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白富美老师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335章 送不出去的豪车

    对于陈家人,我无心去对付他们,更不想跟他们有什么瓜葛,我并不亏欠陈家什么,所以也没有必要跟他们见面。

    如果是在此之前,外婆登门,我一定会很欢迎,可今日之后,他们再登门,那情况就不一样了。

    我妈虽然有些恻隐之心,但陈家的确做得太过分,我没有开口。她自然也不好说什么,至于小姨,她也不是没心没肺的人,逢年过节,还是会去陈家,平常也会去看望二老,她看不顺眼的只是我大舅妈而已。

    陈家对她的养育之恩,她也不会忘记。

    我们很默契得都没有再提起这件事,大家继续看着电视。

    经过这次商会成立,我当选为江东商会的会长,各大媒体和报纸对我进行了报道,也有很多人开始挖掘我的资料,我算是彻底走到了公众面前。

    很多人以前只知道陈先生,却不知道陈先生到底是谁。

    第二天,报纸和新闻媒体上都用了醒目标题《商界奇才横空出世,年仅十八岁出任江东商会会长》,很多媒体记者都想采访我,得到第一手的资料。不过全都被我林诗晴给拦下来了。

    不过那些认识我的人,自然也是知道我的底细。尤其是我的同学们,看到这条新闻之后,几乎都要爆炸了,如果不是新闻媒体都报道了这件事,也贴出了现场的照片,网上也有很多新闻视频,打死这些人也都不会相信是真的。

    这对于正常人来说的确是太过于惊世骇俗了,年仅十八岁,就有如此的身家和地位,如果我是某个大家族的继承人,继承了家族企业。这倒是有这种可能,但清楚我底细的人都知道,我不过就是个被陈家嫌弃,连自己父亲是谁都不知道的野种,从小到大是被人瞧不起,被人欺负的穷鬼,这和那些可以继承家族企业的富二代明显是天壤之别。

    当然,公布这个消息后,也有人忍不住猜测说:“都说陈枫没有爸爸,他妈妈是未婚先育就生下了他,难不成他爸爸是某个大集团,大企业的老总吗?陈枫相当于是流落民间的皇太子?”

    这一说法立即得到了很多人的认可,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得通,我为什么会突然之间就逆袭了,成为林氏企业的执行董事,还创办了一个公司,感觉这种事只有我们国民老公王撕葱才能办到啊。

    当然,很多人怀疑我跟林氏集团的关系,也有很多人将我称为江东省的国民老公,可以引得无数少女折腰的。

    对于这些声音,我也毫不在乎。

    答应去参加商会成立,我就已经猜到了可能会引起不小的震动,事实果然是如此,坊间和网上开始流传出各种关于我身价的传言。花样百出,名堂倒是不少。

    曾经跟我作对,曾经瞧不起我,但后来很惧怕我的刘熙薇,周波等人看到这个新闻,更是吓得不行。对于他们来说,我已经是高不可攀的身份了,就好像普通人跟国民老公王撕葱的差距是一样的。

    有些人悔青了肠子,有些人则是羡慕嫉妒恨,在暗中咬牙切齿。

    第二天,我突然接到了美女记者夏凌萱打来的电话。对于这个曾经帮助过我的美女记者,我一直心存感激,只不过后来我一门心思都在练武,也没有怎么跟他联系过了。

    夏凌萱是有我电话号码的,她在电话中说:“陈会长,还记得我吗?”

    我笑道:“夏姐姐。我当然记得你啊,你叫我名字就好了。”

    夏凌萱说:“那可不行,你现在这身份不一样了,能不能让我对你做个采访啊?你放心,我不会占用你太多时间。当然,如果你要是觉得为难的话,也可以拒绝我。”

    我笑着说:“如果是别人,那肯定为难,但夏姐姐你来采访,肯定不为难。这样吧,你直接来我家吧。”

    夏凌萱连忙向我道谢,显得很激动,别人的采访,我都可以拒绝,唯独夏凌萱,我没办法拒绝的。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欠着她一辆车,当初她因为棚户区的事,车被砸了,那会儿我就说了等我有钱了要送一辆车给她。

