿而过。

    阴阳师瞪大了眼睛知道最后一刻还不敢相信的道:“怎么可能……”

    我松了一口气,樱和我说过,阴阳师手段虽然很多,但是自身体术确实最薄弱的地方,这也是阴阳师最大的命门,神境以上的阴阳师都会有自己的专属生命之门,阴阳师召唤式神条件繁多,但是遇到危险的时候,自己身边生命之门就会打开,那些式神会主动出来护住自己的主人。

    其中不乏有着强大的式神存在,那些式神本身的实力或许都要比阴阳师更强,但是显然这个家伙并不属于那种人,我才能够在近身之后直接斩杀这个家伙,我在这名阴阳师的身体上搜了搜找到了一枚有着空间力量的手环,然后将手环直接取走转身朝着地下室去了。

    虽然这个家伙最后的话很可能是在吓我的,但是我并不能就坐视不理了,这里毕竟是山田组的地盘,我也吃不准他们到底部署了多少人。

    回到地下室还没达到关押众人的地方,一股鲜血的气息就传了过来,我一下感觉不妙,加快了自己脚步冲了进去,刚刚进门,一道符咒朝着我迎面而来,我一剑直接刺穿了这樱花符咒,感受着上面熟悉的力量,立刻开口道:“是我!”

    “枫?”樱的身形才从暗处走了出来,此刻她身上有些狼狈,显然也是刚刚和人打了一架,而原本还有着近百人的地牢,眼下几乎没有多余的生命。

    尸横遍野,鲜血染红了整个地牢,我看到角落里还有一个生还者瑟瑟发抖的抱着头,刚刚穿上的新衣服已经染红了鲜血,她对着墙壁整个人如同傻掉了一般。

    我走上去立刻将自己的气劲渡入其中,让她冷静下来,然而凭借我的力量却也无法让她迅速的平静下来,突然她抬起头看着我一口朝着我咬了过来:“魔鬼!你们都是魔鬼!我要杀了你们!”

    我一口被咬在了肩膀上,没有闪躲,凭借这个普通人的力量,他是不可能咬破我的皮肉的,但是不知道怎么的我却被咬的揪心的疼。

    “枫,这个人已经彻底疯掉了,没救了。”樱平静的说着让我不要在做些什么了。

    樱的话我心中当然无比明白,然而有一点我知道樱说错了,疯的不是这些被拐卖到了日国的华夏普通女子,而是山田组的那些日国人!

    “啊!魔鬼!魔鬼!”女子突然一下又起身,然后抓住自己的脑袋,一个劲的朝着墙壁上撞击过去,头破血流,很快就变得面目全非了,一道樱花突然飞过来,直接将女子的性命夺去,女子总算是平静了下来,身体一软,这辈子都会彻底平静下去了。

    “你为什么要杀了他!”我有些生气的看向樱。

    樱面无表情道:“你明白的,死才是对她最好的解脱,这种的血腥,对于她这样的一般人来说阴影实在是太大了,她这辈子都不可能恢复过来。你不是也明白这一点,所以才没有阻止我么?”

    我心头一沉,的确我没有阻止樱,虽然我不想要再看到有人死亡了,但是我内心明白死才是对这些普通人而言最好的解脱。

    我没有继续责怪樱,起身握住了自己的拳头:“我要灭了山田组!”

    罪恶之城里里建筑风格多种多样,有偏向日式和风的,也有杂乱不堪的污秽贫民窟,当然也不乏有着高端大气的大楼,山田组作为罪恶之城里数一数二的组织,他们的大本营就是罪恶之城里十分豪华的一栋大楼。

    “报告BOSS,阴阳师雨村身死。不过我们也将最新到的那一批华夏女人全部被杀光了,一个不剩下。我们山田组得不到的东西,不会给别人留有机会的。”

    留着一缕小胡子的男子听了这些话手中的笔突然停下来抬起头看向来人道:“我听说有人背叛了我们山田组,人杀了么?”

    “BOSS,那个家伙也是神境强者,已经被关押起来了,大老板说过,神境的人每一个都很重要,所以我们一向不会轻易处置神境的强者。”

    “我父亲是你老板?我就是不是么?!”中年男子一下拍在了桌子上,愤怒的看着面前的人,胸口起伏显然对于这件事情很是在意。

    “不敢,只是大老板那边……”

    “闭嘴!世界变了,山田组不能做只依附于沧海流派的走狗了,我们要有自己的势力!”中年男子气愤的说道,然后看着手中的报告:“一个女阴阳师和一个华夏人么?很好,就拿你们两个人来开刀,建立我的威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