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白富美老师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406章 天下当知封先生

    我一直扣着龙象一击没有贸然出手,就是要等待一个绝佳的时机,韩公权占据了绝对优势后,显得有些急躁起来,在这种时候,是最容易露出破绽的,

    龙象一击的确是我现在所能发出的最强一击,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定要重创韩公权,否则我就没有后手了,

    还好,这一招并没有让我失望,龙象一击集合我全身力道,将明劲和暗劲都拧成一股,爆发出强横的威力,

    这是化劲大宗师和暗劲宗师的差别,化劲大宗师创造合击之术,可以将战斗力提升,宗师没有合计之术,就很难有这种瞬间爆发的威力了,

    龙象一击是洛姐姐自创的合击招式,威力之大,自然是不言而喻,

    韩公权虽然在紧要关头,调动全身的暗劲格挡,但是龙象一击的威力的确是太大了,韩公权的所有防御都摧枯拉朽般被我打破,

    韩公权的身体直接从擂台上飞出,落到了擂台外面去,砰的一声轰然砸落到了地上,受到反震之力的我也是步步后退,直接撞在了擂台的护栏上才停了下来,

    这一招,几乎是将我所有的力气瞬间抽空,还好我重塑筋骨之后,恢复能力远胜从前,骨髓中的血液不断释出,弥补我空虚的身体,

    韩公权被击飞,围观的人情不自禁的都站了起来,一片哗然和震惊,韩世崇也是立即从座位上跳了下来,去查看韩公权的情况,

    韩公权面如白纸,被韩世崇扶起来之后,张嘴喷出一些鲜血,将胸前的衣服染红了,

    这一击,并未将韩公权击杀,毕竟对方是六品宗师,但是即便是不死,韩公权也彻底失去了战斗力,而且经脉尽毁,跟废人没有什么区别了,

    韩公权年事已高,以前有暗劲倒是不觉得,但如今经脉被毁,他浑身的暗劲消散,身体比普通的老头还不如,即便是我不出手,韩公权也绝对活不过三年了,

    韩世崇扶着韩公权喊道:“爸,您怎么样,”

    韩公权此时连话都说不出来了,没有当场昏迷过去已经是万幸,

    “韩老爷子竟然败了,,我是不是看花眼了,”

    这是在场所有人心目中的一个疑问,但事实摆在眼前,也由不得他们怀疑了,除了韩家之人,脸色最难看的自然是徐胜虎和一干江东的大佬了,

    韩公权败了,意味着韩家败了,韩家败了,今天在这里,将没有人可以制裁我,

    这些人知道了我的身份,我又岂会放过他们,

    韩世崇见状,目呲欲裂,一双眼睛几乎要滴出血来了,他最得意的儿子,韩家的??儿死在我手里,如今韩家的这跟顶梁柱也是倒下了,韩家在海州恐怕再难立足了,

    韩世崇杀气凛然的说道:“封辰,我要杀了你,”

    韩世崇放下韩公权,竟然朝着我扑了过来,韩世崇虽然是韩家的家主,但是实力很一般,也就勉强练成了一品宗师的境界,他这点实力,在我面前不够看,即便是我现在的力量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

    我冷冷的说道:“找死,”

    韩世崇一跃而起,朝着我扑了过来,我反手一掌直接将韩世崇拍下了擂台,落到了韩公权的身边,鲜血狂喷,

    所有人心目中升起一个念头,今日,恐怕韩家要被灭了啊,

    顶梁柱倒了,家主受伤了,??儿也死了,韩家还有什么,什么都没有了,

    这一刻,所有人都认识到了我的恐怖之处,

    徐胜虎根本不敢继续留在这里,趁着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韩家身上,他竟然偷偷想溜走,竹叶青一直盯着徐胜虎,他刚离开座位,竹叶青已经手持苍龙,一剑刺出,若不是徐胜虎身旁的那位宗师帮忙挡住了竹叶青的剑,徐胜虎已经死在竹叶青的剑下了,

    饶是如此,徐胜虎依旧被吓得两腿发软,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了,竹叶青冷冷的说道:“想走,账算清了吗,”

    林诗晴笑道:“徐总,怎么这就要急着走了吗,比武大会还没有结束呢,”

    徐胜虎如丧考妣,面如死灰,呆呆的坐在座位上,心乱如?,

    我没有搭理徐胜虎,韩公权等了好半响,才虚弱的开口说:“你……你竟然能打败我,”

    我站在擂台上说道:“难道你还要跟我打吗,今日我不取你性命,但你经脉尽毁,功夫尽失,我料定你也活不过三年了,看你年事已高,就让你多活三年,也算是我对你的仁慈,”

    韩公权一听到这话,气得顿时再次喷出一口血来,脸色更加难看,仿佛苍老了许多,已经是油尽灯枯的样子了,

    韩世崇听到我这么说,只觉得晴天霹雳,韩公权对于韩家的重要性不言而喻,韩公权死了,韩世崇是绝对撑不起韩家的,

    “韩家这下算是完了,韩老头纵横海州多年,声名赫赫,却没想到败在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手上,难怪人家封辰不惧韩公权的挑战,单枪匹马就赶来参加比武大会,真是艺高人胆大,完全没有把韩家放在眼里嘛,”

    “江东的陈先生两年前被韩家阴谋害死,封先生为其报仇,没有立即取了韩公权的老命,的确算是仁至义尽了,经此一战,从今以后海州再无韩家,”

    司徒明德开怀大笑道:“好啊,这位封先生倒是送了我一份大礼,韩公权成了废人,我便可以大张旗鼓的进驻海州,这两省一市,还有谁是我的对手,”

    贺老捋了捋胡须,压下心中的震惊说道:“果然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少年英雄,当是如此,从此以后,天下当知封先生,”

    韩公权虽然被气得气若游丝,这打乱了他的全盘计划,但是他毕竟活了这么多年,有些艰难的对那名日国武士说:“封辰已经受伤了,你去杀了他,你们提出的条件,我们韩家都可以答应,”

    那名一直坐在座位上的日国武士闻言站了起来,韩公权这倒是有些多此一举了,即便是没有他这句话,我猜想这名日国武士也不会放过我,

    韩公权连日国人的真正企图都没有弄明白,倒是可笑,可怜,

    韩公权有些凄惨的笑道:“封辰,你不要得意,今日我虽然败了,但你以为你就赢了吗,我说过,你绝对不可能活着从这里离开,”

    韩世崇也在旁边叫嚣道:“北野君,快去杀了他,”

    这名日国武士抽出了腰间的长剑,一跃而下,剑指于我,杀气毕露,

    本来已经心如死灰,无比绝望的徐胜虎见状,瞬间又燃起了一丝希望,

    徐胜虎在心里默念:“杀了他,快点杀了他,”

    那些同样绝望透顶的江东大佬也都仿佛看到了一丝希望,

    司徒明德见日国武士出手了,对贺老点了点头,贺老纵身下来,挡在我的面前说道:“封先生,你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不如就由我来帮你应付一下,”

    我对贺老客气的说:“您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此人很强,您不是他的对手,”

    贺老闻言,似乎有些不悦,感觉自己被小瞧了,那名日国武士也用憋足的汉语说:“今日我只杀他,不想大开杀戒,你不是我的对手,还是退下吧,”

    贺老毕竟是五品宗师,何曾受过这种轻视,勃然大怒说:“哼,老夫也就是晚生了二十年,否则当年绝对会诛杀日寇,今日倒是能了却老夫的一桩心愿,鹿死谁手,打过了才知道,看招,”

    贺老大手一拍,便朝着这名日国武士冲了过去,“” 感谢亲们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