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白富美老师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1079章轮回真意

    当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躺在镇魔古剑之下,威压依旧然而已经不足以让我无法承受了,一边白起残魂闭目仿佛在思考着什么,我看着四周虎视眈眈却不敢靠近的怨灵们,一下就明白了白起是在为我护法。

    “谢谢。”

    “有何言谢?你到这里一开始不就也是我的目的么?”白起连眼睛都不睁开平静的说着,“再说,这第三卷你能不能领悟还是另外一回事呢。”

    我吞了一口口水看向了镇魔古剑,我心里明白眼下自己才可以真正的参悟天道第三卷,然而看着庞大的镇魔古剑我竟然有些不知道从何下手,一下看向了白起,“你在这儿呆了两千年就一点发现都没有?”

    “倒也不是完全没有,你练过天道一卷,天道总纲应该知道这第三卷内容便是轮回,轮回之卷蕴含的是天道之间生生不息的循环至理,其内容比杀戮之卷更要玄妙。镇魔古剑上虽然遍布着符号和奇异纹路,但是这些东西并不是轮回之卷的内容,轮回之卷并没有具体的文字记载,镇魔古剑上传承下来的只是这第三卷的真意。”

    “真意?”我目光再一次看向镇魔古剑,白起的话实在是有些玄妙过头,让我有些不知道如何理解。

    我知道有些功法不是用文字或者招式记载的,比如武道早已失传的古太极剑,虽有招式,但是想要真正入门,基础便是忘掉所有的招式体会到其中真意,但就是古太极剑的修炼过于玄妙,到如今武当山上早已没有人会这一套剑法了。

    我从没有接触过这种东西一下有些无从下手,看着镇魔古剑,下意识的伸出了自己的手,我的手触碰到镇魔古剑的瞬间,一股冰凉刺骨的气息从指间传来,瞬间流遍我的经脉。

    下意识的松开手,这种感觉立刻消散的无影无踪,我把这个情况告诉了白起,白起摇了摇头说他也不知道,他毕竟只是残魂,从没真正用肉身接触过这镇魔古剑,接触之后到底会有怎么样的事情发生他也不清楚。

    我感觉这可能是一条出路,再一次伸出手玄妙的感觉再一次出现,这一次我没有抵抗任由镇魔古剑的气息遍布我的全身,冰冷的气息覆盖我的全身,如果这个时候有人给我把脉会发现此刻我的心脏已经停止了跳动,宛若一个死人一样!

    然而对于这种事情我却浑然不知,因为指间之上又是一股奇怪的暖流传过来,将之前冰冷的气息彻底的覆盖了过去,两股气息交替轮转生生不息的进行着。

    一遍又一遍轮转,我的脑海之中渐渐的出现了奇怪的念想,这些念想很是微弱但是却实实在在的出现在了我的脑海之中,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和轮回之卷有关,但是这种时候我不能放过这个机会。

    闭上眼睛我全身心的投入到了体会这轮回之卷的深意之中,镇魔古剑传来的念想越来越具象化,我的脑海之中也浮现除了奇怪的画面。

    花开花谢,山河流转,在这一片幻境之中时间仿佛加速了一样,而我仿佛是一个观测者静静的看着这一切,滴水穿石,石腐生木,木落成金,金锻化火,火融冰为水,一幕幕奇异的景象在我脑海浮现,生灵不断的出现灭亡,旧物种的灭亡,新物种的诞生,轮回不息……

    不知不觉的我再一次陷入了顿悟之中,只不过这一次顿悟并没有顿悟杀戮之卷中那么漫长,毕竟这不是参悟,只是从镇魔古剑之中汲取轮回之卷的真意而已。

    我忽然间明白,这轮回之卷的真意与我的五帝拳最后一式黑帝造化生死轮的拳法真意颇有相通之处,我对于五帝拳的真意已经是领悟得很透彻了,故而能够帮助我快速的领悟到这轮回之卷的一些真意,凡事开头难,只要是入了门,自然也就要更容易些了。

    白起看着入定的我,知道我肯定感受到了什么在我身边护法了起来不打扰我。

    又是数天的入定我才醒了过来,白起看到我睁眼立马问道,“如何?可曾有所明悟?”

