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白富美老师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817章江湖再见

    我只能是硬着头皮说道:“师尊从未对我提起过这些事,也许叶前辈弄错了吧,我师尊应该不是玄机真人。”

    叶长鹤却是大笑道:“错不了,错不了!你叫萧青鱼,又救过小女红鲤,赠与她蚩尤精血,更是替叶家解决了多年的隐患,这一切都在玄机真人的算计之中,怎么会错?此乃天命啊,今日老夫便是做主了,将小女红鲤许配给你。”

    叶长鹤这老家伙直接就要将叶红鲤许配给我,这完全超出了我的掌控啊。

    我连忙说道:“不行!”

    本来叶红鲤心中还有些窃喜和羞涩,听到我这句话,她顿时有些尴尬了,叶长鹤问道:“为何?萧先生,难道是觉得小女配不上你么?”

    我说道:“当然不是。叶姑娘天生丽质,倾国倾城,宛如仙女下凡尘,萧某乃是山野粗人,怎么配得上叶姑娘呢,此事万万不可!”

    听到我这句话,叶红鲤倒是松了一口气,但却没有主动说什么,毕竟她是女孩子,纵然是心里喜欢我,自然也不会太明显的表现出来。

    叶长鹤大笑道:“萧先生此言差矣,你年纪轻轻,便有如此实力,又师出名门,更是对我叶家有恩,如何配不上?以老夫之间,你与小女乃是天作之合,正所谓郎才女貌,门当户对。况且玄机真人洞察玄机,已经算到了今天的一切机缘,萧先生就不要推诿了。你若是与小女成婚,便是老夫的女婿,又是江南的师父,亲上加亲,乃是天大的喜事啊。”

    我心里暗骂,喜你个头啊,我帮叶家只是为了吞噬圣巫蛊而已,你当我真对想帮叶家啊。

    我站起身来说道:“其实还有一个原因,我已经是心有所属,所以只能辜负叶前辈的一番美意了,是我没有这个福缘。”

    我此话一出,叶家众人也都顿时沉默下去了,气氛显得十分尴尬。

    叶红鲤更是直接离场,想必是有些伤心了,叶长鹤长叹一声说道:“萧先生此话当真?其实萧先生也可以选择与你心中之人断绝关系。”

    我斩钉截铁的说道:“不可能。叶前辈不用多说了,叶姑娘貌似天仙,日后必定找到如意郎君,的确是我没有这个福缘。另外,今天也正好向诸位此行,在叶家打扰多日,承蒙诸位看得起我这个山野之人,但也不便打扰太久,而且我向来是习惯了闲云野鹤的日子,留在叶家的确是有诸多不便。”

    叶长鹤有些不舍,看样子的确是很想将叶红鲤嫁给我,他说道:“萧先生难道真的不考虑考虑么?”

    叶乾坤这时候冷冷的说道:“既然萧先生已经有了意中人,这件事不提也罢,萧先生,这杯酒,算是为你送行,也感谢你对叶家的帮助,这份人情,叶家以后必定归还。”

    我与叶乾坤喝了一杯,匆匆离开了宴会厅,一刻都不想继续待在叶家了,叶家的确是太恐怖了,竟然要将叶红鲤嫁给我,此地不宜久留啊。

    我承认叶红鲤是绝世美人,不管是实力还是容貌都无可挑剔,任何一个男人见了都会动心,但我却万万不会娶她,也不想跟她有任何的瓜葛。

    等我走了之后,叶长鹤长叹了一口气说道:“难道是缘分未到么?”

