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白富美老师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316章 陈枫,你认输吗?

    我那一脚速度极快,甚至就连我自己都以为韩破军是必败无疑了,倒是没有想到他临阵突破了。

    韩破军躲开我这一脚之后,身上的气势陡然之间暴涨了起来,就好像是一头猛虎忽然之间苏醒了似的。

    韩破军淡淡的说道:“陈枫,我倒是要感谢你,如果不是你,恐怕我还要半年时间才能够突破到第四重的内劲了。你真以为我不是你的对手吗?大错特错。我不过是一只压制着自己的实力,就是要借助你的压力,帮助我突破。”

    韩破军此时颇有些骄傲,虽然说突破到第四重,并不足以让他突然之间就突飞猛进,但是这总归是一个突破口,一旦突破之后,自然便是水到渠成的事。

    观众一片哗然,纷纷议论了起来。

    “我还真以为韩破军打不过陈先生呢,原来是故意隐藏了自己真正的实力,而是把陈先生当成了垫脚石,韩破军突破到了四品宗师。这韩家,以后怕是没有人可以压制得住了啊。”

    “是啊,据说韩家的老爷子乃是一名五品宗师,实力高强,如今再添一名四品宗师,韩家在海州,甚至是这两省一市,稳居龙头的位置了。况且韩破军还如此年轻。未来这地榜之上,绝对会有他的一席之地啊。”

    三品到四品,这是一个分水岭,韩破军能够在二十余岁就突破到了四品宗师的境界,这就足以证明他的天赋了。

    在场的不少人都在考虑,以后是不是要对韩家示好了,现在韩家表现出来的份量,这让众人都不敢生出丝毫反抗之心。

    司徒明德眯着眼睛说道:“韩破军这小子倒是聪明得很啊,难怪那颗天珠舍利韩家人放弃了,这小子原来是早有打算了,反倒是把我给坑了一笔。接下来,就看陈枫会怎么应对了吧。”

    韩破军此时突破了四品宗师,便也没有什么顾忌了,将身上的气势尽数释放,的确是非常强横。

    韩破军傲然说道:“陈枫,接下来。便让你看看我真正的实力,让你知道谁才是真正的天才。”

    韩破军以极快的速度就朝着我冲了过来,风轮掌施展开来的确是威力不凡,我顿时被他逼得步步后退。韩破军每一掌都会有内劲激发出来,韩破军刚刚突破到四重内劲,他拳头施展出来的却还是三重内劲的爆发,但抡起强度。丝毫都不输给侯庆堂那货真价实的四重内劲。

    还好我的肉身很强悍,面对内劲的冲击,我依旧是抵挡得住,不过韩破军这突然间实力和速度都暴涨。只是让我有些应接不暇而已。

    原本我们两人交手之中,我是占据了上风的,现在韩破军夺回了优势,占据上风,将我压着打。

    虽然我看上去有些狼狈,被韩破军压着打,不过实际上我也没有什么危险,反而也利用韩破军的内劲锤炼我的肉身。

    韩破军借助我的压力,突破了瓶颈,而我同样也是打着这个主意,不管是刚才跟童海交手,还是后面很侯庆堂以及现在的韩破军,我同样也在利用他们的内劲来刺激着自己。

    我如今也是到了一重内劲的巅峰,遭遇到了瓶颈,这一次来参加比武大会,也是寻找一份突破的契机。不过之前的童海和侯庆堂实力都不够强,无法给我太大的压力,所以我无法利用他们的契机来突破瓶颈,也只有此时此刻的韩破军,方才给到了我压力。

    韩破军的掌法极快。再加上他几乎是不输给我的速度,我全身上下都遭受着韩破军内劲的冲击。

    韩破军冷笑道:“陈枫,我倒是要看看,你的身体到底有多强,我就不信你能一直扛得住我内劲的攻击。”

