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白富美老师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881章七杀碑中藏天道

    我虽然想杀了天门门主,但身为门主,他自然是有些保命手段的,不是那么容易击杀,天门门主身上一道白光闪烁,速度大增,也作出了跟萧玄溟一样的选择,直接跑了,只留下了声音回荡。

    “萧枫,天门从此与你不共戴天,不死不休!”

    我收了承影剑,没能杀了他,倒是挺遗憾的,这有树立了一个强大的敌人啊,不过本来天门也不会放过我,这是早晚的事。

    萧玄溟肯定会在大殿外面等着杀我,这对我来说不是什么好消息,我也颇有些苦恼,出去之后,该如何应对。

    出了大殿,萧玄溟可就不会被压制了,以他如今的实力,杀我最多三招,即便是我激活了魔性,也绝对不是他的对手。

    这种局面,就连小色虫都没有丝毫办法,毕竟它虽然能力强,四次进化,但也挡不住萧玄溟的,可我也不能一直待在这大殿里,被长埋在这楼兰古城中六十年,这对我来说比死还难受。

    六十年啊,人生能有多少个六十年,我还要出去寻找聚魂灯和聚魂术,唤醒洛水月呢。

    不管如何,我都要冒险。

    我走到了大殿门口,外面的人都已经不见了,那楼兰王的残魂也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整个剑峰上静悄悄的。

    我皱了皱眉头,越是这样安静的情况,越是不正常,我担心萧玄溟可能就在外面等着击杀我。不过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现在必须要尽快的离开,时间已经不多了,风暴即将再一次席卷楼兰古城。

    我出了黑色大殿之后,那种被压制的感觉瞬间消失,力量回归身体,我施展风行天下,御风而行,直接是从剑峰上飞快的掠下去。

    但是当我抵达剑峰山脚的时候,萧玄溟果然是出现了。

    “萧枫,本座已经等你很久了,我还以为你会在里面待上六十年不出来呢。”

    萧玄溟长身而立,背对着我,气势泰然,但却仿佛是一座让我无法逾越的高山。

    我咽了口吐沫说道:“萧玄溟,魔眼被我留在了大殿中,我知道带不出来,你以为我会便宜你吗?你休想得到!”

    萧玄溟猛然转身,阴沉着脸说道:“你还真是自寻死路。不过,也无妨!你让我很吃惊,原本以为剥夺了你的神之血脉,你形同废人,却没想到你的气运如此强大,还能觉醒黄金圣血。但没有用,这一切都是嫁衣,你的一切都终将会被我剥夺。得到了黄金圣血,萧胤辰又算什么?天上地下,唯我独尊。”

    萧玄溟对于力量的追求已经是走火入魔了,他为了自己,为了力量,可以不惜一切手段和代价,此人的恐怖之处,不是他的实力,而且他的手段。

    我说道:“即便是死,我也不会让你称心如意。”

    萧玄溟冷笑道:“在本座面前,我要让你生,你便生,要让你死,你就得死!你没有选择的余地。”

    萧玄溟说罢,大手一抓,顿时将我所在的这片空间禁锢了起来,我根本难以动弹。

    这就是萧玄溟如今的实力吗?我在他的面前,的确是宛如蝼蚁一般,根本毫无办法,毫无还手之力。

    萧玄溟将我禁锢之后,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不过他应该是不打算直接在这里夺取的我的黄金圣血,毕竟他也还需要炼化这其中的力量,这也不是一天两天能够做到的。

    萧玄溟走到我身前,抬手一挥,便是一股磅礴的力量袭来,这股力量打在我的身上,直接将我打飞了出去,即便是我肉身之力强大,也挡不住萧玄溟的力量,瞬间狂喷鲜血。

    萧玄溟眯着眼睛冷冷的说道:“刚才你倒是很神气,这一次我不仅是要夺了你的黄金圣血,还要让你生不如死。”

