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白富美老师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475章 杀给你看

    我从司徒明德嘴里知道外公病危,即将去世的消息后,一路赶回宁江,我先到了宁江第一人民医院才知道外公已经去世了,遗体也都火化了,

    原本对于外公,我没有什么感情,可真正听到他的死讯,心中倒也不免有些感概的,人死灯灭,不管他是否承认,我终究也是他的外孙,这是抹不掉的一层关系,

    我又从医院赶往龙首山别墅区,我并没有惊动刘国能跟林诗晴,只身前往,

    我才刚到别墅区外面,便看到了外面乱糟糟的,灵堂也被拆毁了,正好听到了大舅妈的这番话,

    这一次回来,本来也是要跟我妈她们相认了,只是没想到葬礼上会出现这种事,

    我的声音在众人的脑海中回荡,所有人都将目光一下子转移到了我的身上,我负手一步步走了过去,每走一步,脚步声都敲击在众人的心头,

    我妈听到这话,本来还挺震惊,挺开心的,结果看到我的容貌之后,她大失所望,摇了摇头说:“他不是小枫,他不是我的小枫,”

    小姨跟白以默也是目不转睛的看着我,试图从我身上找到一点昔日的痕迹,可最后她们还是失望了,在场的人,也只有陈梦琪才知道,我是真正的陈枫,

    潘玉珍看了我一眼,态度嚣张的说:“你是什么人,关你什么事,”

    我冷哼道:“你刚才不是说我死了么,我现在就好好的站在你的面前,你认不出来,”

    潘玉珍仔细看了我几眼,也是认不出我来,我径直走到了我妈面前,跪在她面前说道:“妈,我回来了,”

    我妈后退了两步,摇头说道:“你不是小枫,你不是,”

    我咬了咬牙说:“妈,是我啊,我就是您的小枫,虽然我的容貌变了,可您真的认不出我来了么,小时候,我们住在棚户区的破旧小房子里,每天晚上你总会抱着我数星星,五岁那年夏天,半夜我发高烧,您把我背到了医院,六岁那年,我失足掉进水塘里,是您奋不顾身的跳下来将我救起,而您差点被淹死,八岁那年……”

    我一句句细数着小时候的事,一桩桩,一件件,如数家珍,没有一点错漏,听到我所说这些,我妈就算是再不相信,也不得不相信了,

    如果我不是陈枫,又怎么会把小时候的事知道得这么清楚,

    我妈这才慢慢的走了过来,将我扶起来,一双手在我脸庞上抚摸着说:“你……你真的是小枫,你怎么会变成这样,以前你长得那么像你的父亲,这两年,到底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事,你到底经历了多大的痛苦,才会面目全非,变成了另外这幅模样,”

    我沉声说道:“妈,这件事我慢慢给您解释,总之,我是您的儿子,我是小枫,这是一辈子都不会改变的事实,”

    我妈泣不成声,将我紧紧的保住,小姨跟白以默站在一旁,也确信了我的身份,好半响,我妈才松开了我,我对小姨说:“小姨,你能认出我来么,还需要我把我们之间的事一件件说给你听么,”

    小姨虽然心中震惊,但还是摇了摇头说:“臭小子,你没死就太好了,你这两年到底去哪儿了,”

    我说:“一言难尽,”

    小姨也是泪流满面,白以默捏着衣角,紧咬着嘴唇,酝酿了好半响才说道:“枫哥哥,你真的是枫哥哥,”

    我摸了摸白以默的脑袋说:“我的小默长大了啊,越来越漂亮了,还记得我们在安昌桥相遇的那个晚上么,”

    白以默重重的点了点头说:“记得,记得,我这辈子都会记得,枫哥哥,你回来了真好,”

    白以默一下子投入我的怀中,泪眼婆娑,

    不同于我的亲人们之间的开心,潘家众人则是面如死灰,如丧考妣,

    潘玉珍惊恐的说:“陈枫,你真的是陈枫,你怎么会没死,你为什么不死,”