    我并未回答韩破军的话,如果我想要击败韩破军,也并不是没有办法的,毕竟我还有龙象一击的绝招没有施展呢,韩破军绝对抵挡不住龙象一击。

    不过我也不着急,绝招更是不会轻易施展开的,毕竟韩家也不是只有韩破军这么一个高手,如果我现在手段尽出,击败了韩破军了,只怕韩家的人不会轻易罢休。

    虽说艺高人胆大,但这里毕竟是海州,韩家是海州的地头蛇。我也得小心一点才是。

    韩破军完全占据了上风,对我展开的攻击没有一点松懈,我们两人的身体在擂台上翻飞,你来我往,水泥浇筑的擂台上出现了不少的裂痕,足见这场战斗的激烈之处。

    而且随着韩破军的攻击,我隐约感觉到了一重内劲到二重内劲的瓶颈已经有些松动了,我随时都有可能冲开这层瓶颈。所以我心里也不着急,就这样跟韩破军继续战斗下去。

    武学论坛上,关于这场比武大会的帖子不少,热度也很高。尤其是现在我跟韩破军交手的直播贴,更是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这些人几乎是分成了两派,有人觉得韩破军更厉害,也有人觉得我更厉害一点,大家争论不休。

    有人开始在贴子里召唤那个名叫洞见的人,让他出来分析一下,到底谁强谁弱,而洞见发了上一个复盘分析贴之后。不管别人怎么叫,他都没有再出现。

    比武大会现场,林诗晴和竹叶青都十分的紧张,擂台上的战斗牵动着二女的心思。韩破军接连施展了连环掌法,将我打得已经后退到了护栏上,韩破军纵身一跳,施展了马氏八卦掌中的神龙摆尾。凌厉的一脚狠狠的踹了过来。

    我双手架在面前,硬生生的扛住了这一脚,不过强大的明劲力量和内劲的力量也让我直接撞坏了护栏,从擂台上飞了下来。落到了地上,若不是我及时施展出龙象一击中象的神韵,稳住了身体,这一脚我怕是要摔得很狼狈了。

    我脸色变了变,只觉得喉咙一甜,一股逆血从喉咙里冲了出来,我虽然极力控制,但还是有一丝鲜血从嘴角流了出来。

    韩破军这一脚的确是强啊。以我如今的肉身,竟然都被震伤了。我似乎很久都没有受伤了啊,哪怕是曾经面对宗师和杀手的暗算,我都没有受伤。这一次竟然是被韩破军给打伤了。

    我缓缓抬起右手。擦了擦嘴角的血迹。

    韩破军站在擂台上,居高临下的看着我说道:“陈枫,你败了。”

    观众们也都站了起来看着我,虽然比武大会上说了认输才算输,但被打得掉下擂台,这基本上也就是代表着失败了。

    然而这个时候,我并没有心思理会韩破军,韩破军刚才那一脚,虽然是将我踢得有些狼狈,甚至让我还受了点内伤,但我却感觉到一重内劲到二重内劲的这个关隘已经在刚才那一瞬间被冲开了。

    司徒明德叹了口气说:“陈枫终究还是败了,实力有所差距啊。”

    贺老则是说道:“这倒也无妨,他已经做得足够好了,韩破军的确是太厉害了,毕竟从小有韩家老头子的言传身教。”

    “陈先生竟然败了,没想到啊,原以为陈先生才是这两省一市年轻一辈的第一人,可终究还是败给了韩家的天才。”

    “陈先生这是虽败犹荣啊,不过他这一败,只怕韩家不会轻易让他离开海州吧,陈先生只怕会有危险。”

    林国栋跟曹青云倒是松了一口气,林国栋小声说道:“他终于被打败了,我还以为他真的是无敌的。”

    林诗晴则是焦急的问竹叶青:“怎么办?陈先生好像打不过韩破军,这韩破军怕是要赶尽杀绝了。”

    竹叶青没有说话,此时她也是无计可施。

    韩破军站在擂台上说道:“陈枫,你认输吗?如果你认输,我可以饶你一条性命,但活罪难逃,你总归还是要付出一些代价的。”

    我猛然抬头,眼中闪烁着寒芒说道:“认输?只怕认输的人应该是你!”