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白富美老师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751章龙脉的感应

    我一直跟徐盈盈保持着这种奇怪的关系,她一方面很讨厌,很瞧不起我这个学生,却又把我误当成了亲近的闺蜜,什么秘密都跟我分享,我其实也挺担心哪天这个秘密被她知道了,该怎么办?

    恐怕谁也无法容忍这种欺骗,至于我救她的身份,其实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一切都只能顺其自然了。

    两天的周末很快就过去了,那天晚上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想了很多,饭局上外公外婆的愤怒,大舅一家的不屑,这一切都历历在目,这些年我们母子的处境十分艰难,除了小姨,没有一个人瞧得起我们。

    就因为我妈没有男人支撑,在外面工作也总是被人欺负和刁难,一个单亲妈妈抚养孩子,这其中的苦楚,也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知道有多艰难,但她却没有在我面前叫过一声苦。

    就因为我没有爸,才总是被人骂野种,遭人白眼。小姨说的对,如果我出去工作,没有学历,没有背景,要混出头是千难万难。

    曾经我的学习成绩也是名列前茅的,只是后来我长大了懂事了,才知道我妈的辛苦,如果我考上了大学,又是一笔不菲的开支,让她一个女人如何承担?

    所以我到了初三基本上就放弃了读书,只想读完了高中之后就去工作赚钱孝敬她。可经过了最近的事,我才意识到,我出去工作,一没有背景,二没有学历,我要什么时候才能混出头啊?

    摆在我眼前的唯有读书这条路子对我来说才是捷径,我也听说了,大学里可以勤工俭学,寒假和暑假我也能去做点兼职赚钱,熬过来了,我才有希望,我不想这辈子都低着头做人,总是被人瞧不起。

    人总是要经历一些事之后才会成长起来,以前我觉得放弃学业是为我妈减轻负担,可我现在才明白,如果我没有出息,她这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我是她唯一的希望。

    我的底子比较扎实,小学和初中成绩都是名列前茅的,现在才高一,我还有时间去补落下的功课,一切都还有希望。

    第二天,吃过我妈煮的早餐后,她骑着自行车去上班,我搭公交车去了学校,整个人都精神抖擞,充满了干劲儿,上课也不再开小差,认真的听讲,做着笔记,午休时间我也尽量三两下吃过饭就回到教室复习之前的功课。

    日子似乎一下又恢复了平静,徐盈盈依旧对我没有半点好感,我尽量不去招惹她,她倒也没有为难我,放学后我回家做完作业,我就开始做饭,很小的时候我就学会了做饭,等她回来,刚好就能吃上饭了。

    吃过饭之后,我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再把课本翻出来复习功课,这个学期快要结束了,虽然我有些临时抱佛脚,但总归是应该有些效果的。

    语文数学物理这些科目对我来说倒是没有太大的问题,这些本来就是我以前的强项,唯独英语偏弱一点,得下一番苦功夫,我省着零花钱买了几本辅导资料,全身心投入到了学习中,偶尔有时间也会跟徐盈盈闲聊几句。

    她也时不时的会提起救她的人,觉得心里遗憾,说不知道啥时候才能再见面。

    小姨对我最近的表现也很满意,夸我总算是懂事了,还说以后我考上了大学,她给我出学费和生活费,让我不要有后顾之忧,这让我很感动,那天她还硬塞给我两百块,让我买学习资料。

    第二天周一,我依旧是早早的就去了学校,期末考试越来越近了,留给我的时间并不多。

    我并不奢求能够一飞冲天,考出多好的成绩,只要别继续垫底就行了。

    中午吃过饭,我跑回教室看书去了,午休时间,大家都去玩了,教室里一个人也没有,我倒也乐得清静。

    下午快上课的时候,我跑出去上了个厕所,可等我回到教室就出事了。

    我先是发现同学们都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着我,我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我的同桌刘熙薇便冲我大吼,说我偷了她的钱。

    我一脸懵逼的说:“你别在这儿瞎扯,我什么时候偷了你的钱?”

    刘熙薇长得挺漂亮的,是我们班的两大班花之一,家里也很有钱,平常总是一副鼻孔朝天,目中无人的样子,用着苹果手机,老爱臭显摆。同学们都知道我家里穷,所以她一直都瞧不起我,我跟她的关系势如水火。

    不过我为人低调,一直都忍让着她,但她平白无故冤枉我偷了她的钱,这可不是小事情。

    刘熙薇微微仰着脖子,高傲的说:“我早上在抽屉里放了两百块钱,我问过了,最近中午都只有你一个人在教室里,不是你偷的,还是谁?”