    叶乾坤则说:“父亲,他要走,便让他走,三妹又不是嫁不出去。”

    叶长鹤说:“我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那一般人哪里配得上我的女儿,况且红鲤对萧青鱼也是有些意思的。不过我倒是越来越欣赏萧青鱼了,能够拒绝这份婚事,这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得出来的。既然玄机道长有断言,也许日后有机缘也未可知,顺其自然吧。”

    我并没有回南阁,而是准备直接离开叶家,刚走了没多远,叶江南先是追了出来喊道:“师父。”

    我回头,叶江南说:“师父,您真的要走吗?徒儿刚刚拜师,您就要走了。”

    我抬手摸了摸叶江南的脑袋说道:“南儿啊,师父还有其他的事,你我师徒的缘分也没有结束,等下一次见面,为师便会教你一些功夫。”

    叶江南有些不舍的说道:“徒儿恭送师父。”

    我忍住了笑意,转身离开了叶家,越来越觉得叶江南这家伙有趣得很啊。我迅速的离开了叶家,准备去终南山找洛惊云,正好可以在终南山潜心练功,参悟天道第一卷以及白帝碎天指。

    我刚走到了叶家山下,却是看到一道红影站在前面,在黑夜的月空之下,这一袭红衣的倩影显得格外的明显,她背对着我,晚风吹过,缭乱了她的三千青丝。

    其实我对叶红鲤的印象还算不错的,她跟叶家其他人不一样,为人品行都算极其不错的,没有叶家那些人那么多花花肠子,对我也有意,可我终究只能辜负她的一番心意了。

    我缓步走上前去,叶红鲤这才转过身来,眼圈微微有些红,应该是哭过了。

    叶红鲤朱唇微启说道:“要走了?”

    我点了点头,她说:“你不愿娶我,也不必急着离开,我叶红鲤是不会勉强你的。”

    我说道:“并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本来也是准备要走了,这几日承蒙你的照顾和关心,后会有期吧。”

    叶红鲤从身上掏出玉瓶说道:“蚩尤精血,还给你。我叶红鲤不会白要别人的东西。”

    蚩尤精血可是叶红鲤十分想要得到的东西,她竟然还给我,让我对她又忍不住有些敬佩了。

    我笑道:“不必了,既然是送给你了,我不会收回,你比我更需要蚩尤精血,后会有期。”

    叶红鲤说道:“萧青鱼,你心中之人是谁?”

    我摸了摸鼻子,难道能告诉她是洛水月么?

    我只能说道:“你不认识的,不提也罢。叶姑娘,珍重吧,若是有缘,江湖再见。”

    我说完后,施展身法,化作一道旋风便是直接离开了,只留下叶红鲤孤独的站在山下,看着我离开的方向,两行清泪再次落下,她手里紧紧攥着玉瓶,久久都没有离开。

    我从叶家离开后,开上我的车往燕京郊外而去了,感觉到身后隐约有气息在跟着我,应该是叶家派来的人吧。

    我倒也没有对其下杀手,开出几十公里之后,到了高速路口,直接弃车,随便上了一辆路过的大巴车,然后又在中途下车,隐匿了气息,几次周转之后,甩掉了叶家跟踪我的人。

    此时我已经离开了燕京,到了距离燕京并不远的天京市。

    在确定了没有人跟踪我之后,我才又自己弄了一辆车,开车直奔终南山而去。

    如今距离三月之器只有一个多月时间了,我不打算参与进来,打算去终南山潜心练功,尽早进入神境。

    眼下对我而言,没有什么比得上提升实力更重要的了。

    圣巫蛊也陷入了沉睡之中,我很期待等它完成进化之后,会给我带来什么样的惊喜。

    我第二天才抵达了终南山,中途我又再次易改容貌,徒步往后山而去。

    直到到了终南山脚的青云梯下,我才恢复了本来的面容,终南山的道士都见过我了,很客气的说道:“萧施主,你回来了。”

    我点了点头说:“是啊,周师兄可在?”

    全真教的倒是说道:“在的,在的。贫道领你上去?”

    我说道:“不用了,我认得路,自己上山就好了。”说完后,我自己直接踏着青云梯便上山。

    而就在我从叶家赶往终南山的时候,华夏武学界却是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