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白富美老师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386章 死期

    韩家庄园之中,李超然带着侯庆堂坐在一旁,韩世崇率先开口说道:“我听说李?天被那个封辰给废掉了,李?天可是你们李家的继承人啊,此人心狠手辣,阴险狡诈,这是要断了你们李家的香火,此等大仇,不可不报,”

    李超然咬牙切齿的说道:“韩家主说得极有道理,不过这个封辰跟唐家关系匪浅,只怕对他动手,会有些麻烦,”

    韩世崇摆了摆手说道:“这一点你不用担心,唐家那边自有我们去处理,此子绝非等闲之辈,你可还记得两年前江东的陈枫,”

    李超然说:“当然记得,虽然我当时不是李家的家主,也没有参加比武大会,可我的亲大哥就是被陈枫所杀,就连侯宗师都差点死在陈枫手里,不过这小子已经死了,也算是报了仇了,”

    韩世崇说:“此子若是不及时扼杀在摇篮之中,只怕会成为第二个陈枫,他现在就敢废了李?天,等他在海州站住脚,你们李家必定要成为他的第一个公会目标,试想一下,你们李家能挡得住封辰,”

    李超然连忙说道:“韩家主,我们李家可一向是以韩家马首是瞻啊,还希望您可以多多帮助我们,”

    韩世崇笑道:“如果我不帮你们,今天也就不会跟你们坐在一起了,封辰必须要杀,趁他现在羽翼未丰,尽早解决掉,否则一旦让他站住了脚,就没有那么好对付了,所以我决定我们两家联手,击杀封辰,我儿子破军会亲自出手,基本上是十拿九稳,侯宗师从旁协助,以免此子逃掉,这样最为稳妥,”

    李超然说:“韩家主说得有道理,既然如此,那便如此决定了吧,侯宗师意下如何,”

    侯庆堂说道:“李家对我有大恩,当初没能帮李家报仇,击杀陈枫,我也的确是过意不去,况且这一次有韩少亲自出手,自然是十拿十稳,只不过,我们还是要找机会下手才行,韩家主可知道这小子到底是什么背景,”

    韩世崇看了一眼旁边的韩破军,韩破军才开口说:“我调查过这个封辰,他来海州之前的行踪比较神秘,应该是一直在师门修炼,出师被乔浣溪重金聘请当萧潇的保镖,我跟他交过手,虽然只是点到即止,但他应该是出自八卦派,具体师傅是谁不知道,如今他在海州上大学,表面上是海州大学计算机系的学生,实际上是萧潇的包边,如今更是唐家那丫头的师傅,”

    侯庆堂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全凭韩少的安排了,”

    韩破军说:“事不宜迟,不如今晚就动手,”

    两家经过一番密谋,确定了计划,

    那天晚上,我将萧潇送回别墅之后,我便回到自己房间练功,差不多刚过凌晨吧,我洗完澡盘膝坐在床上,一直保持着敏锐的直觉,

    这时候我听见别墅外面有动静,瞬间睁开了眼睛,穿好衣服之后,走出了别墅,果然一个黑影在别墅外面的院子里晃悠了一下,

    嗖的一声,一个东西朝着我飞了过去,我脑袋一偏,一枚飞镖从我身旁飞过,钉在旁边,

    黑影直接翻墙离开了,我犹豫了一下,跟着追了出去,速度极快,那黑影似乎故意放慢了速度,想将我勾引出来,我脑子里闪过一道念头,心想难道是调虎离山么,

    此人一路直接出了别墅,然后跑到了悬崖边,悬崖的另一边就是大海了,

    这黑影站在悬崖边,我离他大概有二十米左右的距离,也是停了下来,离得近了,我才感知到他身上的气息很熟悉,我瞬间识破了他的身份,正是韩家的韩破军,

    确定了韩破军的身份,我也不担心会是针对萧潇的了,韩破军这摆明了就是冲着我来的,

    站在悬崖边的韩破军转过来,负手而立,海风嗖嗖的呼啸而过,韩破军的声音被海风带进了我的耳朵里,

    “你胆子不小啊,我还以为你不敢来呢,”

