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白富美老师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473章 大闹葬礼

    大舅听到大舅妈这番话,勃然大怒说:“事到如今,你还在指责别人的不对,我看陈家落得如今的下场,这都是你惹出来的,我怎么就娶了你这么个老婆,这是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一件事,”

    大舅妈气得浑身颤抖,尖声说道:“陈明浩,你说什么,你有种就再说一遍,这么些年,我为了这个家掏心掏肺,为了你的事业,我起早趟黑,为你生儿育女,你竟然说这种话,”

    大舅冷哼道:“我说的是憋在我心里多年的话,我告诉你,这日子我早就过够了,要不是看你替我生育了梦琪的份儿上,我早跟你离婚了,还有咱们的女儿,被你教成什么样子了,”

    大舅夫妻大吵了起来,陈梦琪哭着挡在两人中间说道:“爸,妈,你们别吵了,”

    大舅妈都快气疯了,脸色铁青对陈梦琪说:“梦琪,你听见了吗,你爸说的这是人话吗,离婚就离婚,我离了你陈明浩不会死,”

    陈梦琪哭着说:“妈,爸说得没错,是我错了,你也错了,”

    大舅妈听到这话,没想到自己最疼爱,一手调教出来的女儿竟然也会这么说自己,她气得一巴掌抽在陈梦琪脸上骂道:“混账东西,你说什么,我养育你这么多年,你竟然这么跟我说话,”

    外婆在一旁也是气得不行说:“你们俩吵够了没,是不是要把你们爸和我气死了,你们才开心啊,”

    陈家的一干亲戚都在旁边劝着,有人劝大舅,也有人劝大舅妈,

    这时候,我妈跟小姨,还有白以默都到了医院,大舅妈一看到我妈,那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分外眼红,

    我妈急忙问道:“爸呢,爸怎么样了,”

    大舅妈双手叉腰挡在我妈面前说道:“陈素心,你还好意思问,这不都是你跟你那个死了的宝贝儿子惹出来的吗,要不是你们这么气爸,他会病成这样子,你还有脸来,你给我滚出去,这里不欢迎你,”

    大舅妈一肚子火没地方撒,看到我妈后,自然把她当成了出气筒,一顿臭骂,

    我妈向来被大舅妈欺负,也不擅长跟人吵架,倒是小姨冷冷的说道:“你是不是有病,我们招你惹你了,我们是来看爸的,跟你没关系,走开,”

    大舅妈指着小姨的鼻子说:“陈佳音,你有什么资格来,你跟陈家有什么关系,你不过是捡来的一个野种罢了,跟陈家没有丝毫的血缘关系,我才是陈家的儿媳妇,你也给我滚,”

    大舅妈这句话说得实在是恶毒,这是小姨的一块伤疤,她的确是陈家捡来的,连自己的亲身父母是谁都不知道,大舅妈当众这么骂出来,实在是太恶毒了,

    大舅走过去,顿时一巴掌扇在大舅妈脸上骂道:“潘玉珍,你这个恶毒的泼妇,素素和佳音都是爸的女儿,是我的妹妹,你竟敢说这种话,滚,你马上给我滚出去,我要跟你离婚,”

    大舅妈捂着自己火辣辣的脸,难以置信的看着大舅说道:“陈明浩,你……你竟然敢打我,你要跟我离婚是吧,好,离婚就离婚,陈家的家产,有一半都是我的,你马上分给我,我们去民政局离婚,”

    大舅说道:“陈家的家产,你休想染指一份,你马上给我滚出去,我不想看到你,”

    大舅妈一下子成了笑柄,连自己一手调教的女儿都不帮她,她怨毒的看了众人一眼说道:“陈明浩,你有种,你给我等着,”

    她一把将我妈和小姨推开,冲出了病房,陈梦琪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没有追出去,她也知道,这件事上,的确是她妈不占丝毫道理,胡搅蛮缠,

    大舅对我妈和小姨说:“爸一直在念叨你们,快去看看吧,”