    我气愤的说:“我根本不知道你在抽屉里放了钱,你少在这里血口喷人,我说了没偷就是没偷,你别以为我真的好欺负,就把什么事都赖在我身上。”

    旁边一个跟刘熙薇关系挺不错的女生阴阳怪气的说:“哟,偷了钱还敢耍横?谁不知道这班上就你最穷,要说谁最有可能干这种事,自然是你喽。况且中午你一个人在教室,作案动机和作案的时间都有了,你还想狡辩吗?”

    她这么一说,旁边围观的同学们都点了点头,对我指指点点的,估计也都认定了这钱是我偷的,我一时间成了众矢之的,就算有一万张嘴也说不清楚。

    我气得七窍生烟,这简直就是欲加之罪啊。我冲她怒吼道:“放你的屁!你少冤枉我。”

    这女生撇了撇嘴说:“瞧你的样子,是被我说中了才恼羞成怒吧?大家来评评理,他是不是最有可能偷钱?”

    刘熙薇见同学们都帮着她,就更认定了是我拿了她的钱,趾高气扬的说:“你最好老老实实把钱交出来,否则我今天跟你没完!”

    其他同学虽然在围观,但也没有怎么插嘴,这时我们班的班长周波站出来和颜悦色的说:“陈枫,大家都是同学,没必要把事情闹僵,你家里穷,一时做了些错事,我们也都可以理解。你还是把钱拿出来吧,否则闹到老师那儿去了,这件事可就不简单了。”

    他这么一说,顿时同学们都觉得很有道理,纷纷插嘴说:“是啊,你就自觉拿出来呗,闹大了多不好。”

    也有人小声说:“没想到他平时看上去挺老实的,竟然会干这种事,以后大家可得小心点了。”

    他们越是这样说,我就愈加气愤和恼怒。我算是看明白了,就因为我穷,所以他们就认定了钱是我偷的,这他妈的是哪门子道理?

    这件事要是不弄清楚,以后我在班上还有什么脸面待下去?人人都提防着我,谁愿意跟一个小偷做同学?

    我无奈,委屈,我更愤怒,也觉得悲凉。全班同学,竟然没有一个人肯站出来为我说句公道话!

    我宛如一只孤独的野兽般发出一声怒吼,握紧了拳头,瞪着双眼,一字一顿的说:“因为穷,所以你们就可以毫不讲理的认定我偷了钱?因为我穷,所以就该被你们冤枉?我穷,但我穷得有骨气,绝对不会做这种偷鸡摸狗的事!刘熙薇,你别以为自己有点臭钱就了不起,我告诉你,我不稀罕!我陈枫做过的事,我不会否认,但我没做过的事,你们也休想栽赃给我!”

    刘熙薇也挺生气的,戳着我的鼻子说:“你还嘴硬!行,你不承认没关系,我这就告诉老师,一定要让学校处罚你。”

    我把她的手指拍开说道:“随便你,反正我没偷,你告诉谁我也不怕。”

    这时候,人群后面有个声音说:“发生什么事了?你们一大群人围在这儿。”说话的是我们班的学习委员赵妃儿,也是我们班的另外一个班花,论长相,跟刘熙薇不相上下,她爸爸是个警察,论人品赵妃儿却比刘熙薇好多了,学习成绩也好,为人热心,初中的时候跟我是同学,不过我跟她也没有什么太大的交情,但我对她的印象不错。

    旁边立即有同学把事情给赵妃儿说了一下,她听完后皱了皱眉头说:“你们这样做有点过分了吧?没凭没据的就说人家陈枫偷钱?破案也讲究个人赃并获呢。”

    终于有一个人肯说句公道话了,我忍不住多看了赵妃儿一眼,心里对她有些感激。

    周波在一旁说道:“妃儿,这是他们的私事,咱们虽然是班干部,但也管不了这种事,咱们还是别管了,让老师来处理吧。”

    我心里暗骂周波这孙子不是个东西,就知道在美女面前出风头,装好人,你既然管不了,刚才你插什么嘴?

    我们俩正僵持不下,上课铃声响了,班长周波招呼大家回座位坐下,刘熙薇则是冷哼了一声说:“你等着,这事儿不算完。”

    下午第一节课是徐盈盈的英语课,铃声响了没一会儿,徐盈盈就拿着课本走进了教室,值日生叫了声起立,大家说了声老师好后,刚坐下去,徐盈盈还没开始讲课,刘熙薇就站了起来大声说:“老师,我有话要说。”

    我心里感觉有点不妙,徐盈盈本来就对我印象不好,挺讨厌我的,刘熙薇一说这个事,从感情上来讲,她先入为主,自然会选择相信刘熙薇,只怕我无论如何也说不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