    我点头,“轮回之卷说表述的一切都已经在我的脑海之中,难怪说轮回之卷的内容能够逃离镇魔渊,这轮回之卷的宗旨便是不断的毁灭与新生,讲究的便是不破不立,破而后立的道理!我经历过这样一个阶段,自然多了一些感触。”

    “好好好!本将军总算是没有看错人,吾就知道你肯定能够参悟到镇魔古剑上轮回之卷的真意,待本将军重返人世,定然要好好看看这山河风光,让我圣族重现辉煌!”

    我眉头一皱看向白起道,“你心里还想着魂族么?你怼天道九卷都白领悟了么?之前还跟我说什么顺而为道,无为而道,道法自然。”

    “如何?不可?”白起阴冷的目光看向我,杀伐之气自然的散发出来迎面朝我袭来,然而现在的我早就不是当初的我了,白起的杀伐之气我虽然还不能无视,但是早就不能对我造成什么压力了。

    “魂族想要破开裂缝,迎接域外天魔再临,这种事情我是肯定不能答应的。”我很是坚决的说道。

    “哼!这方寸之地本就尚未开化,当年大战便是最好的证据,若是没有我圣族带领这方天地别说是开化,便是想要重回上古时代的风光都不可能!”

    白起所说的东西我也有所想过,上古时代的武学界显然和现在大不相同,但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才会变成如今这样我内心也是一直很疑惑,而且按照白起此刻说的,域外天魔入侵也是为了开化地球,岂不是说上古时期的地球还有提升的空间。

    这个想法让我感觉到有些害怕,如果是如此,那么域外天魔肯定是达到了白起说的开化地步,现在的武学界连上古时期比都不知道差了多少,如果真的让更高一层的域外天魔进来,后果根本不堪设想。

    “那又如何?总之我是绝对不可能让你彻底打开封印的。”我依旧不松口的说道。

    “罢了,适才不过是本将军心中最后的一点执念而已,本将军曾经是为了圣族归来而活,可本将军若是能重塑肉身,也等于是重获新生,曾经的执念将不复存在了,本将军只为自己而活,为追求心中的道而活。”

    对于白起的话,我心中仍旧有些怀疑,毕竟我跟他才认识没多久,世俗的那些承诺,未必就能够束缚他这种杀伐果决的人,说翻脸就翻脸。

    谁知道是不是白起故意骗我,毕竟此刻我已经得到了天道第三卷轮回之卷,虽然尚未领悟,但是想要出去我肯定是必不可少的,白起虽然是杀神,但显然不是一个只会杀人的莽夫,这个时候他还是知道妥协的。

    如果可以我是断然不想要带着白起出去的,毕竟白起是魂族的人,当年更是差一点打开了这个封印,然而我却做不到。

    虽然只是浅显的了解了第三卷轮回之卷,但是我还是明白了,想要打开封印单单靠我一个人的力量是绝对不可能的,轮回之卷通篇描述的便是生灭。

    黄泉大帝当年也是靠着这轮回之卷的内容制定了这个大阵,大阵的封印就是轮回之力所形成的,生灭循环生生不息,这才能在如此漫长的时间过去依旧牢不可破。

    我若是想要出去自然不可能是靠着硬闯,而是利用轮回之力的循环不息,将自己从这片空间之中释放出去,而这个过程尽力的那个空间风暴就必须要要用到白起这个残魂的力量。

    我虽然是圣人之躯,但肉身强度也是断案不可能硬生生的看着封印直接突破出去的,必须要有白起协助他负责死我负责生,两人力量不断的交替,在封印交替之间勉强的前行。

    白起的境界比我高,我一说白起立刻明白了我的意思,然后看向我说,“我倒是没问题,轮回之卷我参悟不了,也学不来,但是我的实力足够做到你刚才说的那些东西,倒是你?小家伙,你有把握么?”

    “自然有!”我坚定的开口道没有丝毫的放松开口道。

    言罢我不理会白起沉浸到了对轮回之卷的参悟之中,轮回之卷的内容确实晦涩,加上没有详细的文字叙述我只能凭借着镇魔古剑传给我的那些画面之中自行领悟,力求每一个细节都不放过,然而进展却始终十分的缓慢,这不禁让我觉得我的方法是不是错了。

    就在我有些迷茫的时候,白起突然开口道,“我虽然不修轮回之卷,但是生死二字,倒也有我自己的一点见解。”

    “什么?”我看向为我解惑的白起。

    “置之死地而后生陷之亡地而后存。死才是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