    我妈跟小姨立即进了病房,跪在外公的病床前,握着他枯槁的双手,二人忍不住潸然泪下,我妈说:“爸,对不起,女儿不孝,我来晚了,”

    外公看到了我妈和小姨,似乎一下子精神一些了,眼睛里也有了一丝光泽说道:“素素,是爸对不起你,以前是爸对你太无情,太苛刻了,这两年,爸一直都在反思,每天都在后悔中渡过,你是我的好女儿,小枫也是我的号外孙,是我一意孤行,我不配做你的爸爸,也不配做小枫的外公,”

    我妈泣不成声,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外公的一番忏悔,也算是解开了我妈这么多年的心结,

    外公艰难的抬手,一只手抓着我妈,一只手抓着小姨说:“你们回来了就好,我临死前还能看到你们,我死也瞑目了,你们都是我的好女儿,只是小枫他不在了,我去了地下,如果能看见他,一定会告诉他,是我这个当外公的错了,”

    我妈说:“爸,您别说了,小枫地下有知也会原谅您的,”

    陈梦琪站在一旁,好几次想开口说出我没死的消息,但这件事的确是太匪夷所思,她只怕说出来,也没有人会相信,最终也是没有开这个口,

    外公最后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没过一会儿,便撒手西归,这个要强了一辈子,强势了一辈子的老人,终于是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临终前,他幡然悔悟,儿女守在身边,也算是能够瞑目了,

    我妈和小姨,以及大舅,陈梦琪都在病床前泣不成声,

    外公去世,自然是要张罗后事,大舅立即去联系殡仪馆,然后将外公的遗体火化,通知陈家的所有亲戚,灵堂设在了龙首山别墅外面的一块空地里,我妈跟小姨也是哭红了眼,披?戴孝,

    然而就在灵堂这些都已经设好,准备开始给外公张罗丧失的过程的时候,大舅妈却是带着一群人来了,

    跟着大舅妈来的这群人有一个是她的亲哥哥,一个是堂哥,这两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不学无术,几十岁的人还在外面鬼混,大舅妈这些年没少从陈家拿钱给他们花,

    听到大舅要跟大舅妈离婚,这涉及到了瓜分家产的事,这两人顿时动了歪脑经,召集了一群平日里一起厮混的哥们儿前来闹事,

    大舅妈的两个哥哥一来便吼道:“陈明浩,你他妈的给老子滚出来,”

    大舅和我妈,以及小姨从灵堂里出来,大舅妈的亲哥看到我大舅,二话不说,冲上去就给了我大舅一拳,把我大舅打得鼻血狂飙,陈家的亲戚立即围了过来,

    大舅妈的哥哥潘玉龙凶神恶煞的吼道:“都给老子在原地站好,谁动,老子就修理谁,陈明浩,你他妈的好大的胆子啊,竟然敢欺负我妹妹,听说你要跟她离婚是吧,”

    小姨可不是怕事的人,连忙挡在大舅面前,冷冷的说道:“潘玉龙,今天是我爸的葬礼,你不要在这里闹事,否则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潘玉龙冷笑道:“哟呵,让我吃不了兜着走,陈佳音,你算哪根葱,你以为老子是吓大的,别以为你是女的,老子就不敢打你,”

    我妈掏出纸巾给大舅擦了擦鼻血,大舅这才开口说:“潘玉龙,潘玉珍,今天我不想跟你们闹,等我爸的葬礼结束后,再来处理,”

    大舅妈说道:“陈明浩,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你不顾这么多年夫妻感情,那我也不顾了,今天你必须要给我个说法,否则这葬礼你就别想办下去,”

    我妈开口说:“玉珍,你现在还是陈家的女媳妇儿,死者为大,你这么闹下去,不是成心让陈家难堪么,”

    大舅妈冷笑道:“陈素心,你少在这里装好人,我最看不惯你这幅样子,以前你占着有你那么狗屁儿子,在我面前耀武扬威,我惹不起你,可惜啊,你儿子死了,你就是孤家寡人一个,你以为我还会怕你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