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白富美老师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1078章水灵圣体

    我在听完了白起的话之后突然明悟了许多,这一次顿悟是我进入镇魔渊以来,时间最长的一次,从一开始的沉浸在书卷之中,到后来我感觉自身仿佛到了一个无穷的宇宙里。

    杀戮之卷的字完全实体化在我身边旋转,每一个字都仿佛有着玄妙的力量牵引着我,画面再是一转,我不再是我,而是化身成了一个将军。

    站场之中,我手持汉剑犹如一尊战神,带领不足千骑驰骋在千军万马之中!

    我一下明悟过来,这不正是白起当年屠杀四十万人的场面么,这是白起想要让我尽快领悟杀戮之卷的真谛拟造出来的幻境!

    当年白起为了感悟杀戮之卷,戎马数十载,如今为了我竟然将自己最宝贵的经历分享给我,这实在是让我有些感动,更加坚定了我必须要尽快领悟这杀戮之卷,绝对不能白费了白起的这一番心意。

    镇魔古剑下白起看着完全沉浸的我也是感慨万千,他本以为我想要领悟到这一步起码还需要几十年的时光,但这才两年多我的领悟早就超出了白起的想象,白起那颗本来将要彻底绝望的心终于被我点起。

    我不知道过了多长的时间,但我再次睁眼的时候目光已经完全变了,原本眼中的杀伐之气彻底收敛了起来,我知道这不是我已经抹去了杀气,而是对于杀伐之气已经有了返璞归真的状态。

    此刻我锐利的眼光别说是一般人,大宗师之境,单单是这一股杀伐之气我就足以让对方肝胆俱裂而死,即便是神境,也足以被吓得难以动弹。当初的白起便是用这个手段让我感觉到无比大压力的,我知道自己比白起还有千万里的距离,然而看向镇魔古剑,我觉得时候应该到了。

    “你想要再试一试?”和我相处了许久的白起一下看穿了我的想法开口问道。

    “自然,不过这次我势在必行!”我坚决的说道,然后继续朝着镇魔古剑前进。

    镇魔古剑散发出来的杀伐之气是可怕的,那是无尽域外天魔与上古大帝战斗所留下来的,估计大帝当年也没有想到,经过了如此漫长的岁月后,这些气息能够沉淀到如此骇人的地步才将天道第三卷留在了上面,然而对我而言这已经不再是遥不可及了!

    再一次走到距离古剑五十米的地方,古剑上的压力再次迎面而来,然而这一次我岿然不动的站在原地,不过如此而已!

    深吸了一口气,我击破音障的速度直冲而去,一往无前。

    “你不要命了么?”白起看到我的举动大声的吼了出来,之前我虽然也有尝试但始终多时一点点缓慢靠近的,哪里有过如此激进的举动,毕竟镇魔古剑释放的虽然是威压,但是大帝威压就足够杀人了!

    我丝毫没有理会白起的话,我不知道自己在镇魔渊里到底呆了多久,但是我知道我不能继续坐以待毙下去,不然等我出去一切都已经来不及还有什么意义。

    所以这一次我选择了冲刺,从一开始就用尽自己的全力,不成功便成仁。

    三十米,二十米,十米……

    最后的十米,古剑之威已经近在咫尺,我的速度也早就被压缩到了正常人的速度,一口鲜血压在我的胸口,我强行将他压了下去,绝对不能松懈,这时候要是自己放弃了,那么这些年来我的努力就全都功亏一篑了。

    “保守心神,不要想着抵抗,感受周围浓烈的杀伐之气,让自己化成他们之中的一员。”白起提醒的声音响起,我一下睁开了眼睛努力按照白起说的去做。

    唰!

    一道黑影在我面前闪过,那是我从没有见到过的模样,恐怖骇人还散发着强大的气息,域外天魔?我脑海之中一下闪过了这个名字,然后挥手吼道,“给我死!”