    我打电话给光头刘,光头现在把重心转移到了宁江,大多数时间戴在宁江了,也是为了以后万一出现什么不测,可以及时保护我的家人。

    我让光头刘马上去给我提一辆车开到龙首苑来,要全新的车,不用上牌,光头刘办事麻利,夏凌萱还没到,他已经把车给弄来了,是一辆全新的车。还没上牌。

    光头刘离开之后,夏凌萱才到了龙首苑,我提前跟保安打过招呼了,夏凌萱被直接放了进来,她这一次没有带摄影师,而是自己一个人来的,开还是她电视台配的车。

    进了龙首苑,夏凌萱说:“陈枫,我真的想不到啊,这才差不多一年吧,你就住上了豪宅,还成了林氏企业的董事,江东商会的会长,我看到这个新闻的时候,都不敢相信你是我认识的那个人。”

    我哈哈大笑道:“夏姐姐你太客气了,不管什么时候,什么身份,我还是你认识的那个小学弟陈枫,你还是我心目中那个有正义感,有职业道德的美女记者姐姐。”

    夏凌萱搓了搓手说:“你这样一说,我就不紧张了。当时台里安排人来采访你,都没有人敢接这个任务,我是没办法,被台长下了命令。要不然我都不敢给你打这个电话,没想到你还记得我。”

    我说:“那你就先采访吧,不过我先说好啊,有些问题,我可不一定会回答你。”

    夏凌萱说:“能跟你见上一面,这已经是大头条了,你随便说说就好了。知道你现在身份尊贵,所以我连摄影师都没带,自己一个人就来了。”

    夏凌萱自己把摄影机给架好,我让王姨给她煮了一杯咖啡,夏凌萱清了清嗓子说:“正式一点啊,我还是称呼你陈会长。那么我们采访开始吧?”

    我点了点头,看到夏凌萱,我不由得想起一年多前,在外公生日宴上,我被人质疑,被人瞧不起。是夏凌萱突然到来的采访,让我在众人面前扬眉吐气了一次,那一次的采访,我还怪紧张的。

    转眼一年过去,也许这一年对于别人来说很平常,但对我来说却好像是过了十年一样,很漫长,经历了很多事,比起一年前,我自己改变了太多,身份地位这些都是外在的改变,更多的是我自身的改变。包括性格,脾气,观念等等。

    夏凌萱也没有问刁钻的问题,就是问了我一些比较正式的问题,我虽然没有什么经验,但倒也能说上几句。

    成功的人。放个屁都是香的,即便是我不懂,乱说,估计也没有人会质疑。

    采访很快就结束了,我留夏凌萱吃饭,她笑道:“我也很想跟你一起吃顿饭。只不过我还得忙工作,下午还有别的事,今天实在是太感谢你了,我这个月的奖金稳了。”

    如果是一般人知道我如今如此有钱有势,肯定会巴结,但夏凌萱没有。仿佛在她面前,我还是当初那个不谙世事的普通学生,她还是那个正义凛然的美女记者。

    我帮夏凌萱收拾好了东西,走到别墅外面的时候才对她说:“你还没买车啊?开单位的车?”

    夏凌萱说:“我得赚钱买房啊,台里的车不也挺好吗?我还不用出油费。”

    我指了指旁边那辆蓝色的帕拉梅拉说:“还记得我欠你一辆车吗?这辆车送给你,你不能拒绝,否则以后我再也不接受你的任何采访。”

    夏凌萱看着这辆价值两百多万的帕拉梅拉,是真的不敢收下,我把钥匙塞到了她手里说:“收下吧,否则我良心难安。”

    夏凌萱则说:“可我也良心难安啊,我知道你现在有钱,可是这车实在是太贵了……”

    我说:“反正我送给你了。你不要,可以卖掉,或者送人。你是自己开回去呢?还是我派人给你开到家门口去?”

    夏凌萱见无法拒绝,最终才勉为其难的收下了,百万豪车差点送不出去,这世道是怎么了?夏凌萱开始开着自己单位的车离开。我派人把车送到了她住的地方去。

    点滴之恩,涌泉相报,这是我的原则。

    送走了夏凌萱,我去看了一下谢瑶,她的情况不错,下身已经恢复了很明显的知觉,可以自己动了,但还需要卧床休息,让脊髓慢慢康复才下床走路。帮助谢瑶重新站起来,她父母也终于不再白眼面对我。

    身边的事都处理得差不多了,我决定要启程去海州,把韩家的事先解决一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