    我摔倒在地上的时候,身上的天道第二卷羊皮卷地图掉落了出来,我的鲜血滴落到了羊皮纸上,羊皮纸瞬间发生了一些奇怪的变化。

    萧玄溟皱了皱眉头,大手一抓,将羊皮纸抓在了手中,我心里暗叫不好,萧玄溟看了片刻之后,脸色变得十分激动的说道:“天道第二卷!萧枫,你的气运实在是太强大了,这天道第二卷已经是遗失了千年,连本座都未能得到一丁点线索,没想到竟然让你给凑齐了,如此气运的人,杀了的确是可惜了啊。”

    萧玄溟心中狂喜不已,天道二卷的价值对他而言,也许还胜过了我身上的黄金圣血,我心里叫苦不迭,竟然被萧玄溟给发现了,我宁愿销毁着地图,也不想让天道第二卷落入萧玄溟的手中。

    不过这时候,四张地图直接从萧玄溟的手中飞出来,漂浮在空中,闪烁着一股如威如狱的气势,原本四章被分割开的地图,拼凑在了一起,地图上,一个玄妙复杂的符号亮了起来,剑峰之上,一道光芒冲天而起。

    萧玄溟抬头看着剑峰上的光芒说道:“天道第二卷,竟然是在这里,萧枫,你为我送了一份大礼啊!”

    萧玄溟一把将我抓了起来,飞身朝着剑峰上的光柱而去了,这光柱并不是从黑色大殿中散发出来的,而是从七杀碑之中。

    看到这一幕,让我也十分吃惊,天道第二卷,竟然是封印在了这七杀碑之中吗?

    原本已经消失不见的楼兰王残魂在一起出现,七杀碑上释放出浓烈的杀气,而在杀气中央,却是有一道旋涡,仿佛连接着未知的空间。

    天道第二卷,就在这旋涡之中。

    楼兰王手持长枪,对着萧玄溟杀了过来,萧玄溟还不想让我死,直接把我扔在了一旁,拼了命也要击退这楼兰王,夺取天道第二卷。

    我刚才被萧玄溟的一击已经打成了重伤,此时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天道第二卷出现,一点办法都没有,就连小色虫这时候也不开玩笑了。

    它知道我为了这天道第二卷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和牺牲,而如今却是为他人做了嫁衣,我如何能够甘心?

    萧玄溟大发神威,虽然是无法击败楼兰王,但也不会落败,只不过楼兰王一直跟他纠缠,让他无法夺取七杀碑之中的天道第二卷。

    原本那四副残图这时候也从山下飞了上来,似乎跟七杀碑中有了某种联系,七杀碑中的旋涡之力爆发,瞬间笼罩在我身上,将我吸入了旋涡之中。

    萧玄溟看到这一幕,勃然大怒,一道巨大无匹的剑气将楼兰王的残魂击退之后,飞身朝着七杀碑而来。

    不过七杀碑将我吞噬进去之后,那旋涡便极速收拢起来,萧玄溟终究是慢了半步,旋涡消失,七杀碑恢复如初。

    “该死!”

    萧玄溟一剑朝着七杀碑斩落下来,似乎是想将七杀碑直接给劈开,但是七杀碑上面的文字仿佛瞬间活了,七个杀字悬浮起来,每一个杀便是七杀斩的绝招,爆发出强大无匹的力量,萧玄溟的剑气瞬间崩溃,就连他也被七杀碑的反击之力震伤。

    萧玄溟被击退出去百米远,脸色一片苍白,此时头顶雷声隆隆,风暴即将再一次来临,西域楼兰古城要再一次消失了。

    萧玄溟虽然心有不甘,但他也无可奈何了,他不可能被埋在这里六十年。

    “萧枫,本座虽然得不到天道第二卷,但你也只能长埋于此了,本座希望你能够活六十年之后!”

    萧玄溟最终选择了舍弃,选择了离开,身体化作一道剑芒,破空而走,消失在剑峰上,那楼兰王的残魂也在片刻间消失,剑峰上一切恢复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