    一道质朴的剑气从天而降,镇魔古剑散发的除魔剑气直接将域外天魔斩杀在我面前,我的内心毫无任何波澜,向前又是一步踏出。

    看到了这一切的白起惊愕之余也是无比的欣慰,他自然知道靠近古剑十米域外天魔的怨气说形成的怨灵会出来作祟。

    白起同样经历过这一幕,但白起是靠着自己的杀伐之气强行的喝退了对方,此刻我的杀伐之气虽然早已不可同日而语,但与手中有着数百万生灵性命的白起想比根本就不是一个层级的。

    根据白起的判断,我断然是不可能在现在就靠近镇魔古剑的。而我却在他的面前借用了古剑之力,直接斩杀了这域外天魔的怨灵,他怎么可能不震惊!

    “此人真的是天之骄子啊,大帝遗物竟然都在此刻助他,此子以后不可限量!萧枫,这些域外天魔不过是怨灵而已,你大可不必放在心上,记住了,此刻你不是萧枫,也不是什么神境强者,你就死斩杀这些域外天魔的上古大帝!”

    “啊!”

    白起的话音落下我的脑袋骤然头疼欲裂了起来,一个域外天魔的怨灵看到这一幕趁虚而入的对我出手,我目光陡然转过去右手一划,镇魔古剑上又是一道剑气凌空而落,域外天魔被直接斩杀!

    “挡我者死!”

    我的身上突然散发出无尽的杀伐之气,这数年之间的杀戮之卷的顿悟成果在此刻发挥的淋漓尽致,此刻的我已然不是萧枫,而是真正的杀神!

    一步两步,最后十米的距离,我不紧不慢的走到了镇魔古剑之前,看着就在我眼前的镇魔古剑,我一下笑了出来伸出手想要摸一摸这柄我念想了不知多久的上古神剑。

    就在我要触碰的瞬间我的身体终于不堪重负的倒了下去,鲜血从我的身体上流出缓缓的流入到古剑智商,黄金的血液触碰到古剑剑身,剑身仿佛受到了什么感应一样所有的纹路一闪一闪的散发着古怪的光芒。

    白起一下飞到我的身边,确定我只是昏过去后松了一口气,这时候一个域外天魔偷偷靠近,白起阴寒的目光一下转过去,“想死么?”

    同为魂体,身为杀神的白起不知道要比这些家伙可怕上多少倍,白起就这么静静的坐在我身边守护着我,镇魔古剑下神鬼莫近!

    天山之上。

    “师尊,师尊,雪池之中好像有人!”

    雪神宫上一任宫主宫无暇带着自己唯一亲信的弟子来到的雪池,宫无暇位居神榜第七,是跟道虚真人等一个时代的人,两百余岁了,但看上去却跟三十多岁一样。

    这宫无暇的确是俊美无比,雌雄莫辩,很难说她是英俊还是美丽,但宫无暇的确是女的。三年一度的雪池开启,雪神宫总算是如愿的力压天门夺得了雪池的所有权,然而来到这雪池之前她也是没有料到这里竟然有人在其中。

    宫无暇循着目光看去,雪池之中果然有一个女子身影躺在其中,纵使是宫无暇也是始料未及,“怪哉,虽说雪池生命气息浓厚,但毕竟是极寒之地,怎么可能会有人在此地雪池之中静躺三年时光?芷璇,你看看此人是否还活着?”

    “是!”夏侯芷璇走到雪池边看了看回头,“师尊,人好像好活着,不过似乎灵魂有失,怕是醒不过来了,只是好奇怪啊,为什么有人能够在雪池之中静躺三年还有生命气息。”

    宫无暇同样是不解走前看了一眼,看到洛水月的容貌之后,大惊,“雪神?!”

    躺在雪池之中的女子不正与雪神宫供奉的雪神一模一样么?宫无暇伸出手在洛水月身上摸了摸,“一魂一魄受损,水灵圣体,这……这难道就是……”

    “师尊怎么了?”

    “没什么?芷璇,你背上这个女子,我们即刻返回雪神宫!”

    “师尊?那这雪池怎么办啊?”

    “雪池迟早都能再得到,可眼下的可是雪神宫千百年难得一遇的一场造化啊!雪神降世,我雪神宫迟早君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