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白富美老师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389章 海州要变天了

    金阳将侯庆堂的尸体处理掉之后,急忙赶回了唐家别墅中,虽然唐老爷子已经睡下了,但金阳还是忍不住去敲门打扰唐守山,

    唐守山问道:“这么晚叫我,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吧,”

    金阳咽了口唾沫说:“侯庆堂死了,”

    唐守山皱了皱眉头,惊讶的说:“哦,侯庆堂可是四品宗师啊,在海州有本事杀他的人也不多吧,难道是华家出手了,”

    金阳说道:“不是华家,而是封先生,”

    唐守山虽然心中也挺震惊的,但比金阳镇定多了,唐守山笑道:“被封先生击杀,那就不奇怪了,我早就说过,封先生是大才之人,功夫更是深不可测,那天在宴会上,封先生好像废掉了李家的继承人,李家应该是报复封先生吧,这下李家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有点意思,”

    金阳说:“是啊,我检查过侯庆堂的尸体,右手骨头断裂,胸口被打出一个洞,如果封先生是赤手空拳的话,那他的实力的确是深不可测啊,”

    唐守山说道:“清儿能拜封先生为师,实在是唐家之大幸啊,以后唐家上下,对封先生一定要毕恭毕敬,不能有丝毫怠慢,我有种预感,海州的局势,恐怕是要变了,”

    韩家庄园中,韩世崇左等右等,不见韩破军回来,忍不住打了个电话询问是否得手,可韩破军的手机处于关机状态,韩世崇又联系李超然,李超然那边也联系不上侯庆堂,

    李超然说:“韩家主,难不成他们失败了,”

    韩世崇立马说道:“不可能,我儿子已经是五品宗师了,在海州难寻敌手,一个无名小子,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再等等,也许他们还在埋伏,”

    韩世崇心中虽然也有些不太好的预感,可他怎么都不相信韩破军会失败,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眼看都快要天亮了,韩世崇也越来越坐不住了,在书房里走来走去,基本上每隔十分钟就要给韩破军打一次电话,

    韩破军是韩家的希望,这可是要加入龙魂的,韩世崇怎么能不着急,韩世崇一直等到了天亮,韩破军依旧没有回来,韩公权都起床了,韩世崇走出书房去把消息告诉韩公权,

    韩公权摆了摆手说:“不必担心,军儿的实力我最清楚,绝对不可能出意外,你就放心等他的好消息吧,”

    韩世崇依旧心神不宁,早餐吃得毫无味道,

    这时候,他的手机响了起来,是韩家对外一个负责人打来的电话说:“家主,出大事了,”

    韩世崇心里咯噔一下说:“什么事,”

    那人在电话里说:“刚才我接到警察的电话说在海边发现一具尸体,好像是少爷,我现在正赶去现场确认,”

    直到这个时候,韩世崇依旧不敢相信自己的儿子死了,他丢下碗筷说道:“在什么地方,我马上赶过去,”

    韩公权问道:“发生什么事了,如此慌张,”

    韩世崇把事情说了一下,韩公权也坐不住了,霍然起身说:“怎么可能,我也去看看,”

    韩世崇跟韩公权赶到海边,跟韩家那个对外的负责人几乎同时到,这里已经有不少人在围观,警察拉起了警戒线,韩世崇跌跌撞撞的穿过警戒线,看见了地上的尸体,上面盖着白布,

    韩世崇蹲下去,颤抖着手去揭开白布,心里不断祈祷着认错人了,可当他看到尸体的面目之中,韩世崇所有的祈祷和希望在瞬间被击碎了,

    韩世崇一屁股坐在地上,如遭雷击,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我的儿啊,你怎么会死了,”

    韩公权也是龙行虎步的冲过来看到了韩破军的尸体,老头子身上瞬间释放出一股如威如狱的气势,苍老的声音吼道:“军儿,”

