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白富美老师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1084章龙首山乱

    人多了事情也就杂乱了起来,这是千夜雪最忙的一次,但是三年的历练千夜雪这个代理门主也不是白当的,大祭的准备还是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正午十二点,大祭准时进行。

    雁门弟子按照身份左右两排,陈佳音白以默等人都算是我的亲人则是在一旁侧列,至于外来的上香客这是具在门外排起了长队,乍一眼看过去数十米的长龙足剑这次来人到底有多少。

    千夜雪也是头疼,它真的没有想到会来这么多人,这个阵仗更让千夜雪觉得这些人不是无意前来的,只怕是有人在暗地里预谋着什么,只是奈何千夜雪没有任何的证据只能猜测。

    “弟妹,别想太多,今日不只是那些想挑事的人,你看武当派玄空真人,洛家洛盛堂不是也赶过来了,还是有很多人也是在站在雁门这边的,放心吧,他们也不敢乱来。”

    “希望如此吧。”千夜雪说完走到了最前方,“今日是我雁门的大日子,三年前的今天,我门门主在黄泉岭为天下大义在力抗魂族之时不幸落入上古封印镇魔渊之中。”

    “哼,真是说得好听,明明是奔着黄泉大帝的遗物去的。”

    温世儒的声音并不大,但是在这个安静的时候却足以传到所有人的耳中。

    “温世儒,当日杀你弟子的人是贫道,贫道曾言过,你若是想要,随时可以夺走贫道的性命,不要把此事归怨到萧枫身上可行?”玄空真人不岔的开口,他是对温家有亏欠,但是温世儒此刻的作为他实在是看不下去。

    “杀我温家子弟,你还敢出现在我面前,今日我一定要你性命!”温世儒这才发现玄空竟然也在立刻大吼道。

    “都给我安静!”

    声如惊雷!凌霄的声音带着凌厉的剑气一下将众人的声音压了下去,同为神境五窍,就连温世儒都感觉到了这凌厉剑气的可怕之处。

    “今日是我三弟的忌日,你们若只是上香的,我们理不该赶,但若你们想要捣乱,休怪我手中赤霄剑无情!以你血祭奠我三弟在天之灵。”凌霄一字一句的说完这句话在场许多人都是沉默了。

    凌霄的身份他们都是知道的,三年前他还不过是三窍巅峰,短短三年竟已经入五窍,这般恐怖的修炼速度让抱有异心来到这儿的所有人心里都泛起了嘀咕。

    唯有林泽鸿嘴角淡淡的翘了翘,既然已经来了,就身不由己了,他不担心凌霄力挽狂澜,毕竟自己还有那最后的一张底牌。

    千夜雪感激的看了一眼凌霄,凌霄点了点头示意继续,千夜雪才将手中并不算长的追悼词念完,转过身点燃了三根香插在了香炉山,“各位上香吧。”

    千夜雪之后是陈佳音,白以默,凌霄,周青等算是我亲人的人,之后才是轮到雁门弟子。

    雁门弟子不多,所以本该很快就结束的,然而这一次的雁门大祭来的其他人实在是太多了,千夜雪都是急忙叫人多准备了好几倍的香烛。

    第一个踏进大堂的外人,是叶乾坤,他算是众人之中来到雁门最早的一位,身份地位显赫不说,实力也是众人中的佼佼者,众人上香的顺序是经过了千夜雪深思熟虑的,不得不说这也是让千夜雪为难了许久。

    和去年一样,叶家这一次也是来了伤人,叶乾坤、叶红鲤还有叶江南。

    叶乾坤和叶红鲤三拜之后插上了香,一边的叶江南才上来,脸上有些不情愿,本也想三拜了事,叶乾坤开口道,“跪下?”

    叶江南转过头诧异的看着自己的叔叔,叶乾坤面不改色的道,“刚才雁门弟子怎么做的你没看到么?你既然行了拜师礼,那么你自然也是要照着做!”

    “你要我和那秦回雁一样?我……”叶江南反抗的话才说道一半,叶江南一道气劲打在了叶江南的膝盖后方,叶江南直接跪在了地上。

    “你父亲绝对不会如此,一就是一,二就是二,他自己做的事情,就算打碎了牙也要硬着头皮咽下去!萧掌门认不认你这个徒弟,是他的事,但你既然曾经拜师,便要行这拜师之礼。”

    叶乾坤的话刺激到了叶江南,他一直把自己父亲当成榜样的,一狠心重重的磕了三个头然后上香。

    “叶先生不必如此的。”千夜雪在一边看着也是皱眉说道,她知道我当初并不是真心想要收这个弟子的。

    “无妨,这个孩子戾气太重的,去年他就该如此了。”叶乾坤已经来过一次了,和千夜雪也算是熟络。

    叶红鲤一边看着千夜雪道,“今天的事你不必太担心的,如果这些人敢乱来,我和哥哥绝对不会坐视不理的。”

    千夜雪心有感激看着二人先谢谢了,三人随即才离开让开位置给下一批来人,凌霄看着这一幕开口道,“这个叶乾坤,倒是这个真君子啊。”

    “是啊,生在那样的家世有这番气度可是不容易,只不过可惜他这样的人到底还是少数。”周青说着一边林泽鸿已经走了进来,神境六窍这些人之中当属林泽鸿实力最强!

