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白富美老师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846章怎么会是你?

    戮血神尊实力惊人,凭他一个人,足以横扫整个武当了,此人的实力,即便是我们几人联手,也是难以制衡。

    就在这时候,一团血云从远处飘来了,正准备动手的戮血神尊停了下来,恭敬的说道:“属下见过太子。”

    我皱了皱眉头,修罗门的太子终于来了?这位自称是修罗门太子的人又是何许人呢?

    血云散开,一名身穿红色袍子的男子凌空虚度,气度非凡,在他的眉心有一道血色的修罗印记。

    而当我看到此人的时候,整个人都惊呆了。

    “诺言?!怎么会是你?”

    不错,这被戮血神尊称之为太子的人正是沈诺言,至少容貌是一模一样的,不过如今的沈诺言已经不是曾经那个化劲大宗师了,他的容貌虽然没有变化,但身上的气质却是完全不一样了,原本的沈诺言,一身浩然正气,是我为数不多的朋友,也曾跟我一起出生入死过。

    知道形意门被踏灭之后,我还去过形意门,我以为沈诺言已经死了,心中颇有些伤感,但却没想到再相见时,沈诺言摇身一变成了修罗门的太子。

    沈诺言冷漠的看了我一眼,却是淡淡的对戮血神尊问道:“他就是我义父的亲儿子萧枫?”

    戮血神尊说道:“回禀太子,他的确是萧枫,你们应该算是兄弟了。”

    沈诺言冷冷的说道:“太弱了,我怎么可能会有这种兄弟,他也不配做义父的儿子。”

    沈诺言竟然瞧不起我,性情大变,他难道不认识我了?沈诺言怎么会变成这样?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啊!

    我握紧了拳头,颇有些不甘心的说道:“诺言,你怎么成了这个样子,我是陈枫啊,我们是兄弟,曾经一起出生入死,难道你都忘了吗?你怎么会成了修罗门太子?怎么会跟妖魔为伍?难道你忘了形意门就是被修罗门毁灭的?”

    沈诺言冷漠的说道:“闭嘴!什么兄弟,什么形意门,本太子听不懂在说什么?简直是一派胡言!你身为义父的亲儿子,竟然称修罗门为妖魔,你对得起义父吗?今天本太子便要替义父好好教训教训你。”

    沈诺言大手一拍,修罗血手便是朝着我落下来,强大的气场将我笼罩在其中,这沈诺言的实力,竟然如此恐怖?让我都感到了一丝威胁。

    洛水月和周青同时喊道:“小心!”

    我不敢掉以轻心,立即施展出白帝碎天指,强大的指劲射出,空间塌陷,但却阻止不了沈诺言的攻击,修罗血手跟白帝碎天指的指劲碰撞在一起,白帝碎天指虽然是强横,但是却抵挡不了,毕竟我跟沈诺言的实力相差太大了。

    沈诺言如今的实力,竟然是不输给戮血神尊。

    戮血神尊可是五窍神境的超级强者啊,我估摸着戮血神尊都可以跟萧玄溟匹敌了,沈诺言这才多长时间?就算是天天把神之舍利当饭吃,也不太可能提升这么快。

    我父亲到底在沈诺言身上做了什么,让他可以忘掉过去,并且实力突飞猛进。

    白帝碎天指的指劲消失,修罗血手继续碾压下来,幸好周青跟洛水月也是出手了,才勉强将沈诺言这一招接下来,但强大的起劲依然是将我直接拍到了地上,砸出一个深坑,不过我却没有受伤,毕竟如今我乃是圣皮铜骨。

    沈诺言不屑的摇了摇头说道:“萧枫,你实在是太弱了,你不配做义父的儿子,也不配做修罗门的太子。今天我若是杀了你,从今以后,修罗门就只有一个太子了。”

    沈诺言竟然是对我动了杀念,要杀我!

    那戮血神尊立即说道:“太子,三思啊。萧枫毕竟是门主的亲儿子,您只是义子,不可啊。”

    沈诺言冷漠的说道:“本太子做事,轮得到你插手吗?”

    戮血神尊立马退到一旁,不敢再说话了。

    我没想到沈诺言竟然会变成这样,反而是要杀我,我一时之间有些难以接受。

    周青对我说道:“三弟,你快走。武当山保不住了。”

    我喘着粗气说道:“我倒要看看,他是不是真的会杀了我,我不相信我的兄弟会杀我。”

    周青冷喝道:“他已经不是你认识的沈诺言了?走!”

    沈诺言冷笑道:“想走?哪有这么容易!本太子出手,你们都要死。”

    我们三人以及武当山仅存的两名神境道长都感到了莫大的压力,难怪之前被灭的几个门派无人生还,沈诺言如今的实力加上戮血神尊,何人能挡得住?

    这阵容已经是所向披靡了。

    沈诺言冷喝一声,血云翻卷,一只巨大的手掌当头落下来,将整个武当都笼罩在其中,这一章,仿佛要将武当都给直接拍碎。

    两名道长说道:“拼了!”

    周青却是冷静的说道:“两位不可冲动,武当保不住了,得尽快离开这里。”

    一名武当道士玄金真人说道:“离开?我们如何离开?”

    周青说道:“我有办法!”

    周青从身上掏出九枚木牌,九枚木牌洒落出去后,瞬间形成一个阵法,周青嘴里念念有词,在我们的脚下,一个太极阴阳图出现,释放出夺目的光华,头顶的大手已经是碾压而来,我也不知道周青这是要施展什么功夫,对于全真教的神通,我不是很了解。

    周青嘴里越念越快,到最后他几乎是憋红了脸,血手已经在头顶了,轰隆隆的声音,好像是千军万马碾压而至。

    就在这时候,周青嘴里发出一个奇怪的声音,颇有些玄妙,但我却根本就听不懂,随着这个声音发出,脚下的阴阳鱼图光芒大涨,让人根本就看不清楚眼前的任何事物,我感觉自己好像进入了时空隧道似的,一阵头晕目眩。

    白色光芒并没有持续太久便已经是消散了,等我睁开眼的时候,眼前已经不是武当山了,而是一处陌生的地方。

    “这是什么神通?”我颇为惊讶。

    这时候,周青张嘴喷出一口鲜血来,脸色苍白得可怕,就好像失去了浑身的力量和精血似的,而在片刻间,他的头发也是变成了一头白发,就好像当初洛姐姐牺牲十年寿元一样。

    我连忙走过去,从身上掏出一枚丹药塞进周青的嘴里问道:“大哥,你怎么样了?”

    周青虚弱的说道:“没……没事,死不了。”

    那两名老道士却是惊叹道:“这……这是全真教的太极虚空阵?”

    周青点了点头说:“的确是太极虚空阵,我临行前,家师曾经给我九枚催动虚空阵的虚空法令,不过我的修为不足,以三十年寿命为代价,才勉强催动太极虚空阵,将我们强行传送百里,这里不安全,我们得速速离开。”

    听到周青所言,我整个人又惊又怒,又愧疚。

    三十年的寿命啊,人生能有多少个三十年,而且周青伤及本源,实力也是大打折扣,这又需要多久才能将实力恢复啊。这一次武当山没有保住,周青也因此损失了三十年的寿命,我气得浑身发抖,愧对周青。

    不过这一次能够侥幸逃脱,也的确是仰仗周青了,若不是他施展出太极虚空阵,我们几个估计都要死在武当山上。

    我将周青背了起来,一行人迅速离开了这里,往终南山而去了。

    如今必须要赶紧将周青送回终南山,让道虚真人出手,周青损失了本源,如今勉强是靠着丹药续命,越晚治疗,对周青的伤害就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