    韩老头子好像瞬间老了许多,韩破军是他最喜欢的孙儿,也是韩家未来的希望,如今白发人送黑发人,这等于是断了韩家所有的希望啊,

    韩老头抱着韩破军的尸体,旁边的警察也没有过去拉他,韩老头老泪纵横的说道:“军儿,是谁杀了你,爷爷一定将他千刀万剐,碎尸万段,”

    韩世崇这才缓过神来说:“是封辰,一定是他,”

    韩老头宛如一只爆发的老狮子,杀气凛然的说:“封辰,你竟敢杀我孙儿,我要你死,”

    在韩破军尸体被发现的时候,我已经开车载着萧潇去海大上课了,而与此同时,唐家那边也是得到了消息,

    唐守山正在院子里琢磨着我交给他的太极拳招式,喜不自胜,金阳从别墅里跑出来,告诉唐守山这个消息,唐守山收了架势说道:“韩破军也死了,看来我们还是太低估了封先生的实力和胆色啊,他击杀韩破军,这就等于是在韩公权的心脏上捅了一刀,只怕韩公权要发疯了,不过,以韩公权的性格,势必要找封先生报仇,韩公权已经是六品宗师了,封先生恐怕会有危险,你赶紧跟封先生联系,让他做好准备,最好是躲一躲,避避风头,不,你亲自去海大一趟,不要用唐家的车,开保姆的车去,见到封先生之后,直接安排他先躲起来,”

    金阳连忙开着保姆的车离开了别墅,直奔海大而去,

    侯庆堂的死,唐守山还不怎么在意,但韩破军死,唐守山也忍不住动容了,韩破军是韩家的??儿啊,韩家岂能善罢甘休,

    唐守山开始寻思着如何才能利用唐家的势力保全我,

    我把萧潇送到海大之后,就直接去了计算机系的教室,海大的校花评选已经落下帷幕,走在校园里,大家都在谈论,

    经过评选,萧潇以略微领先白以默的票数成为海大校花,倒不是说白以默不如萧潇漂亮,只不过萧潇本身是音乐系的,小有名气,白以默很低调,票数也是直追萧潇,足见她的魅力也是不低啊,

    一路上听见同学们的议论,我嘴角泛着笑意,曾经那个整天跟在我屁股后面叫着枫哥哥的小丫头,如今竟然差点成了海大的校花,当真是令人忍不住唏嘘感叹啊,

    经过经济管理系的时候,我碰见了陈梦琪迎面走过来,陈梦琪看了我一眼,并未跟我打招呼,跟我直接擦肩而过,

    我自然也没有主动跟陈梦琪说话,两年时间,所有人都变了,唯独她陈梦琪倒是没有什么改变,还是跟以前一样的脾气,一样的高傲,狗眼看人低,

    我们五兄弟中,陈梦琪只有对同样家世不错的黄旭客气些,我们三个出身平凡,长得又不是很帅的人,陈梦琪从不掩饰对我们的不屑,

    我摇了摇头,也不与她计较这些,直接去了计算机系的教室,第一节课刚开始一会儿,金阳就已经到了海大,并且找到了我的教室,我走出教室去问道:“有事,”

    金阳说:“封先生,是唐老让我来接您,”

    我皱了皱眉头说:“接我做什么,”

    金阳看了一下四周才压低声音说:“韩破军是死在您手里吗,”

    我没有回答,等于默认,金阳说:“韩家的韩公权可能会对您不利,唐老让您先避避风头,韩家这边,他会亲自出面处理,您赶紧跟我走吧,”

    我淡淡的说道:“你回去替我感谢唐老的关心,不过我为什么要躲,韩公权要找我?烦,尽管放马过来便是,我有何畏惧的,”

    金阳劝说道:“封先生,现在可不是意气之争的时候,我知道您的功夫出神入化,可韩家毕竟在海州势大,您何必与韩公权交锋,”

    金阳正劝说着我,这时候我的手机响了,竟然是乔浣溪打来的电话,“” 感谢亲们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