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白富美老师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1178章剑指朱果

    我对着叶乾坤道谢,的确这些事情并不重要,但是一来一回也是要花费我不少的时间,眼下七星朱果下落不明,我自然是没有时间将事情花费在这些上面。

    叶乾坤随后离开,北斗神藏之内之剩下了五人,诺达的一个神藏早就被瓜分的七七八八,北斗剑神留下来的东西最为宝贵的自然是七星龙渊剑,此剑已经认主在我身上,另外蚩尤软甲凌霄用来抵挡我的攻击此刻也是完全碎裂,最后剩下的东西只有北斗剑神留下的剑诀了。

    北斗诛仙剑诀。

    我看着这个名字霸气倒是霸气,但确是我不太需要的东西了,帝境剑诀我已经有了七杀斩,而且还未领悟贯通,这个时候再学习其他的剑诀实在是有些不合适,我便将北斗诛仙剑诀给了凌霄。

    凌霄的八荒剑诀虽然也是神境武学,但是和帝境还是有些许差别的,这个剑诀正好适合现在的他,至于周青,现在的周青还不合适修炼帝境武学,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凌霄见我竟然决定把剑诀给他有些意外,不过也明白我的心思,不多说什么将身上的蚩尤软甲脱了下来递给我道:“三弟,这个蚩尤软甲对我而言用处不大,你本身也有炼体,应该对你有所帮助。”

    我接过了凌霄递来的软甲,体内的魔眼立刻有些蠢蠢欲动了起来,毫无疑问这个软甲是货真价实的蚩尤遗物,否则定然不可能和魔眼产生这样的联系。

    此刻的蚩尤软甲因为我的攻击,已经彻底失去了他应该有的光芒,力量也是微弱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不过我能感受到它正在逐渐恢复着,到了这种级别的宝物多少都有一些自我恢复的能力,更别说蚩尤软甲这种本就是防御型的宝物。

    我直接将蚩尤软甲套在了身上,蚩尤软甲立刻融入了我的皮肤之中,蚩尤软甲和我体内的气劲迅速的沟通起来,很快形成了一个奇妙的循环,加快我的气劲流转速度不说,自身的恢复速度也变得快了起来。

    我多心的问了凌霄一句,凌霄却说自己没有这样的感觉,我便肯定,这一定是和自己有修炼九黎圣体术的关系了。

    这个软甲对一般人而言的确只是普通的防御性宝物,但对于炼体之人而言还有特殊的妙用啊,难怪奎尼那些家伙如此想要得到这个东西了,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炼体的,也不知道和七十二魔神柱有没有关系。

    整顿好一切,我的目光看向了赢洛:“你确定好要去哪里了么?”

    赢洛在恢复之后,就在一边拿着一个奇怪的罗盘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这个罗盘和一般的罗盘很不一样,一般的罗盘中心是一枚指针,用来确定最终指向的,但是赢洛手中的罗盘中央却是一颗弯曲的小草,小草也会转动,不过转动的速度显然要比一般的罗盘指针慢上了许多。

    “着急什么啊?七星朱果那样级别的草药,自然是不容易寻的,这星陨涧之中还有其他的特殊药草,想要不被干扰,也是要花费很大一番功夫的。”赢洛不急不慢的说道,然后又是在罗盘上一点,小草的身子颤动了一下,然后迅速的朝着一个方向转移过去。

    这个异变赢洛眼前一亮,然后单手做了几个手势随即罗盘之上绿色的光芒大涨,我惊起的看着这一幕,赢洛猛地一拍自己的大腿道:“成了!东北方向,十公里以内的地方!”

    我们五人一同朝着距离东北方向最近的地方靠了过去,而在我们离开这神藏腹地的一瞬间,整个神藏也在瞬间颤动了起来,巨大的响声从我们的身后响起,石块震动的声音在我们身后响了起来。

    “这地方怕是保不住了,快跑!”七星龙渊剑灵的声音在我耳中响起,我立刻将这个消息告诉了众人,众人毫不犹豫的加快了自己的速度疾驰而去。

    大家的实力虽然都很强,但是再强如果被埋了起来,想要活下来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三刻钟的奔逃我们总算是从神葬之中跑了出来,实力最差的赢洛喘着气,然后拿出一颗回气丹放入自己的口中调息了起来,我看到这一幕没说什么,心里对药王阁也有了更多的了解。

    药王阁的人虽然有万千特殊手段,但本身的实力比起一般的同境界强者来说显然要弱小许多。

    有着赢洛罗盘在手中,我们的脚步不曾有停下来,然而我们并不知道有人比我们的脚步还要快上许多。

    “小泉先生,我帮你们这一次,你们日国确定能够和我们中情局达成友好共进的关系?”卡尔看着小泉雄本有些担心的问题。

    小泉雄本笑了笑:“你放心,北辰一刀流的名声你总该听说过吧?”

    卡尔点了点头,作为中情局情报部门的副部长,北辰一刀流的名声他自然是很清楚的。

    日国三大剑道流派之一,出名的说一不二,单单论人脉名气比另外两大剑道流派不知道要高出多少。

    “我这次来华夏,就是为了北辰一刀流的那位神王境的剑圣取七星朱果的,只要七星朱果到手了,就是和北辰一刀流永久的交好,到时候我不会忘记卡尔先生做出的事情的。”小泉雄本微笑着拍了拍卡尔的肩膀。

    卡尔眉头紧锁,心里头还是有些的担心,其实他如此小心倒不是害怕小泉雄本在骗他,他的情报已知的和小泉雄本说的东西几乎是没有差别的,他相信小泉雄本是真心想要和自己合作。

    但是他还是担心,担心的不是小泉雄本,而是我。

    “只是那个萧枫的实力你也看到了,我们真的能够抢过他们?”卡尔还是忍不住说出了自己心里的担心,毕竟这应该就是他们最后的问题了。

    “萧枫?哼,那个家伙因为那个女人,早就彻底走火入魔了,不足为惧!退一万步说,就算他真的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也有办法对付他。”小泉雄本无比自信的说道。

    这一次小泉雄本说的话让卡尔有些不相信了,小泉雄本虽然是八窍神境,但是他不觉得小泉雄本能公平是我的对手。

    “肖泉先生,何出此言?难道还有什么秘密武器?”卡尔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

    “当然,不过是什么就不能告诉你了,否则就不能叫做秘密武器了不是么?”小泉雄本神秘一笑,然后看向一边的樱,“樱,你那边探查清楚位置了么?”

    樱此刻在地上以四枚符咒,符咒上是完全不属于地球上任何一种的语言,在日国这种特殊的符咒被称之为令咒,只有神境以上的阴阳师才能使用,而一下使用四种的阴阳师,整个日国也是屈指可数。

    樱在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沉默了一阵之后,突然将一枚樱花花瓣放在了四枚符咒的中央,花瓣落地,粉色的光芒乍现,以个虚影一下出现在了众人面前,一处悬崖峭壁之上七星朱果在绝壁之上立着。

    “找到了。”樱一挥手画面再次消失,四枚令咒消失了光芒然后迅速的化作灰烬消失在了众人的面前,“只是我还感觉到,也有其他的力量在追踪七星朱果的位置,如果没错的话,应该是华夏的那些人。”

    “很好!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要来!这一次就让那些华夏人,见识见识,我大日国的伟大!”小泉雄本说着严重杀意轴线,一只手握在了口袋之中一颗骷髅头之上,既然敢来这华夏,小泉雄本怎么可能不是有备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