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白富美老师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1110章神殿所在

    “尊上的新弟子容貌属下并未见过,但是有人言她的容貌确实是与雪神一模样。这位新弟子十分神秘,整个雪神宫都没有几个人见过。”

    我心里大骇,时间特征这一下完全就都吻合了,我几乎可以确定宫无暇收的那个新弟子就是洛水月,可是如果真的是洛水月的话,为什么两年的时间洛水月都不来找我,而且还加入了雪神宫,成为了宫无暇的弟子?

    此刻我都想直接冲到宫无暇所在的地方问个明白,但是最后的理智还是让我冷静了下来,这个时候自己更不能妄动了,既然已经确定洛水月就在这里,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被雪藏了起来,自己如果冒进,宫无暇怎么也不告诉我洛水月在哪,自己就彻底功亏一篑了,在等等,再等等,自己还有时间。

    我压着自己心中的急躁继续问道,“那宫无暇新弟子如今在哪你知道吗?”

    “雪神殿。”

    “雪神殿?那是哪儿?”我不解的问道,作为雪神宫的弟子,雪神宫的每一处自己都大概的知晓了位置,哪怕是作为禁地的宫无暇所在也是告诉了自己的,然而雪神殿自己却从没有听说过。

    “据说是有着雪神传承的地方,尊上的新弟子也是在接受雪神传承,至于雪神殿的位置,弟子也不清楚具体。”

    “能弄清楚么?”我追问道,这种事情与其让自己去找,倒不如让徐瑞敏来代劳,这样可以事半功倍许多。

    “属下尽力。”

    “三天,三天之内必须要给我弄清楚。”我下达着死命令说道。

    “遵命,主人。”徐瑞敏肯定的说道。

    交代完了事情我悄无声息的离开了这个地方,我给徐瑞敏下达的命令,会刻在徐瑞敏的骨子里,徐瑞敏会用尽一切办法让自己知晓,然后告诉自己,而这么做的目的她却不会记得,这就是这种操控人心的蛊虫最可怕的地方。

    我离开之后解除了谷欣桐与徐瑞敏的操控,谷欣桐很自然的说着邹华音与蓝幽幽的私情,如此一来,一切都显得自然了起来。

    之后的两天过的还算是平静,因为不想太过引人注目,所以我修炼的进度并不算快,倒是水月冰水灵之体的觉醒让她一日千里的进步着,只是这些天的水月冰明显有些奇怪,神情有些恍惚着实是有些怪异,我大概的猜到这其中应该和邹华音的事情相关。

    这日我正准备去找徐瑞敏,她好像已经打探到了雪神宫有关的消息,然而走在路上却意外的看到了水月冰。

    “华音,这个人是谁啊?怎么那么烦人啊。”男子身边一个女子有些嫌弃的看着水月冰说道,对方并不是若水殿的人,邹华音如今倒是真的成为了雪神宫的纨绔,就算不是自己身边的人也能很自然的邀约。

    “我以前的未婚妻。”邹华音平静的说着看着水月冰说,“月冰别闹,你先回去,我之后再跟你说。”

    “我不!你不是说了,你和这些人只是普通朋友么?为什么,为什么……”水月冰委屈的说着眼中泪光已经闪烁了起来。

    邹华音笑了笑对着自己身边的女子说,“你先回去,我跟她单独谈谈好么?”

    邹华音身边的女子嘟嘴有些不满,但还是老实的离开了。

    邹华音走到水月冰身边说,“月月,我跟刚才那个人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她家在西域是大家族,我们都惹不起。”

    “可是……可是……”水月冰皱着眉头满是委屈,看着自己的未婚妻和另外一个女人在一起,自己还要假装若无其事,这对于水月冰而言实在是太难了。

    “好啦,那有那么多可是,我也是没有办法嘛,月月你要知道我的难处。”邹华音心疼的抬手摸了摸水月冰的脑袋,水月冰委屈的低下头然后沉默了。

    我看着这一幕心里莫名觉得恶心,水月冰是个好女孩,但是这个邹华音显然在欺骗她。

    暗处观察这一切的我并没有立刻离开,在水月冰走了之后邹华音果然又找到了之前的那个女子。

    那个女子显然也是颇有怨气道,“你跟你那个未婚妻去吧,还来找我干什么呢?”

    邹华音笑了笑说,“秀秀,你知道的,我喜欢的是你,和那个丫头不过是逢场作戏而已。”

    “好一个逢场作戏,只是不知道做戏给谁看呢?”我冷漠的说着从暗处走了出来,我不想要让水月冰继续受骗了。

    “水沧澜?果然是你,我不去找你麻烦,你还来找我,我知道你天赋极好,但是我作为雪神宫的男弟子,如今早就是二品大宗师,你不会是我的对手的。”邹华音早就注意到了我,倒是让我有些意外,只不过可以,他对我还是不够了解。

    “邹华音,你要做什么样人和我没关系,我只希望你离开水月冰,不要再继续伤害她了。”

    “伤害?哈哈哈哈!水沧澜,你以为你自己是什么样的人,就凭你也配在我身边说这个?以前你不过是水家的一条狗,现在也不过是雪神宫的一条狗,你和我的地位是天差地别的!”邹华音大笑着说道。

    我冷漠的突然上前,手中冰剑一下朝着邹华音的脖子上袭去,邹华音大骇,伸手想要抵挡,我恐怖的威压迎面而下,邹华音瞬间彻底失去了抵抗之力。

    如今我身上的杀伐之气极重,邹华音这个级别的强者面对我的威压就需要用尽自己全部的力量来抵抗,他之前就轻视我,如今哪里来得及反抗我的威压。

    我手中的冰剑一下架在了邹华音的脖子上,冷漠的开口道,“我不杀你,是希望你好好的去水月冰一个了断,否则这一剑已经过了你的脖子。”

    我放下剑转身离去,“下一次若是我看到你还没有和水月冰有一个了断,剑过穿喉。”

    留下一脸震惊的邹华音,邹华音喃喃自语道,“不可能,这不可能,水沧澜不可能有这么强的实力的……”

    自言自语一般的邹华音突然眼前一亮,仿佛想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然后狂喜而去。

    我没有直接杀掉邹华音,一是想要他和水月冰好好了断,还有自然也不想要闹出什么乱子,如今我的计划已经到了紧要关头,不能因为这种事情出了岔子,然而我当时并没有想到就是因为这一次出手,还是让我差点彻底功亏一篑。

    “主人。”徐瑞敏恭敬的对我说道,我点了点头,然后直接开口问了对方雪神殿所在的位置。

    徐瑞敏拿出雪神宫的地图,给我指着说道,“这边是尊上所在的位置,尊上所在的位置边侧有一个小道,小道进去后大概两百米不到的距离,便是雪神殿的大门了,属下只是打探到了消息而已,至于具体里面如何,属下并不清楚。”

    “无妨,你若是盲目的为我探路只会打草惊蛇。”我平静的说着就徐瑞敏现在的实力,如果去了只不过是被宫无暇发现罢了,倒不如自己亲自去闯一闯。

    我拿走了地图,然后解除了徐瑞敏的全部控制,对于自己这些日子的作为也是彻底让她忘记了,徐瑞敏是一颗自己好用的棋子,以后说不定什么时候还用的到,可以的话自己还是不想要被别人发现的。

    在研究了一阵地图之后,我决定当夜潜入去看一看,虽然那个地方就在宫无暇住处的旁边,但如何自己没有碰到太多阻碍,隐藏的好的话,我相信宫无暇想要发现我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然而我这边策划着,雪神宫那边也是暗动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