    我耸了耸肩说:“我为什么不敢来,既然你想死,我如论如何都要成全你,”

    韩破军仰头大笑道:“真是天大的笑话,就凭你,一个区区的小保镖,学了点本事,你真以为会是我的对手,难道在海州,你还没有听过我的名头吗,”

    我摇头说:“废话少说,动手吧,杀了你,我还得回去休息,另外,旁边的人也出来了,不用躲躲藏藏,一起动手,”

    我一来就感应到旁边还有一股不弱的气息埋伏在树林里,这股气息我也很熟悉,我心中已经知道了对方的身份,所以一点都不担心,

    两个手下败将,还敢联手杀我,简直是可笑之极,

    我这话说完后,果然侯庆堂便从树林里走了出来,这家伙上次被我打伤,足足花了两年时间才将实力恢复过来,

    侯庆堂问韩破军:“他就是封辰,以我看到,也不过如此嘛,这种事,韩少你也不用亲自动手了,我老头子一个人就可以将他解决掉,”

    韩破军说:“既然侯先生要动手,那我就在一旁给你掠阵,”

    侯庆堂稍微酝酿了一下,在月光下朝着我奔袭而来,我则是站在原地,任凭海风呼啸而过,而侯庆堂则是藏在风中奔来,倒不是我托大,侯庆堂的确也不是我的对手,

    五品宗师的韩破军我尚且没有放在眼里,侯庆堂不过是个四品宗师而已,我翻手之间就可以将他击杀,

    这淡淡的说道:”既然你们两人亲自过来送死,那我便成全你们,“

    侯庆堂的实力更两年前相差无几,甚至还不如以前的巅峰时候,杀他我不用费太大的劲儿,

    在寻常人面前,我几乎甚少施展出了八卦掌之外的功夫,否则难免会有人从我的功夫招式认出来,精通内家拳,还如此年轻,这种人去屈指可数,我担心有人对我的身份产生怀疑,

    面对侯庆堂这奔袭而来的一拳,我脚下一动,避开了他这蓄势待发的一拳,顺势一掌劈向了侯庆堂的腰部,

    我这一招速度极快,侯庆堂被逼得有些手忙脚乱,不过还是避开了我的这一掌,

    八卦本来就是擅长偏门抢攻,我直接以八卦掌连环攻击,抢占先机,不给侯庆堂喘息之机,双换掌打出,侯庆堂虽然有四品宗师的实力,但面对我的掌法,他应对起来也相当费力,

    韩破军在一旁看着我们两人的战斗,反而是点了一支烟,似乎对侯庆堂比较有信心,他也在观察我出手的招式,

    侯庆堂率先出手,这自然是韩破军乐意看到的,他心里其实根本不想跟侯庆堂联手,韩破军觉得这是有些侮辱了他,

    毕竟他可是海州第一天才,如今更是登上了龙虎精英榜,韩破军对自己很有信心,他觉得自己在年轻一辈中算是天下第一了,故而他根本不想跟侯庆堂联手,

    侯庆堂跟我也是越打越是心惊不已,失去了刚才那种自信,惊呼道:“为什么你的肉身也如此强势,难道你也是金刚门的弟子,”

    我冷笑道:“你去睇下问阎王爷吧,”

    侯庆堂被我逼得险象环生,他有些扛不住了,开口说道:“韩少,还不动手吗,此人不简单,”

    韩破军扔掉了手里的烟头,倒也没有客气,一个箭步冲了过来,凌空一角朝着我踢过来,

    韩破军也不愧是海州的天才,这一手马氏八卦掌练得极好,威力也是不凡,

    韩破军这一脚将我逼退之后,韩破军得意的说道:“这地方环境不错,今晚是你的死期,这里是你的葬身之地,”“” 感谢亲们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