    林泽鸿进门左手接过递过来三根看了一眼,走到大堂中央。

    左手拈香本就是极为不礼貌的事情,千夜雪看到这一幕眉头立刻皱了起来,一边的凌霄也是眯起了眼睛,果不其然这个家伙就是来闹事的。

    林泽鸿左手拈香也拜都未尝拜一下就开口道,“萧枫啊萧枫,你说你,好好一个绝世天骄,好好修炼不好么?非要做那出头鸟,招惹那么多是非,看看英年早逝吧?你说诺大一个雁门,这些年要不是靠着我林家人撑着,只怕早就别人打破山门了吧?”

    “林泽鸿你不要太过分!”凌霄有些生气的说道,但还是压抑着,因为某种程度上林泽鸿说的也不是完全不对,这些年林幽冥确实处理了好几拨来雁门寻衅的人,这件事情人尽皆知。

    “老夫说的有错?”林泽鸿瞥了凌霄一眼,然后不理会凌霄低头看着手头的香,“要是没有他,这武学界能那么乱,要我说他就适合这两短一长的香!”

    林泽鸿一道起劲将手中的两根香削去了一般,人忌三长两短,鬼忌两短一长,林泽鸿此刻摆明了就是闹事的!抬手三根香就要朝着香炉插上去!

    咻!

    一道剑气划过,直接剑三根香尽数削平,凌霄开口道,“林泽鸿,你莫以为这里所有人都怕了你林家!今日是我三弟大祭,我不想动手,你滚。”

    “我若不滚呢?你还能杀了我么?凌霄,在老夫面前,你终究只是个后生晚辈!纵然是有昆仑剑宫给你撑腰,我林家也不会惧你!”

    凌霄虽然是昆仑剑宫之人,但是毕竟也只是五窍,论实力六窍的林泽鸿此刻才是更强!

    “那就休怪我不客气!”凌霄大吼一声手中的赤霄剑对着林泽鸿飞驰而去,手中施展的是从未面世过的奇妙剑法,一下袭来就是林泽鸿都吃了一个暗亏衣角被划了一个口子。

    “八荒剑法?想不到你竟然学了这昆仑剑宫失传的八荒剑法,不过没用,你不过是五窍,同为神境,你应该知道一窍的差距有多大吧?”林泽鸿身形一闪突然消失在原地一下又出现在了凌霄的身后,一掌对着凌霄的后脑直接砸了下去!

    “八荒尽灭!”凌霄连脑袋都不回赤霄剑气四面八方而出直接逼退了林泽鸿,赤霄剑不愧是十大神剑之一,剑锋之锐林泽鸿也不敢乱来。

    “温世儒还愣着干嘛?动手啊!”林泽鸿大吼一声,他发现自己果然还是判断错了凌霄的实力,自己并不能轻易的结束这个家伙,不过还好林泽鸿并不是一个人来的,这里来祭奠萧枫的人中,有大半都是自己找过来的!

    温世儒一动叶乾坤立刻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温世儒看着叶乾坤开口道,“这事你要插手?”

    叶乾坤身形岿然不动,“如果是其他时候,你们的私仇我不管,但今日是萧枫的大忌,我无法坐视不理。萧掌门当日,为了天下苍生,力战魂族,最终陨落在镇魔渊,他是我叶乾坤此生唯一敬佩之人,容不得你在这里放肆!”

    “好,我就看看你这新一代的叶家天才能挡住我几招!”温世儒五窍神境而叶乾坤也早就是五窍神境了,这三年他已经是五窍巅峰,随时可入六窍乾坤剑诀更是三剑融会贯通,实力之强是毋庸置疑的,叶乾坤的乾坤剑诀威力霸道,他倒也没有施展出来,单纯比拼下来,两人也算是势均力敌难解难分。

    其他和萧枫有仇的人此刻也是动手了,叶红鲤等人也没有干看着出手相助,雁门此刻唯一入了神境的人只有一人秦回雁,就连千夜雪距离神境都还有半步的距离,然而有着玄空真人等人的相助此刻场面还算是僵持不下,但是千夜雪感觉得出迟早会撑不住的。

    一边的周青没有出手,手中掐指费算,一会才松了一口气,“弟妹不必惊慌,时候差不多了。”

    “对!时候是差不多了!”林幽冥的声音突然出现,身形一下出现在了千夜雪的身后,然后一下架住了千夜雪的脖子,神色张狂的吼道,“所有人都给住手!否则我就杀了这个女人!”

    周青一下愣住了,林幽冥出手实在是太突然了,就是他也完全没有意料,千夜雪被抓住一下所有帮助雁门的人都不敢乱来了,立刻停住了手,林幽冥哈哈大笑了起来,“三年,我为了这一天整整蛰伏了三年!萧枫啊萧枫,你怎么也没想到吧,你一手创建的雁门,最终还是毁在了你当初的一念之仁上!”

    “哦?是么?”

    犹如死神之音降临,我从天而降的落在了大堂的中央,在镇魔渊之中杀戮之卷所积攒的杀伐之气瞬间爆发出来。

    “本座归来,今日闹我雁门之人,全都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