    我转头过来看着潘家众人,虽然我来的时候灵堂已经被拆掉了,但看着潘玉珍带着一群凶神恶煞的人,我大概也能猜到一些了,

    我冷哼一声说道:“我若是死了,倒是看不到今天这场好戏了,潘玉珍,你真是死不足惜,你不是要我妈跪下给你道歉吗,只怕你承受不起,”

    对于我,潘家的人出于内心真正的恐惧,在我面前,他们连一点反抗的念头都没有,

    潘玉龙哆嗦着手说道:“他……他真没死……”

    潘玉珍对他两个哥哥说:“没死又怎么样,你们这么多人,怕什么,”

    我一步步朝着他们走了过去,潘玉珍虽然嘴硬,但面对我的逼近,还是吓得不断后退,潘玉龙一边后退着一边说:“你别过来,否则我砸了你外公的骨灰盒,陈家的家产我们一分钱都不要,行不行,”

    我眼中寒芒闪烁的说:“不要了,你们喜欢,尽管拿去好了,不过你们也将付出生命的代价,”

    潘玉珍吼道:“你敢,陈枫,光天化日之下,你敢杀人,,”

    我摇了摇头说:“那我就杀给你看,”

    我脚下一动,潘玉龙来不及摔骨灰盒,手中一空,骨灰盒已经被我夺了过去,我只是轻轻戳了一下,潘玉龙发出痛苦的惨叫声,在地上不断打滚,不消片刻,便是七窍流血而死,样子异常的恐怖,

    众人目睹了他的死,吓破了胆,

    潘玉珍的表哥怪叫了一声喊道:“快跑,”

    众人连滚带爬四散逃开,我站在原地没动,冷喝道:“想跑,跑得掉么,”

    我的宗师之威瞬间释放出去,潘家的众人不过是普通人罢了,哪里承受得住我的宗师之威,一个个双腿一软,跟烂泥似的瘫软在地上,

    我脚下一动,接连戳了十多下,潘家找来这十多个人,连同潘玉珍的表哥一起,皆是跟潘玉龙一样,在地上打滚,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七窍流血,在极度的痛苦中死去,

    对于这些人,死不足惜,杀一百次都不为过,

    我一连击杀十多个人,潘玉珍早已吓得不行了,她以为我不敢杀人,眼看十多个人就这么痛苦的死去,她才明白,我这哪里是不敢杀人,这是根本没把这些人的命放在眼里,

    杀人如杀鸡,

    不仅是潘玉珍自己吓坏了,陈家的亲戚都吓坏了,他们哪里见过这种阵势啊,十多个人啊,光天化日之下,一眨眼就全死了,谁能不害怕,

    潘玉珍顿时跪在我面前,不断的磕头说:“陈枫,你放过我,我错了,我鬼迷心窍,我心如蛇蝎,你别杀我,”

    这个曾经在我面前耀武扬威,欺负我们母子的大舅妈,肝胆俱裂,跪在地上连一条狗都不如,

    我淡然说道:“放过你,我放过你多少次了,你有什么理由让我放过你,杀你,是对你最简单的惩罚了,我会让你比他们更痛苦的死,”

    我一步步的逼近潘玉珍,她知道求我没用,又开口求我妈,求小姨,求我大舅,

    小姨一脸漠然,看都懒得看一眼潘玉珍,倒是我妈跟大舅颇有些不忍心,

    一日夫妻百日恩,大舅终究是不忍心看着潘玉珍死,而我妈心地善良,更是容易心软,

    倒是陈梦琪冲过来跪在我面前说:“陈枫,你放了我妈吧,我爸跟她离婚,她已经一无所有了,她也知道自己错了,我求求你放过她,留她一命吧,就算是千错万错,我来替她扛,”

    我漠然的说道:“她不是还有这条命么,她这种人,死不足惜,根本没有活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