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白富美老师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423章 愚蠢之极

    这些人,我大致已经猜到是什么来路了,在海州,肯定不会有人来抓我,那么能动用这种关系直接抓我的,除了徐家和杨家,也没有别人了,

    徐胜虎死了,杨家也损失了一个张万千,虽然我暂时也没有再报复他们的想法,可这些人不这么想啊,这两人的死,让他们感觉到了恐惧和威胁,自然是要利用现在手中的权利来对付我,

    我倒是有恃无恐,他们根本就奈何不了我,

    不管是玩公的还是私的,他们都玩不过我,

    这两辆车果然是直接往海州外面开去,很快上了高速,直奔临州方向而去了,

    从海州还临州也不过两百公里左右,开车一两个小时就到了,我坐在车上规规矩矩的,闭目养神,心中却是在冷笑着:“徐启荣,杨常明,本来我还想暂时放过你们,可这是你们自己找死啊,那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

    徐家和杨家如果规规矩矩的,我未必会对他们赶尽杀绝,可他们屡次想要将我置于死地,我就不会再放过他们了,一切都是自找的,怨不得谁,

    两个小时后,我已经到了临州,两年时间,临州的变化并不大,我并没有被带到警局去,而是被直接关押在一个秘密审讯处,徐家和杨家既然要走这种方式整我,那自然不会直接枪毙,该走的法律程序,他们自然也得走一下,

    我被关押在一个审讯室里,我倒也不心急,看看徐家和杨家想要玩什么把戏,

    且说海州那边,我当时把电话打给了李雅薰,并没有说具体的事,只是说我遇到一点?烦,让她去海大接萧潇,暂时接替我一下,

    这毕竟是我的私事,我不想让龙魂的成员参与进来,而且也根本不需要龙魂的成员参与,

    我在海大教室里被抓,这个消息自然是瞒不住了,很快就有人在海大的论坛上发帖了,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海大学生涉嫌命案被抓,这绝对算是大新闻了,楚天平日里并没有关注论坛,但是听到同学们的议论后,他吓了一跳,

    楚天毕竟出身不一样,知道其中的道道,当即给唐清雨打电话说:“清雨,你师傅被抓走了,”

    唐清雨笑道:“你开什么玩笑,师傅这么厉害的身手,谁能抓他啊,”

    楚天说:“是真的,好像是警察直接来海大将他抓走的,说他涉嫌命案,我听同学说,对方可是荷枪实弹强行抓走,我感觉有些不妙,你是不是让人打听下到底什么事,”

    唐清雨这下子也紧张起来说:“竟然还有这种事,不可能啊,海州这边,谁不知道他是我师傅,要抓他,谁敢越过我爸爸直接抓我师傅,你别担心,我马上跟我爷爷联系,”

    唐清雨挂了电话后,立马跟唐守山打电话把事情说了一遍,唐守山不愧是老江湖,一听这个消息之后,他便立即判断出来:“肯定不是海州这边抓的,封先生击杀了徐家和杨家的人,只怕这是他们的报复来了,清儿,你不用担心,交给爷爷来处理,徐家和杨家胆子真大,这是没把我们唐家放在眼里啊,”

    唐守山挂了唐清雨的电话后,又立即跟唐政那边联系,而在我刚被抓走的时候,萧潇也打电话给乔浣溪,让乔浣溪查一下是谁来抓我,

    唐政接到电话后,勃然大怒,立即让人调取监控,很快就查到这两辆车从海大离开后,上了高速往临州方向去了,

    唐政当即回复唐守山说:“爸,你猜得不错,应该是江东徐家和杨家出手了,这两辆车都去了临州方向,封先生可能会有危险啊,毕竟当初他在比武大会上的确是杀了人,徐家和杨家倒是聪明,以命案来报复,这件事真要是闹大了,谁都掩盖不下来,毕竟事关命案,谁也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

    这种事,没有闹起来,自然是没有关系的,但一旦被搬到了明面上,国家的法律,绝对不是任何人可以挑战的,命案就是命案,这也是徐家和杨家聪明的地方,如果选择私自报仇,他们也找不到可以跟我匹敌的高手,唯有这种办法,他们觉得是最稳妥的,即便是我有唐家这个靠山,那也不好使,

    唐守山说:“不管如何,都必须要救封先生,徐家和杨家胆子够大的,那就让他们见识一下我们唐家的能量,我马上联系一下,让人向这两家施压,他们怎么抓的封先生,我要让他们怎么规规矩矩的送回来,”

    唐守山背靠叶家,这是极大的背景,更何况他本身就很有人脉,一个个的电话打了出去,而唐政也没有闲着,亲自给徐启荣打电话,

    不过徐启荣压根就不接唐政的电话,唐政无奈之下又跟江东现任的一把手打电话,

    唐政在电话里先是跟江东一把手高泽云寒暄了一阵之后,话锋一转说道:“高书计,有件事我想问问,你们江东那边派人到海州抓人,事先连一个招呼都不跟我打,这是什么意思,”

    高泽云说:“有这种事,我不知道啊,”

    唐政说:“被抓的人是我女儿的师傅,也是我们家老爷子十分推崇的一个年轻人,老爷子知道后很生气,我打这个电话,就是希望高书计先把这件事压一压,控制下来,至少要确保他的安全,”

    高泽云这边倒也不含糊,询问了一下具体的事情之后,听到被抓的人是我,立即答应将这件事处理好,

    江东的一把手跟司徒明德关系极好,关于我的事,他也从司徒明德那里知道了,接到这个电话后,江东一把手先是跟司徒明德说了一下,然后亲自给徐启荣打电话,徐启荣的手机却是已经关机了,

    我在审讯室里被关了没多久,门被打开了,徐启荣跟杨家两兄弟都走了进来,这三个对我来说是老熟人了,这两年,这三人倒是春风得意啊,

    徐启荣竟然亲自过来,这让我有些意外,毕竟以他的身份,不应该啊,

    徐启荣一看到我,眼睛里闪烁着怒火说道:“你就是封辰,陈枫是师兄,”

    我笑道:“你就是徐启荣了吧,你胆子不小啊,敢抓我,我让人给你带的话,你没收到吗,”

    徐启荣怒气冲冲的说:“你算什么东西,敢威胁我,你的师弟陈枫多么的不可一世,还不是一样死了,你敢杀我弟弟,我岂会放过你,一介武夫而已,真以为攀上了唐家,我就拿你没有办法吗,如今,你还不是落到我手里了,”

    我淡然说道:“那是我想来,我想看看你到底玩什么花样,否则你以为就凭那几个人,能抓得住我,能将我带回临州,徐启荣,你真是愚蠢之极,不思悔改,你这是在断送你们徐家,还有你们两个,我师弟当初高抬贵手,没有为难你们,你们倒好,背信弃义,我看你们两家真是倒头了,”

    徐启荣冷笑道:“放肆,封辰,你也不看看现在什么地方,还敢如此嚣张,你以为唐家救得了你吗,你手上的可是命案,唐家又能怎么样,这里是华夏,现在是二十一世纪,武力再强,你能斗得过我们吗,真是大言不惭,我不会给唐家救你的机会,很快就会让你上法庭伏法,执行枪决,”

    我摇了摇头说:“徐启荣,杨常明,我最后给你们一个机会,跪下来给我磕头认错,亲自将我送回海州,这件事我可以不计较,否则你们两家将会在江东烟消云散,”“” 感谢亲们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